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三十四章 吞噬本源
    “大势已去,没希望了……”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两个,一个被无尽天魔围住,一个被昆仑山众修围住,哪怕心急如焚,愤然出手,却也没有了倾刻间摧枯拉朽逆转乾坤的能力,而在他们身边,忘愁天已彻底崩溃,三方天地的仙军与生灵,在黑暗魔息之中挣扎,在无尽黑暗魔息围攻之下死去。

    耳边听着无尽惨叫,无尽哭喊。

    他们愤怒,悲切,痛苦,挣扎,最终绝望!

    看着周围黑压压无尽的敌人,看着周围已是一片倒的局势,他们终确定了一个事实。

    宁和了不知多少年的天外天,终于还是迎来了这场大乱。

    虽然不知道是如何走到了这一步的,但他们,的确已经没有希望了!

    想到了这一点,他们两人同时做下了一个决定。

    一身气机鼓荡,仙宝之威照耀八荒四野,强横无边的法力远远横扫了过去。

    身周的天魔也好,昆仑山修士也好,在他们毫无保留暴发出了这种力量之后,皆被一时间震退了出去,在他们身边留下了好大的空白,而他们两人则于一霎那间,对视了一眼,居然同时不作他想,急急掠空,身形激荡,化作一缕烟尘似的,直向着天外通道逃去。

    却是连自己带来的大军也不要了,只想逃回自己的天地再说!

    逃回了自己的天地,还有可能立时封锁,再守一些时日,然后徐徐图之。

    只可惜,也就在他们这个念头生出之时,忽然间天地之间,再度生出了巨变。

    离恨天主正要逃回天外通道,却忽见得一片碧海升腾而起,在这已经破碎的天地,那一片碧海似乎拥有着无尽伟力,它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般,自大地深处翻腾,向苍穹拍击,其间蕴含的神力,使得所过之处,虚空节节破碎,比起之前忘愁天主驾御此海之时的力量都要强,几乎倾刻间便赶在了离恨天主之前,将那一条天外通道,给彻底拍的崩溃了开来。

    离恨天主眼见得这一幕,神情大变,稍稍驻足。

    她乃是离恨天主,就算没有了天外通道,一样可以回得去。

    只是那样的话,需要强行从外界打开离恨天,如此一来,也就有了破绽。

    所以她在这时候犹豫了一下。

    而无忧天主,面临的也是与离恨天主一样的局面。

    刚欲逃回天外通道,便见得一股子精纯到了极点,仿佛天地初开也似的力量,横亘虚空而来,赶在他之前,将通往无忧天地的通道击溃,断去了他回到无忧天地那条路!

    他与离恨天主两个人,心间皆是一沉,缓缓转过了身来。

    然后他们便看到,这一片惨烈而血腥的战场之中,帝虚大袖荡荡,缓缓踏着虚空里的碎片而来,像是在走一条崎岖的山路,忽高忽低,却带着些逍遥世外的洒脱,在他的手里,拎着一颗头颅,那颗头颅满面皆是绝望之意,虽已死去,仍双目圆瞪,正是忘愁天主。

    “忘愁天主已服诛,无渊苦海也还回来了!”

    帝虚望向了离恨与无忧两位天主,笑的谦和而平:“如今轮到你们两位叛逆了!”

    “你究竟是谁?”

    离恨与无忧两位天主看到了帝虚,更不敢轻举妄动,看到了帝虚手里的那忘愁天主的首级,他们更像是心神一沉,居然感觉到了一种不知多少年都没有感觉到过的心痛之意!

    那可是忘愁老弟啊……

    自己三人,已经有了多少年的交情了?

    而如今,他居然就在自己面前,被人割下了首级?

    怎么会这个样子的?

    在之前,他们三人交手之时,心里只想让忘愁天主赶紧去死,只想将他的无渊苦海夺在手中,可是如今,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了忘愁天主的首级,居然觉得自己内心好像丢了一块,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悲凉,甚至想要纵声长啸,送这老友一程!

    如果这种心绪,出现在他们三人撕破脸之前,是否一切都会不一样?

    心如刀绞,在这时候,他们只能恨恨的看向了帝虚。

    过了良久,才问出了一句。

    “我们至少也打了三千年交道,你们却还要问我是谁?”

    帝虚看着他们的表情,听着他们的话,却只是淡淡微笑,似有些讥诮。

    “三千年前,你出现在了天外天!”

    离恨天主强压下了心间涌动着的不安,只是死死看着帝虚,森然低喝:“你自称帝氏传人,应轩帝之言,自天外归来,逆转鸿蒙,改天换地,所以想要得到我们的相助……”

    说到了这里,她声音微微一沉,才沉喝道:“我一个字都没信过!”

    帝虚听了她的话,轻轻一笑:“哦?”

    离恨天主森然道:“帝氏已绝,根本就不可能再现于世间!”

    帝虚听得这话,却不说什么了,只是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明显了起来。

    无忧天主也在这时候沉声大喝,道:“就是因为你这不知底细的人,我们才不敢轻举妄动若许年,我们三人曾经数次联手,推衍你的过去未来,但却发现一切都是空白,一切都没有结果,所以我们才愈发的不放心,这世间怎么可能有着毫无因果之人,你若真是应了帝轩预言而来,那也该在我们的推衍之内,但我们没有推衍出来,你就像是不存在于世间!”

    “便和……你的名字一样!”

    帝虚脸上的笑意更盛,但仍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

    “小心翼翼这么多年,百般谋算,就是不想让你钻了空子……”

    离恨天主眼中射出了深深的恨意:“但没想到,如今还是被你进来了,既然如此,你也没有必要再伪装下去了,何不现在就告诉我们,你究竟是谁,你究竟来自于哪里?”

    无忧天主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深沉的期许。

    事已至此,他也想知道答案。

    帝虚笑了很久,像是在欣赏着这两位天主的困惑与愤怒。

    然后他才道:“这并不重要!”

    说着话时,他已抬步向前走来,周围天地万象,忽然都被他这一步引动,像是化作了他一个人的领域,天地万物,皆与他亲近,皆受它的指引,而在他身后,一片无边碧波升腾而起,海浪滔天,翻翻腾腾,居然是连无渊苦海这等仙宝,也在这时候变得如臂使指。

    这等仙宝,便是不朽境界,想要炼化,也需要很长时间。

    但如今,他才刚从忘愁天主手里夺了过来,居然就像是本命法宝一般随意摧动。

    浩浩荡荡的仙威,自他身边骤起,他缓缓抬手,向前按来。

    声音清幽:“重要的是,你们输了,所以把你们据为己有的仙宝拿来吧!”

    ……

    ……

    “跟他拼了!”

    眼见得身前涌现无尽凶威,仿佛天地都向自己碾压了过来。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两个人,也皆对视一眼,心间升起了一抹狠意。

    逃又没法逃,躲也无处躲,怎么办?

    只有杀了他!

    “无论他是什么人,强行镇压,总是一片清静!”

    这两人虽然避居天外天多年,但毕竟是一方天主,堂堂不朽之仙,又岂能没有这点悍勇,一旦做下了决定,便立时联起手来,一个白发飞舞,横扫虚空,一个剑意滔天,隔绝天地,一个太初古树,支撑寰宇,一个往生神山,镇住虚空,法力浩荡无穷,直向帝虚迎来。

    杀!杀!杀!

    到了这时候,除了杀,还有什么好讲!

    ……

    ……

    虚空激荡里,一场超人想象的大战,便如此翻滚滚展开。

    天地已然崩溃,又在这一场大战的影响之下,崩溃的更为彻底,仿佛他们都对这方天地有着多大的仇恨,把这天地打破了不算,还要将其中的碎片,再继续碾碎,要将这天地之间的所有一切,都彻底的毁灭,恨不能直接碾成飞灰,然后洒在了绝望的寰宇之中才行!

    而在这时候,三位不朽的大战,愈演愈烈。

    可是其他的生灵,却已几乎没有半分一战之力了。

    无忧、忘愁、离恨三天生灵,在这无尽魔息的追逐之下,已成了被屠之势!

    留给了这些天外天生灵的,只有绝望!

    ……

    ……

    “他们的绝望,便是我们的希望!”

    而在这时候,方原顾不得去感受天外天生灵的恐慌与悲痛。

    他本已身受重伤,却在这时候强行坐了起来。

    双手捏印,置于胸前。

    而后摧动了一身法力,缓缓吞吐。

    在他身后,青气流转,雷光隐现,有一只身形巨大,蹲在了虚空里的金身蛤蟆出现,随着他的吞吐,那只金身蛤蟆,也像是积累了足够的力量,猛得张大了嘴巴,双目鼓起,死死的盯住了这一片残破的天地,而后无尽狂风袭卷,直将这周围的天地本源碎片,尽数吞下。

    “快啊,快……”

    方原心里在焦急着:“我没有多少时间……”

    心忧如焚之下,他身后的金身蛤蟆,吞吐的愈发猛烈,无尽贪婪。

    来到了大仙界,方原最缺的便是法力。

    可如今,他却借着忘愁天被打碎之际,将这一片天地的世界本源,尽数吞了。

    若论起法力弥补,还有什么,比这更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