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三十二章 天崩了,地裂了
    望着离恨天主满头银发狂舞在空中,方原在这时候,也神色微凝。

    身周一片无尽世界,里面法则显化,缓缓旋转。

    在此之前,无论是离恨天主还是无忧天主,都不敢在这天外天之内发挥出所有的力量,原因很简单,无论是她自身的不朽之力,还是太初古树的力量,都已经强大到了极点,几乎接近了这忘愁天天地的承载极限,也正因此,自己才可以以如今的修为,在她手底下维持不败,甚至一直拖下去,但很明显,如今这女人已经忍不住了,她决定一举击垮自己。

    她随身而挟七成太初古树之力,这尚在自己承受范围内,但她决定要召唤更多仙宝之力!

    一丝一缕的神光,从离恨天抽将了过来。

    而这忘愁天天地,也像是一个撑到了极点的皮球,一步一步接近了极限。

    天外天所有生灵,在这时候都感觉到了一种直觉深处的凶险,惊愕抬头看了过来。

    “天元必灭,尔必死!”

    离恨天主周围已裹上了一层又一层难言之可怖的力量,那种力量将她与背后的太初古树虚影缠在了一起,使得她好像已经与太初古树融合了起来,分不清是人还是树,只是让人感觉,那一株本就通天贯地一般的宝树,一下子又无尽生长了起来,向上,几要撑破苍穹,向下,则要钻透大地,上面的法则与道纹,节次变得明亮,耀眼,像是一层一层的电光!

    便在离恨天主身前的方原,忽然感觉凶险万分。

    他能够感觉到在那神树之上,正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向自己看了过来。

    “这是要动真格的了啊……”

    方原心里也是微微沉了一下,然后强自镇定心神,摧动了更多的法则。

    自从吕心瑶进入天外天开始,他便一直在做准备,接受白猫赠予的仙篆,拜三十三天为师参衍大道,都是为了这一刻,而能否接下这一击,便是自己成败的关键所在了……

    ……若自己死了,那天元,或也真的输了!

    冥冥之中,不知是什么力量将自己推到了这里,但自己如今,确实背负了天元命运!

    “咻”“咻”“咻”

    虚空里忽然响起了极为诡异的声音。

    如毒蛇吐唁,又似细丝舞空。

    那一株太初古树之上,开始有一道道明亮的神纹脱落了下来,这神纹飞在空中,便发出了那尖锐的声音,每一道声音,便如一道剑光也似,尖锐又锋利,周围虚空里浮动着无数散乱的白云,方原明显看到,其中数朵白云,被那尖锐的声音,应声切成了两半……

    “明明已告诉了你最好的解决方法,你却不肯……”

    太初古树之上,传出了离恨天主的声音:“这岂不是自寻死路?”

    随着她声音落下,那无数从太初古树之上脱落的神纹,忽然间于半空之中纠缠,难以计数,缠绕在一起,居然形成了一柄光芒耀眼的神枪,横穿了时空也似,指住了方原。

    “超越了不朽的力量……”

    方原深吸了一口气,暗自咬紧了银牙。

    就在他身边不远处,躲在了一处空间缝隙里的法舟之中,洛飞灵看到了这一幕,脸色忍不住担忧,似乎忍不住要走上前来帮忙,但是苍老的白猫,却忽然伸出了爪子阻住她。

    洛飞灵面色犹豫,看着白猫的眼神,却只能暂且忍耐。

    而蛟龙则是几番鼓起了勇气,却又无奈的坐了回去,心里劝着自己。

    “没办法,插不上手……”

    “已经不是在天元啦,我现在这水平也就是个摇旗呐喊的……”

    “……”

    “……”

    “既然如此,索性皆放开了手脚吧!”

    而见着离恨天主计议已定,甚至直接召唤了太初古树八成的力量过来,即将突破这片天地的极限,无忧天主也索性心里一狠,同时双臂一振,气机暴涨,居然也从无忧天召唤了更多的神山之力来,煌煌无尽,加持到了他的身上,使得他整个人,都变得高深莫测,有种几乎可以化作实质一般的可怖威势,蟒蛇一般盘距在半空之中,探首吐唁,森然可怖……

    “你也拼了,他也拼了,把我忘愁天当成了什么?”

    感觉到了周围的惊怖,忘愁天主满口苦水,绝望大叫。

    他与离恨天主和无忧天主不同,那两人,是担忧突破了忘愁天的极限,所以之前不敢召唤太多的仙宝之力过来,而他却是因为一开始便被无忧天主打伤,发挥不出更多的无渊苦海之力,否则的话,凭着他的主场优势,无忧天主与离恨天主单个而论,皆不是他对手。

    如今见那两人都似疯了一般,他又气又恨。

    气的是这两人已全然不顾忘愁天亿万生灵的存亡了。

    恨的则是,偏偏这两人都可以不顾一切,他却连拼命的念头都没有。

    一步错,步步错!

    从一开始无忧天主对自己先向手为强,自己便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主动优势了。

    ……

    ……

    “哗啦啦……”

    忽然之间,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同时出手。

    一道似乎可以洞穿时空的神枪,节节崩溃天地,直向方原击来。

    而一座无尽巍峨的神山,则坠落九幽,镇压向了无渊苦海。

    这种力量,无法形容他的强大,因为某种程度上,这本就是超越了天地本身的力量。

    它足以镇压法则,崩碎天地,毁灭一切!

    也就在这种力量被摧动之时,一切皆在意料之中的,忘愁天应声碎裂。

    神枪过处,动静之处,青色天地便被那余波挤压,形成了层层褶皱,而这褶皱达到了一定极限之时,便忽然发现了琉璃破碎的声音,只是更为沉闷,然后就看到一道清晰的黑色痕迹出现,并且不断蔓延,像是黑色的蛇在空中游走,很快便已贯横了数百丈长的天空!

    而又由着这一道裂隙开始,蛛网一般向着周围蔓延。

    整片忘愁天天地,像是一个冰面,被人重击出了道道黑色的裂痕。

    而在无忧天主一方,神山镇压,与无渊苦海掀起的碧波撞在了一起,一道湮灭光环以他们撞击之点为中心向着周围扩散了过来,所过之处,天地之间勃勃生机,陡然黯淡了下来。

    轰!

    迎着这两道重击,方原与忘愁天主,皆模样可怜。

    方原迎着神枪,只能不顾一切,撑起了自己炼出的世界,挡在神枪之前。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方原身前的世界,便像是琉璃一般破碎,被他借用三十三天天数而交织在了一起的法则,在这时候居然显得如此脆弱,那一枪,几乎是倾刻间,便已经将他的世界洞穿,而后挟着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伟力与杀机,直欲将他的肉身洞穿。

    但也幸得,在这一霎,方原本身修炼的玄黄之气,一层一层的狂涌了上来,漩涡一般密布在了身前,这种力量,无尽的纯粹,却又似乎可以诞生一切,便如一个缓冲的垫子挡在了这一枪之前,于是,他没有被这一枪洞穿,但却被这一枪无边的力量给震飞了出去。

    向远处飞去之时,他肉身之上,已震出了道道琉璃似的裂痕,几乎惨不忍睹。

    而另一方面,神山镇压在了无渊苦海之上,藏身于无渊苦海之中的忘愁天主,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悲鸣,巨大的力量震荡四野八荒,无渊苦海本身便有着无尽威能,倒不至于被神山震灭,但巨大的力量下沉,却将忘愁天大地激荡,像是浮冰一样,一下子碎裂了开来。

    哗啦啦……

    九天之上,开始倾落暴雨,夹杂了流火,殒石,还有无尽黑暗魔息。

    天崩了!

    大地之上,涌出了明亮的岩浆,泉水,还有黑洞洞的虚无。

    地裂了!

    正在拼死搏杀的众生灵,在这时候皆惊恐的转头看着这一切。

    “我们的天地……”

    忘愁天仙军与修士及普通生灵,看着这一幕,直感觉到了一阵阵绝望。

    看到了自己的天地崩碎,那是何等触目惊心?

    而离恨天与无忧天的仙军与生灵,在这时候同样心生惊惧,下意识的停住了手。

    “已到了这时候,还有什么可留手?”

    在这时候,倒是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杀气更为浓郁。

    他们皆高声厉喝,一步一步紧赶了上来,神枪悬于天地虚空,直向着被她震飞了数万里远的方原刺去,却是要趁着这一击之下的优势,直接将已经重伤的方原一口气斩灭。

    而无忧天主则是驾御神山,飞临无渊苦海,将忘愁天主彻底镇杀!

    天地悠悠,凶风无尽!

    在这时候,有人呆滞,有人绝望,有人悲怮大哭。

    有人杀气腾腾,怒火烧心,有人生死不明,心若死灰。

    而在九天之上,那崩碎的苍穹之外,却露出了一张神色兴奋的脸。

    身穿紫袍,头戴紫冠的帝虚,身形无比庞大,俯视着这一片残破的天地,脸上带着意料之中,却又轻蔑的笑容,而在他身后,则可以看到影影绰绰,立着无数沉默而可怕的身影,那些身影里面,有来自天元的昆仑山大修,也有无穷无尽,密密麻麻的黑暗魔物……

    “人心啊,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