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最强大的力量
    三十三天乃是当初的帝氏率众仙所炼,而方原如今则是拜三十三天为师,从残破的三十三天逆推天数变化而得法,所以某种程度上,他确实得到了当初帝氏传承的某些功法!

    而这,也是方原这一次没有完全否认自己是帝氏传人的原因!

    无论如何,自己都借鉴了帝氏之法!

    而在某种程度上,他走的路,起码也是与帝氏一脉相似的路。

    “帝氏……这不可能,帝氏不可能再归来……”

    离恨天主哪怕自己已有所猜测,但当听到方原亲口承认之时,心间的惊恐,还是远远超出了她的意料,他心间愤怒无尽,惊恐无尽,身为天外天之主,她自然明白,无忧、忘愁、离恨三方天外天,是如何开辟出来的,她们的祖上,背叛了仙帝,私据了仙帝留下来的诸般法宝与布置,并且将仙帝最后想要保护的天元当成了自己的替罪羊,才有了如今的天外天。

    可是帝氏一脉,太恐怖了。

    她们天外天,一直如此小心翼翼,不与任何人接触,便是因为一直害怕。

    害怕那个预言,害怕真正的帝氏传人归来。

    太皇天有位帝虚,当初便让天外天紧张了很久,不过幸亏在天外天小心应对之下,太皇天那位,也一直拿他们没有办法,如今一颗心还未彻底放下,如今天元又出现了一位帝氏传人,而且还真正的在他们眼前展现了如同传说中帝氏一脉般的强大,却让她们心慌了。

    难道真像是她们天外天一直以来传说的那般,帝氏归来时,他们会付出代价?

    不能!

    天外天小心翼翼,经历无尽苦难,才存在到了今日,怎么会一朝尽亡?

    绝不可以!

    “哪怕你是真正的帝氏传人,今天也要留在这里!”

    离恨天主愤然厉叱了起来,堂堂一方天地之主,她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的声音会变得如此尖利,而在她心里,也涌出了无法压抑的恐惧,她不能再让方原继续活着。

    因为她知道自己曾经对天元做过什么,所以她也很清楚,倘若天外天的命运,掌握在了天元生灵的手里,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恐怕到了那时候,无论天元怎么报仇天外天都不为过啊……

    “帝氏一脉已经逝去了,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帝氏传人出现……”

    离恨天主白发狂舞,如同裹在了一团银色云气之中,厉声啸啸,直向前冲来。

    而与她这时候表现出来的愤怒与惊狂相比,方原却是表现的异常冷静,他以三只天魔炼化世界源,又以白猫仙篆当作世界心,而后强大的神魂掌御着这一方天地的法则交织与运转,正面接下了离恨天主的狂暴进攻,强行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毕竟,他只是逆推三十三天,而得来的天数,尚没有完全成功。

    三十三天,太庞大了,庞大到他哪怕借助了天衍之术,也不可能短时间推衍明白。

    或者说,永远无法全部推衍明白。

    而这,也就使得他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帝氏传承。

    这时候的他,可以迎战不朽,却无法像真正的不朽那般直接打碎天地。

    白猫的仙篆,已经损坏严重了。

    所以他也无法像是离恨天主直接摧动太初宝树那般,直接发挥出仙篆所有的力量,不过好在,他这几年时间里,已经将三十三天天数推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所炼化的世界玄奥莫测,在这时候,倒像是一个盾牌也似,就算无法确定去赢,但好歹可以不这么快输。

    换句话说,就是在拖!

    拖得一刻是一刻!

    天地震荡,法则交织,山崩地裂,犹如末日。

    离恨天主、方原,无忧天主、忘愁天主四人之间的大战,余波愈发的狂暴,几乎袭卷了半边忘愁天,在他们周围,其他交手之人被他们的神通波动所惊动,不停的向周围扩散了出去,到了最后,诸般仙军,各等生灵,都挤在了另外半边天地里恶战,将空间让给他们。

    不能不躲,否则一靠近就死。

    离恨天主已经打出了真火,但偏偏一直没有真正将方原的压制,她已经发现方原并不真像自己初时看到的那般强大,这个人只是将天地之数参衍到了一个可怕的境界,可以将诸般法则运用到极致而已,但纯粹的力量之上,他还是不如自己,甚至比自己差了一个境界。

    相比起来,就像是两个武夫。

    自己力量强大,方原却是将技朽修炼到了炉火纯青。

    每每自己要逼得进入死角,强行解决,却总是被他以某种妙法躲避过去。

    看着撑起了一方世界如同大伞的方原,她简直感觉自己像是在打一个皮球……

    ……无赖!

    周围的大战也依然在继续,无忧天主与忘愁天主相斗正酣,无忧天主占据了上风,但忘愁天主也不傻,这时候也是躲在无渊苦海之内,硬生生的拖着,两个人一个占了地利,一个占了先机,如今正是平分秋色,短时间内,不可能指望他们分出一个彻底的胜负出来。

    而其他的三天生灵,在这时候也都拿出了吃奶的劲在拼,只是数量太多了,战场也太庞大了,这样的大战,兴许战上几天几夜,甚至数年,都不可能出现一个明确的优势。

    毕竟,凭着忘愁天生灵数量之巨,就算是站在那里让人来杀,都得杀个好几天。

    想要慑伏这忘愁天无尽生灵,除非上层分出胜负,直接威压压制。

    所以离恨天主很快便发现了一个事实,这一场大乱想要结束,关键便在自己。

    只要自己能解决掉天元使者,那一切都会有个结果!

    “天元使者,你既有如今的伟力,若回到了天元,那么率领天元渡过大劫绝非难事,为何你却偏偏定要与我天外天搅扰不休,难道一定要与我们拼个两败俱伤才甘休么?”

    离恨天主的神色,奇异的冷静了下来,神识震荡,向方原传来。

    “选择回到天元,渡过大劫?”

    方原听着这话,抬头看向了离恨天主:“然后坐视你们继续逍遥?”

    离恨天主森然回答:“说起来或许你心间不痛快,但如今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大不了我可以答应你,待你们天元渡过了这一次的大劫之后,我们天外天可以与你们签订契约,一起想办法渡过大劫,甚至说,以后我们可以每三千年一次,谴高手帮你们抵御大劫!”

    “天元,本来就是无辜的!”

    方原冷静出手,也冷静的回答:“是你们将大劫引向了天元!”

    “莫要被无谓的仇恨,影响了你的心志!”

    离恨天主厉声大喝:“就算是你,也不得不承认,这才是最好的方法!”

    方原出手之际,微微一缓。

    然后他像是经过了认真的思考:“对你们来说是最好的方法,对天元来说太过不公!”

    “哈哈,还是不甘心吗?”

    离恨天主忽然厉声大笑了起来:“就因为你觉得天元受了太多的委曲,所以不肯接受我的提议?所以你想代替天元报仇天外天?人心有缺!人心有缺!说的便是你,你想要报复,所以不愿接受我的提议,那你可曾想过,执意报复,最终换来的结果更不是你想的吗?”

    说着这话的时候,她眉目森冷,慢慢停住了脚步。

    声音变得冷静:“现在说的话,你刚刚错过了天元惟一的生机!”

    不见她有什么动作,一头白发却飞快飘舞,无尽惊人气机,自四面八方汇聚。

    在她身后,太初古树的影子,愈发真实,道道法则汇聚贯通。

    不仅仅是她身后的太初古树气机显化,甚至在更遥远的地方,也有一丝气机牵引而来。

    那一丝气机,使得她身后的古树之影,愈发真实!

    “不好!”

    无忧天主感觉到了这一抹变化,大惊失色,向着离恨天主叫道:“你疯了不成?我们挟七成仙宝之力过来,已是极限,若是接引过来更多仙宝之力,这一方天地会承受不住的……”

    “多出来这个异数,这方天地,本来就要承受不住了……”

    离恨天主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死死盯住了方原,喝道:“除非我们三人收手,联手斩他!”

    ……

    ……

    无忧天主明白了离恨天主的话,一下子怔在了当场。

    他甚至抱着一种复杂的心绪,下意识的转头向忘愁天主看了一眼。

    但周围战火无尽,忘愁天主狼狈不堪,于碧波中沉浮。

    他们三人,但若齐心,便可以狙杀一切外敌。

    但是,还有可能么?

    就在一天之前,他们三人联手,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如今,却成为了绝无可能之事……

    仿佛有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还要强过了他们的不朽之力,强过了他们掌握的仙宝,这种力量,无形之中,将他们三人推到了如今敌对的角度上,再也回不到最初的局面……

    ……哪怕他们都知道,应该那么做,可还是做不到!

    ……这种无形的力量,太强大了,比他们的不朽之力与仙宝都要强大!

    ……

    ……

    天地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一隙!

    一隙之后,离恨天主忽然大笑了起来:“别想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事到如今,也只能拼上一次……”

    在她愤怒又觉得荒唐的笑声之中,更多的太初宝树仙宝之力被她接引了过来。

    “天地崩溃,尚可修复,但若真个败了,便真的完了……”

    她身上的气机愈发强大,鼓鼓荡荡,震碎无尽法则。

    这一方忘愁天地,在他们四位高手以及无尽仙军拼杀之下,早就已经达到了承载的极限,而如今,随着她将更多太初古树的力量接引过来,如同压倒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虚空深处,传来了隐隐的喀嚓声,仿佛瓷器濒临了碎裂,有道道蛛网也似的裂痕出现在了苍穹之上。

    这一方天地,要崩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