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三十章 帝氏之路
    “顾不得那许多了……”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两个人,皆是心间烦闷无比,闷着一股子郁气,那是一种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但偏偏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化解,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问题一步步衍化的感觉,如今他们看到了忘愁天主的态度,便知道他主意已定,定然不会再回过头来,再加上天元使者的出现,以及他如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着实让他感觉心惊,甚至,感觉到了恐慌。

    已经宁静祥和了若许年的天外天,难道真要就此完了?

    他也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顾不得去多想,立时便就着眼前的局面,做下了一个决定来,大袖一挥,向着周围沉声厉喝道:“所有人都出手,立时将忘愁天拿下,再密封天外天!”

    走到了这一步,也只能这么做了。

    上上下下无尽仙军,皆高声厉喝,再度向忘愁天诸部掩杀了过去。

    而忘愁天主也在此时厉声高喝:“忘愁天诸部生灵,生死存亡在此一战,杀!”

    他本为忘愁天天主,以身合道,如今一声大喝,天地都跟着震荡,整个忘愁天天地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忘愁天一众生灵,本已绝望,如今见着事有转机,也自凭空生出了一腔豪勇,急急向着仙军冲去,离恨天与无忧天两方,来的皆是精锐,但既是精锐,数量便不会太多,可忘愁天则是所有生灵,不论修为高低,尽皆倾巢而出,四面八方如同洪流也似扑向了此地。

    大战再起,四处烽烟。

    碎尸残盾,一层一层叠在了地上,难言其惨烈。

    哪怕是平时很少起争执与杀戮的天外天百姓,也在这要紧关头,激发了心间野蛮。

    “天元小儿助我,待我成了三天之主,保你天元永无大劫!”

    忘愁天主到了这时候,也没忘了向方原一声大喝,而后伸手抓向无渊苦海之中,从海底捞出了一柄战斧,厉声大喝,向着无忧天主冲了过去,从这一场大战开始,他便一直被动,苦苦支撑,连战斧都没有机会用上,到了如今,总算可以放开手脚与无忧天主大战一场了。

    “保我天元永无大劫么?”

    方原听着他的话,面无表情,举步向前走去。

    “我不知你在打什么主意……”

    他身前的离恨天主亦是一脸阴沉,一头白发,在脑后飞舞,玉手持着长枪,大踏步向前迎来,冷声向方原喝道:“但是天外天万万年的安宁,绝不会因你一人而受到打扰!”

    “我恰恰相反!”

    方原双臂一荡,背后层层法则绽放,像是一朵奇瑰清丽的花朵。

    迎着离恨天主满是恨意的眼睛,他沉声道:“我只想找你们讨回该属于天元的安宁!”

    声音落下之时,他已飞身而起,鼓荡仙蕴,直向前方展来。

    “呵,就凭你么?”

    离恨天主说着话时,背后一株通天贯地的巨大树影显化,上面每一片叶子都似乎变得晶莹无比,流转道蕴,若是细细去看,便会发现那些枝叶之上的纹络,居然都是一条一条细腻无比的法则,交织而成,化作了某种这一株奇物,滋生出了可以贯穿世界的道蕴……

    在那一株古树之上,甚至可以从上面感受到隐隐的帝王之威。

    方原知道,那种帝王之威,并非虚假。

    帝虚曾经说起过,太初古树,本来就是当初仙帝的本命法宝,以建木炼制而来。

    离恨天主确实有资格对方原说这种话。

    因为她本身便是不朽,而且她掌握有仙帝留下来的本命仙宝,即便是同阶高手,便如鼎盛时期的白猫与蛟龙,在没有仙篆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与持有仙宝的她放对,方原虽然创造了奇迹,短短时间之内,可以提升到这等可怖的境界,但他仍然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堂堂一方天主,不可能会败给一个天元来的使者!

    轰隆!

    离恨天主身形一振,白发飞舞,身周浮现了一片银雾,若细细看去,便可以看到,那一片银雾,居然皆是她的白发,犹如形成了某种奇异而伟岸的力量,侵袭之处,天地法则,尽皆辟易,这种力量,与当初方原对战白骨朱雀时看到的它那白骨锁链相似,只是,离恨天主的白发袭处,比朱雀的白骨锁链更完整,因为这已经是不朽境界所掌握的完整力量!

    而于此万丈白发之间,离恨天主一枪直溯,直向方原击来。

    身后太初古树的虚影,引落无尽法则,汇聚成了一道虚影,带着奇锋莫阻之势!

    这才是一往无前,其威莫阻的堂堂不朽天主之能!

    迎着那种力量,哪怕是方原撑开了世界,也似乎显得十分卑微与渺小!

    但在这时候,方原却没有表现的太过胆怯,又或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畏缩了,便一定会输,于是他反而向前踏出了一步,直迎着离恨天主接了上去,双眼在此时显化无尽法则虚影。

    “不朽又如何?”

    他左手捏印,撑起一方世界。

    这世界如绽放的花朵,而且是无尽绽放,循环往复,每绽放一次,里面交织的法则便繁杂数十倍,这些法则,便如针线,又如大阵,就像是方原平时以竹筹推衍大阵一般,竹筹用的越多,推衍之力越强,但也越不容易驾御,因为他需要所有的竹筹都按着自己的轨迹运转,不能相互碰撞,否则便会散乱,便会彼此湮灭,反而乱了因果,推衍不出自己想要的结果。

    而如今,他驾御的却是法则,这无尽的法则里面,只要有其中任何一道法则轨迹错误,便会使得他撑开的这一方世界不再那么完美,反而会有反噬之力,伤害到他自身。

    可是没有!

    方原身边,无法形容的法则之力交织而来,无尽之多,但偏偏没有一道错误。

    法则越多,力量便越强。

    方原出手,力量居然是在节节暴涨,如同没有上限!

    轰隆!

    轰隆!

    轰隆!

    离恨天主急欲拿下方原,倾刻之间,便已急急冲来,与方原瞬间交手三次。

    这三次里面,她每一次都想立时拿下方原。

    但没想到的是,她第一击,将方原击退了数百丈,世界险些崩溃,但第二击时,方原却只退后了百丈,身前显露的世界在快速复原,而等到她第三次凝聚一身伟力击来之时,方原居然咬牙撑在了半空之中,强行接下了她一击,青袍荡荡而飞,虚空里一圈一圈肉眼可见的涟漪波纹一般向外扩散了出去,将周围天地撕裂了一层一层,可方原,却没有后退半步。

    “吾之伟力,超越天地,你……你不可能……”

    离恨天主三击无功,脸色已是大怖,忽然沉声厉喝:“你就算是不朽,也赢不得我!”

    “便是不朽,也无法胜你!”

    而方原迎着脸色大变的离恨天主,神色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但我并非不朽!”

    方原身周法则荡荡,步步向前走来,身边空间一层一层,像是布下了无数的镜子,将他的身影反映成了一个一个:“我在这数年之中,得仙篆相助,拜三十三天师,衍化天术,终究还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天地外物,再为强大,也不如谨守一心,参悟本身之力!”

    这一句话里,已包含了他这数年之中最难得的领悟。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如今走的路与天元,与曾经的大仙界,都不同了。

    天元修士,是通过法则,最终突破大乘,到了那时候,他们可以借助于天元的天地之力,以身合天,自然所向无敌,只是,那需要在天元才能发挥出来,因为他们的力量,是借的。

    他们与天元融为了一体,才能有那种力量。

    而大仙界余部,则是在天地之外,又领悟了一种力量,其名不朽。

    这种力量,可以超越法则,甚至是超越天地。

    不朽之力,便是可以打破天地的力量,所以他们才说自己境界在大乘之上!

    方原一开始,也是想修炼出这种力量来,但有些力不从心。

    直到他开始以三十三天师,参衍天数,才渐渐明白了过来,最适合自己的路,既不在天元,亦不在大仙界,而是在自己身上,所以他没有抛弃法则与自己炼出的世界,反而一步一步,将其壮大,愈发接近了真实,将参悟三十三天残破世界的所得,皆化入了世界。

    也正因此,他的世界,可以不停的提升。

    天元大乘,是有极限的,大仙界不朽,也是有极限的。

    但方原,是没有极限的!

    对离恨天主的话里,也表明了方原的意思:“我并不是不朽,只是可以打你而已!”

    “这不可能……不朽已是超越天地的力量!”

    离恨天主森然大喝,但在这愤怒之下,却莫名出现了一抹惊恐,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就连她也没见过,只是听祖上说起过的人,不朽境界,已是寰宇之间堪称最强的存在,但只有一个人的强大,还要胜过了这些不朽,与那些人相比,那个存在,才是最强的!

    “除非……”

    离恨天主声音忽然沉了下来,目光里有着无尽的惊惧:“……你也是帝氏传人?”

    这一次,方原微微沉默,然后抬头:“算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