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大乱已现
    忘愁天内,着实忘不了这一番忧愁了。

    离恨天与无忧天两方仙军夹击之下,忘愁天生灵节节败退,濒临崩溃不说,在忘愁天内无渊苦海之上,忘愁天主同样也是愤吼连声,接连掀起无边碧浪,逆袭上天,卷向了离恨天与无忧天两位天主,那无边碧浪,本是这忘愁天的本源之物,镇压世界的界心,神威何其之盛,尤其是在这忘愁天,本是他的领地,一动之下,便动摇世界,吞噬了无尽法则。

    只不过,离恨天与无忧天两位天主,一样神威莫测,他们一个挟着一道虚无的山影,正是往生神山近七成的力量,另一个则是背后显化出了一株神木模样,正是太初宝树,他们来到了忘愁天,自然不能轻易将自己那一方天地之中镇压世界之物带来,只不过,他们早已炼化了仙宝,却可以随身带来仙宝的七成神威,对这一战来说,七成神威,已经足够了。

    忘愁天主毕竟还是被无忧天主算计,一上来便受了重伤,如今虽然是在自己的领地之中,却也不能够完全发挥出无渊苦海的力量,又如何能是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两人的对手?

    眼见得碧海滔天之间,忘愁天主已经被离恨与无忧两位天主压制,命悬一线,无忧天主摧动神山,加持剑意,锋芒莫阻,要直接将他与无渊苦海之间的联系斩断,而离恨天主则摧动太初宝树,顶天立地的树影,在飞快的缩小,犹如长枪,便要将忘愁天主洞穿。

    可也就在此时,忽听得喀喇一声。

    谁也没想到,忘愁天的虚空,忽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隙。

    一袭青袍,从那一道裂隙之中闪身进来,望见这一厢的异变,便抬手向前按来。

    “哗啦……”

    一瞬之间,在他身前,忘愁天天地之间,居然又有一方天地撑开!

    那是无穷无尽的法则,如同螺旋一般交织着出现,层层叠叠,像是一朵花在绽放,绽放之后,便成为了一个世界,世界最下方,有着三道黑气追逐游走,不段的诞生着法则,而在世界高空之中,则有一道仙篆高悬,散发出了氤氲仙气,在这仙气影响下,所有的法则,尽皆依着某种玄妙的轨迹,交织纠缠在了一起,每一丝细微的变化,都无尽的贴合着大道。

    轰隆!

    离恨天主那一枪,来的极其之快,更是强横无边。

    随着他那一枪击来,忘愁天天地之间,所有的法则都失去了原有的灵性,被他这一枪生生的逼开,落在人眼里,便是这一枪过处,天地虚空,都出现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痕迹!

    这一枪,便是不朽之威。

    足以一枪过处,让所有法则低头,避让!

    轰隆!

    那一枪与青袍撑起的世界撞击,剧烈晃动震动了整座天地。

    离恨天主那一枪,足以压制所有的法则,但却没想到,那青袍人撑起来的世界,自有道蕴护持,没有被他这一枪影响,便如同盾牌一般挡住了他,肉眼可见,道道法则被崩毁,向着四方飞溅,但随着那个世界撑开,却有着更多的法则滋生,交织在一起,弥补着世界。

    那一枪生生向前推进了数百丈,几乎要将这个世界撕裂。

    但终究,枪上的力量用尽,也没能彻底将这个世界洞穿,反倒是那个世界之中,无穷法则凝聚起来,循环不息,向着那一枪上裹去,力量湮灭,无尽的巨波四下里冲击,将忘愁天冲击的震荡不已,这片天地里所有的人,都被震荡影响,几乎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所有忘愁天的人,都被这震荡所影响,几乎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惊恐的转头看来。

    而趁着这个机会,忘愁天主也急忙逆转无渊苦海,抵住了无忧天主一剑。

    “是谁?”

    离恨天主,也大吃了一惊,他那一枪击去,加持了太初古树七成神力,堪称法力无边,他着实想象不出,除了同为不朽境界的另外两位天主之后,还有谁能拦下这一击来,在他的想象之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说天外天,即便是偌大寰宇,还有谁能做到这一步?

    惊愕之中,他那一枪急急收回,以免被那世界裹去。

    无数的目光,集中在了那从忘愁天天地裂隙之间走了进来的人身上。

    那人看起来还很年青,身穿青袍,随意的束住了头发,身上也没有多余的佩饰,看起来简简单单,只是身周道蕴高深莫测,无尽法则若隐若现,缓缓绕着他流转,而在他身前,则是单手撑起了一片世界,其间法则无数,给人的感觉,居然不比三位天主差多少……

    在他身后,则有一艘法舟跟随,其中趴着一只老猫,一条瞪眼的蛟龙,和一个娇美女子。

    “是你?”

    看到了这个年青人出现,三位天主,皆是大吃了一惊。

    这种惊惶,几乎比看到三方天外天内斗了起来更低,更为吓人。

    天元使者,如何会出现在了这里?

    他是怎么进来的?

    他的修为,又何时高到了可以正面接下离恨天主一击?

    就在数年之前,他们还曾经在天外天与方原交手,那时候便已发现,这天元使者的修为境界,虽然比他们预估的要高,但比他们差了不少,而到了他们这种程度,一线之差,或许就是几百年,几万年都赶不上来的,但这个天元使者,怎么可能提升的如此之快?

    ……

    ……

    “原来……原来如此!”

    无忧天主看着方原出现,脸色忽然大变,沉声厉喝:“你们究竟做了什么?”

    身为一方天主,他们的反应何其之快。

    这两句看起来矛盾的话里,却代表着他已经猜到了某种真相。

    说原来如此,是因为看到了方原在这里出现,便代表着方原有了自由进出天外天的能力,而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他来的如此之快,又是这么恰逢其实,便不难猜出,这三方天外天的内斗,很有可能便是他的手笔,而问你们究竟做了什么,则是因为就算他们猜到了天外天这场内斗与他有关,但仍然想不明白,这天元来人,究竟是通过什么方法做到的……

    “我们做了什么不重要……”

    方原轻声回答,转头看向了忘愁天主,淡淡道:“我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

    “大胆!”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同时大喝。

    而看着这三位天主,以及漫天漫地,那无数高明大修惊慌措愕,满面疑惑的表情,就在忘愁天北方,忘愁天宫门前,一个小女孩手托下巴,坐在了台阶之上,满意的看着。

    那表情,就像是在看着自己完成的一件精美作品。

    “此事有诈!”

    离恨天主厉声大喝,向忘愁天主喝道:“天元使者出现在这里,定非偶然,我天外天接连生出事端,定是他们的阴谋,忘愁道友,我们三人联手,先将这厮除掉再说!”

    说着话时,他已摧动无尽法力,浩荡无边,隐而不发,随时准备向着方原碾压下来。

    面对着那无法形容的恐怖威势,方原眉眼微冷。

    但他却没有半点让开的模样,而是双手缓缓抬起,一方世界愈发明显,犹如大伞也似撑起在了他头顶之上,周身道蕴涌动不已,做好了与离恨天主正面交手的准备,然后转头向着忘愁天主道:“我只是想解决天元大劫而已,忘愁天主该知道如何抉择吧?”

    “还敢妖言惑众?”

    无忧天主森然大喝,同时向着方原赶来,运转神山,镇压方原。

    面对着两位天主夹击,方原立时处境凶险。

    但在这时候,忽然间碧浪滔天,无忧天主掀起碧海,犹如一道水墙,上接苍穹,下连碧海,横在了无忧天主与方原之间,而他则一脸狠意,踏浪而起,死死盯住了无忧天主。

    “你疯了不成,居然真要与天元使者联手?”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皆是又惊又怒,齐声向着忘愁天主大喝。

    在此之前,天外天与天元使者联手之说,几乎是不可想象,谁都知道天外天这么多年,是如何保存下来的,与天元之间的因果,简直数之不清,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有天外天的人与天元使者联手,反过来对抗天外天的道理,寻常生灵都不能,更何是堂堂天主?

    但出人意料的,忘愁天主脚下无穷碧波浮起,却缓缓与方原并肩站到了一起。

    “联手又如何?”

    他满面愤恨,森然大吼:“刚才你们两个怎么说怎么做的,难道忘了?”

    离恨天主与无忧天主两个顿时哑然。

    之前他们还以为是天外天内部的事情,引发了这场大乱,如今看到天元使者现身,无论是谁都能猜到这里面定然有阴谋,有阴谋的话,当然是先将天元使者斩了再说,可偏偏,这时候的忘愁天主,居然不顾一切,真要与天元使者联手,而给人的感觉却是必然如此!

    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何事情真的会走到这一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