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点也不难
    一股邪火在无忧天悄然出现,暗暗燃烧的时候,三十三天之中,方原正于虚空里结跏跌坐,头顶之上,撑开了一方世界,犹如一柄大伞,两侧皆有无尽法则垂落,柳条儿一般,他则在这一方世界之下,身边飘浮着一部一部厚重的典藉,隐有道蕴流转,而手边,则是一百零八道三生竹简,偶尔飘飞起来,划出道道玄奥的痕迹,周身仙气萦绕,散发荡荡紫光。

    远远看去,他便像是黑暗的三十三天里面,一盏微弱的烛火。

    而在他不远处,白猫趴在了法舟之上,老态明显,一直在打着瞌睡,只有偶尔,才会睁开眼睛,看一眼方原,才又放心的睡了过去,蛟龙则一直在法舟之上发怔,只觉得识海里那一片昏暗无迹,居然在方原修炼的过程中,隐有触动,这使得它困扰,但也十分期待。

    洛飞灵则只是照顾着方原,也照顾着白猫,她看起来一切如常,只是偶尔,她会盘膝而坐,神识内视,过后脸色便有些黯然,但也很快,便会恢复如常,依旧笑意盈盈的模样。

    对方原来说,洛飞灵乃是这片残破而绝望的世界里,惟一能宽解心灵的存在。

    他能够稳住自己的心神,借了白猫的仙篆,一点一点推衍三十三天的法则变化,领悟自己的世界之道,便是因为有洛飞灵的存在,每每疲倦困乏,只消与洛飞灵说上几句,便可以再度打起精神,耐心的等待着天外天的信号,帮着吕心瑶下棋,然后推衍自己的功法!

    天地大道,着实太难。

    哪怕是残破的三十三天,也有着无法形容的道蕴。

    幸亏方原有着天衍之术,可以借此法推衍大道,否则的话,就算是有了仙篆,他也不能够推衍出那些法则的交织术数来,毕竟,他不只是想借助这些法则,而是要将法则的来源推算清楚,甚至可以凭空生灭,到了这等程度,他的神通便不再是神通,而是另外二字。

    造物!

    愈是推衍,方原愈觉得当初炼化三十三天的仙帝,着实太强!

    如今,自他拜师天地,推衍天地大道法则以来,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这三年时间里,他已阅读无数了朱雀小世界里留下的仙典功法,了解大仙界的传承,然后又将自己的一方世界,炼化的更为庞大,更为真实,就像是飞鸟,在以藤条,织就一个天地般大小的巢穴。

    如常说来,他修炼的速度已经很快。

    但他如今,却觉得无比缓慢。

    不朽的境界太高,与他之间的鸿沟太大,无法如何奋进,总还是显得很慢。

    他惟恐当吕心瑶那边传来消息时,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掺与,但又不能不盼着她快一些做好这件事,因为掐指算算,天元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天元快要等不起了……

    ……

    ……

    “三位天主,倒是很坐得住!”

    而在无忧天内,如今则有一个小女孩坐在了宗门前的玉石阶上,小手托腮,也在认真的想着这个问题:“明明已经都有了计较,偏偏还都隐忍不发,想等三天仙会之后吗?”

    “只可惜,有些事是由不得自己的……”

    无忧天中心,往生神山之上,无忧天主盘坐在洞府之内,露面越来越少了,仙老会的人以前每隔月余,总会拜见他一次,如今却已取消了这个惯例,整整一年时间,没有人再看到无忧天主的面,只有仙老会大长老知道,这是因为天主在为做某件大事做着准备……

    事关无忧天亿万生灵的存灭,所以一系列的推衍,一环扣一环,绝不可有半分问题。

    仙老殿大长老知晓内情,自也担起了重任,大小事宜,一应处理的妥妥当当,某些暗中的谋划,也都开始做了起来,皆没有去劳烦无忧天主,直到又过去了半年,仙老殿大长老于静室闭关之际,忽然间心血来潮,想到了某件事,便从静室缓缓走了出来,来到仙殿之中。

    取了一些典藉,他径直往神山而来,一脸凝重,要仙侍禀报无忧天主。

    洞府之内,无忧天主坐在一方棋盘之前,手拈黑子,抬头向大长老看了过来。

    他也知道,若非大事,大长老不会在这时候打扰自己。

    “天主,有些形势不对!”

    大长老盘坐在了天主面前,将手里的典藉放在了案上。

    只见那些典藉里面,记载的皆是无忧天星相观星的记录,天外天建在六道轮回大阵之上,所谓的观星,其实便是观察六道轮回大阵的运转,时时观察,以免出现某些变故。

    无忧天主的目光,缓缓扫过了卷轴,淡淡道:“何事?”

    大长老将最新的一卷卷轴和最旧的一卷卷轴取了出来,两相对比,沉声道:“我一直在推衍六道轮回大阵的星相变化,做某些准备,但无意之间,发现了一个问题!”指向了卷轴的一处,道:“北斗星移,东斗失衡,虽然极其细微,但也可以推算出一件事来……”

    无忧天主的瞳孔,陡然之间收缩了起来。

    大长老声音低沉,缓缓说了下去:“出现这种现象,原因只有一个,忘愁天正在以一种很难察觉的速度,缓缓向着离恨天靠近,倘若他们两者的距离,达到一天之数时……”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无忧天主。

    无忧天主自然明白到了那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到了那时,忘愁天便与离恨天互成犄角,将无忧天制衡在了中间。

    若是这两方天地,向无忧天出手的话,那立时便会成为一种包围之势。

    在大长老担忧的目光里,无忧天主沉默了很久,缓缓点头道:“你去吧,我知道了!”

    大长老慢慢退出了洞府,只将卷轴留在了无忧天主案上。

    缓步下山之时,他也在考虑一个问题,良久良久,才自言自语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是因为这件事如果做了,便会打破天外天形成以来的格局,所以天主无法狠下心来么?唉,呆在天外天这么久,天主这等雄才之心也被消磨了,或许,我应该帮他做些事……”

    来到了神山脚下时,大长老心里已经有了数。

    时间又是如此迟缓的过去,大长老每日都会将一份新的星斗术数送往神山,让天主过目,一恍三个月过去,无忧天主,始终还没有命令下来,大长老心里便做下了决断!

    离恨天、忘愁天、无忧天三方天地,各处六道轮回大阵的一位,分为三方天地,外人除非得到三方天地的允许,几乎不可能突破天地壁垒,进入天外天来,而这三方天地之间,则各自有着一道通道,可以互相往来,这通道设在虚无之境,有专门的修士定期检查。

    这一日,也就在无忧天修士正在检查这个通道时,忽然间凭空生出大变,巨大的烈焰自通道之内燃烧了起来,轰隆巨响,几乎惊动了整个天地,无尽的殒石,纷纷自天而降!

    “出了何事?”

    无忧天高明修士皆心生感应,急急飞上了半空查看。

    就连无忧天主,也在这异变出现的一瞬间,飞身到了神山之上。

    过了半晌,便有惊慌失措的修士从天外飞身而来,向着天主便拜:“拜见天主,大事不好,通往离恨天的外天通道忽生异变,从中崩溃了,具体原因,如今尚在查验……”

    无忧天主的眼神,微微一冷。

    “且不必惊慌,细细查来再报!”

    他仍是沉着气,缓缓的吩咐。

    仙老殿各方人马,皆派谴了出去,甚至无忧天主都化出一缕神念,前去通道查看。

    但通道崩毁的厉害,已难修复,更不用说查清具体缘由了。

    无忧天主静静的等着,并不着急。

    足过了两天,离恨天使者与忘愁天使者联袂而来,离恨天使者也发现了通道异变,正在细细排查,借忘愁天之路来无忧天禀报:“离恨天主着我等来无忧天禀报,只言通道尚可修复,不必慌张,只是要请无忧天主备些往生神石,借道忘愁天,前往离恨天商议!”

    “好,我知道了!”

    无忧天主命那两方使者退去,缓缓走进了自己的洞府之中。

    过了不久,他再次出来,已经满身披挂。

    面对着跪在了洞府门口,一脸沉寂的仙老殿大长老,他沉声道:“都准备好了?”

    大长老低声应道:“是!”

    无忧天主淡淡道:“那就走吧!”

    ……

    ……

    谁也没有想到的情况下,无忧天忽然间便有一群群仙兵仙将腾空而起,跨天马,披战甲,杀气腾腾,直往忘愁天通道杀去,站在了地上往天上看去,便如一片流星冲向了苍穹。

    大部分的无忧天生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傻了眼抬头看着。

    只在清幽宗,正有一个看起来温柔可爱的小女孩,托着下巴,在白玉台阶上坐着。

    她抬头看到了那漫天的流星,嘻嘻的一笑,道:“不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