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六章 果然还是到了这一步
    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众老的意料,虽然这一次资源交换之事生出的风波着实离奇,但众修也没有朝着怀疑的方向去发展,三位天主才一现身,便立时拿下了无忧天仙老会二长老,着实让人有些诧异,一个个满面疑惑,看着被三位天主制住,搜魂照神的幕亭渊。

    以幕亭渊的修为,在三位天主面前,毫无反抗的余地,甚至念头也动不了一分。

    但三位天主施展大神通,印照幕亭渊本心,脸色却渐渐的变了。

    事情的发展,与他们想象中的似乎不一样,他们自有一道推衍之法,正是协商之后,才认为从这一次资源交换开始,幕亭渊的举动有些反常,又见事态在严重,才要搜魂印证某些事情,但没想到,一番印证之下,事情的结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居然一无所获……

    他们没有发现幕亭渊半点被操控,被诅咒,或是被迷魂的迹象。

    以他们的修为而论,如果半点迹象都没发现,那就只有一个原因……

    ……幕亭渊确实没有被迷魂!

    ……他做的一切事,居然都是出自本心?

    “吾本一心为天主,结果天主却疑心我被人控制?”

    二长老幕亭渊本就被人打成重伤,刚才又被三位天主制住,强行搜魂,毁了根基,过了良久,才缓缓抬起了头来,怒极心灰,脸色破败,望着无忧天主,一声大喝,怒极而亡。

    无忧天主沉默了下来。

    另外两位忘愁与离恨天主,也皆沉默了下来。

    事情好像有些脱离控制了?

    无忧天仙老殿大长老慢慢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望着已经神魂消散的幕亭渊肉身,他过了许久,才将幕亭渊怒睁的双眼瞌上,慢慢的抬头看向了无忧天主,道:“亭渊老弟做的一切决定,都提前与我商量过,也皆是我答应了的,天主若疑心,不防也看看我的心!”

    无忧天主瞳孔微微一缩。

    大长老身后,更多的人站了出来,没有开口,但态度明确。

    这些人,有的身上还挂着伤,都是刚才的争执之中,被忘愁与离恨二天的人打伤的。

    “散了吧!”

    无忧天主静静的看了他们许久,才说了淡淡三个字。

    这一场为了解决问题而特意召集的仙会,就此无终而散,每个人心头,都像是压了巨石。

    离恨天宫之中,三位天主相对而坐,良久之后,离恨天主才淡淡开口:“我以离恨仙数推算,觉得你无忧天中定有异数,一番推衍,才着落到了幕亭渊身上,没想到与我意料之中有差,或许,是因为那异数的手段太过殊奇,等闲手段,查探不到踪迹,又或许……”

    说到了这里,他却住言,不再往下说了。

    无忧天主替他说了下去:“又或许,我无忧天二长老,本就是冤死的!”

    离恨天主发觉了无忧天主声音里的不满,便就此不言。

    “这件事……”

    忘愁天主慢慢开口,似乎想要劝说。

    无忧天主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将你们主持神物交换的人都斩了吧!”

    忘愁天与离恨天两位天主闻言,皆是微微沉默。

    他们当然能理解无忧天主这话里的意思,因着自家仙老会二长老被杀,引动了整个仙老会的不满,所以想要拿他们两方仙老会长老的人头来平息众怒么?

    只是仙老会皆是他们那一方天地里的佼佼人物,也是平时帮他们处理天地之间一切事务的手脚,更有一些是他们的子系或弟子,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若是轻易斩了……

    “或可从别的地方解决!”

    离恨天主过了片刻,才轻轻摇头,道:“人是斩不得的!”

    无忧天主猛然转头看向了他们。

    忘愁天主苦笑了一声,道:“若是随便斩了,我们手底下的人,怕是也要乱了!”

    无忧天主深吸了一口气,猛得站起了身来。

    但过了许久,他却又缓缓坐下,笑吟吟道:“那你们说该怎么办?”

    最后的事情,以资源交换时,依着幕亭渊生前提出来的比例补全了数额而解决,无忧天主及一众仙老会长老,也都返回了无忧天,似乎事情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只是回到了无忧天之后,无忧天主很快便吩咐了大长老去做一件事。

    一个月后,大长老返回了神山,向无忧天主禀报:“所有人都已查过,并无异兆!”

    无忧天主眉眼不动,淡淡道:“所有人么?”

    大长老沉声道:“所有曾经在神山见过那些天元来客之人,都已经细细查过,前后也都已推敲的仔细,并问明了所有细节,今有天主的仙侍为证,当初这些人只是依着天主的吩咐,和那天元来客论道而已,前后三日,都不曾有过任何其他的接触,我已将那些人里的每一个,都以观心镜细细照过,不见他们的神魂有丝毫的浑浊,可确定没有什么问题!”

    他没有说出来的是,观心镜可照人心,但倘若对方修为太低,便有可能损伤了对方的神魂,所以他没有去照屈长白遗留的那个女儿,只不过,也用别的手段细细看了一遍。

    虽然说,施法查探之时,她从那个女孩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些异样的神彩。

    但他潜意识里,便不愿将此事说出来。

    无忧天主沉默了下来,不再开口。

    大长老大着胆子,忽然道:“臣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无忧天主看向了他,点了点头。

    大长老道:“或许,所谓异数之言,本就是假的!”

    无忧天主的瞳孔微凝,有剑光隐伏。

    大长老的声音里,也有一些悲凉,低声道:“如今的无忧天,已有些人心浮动了!”

    “果然还是到了这一天么?”

    无忧天主细细想着这件事,识海里定格到了忘愁与离恨两位天主的身上。

    他久已波澜不惊的心绪,也陡然泛起了一阵涟漪。

    对于如今的局势,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这一次大劫之下,天元必然会亡,他们三人,也不是没有商量过要不要助天元一臂之力,渡过这一劫,只是太皇天那个存在,让他们三人都心有忌惮,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才决定一动不如一静,不去管天元存亡,且等到这一劫过去之后,再想办法解决太皇天的事。

    但是,天元若亡了,以后的魔息怎么办?

    其实,他们三位天主心里,早就想到了一个最为稳妥的法子了。

    想要三方天外天永远稳妥,也只有这么一个法子。

    “或许,确实该早作准备!”

    无忧天主过了很久,才缓缓的说了一句:“只不过要在仙会之后才行!”

    身前的大长老闻言满面惊愕,良久之后,缓缓向天主揖身一礼。

    ……

    ……

    “想要三方天外天永远稳妥,本来就只有一个法子!”

    而在如今的离恨天,离恨天主与忘愁天主,也正在离恨天宫之中叙话。

    忘愁天主神色淡然,像是在叙说着一件小事:“想要求得天地安稳,便只能再想一处天地,作为天元的备选,实际上,这才是保我天外天无忧最好的方法,比天元更为合适,只要拿下了无忧天,以后便可以每三千年一次,将渗透进来的魔息导入无忧天,借无忧天生灵去化解,如此一来,无忧天承载大劫,一举一动,我们都可以看在眼里,甚至在关键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派兵援助,三千年一循环,局面会比如今还好,我们也可以掌握着主动!”

    “这样做的话,我们也不必和外界打交道,无论太皇天那位究竟是谁,也奈何不得我们!”

    忘愁天主说罢了,轻轻一笑,道:“以前碍着面子,哪怕我们三人都心里有数,也没有人会提前将这件事说出来,但是如今,老无忧已经深怀恨意,再考虑太多便没有什么意义!”

    离恨天主静静的听着,没有表现出附和或是否定。

    他抬头看去,离恨天乃是一片湛蓝天空,没有一丝阴霾。

    与忘愁与无忧二天不同,离恨天位于两天中央,所以得到了两个天然的壁垒,黑暗魔息侵袭之下,忘愁与无忧会先受到压力,也正因此,如果非要选择一方天地导入魔息的话,也定是在忘愁与无忧之间选择其一,离恨天地位超然,也是最没有压力的一方天地……

    ……主动权,便在离恨天手中!

    忘愁天主面带微笑,看着离恨天主。

    离恨天主知道自己不能不发表意见了,于是他淡然笑了笑,道:“事情总是要解决的,只不过千万不能急于一时,乱了阵脚,所以,这一切都等着三天仙会之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