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五章 一片丹心
    清幽宗主屈长白的一番言辞,瞬间引发了无仙老会无尽的恐慌。

    其实他说的一些话,仙老会内诸位长老,又岂能没有意识到,且深思过?

    只不过,没有人会主动将这些事说出来而已,因为这毕竟只是猜测,这件事还很遥远,这一次仙会,还是会安然举办,到了那之后,便会有三千年安宁,他们总是觉得,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来考虑这件事,或者说,就算自己不去考虑这些事,也会有仙老会的大长老与二长老,或是天主本人去考虑,自己又何必为这件事而烦忧,等着到了那时候再说便是!

    可清幽宗主却一下子将这块遮羞布给揭去了。

    他将这个藏在了众人内心深处的恐惧种子给引爆了。

    倘若这件事,真个传到了外面去,被天下臣民听到,那该如何是好?

    诸位长老,一时都沉默了下来,下意识的想要训斥清幽宗主,但却又被他话里的深意而惊动,那训斥之言,迟迟无法出口,反而忍不住顺着他的话往下想了过去……

    无忧天大部分臣民,都不知道天元的存在。

    但仙老会是知道的。

    他们也能想象,天元的惨痛,于是心里便忍不住恐慌。

    倘若真的有一天,天元的命运落到了无忧天的头上,那该如何是好?

    这一番计议,终于还是惊动了无忧天主。

    就在整个仙老会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对待清幽宗主这番言论和他本人时,忽然间神山之上,天降仙诏,有侍奉天主左近的仙使降临,便于殿前,痛斥清幽宗主:“妖言惑众,危言悚听,引动不安,着立时夺去修为,逐出仙老会,命其归隐山门,三百年之内,不得出世!”

    听到了天主亲自的斥责,所有仙老会长老皆松了口气。

    看样子,清幽宗主所言,确实只是疯言疯语。

    天主一切尽在掌握,才会如此重罚。

    但出人意料,面对着天主的斥责,清幽宗主屈长白,没有像旁人一样叩拜谢罪,而是一脸悲愤,他忽然间大踏步冲出了仙殿,来到了神山之前的仙台之上,便是无忧天众修当初接待方原的那一方仙台,长跪于地,面对神山,悲愤大喝:“吾生于无忧天,长于无忧天,一心忠于天地,忠于天主,无忧有危,吾又岂可视作不见?今日吾深忧于天地之危,直抒胸臆,既得天主不满,不愿再见我,那吾又何必归隐于山,直将这昂藏之身,还了这天地吧!”

    他抬起手来,一道烈焰自掌心出,烧向了自己的肉身。

    声音在这烈焰之中悲愤大吼:“吾之一死,若可换来天主一念深思,永世无悔!”

    整个仙长老会的长老们,都赶了出来,面色惊恐的看着那烈焰。

    持仙帝仙诏而来的仙使,也大出意料,看着那烈焰。

    谁也没想到,清幽宗主,居然如此刚烈,愿意自毁肉身,以动天地。

    而他临死之前的声音,则如余音绕梁,缠在了众修的心间。

    就算是之前没有太将他说的话当回事的人,这时候,也忍不住深思了起来。

    有许多目光,在这时候下意识看向了神山之上。

    神山之上的无忧天主,一直冷静的看着清幽宗主燃尽肉身神魂,在清幽宗主的神魂于烈焰之下,节节破碎之时,他目光微冷,似乎有些不忍,但终究还是沉默,不发一言。

    钻营狡诈,靠着沽名钓誉进入了仙老会的清幽宗主屈长白,就这么死了。

    世人谁也没想到他会死的如此之快,顿时流言四起。

    有人说他才疏学浅,触了大忌,畏罪而死。

    也有人说他一昧钻营,失了风骨,所以死了也是活该。

    对于仙长老会上清幽宗主屈长白所说出来的话,世人一个字都没有听到,因为仙长老会知道那一番话的重要性,不敢让世人听闻,只是他们自己仿佛永远也忘不了那些话,永远也忘不了屈长白在仙台之上,烈火焚躯之时说出来的话了,这使得他们,心里或多或少都会屈长白生出了许多愧疚,他们追封了屈长白宿老之名,某种程度上,这也就是肯定了他的身份。

    因为他临死之前,没有接天主旨意,所以他直到死,还是仙老会的长老。

    而天主,也没有对此多说什么,默认了这件事。

    再之后,许多公然嘲讽屈长白的人,被仙老会整治了一番,天下人终于学会了闭嘴。

    在屈长白的祭礼之上,仙老会诸多长老,都送来了纸蟒,仙老会二长老,更是亲自赶来,看着跪在了灵前,身穿白孝,盈盈满泪的屈长白之女,他心生怜意,暗自长叹……

    “爹爹说,他不悔!”

    那纤弱可怜的小丫头,忽然回身,向着二长老说道。

    二长老心里一颤:“他早就知道?”

    屈长白之女用力点了点头,抹去了脸上的泪痕,道:“爹爹去仙老会之前,就曾经跟嫣儿讲,别人说他沽名钓誉也好,钻营求升也好,他都不在乎,他说自己是没用的,人微言轻,但自己毕竟是无忧天之人,他不能看着无忧天坠于危境而无动于衷,所以他会用自己的法子,向天主进言,他说仙老会里,皆是有识之辈,他虽然死了,但对无忧天会更有作用……”

    二长老听了,沉默良久,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黯然走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那个满眼泪光的小丫头,忽然低声笑了起来。

    三个月后,二长老离领无忧天仙老会众使,赶往离恨天商谈三天仙会筹备之事,谈及资源交换问题时,二长老忽然言辞一转,分说厉害,希望提高交换资源的比例……

    另外两方使者,皆有些诧异,笑言宽慰,要依旧例。

    但没想到,看起来只像是随口说出了这个提议的二长老,见另外两方使者不肯答应自己的提议,态度居然愈来愈坚定,一口咬定了要以同样的往生石,交换更多的万物母水与本命原晶,说到了愤怒之时,甚至当着另外两方使者的面前拍起了桌子,愤怒的如同狮子。

    “亭渊,我等素也是旧识,你如何会在这时候犯了倔性子?”

    离恨天使者无奈劝说:“为了三天安定,你就不定让上一步?”

    二长老幕亭渊沉声厉喝:“那为何不能为了三天安定,你们两边让上一步?”

    他的态度坚决,也使得另外两天使者不满。

    心意相交之下,他们也皆一返常态,联手与无忧天谈判,不仅不降,反而抬高了往生石的数量,眼见得时日临近,二长老终究独木难支,卑屈绝望之下,他索性拍案而起:“既然你们两方天地,人心不足,贪婪之甚,那也罢,也罢,便依着你们定的比例来好啦!”

    “予你,都予你!”

    于是,最后的交换比例定了下来。

    这一次,无忧天居然以最多的往生石,换来了有史以来最少的万物母水与本命原晶……

    回到了无忧天时,二长老幕亭渊带着一种沉重的悲愤之意。

    “长白之言不虚,我们以诚待人,他们却在早作谋划,我已经尽了力了!”

    ……

    ……

    这一次资源交换的事情,让无忧天诸人皆始料未及。

    无忧天仙老会急急商议,决定不能就此容忍,特谴使者,着人讨回更多的资源。

    而对于这一次资源交换之事,谁也不知道无忧天主有没有看在眼里。

    但从二长老幕亭渊归来,再到无忧天仙老会大发雷霆,谴使去往离恨与忘愁两天讨回资源的过程之中,他始终一言不发,便像是一个局外人般看着整个过程,没有出手干予。

    无忧天使者赶去了离恨与忘愁二天,痛陈厉害,要求另外两天补还资源。

    但另外两天,见到无忧天仙使咄咄逼人,却也一返常态,态度都变得坚定了起来,只言既然比例已定,那便该依例而行,无忧天想要换得更多资源,或是依着旧例而行,那也简单,三千年之后仙会之上再谈吧,只希望你们到了那时候,会派一个更会说话的长老过来!

    愈谈愈急,以致于双方使者,都有人动起了手来!

    眼见得事情闹到了如此僵局,三方天外天仙老会自无法置之不理,再开议事,以图澄清误会,但在此会上,无忧天仙老以二长老幕亭渊为首的一众人,态度坚决,定要修改旧例,换得更多资源,另外两天仙老会自是不允,本是说和之局,最后却搞到了刀兵相向。

    一番较量,仙老会诸长老,或是负伤,或是奔逃。

    于此乱局之中,三位天主忽然现身,镇慑住了众修,而后忽然将二长老幕亭渊拿下。

    “事出反常必有妖,三方天地,资源交换若许年,一直都相安无事,怎地偏到了这时候就生出了许多事端,此老行事诡奇,大异往常,定然有异,且搜神寻魂,观其本心!”

    离恨天主森然大喝,着人动手。

    就连无忧天主,在这时候也眉头紧皱,没有阻止,似乎也生了疑心。

    众修皆始料未及,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