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天外隐忧
    天南之域,这一场为迎三天仙会而设的仙宴,不欢而散,清幽宗主的言论,在无忧天不翼而发,出人意料的,引发了无数的探讨,有人对他的提议表示了支持,认为这一次三天仙会,与往时不同,清幽宗主为大局考虑,不惜献身,乃是真正的仁义之举,但更多的人,尤其是之前那些慷慨激昂,满怀热血的各方宗主与道主,在这时候却都纷纷出言斥责。

    有的说清幽宗主沽名钓誉,不该在这关键时候动摇古来相传的祖律,也有的说清幽宗主夸大其辞,危言悚听,动摇无忧天军心,说这些话的人,无一不是一方道主,有着强大的话语权,这一次,他们一开口,同样也得到了许多手底下人的认可,但也不知为何,所有人都感觉到,随着这个提议的传开,一道无形的鸿沟隐隐的出现在了无忧天,让人心里不舒服。

    尤其是那些之前皆毛遂自荐,主动要求承担这重任的各方天骄,与各方道统倾尽全力培养了出来,只准备去做这桩任务的真传们,忽然间失去了此前的热情,情绪变得低落了起来。

    据说,短短月余之间,已经凭空生出了许多的事。

    有的仙门天骄,想要推卸责任,被仙门暗中处理掉了,也有一些天骄,因着某种原因,忽然走火入魔,无法担此重任,所以宗门只能另外再挑人选,顶替他们去做这一桩任务。

    而清幽宗主,不仅在那一场仙宴之上,主动提起了此事,后来更是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是,他居然真的上书仙老会,要求自己代替清幽宗门人前去执行这个任务,他所做的事情,一下子便传遍了无忧天,引发了无尽的关注与议论,并在无忧天愈演愈烈,尤如烈火。

    “清幽宗主疯了!”

    不知有多少人,暗中痛斥清幽宗主。

    而对此,代替无忧天主处理天内事务的仙老会,也倍感头疼,他们一番探讨,终于下了一道仙诏:“清幽宗主一心为天,忠义可嘉,特许入仙老会议事。三天仙会之事,古来有例,不可擅改,仍照前议而定,诸宗诸道,须尽早提交名额入仙老会,此后再不可改!”

    这件事,便以这样一个结果结束。

    清幽宗主一介道主,竟因着这件事入了仙老会,身份大有不同,引发了无尽的议论与嘲讽,但无论如何,有了仙老会发言,这件事却没有什么波折了,而各方道统,便也急忙借着仙老会这一道仙诏,急急将门内名额递交了上去,如此一来,才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名额交进了仙老会,便是大局已定。

    名额之上的人,便等于是得到了天主的首恳,倘若再生退意,那便要受万夫指责,还要诛连九族,而那些忧心惴惴的各方道主,也终于不用为这件事而终日担忧不定了。

    但这件事真的完了吗?

    有识之人,都隐隐发现,似乎有一抹阴云,笼罩在了无忧天之上。

    进入了仙老会的无忧天主,既得了美名,又得了实在,被人视作这一件事里最大的赢家,有人嘲讽他就是为了进入仙老会,才装作如此大公无私的模样,也有人说他心存忠义,理应得此回报,无论是非,清幽宗主都没有再回应过任何一句,只是由得世人去议论罢了。

    随着时日推进,仙老会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对于无忧、离恨、忘愁三天来说,每逢三千年一度三天仙会到来,都是做出许多重大决定的时候,其中排名第一的,便是推动六道轮回大阵,导去魔息,而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在仙会之前,由三方天外天商议,彼此交换资源,以求实现三方天地修士的所需了。

    这却是因着三方天外天的各自不同特点而决定的,无忧天掌握着当初仙帝留下来的往生神山,忘愁天则掌握着无渊苦海,离恨天掌握着太初宝树,这三方仙宝,帮他们镇住了三方天外天,也诞生出了无尽的资源,仅凭一方仙宝,是无法让他们各自的天地安好的,所以他们每三千年一次,也都会实现一次大量的资源交换,如此才能保证得此后三千年所需。

    便如无忧天,他便需要用往生神山之上诞生出来的往生石,去交换忘愁天无渊苦海里面的万物母水和离恨天太初宝树之上诞生的本命原晶,用万物母水,保证无忧天大道循环,再用全命原晶,保证无忧天万物生长,否则的话,他们这一方天地就会变得大道不稳。

    忘愁天与离恨天,同样也需要往生石去支撑世界本源。

    正是因此,三方天外天,本身就是一个谁也离不开谁,息息相关的命运。

    清幽宗主屈长白,进入了仙老会之后,虽然人微言轻,但仍然认真的做着准备,只是他毕竟是刚刚才进入了仙老会,许多大事自然没有他发表意见的余地,直到在无忧天仙老会使者打算出发去与另外两方天地交换资源前的一个月,例行仙会之上,他才一鸣惊人。

    “一应交换,只需依着旧例,换回所需即可!”

    仙会之上,仙老会大长老轻轻开口,似乎没有半点忧心考虑。

    其他诸位长老,也皆无异议,反正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但也就在这时候,刚入仙老会不久的清幽宗主屈长白,忽然越众而出,道:“不妥!”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他看了过来,有些疑惑,又有些不满:“何事不妥?”

    迎着这么多大人物的目光,清幽宗主屈长白神色自若,款款言道:“旧例不妥!”

    他说罢了,搬出诸多典藉,朗声道:“我无忧天掌御往生神山,可生往生石,此石乃山精,为神山本源,取之一尺,便少之一方,而忘愁天的万物母水,却是海中滋养,取之不尽,离恨天的本命原晶,则是太初宝树之上渗透出来的,日日不绝,换而言之,我无忧天往生石乃是有限之物,忘愁与离恨二天之物,却是无限之物,相差极远,如何能轻易交换?”

    他一边说着,一边声音沉了下来:“倘若有一天,我无忧天之往生石已尽,而忘愁与离恨二天的母水和原晶无尽,到那时候,我无忧天又拿什么去与他们二天交换?”

    这一番言论,瞬间引发了轩然大波。

    仙老会中人,谁也没想到屈长白会忽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有些措手不及。

    有人下意识问道:“依你之见如何?”

    “宁守一尺,莫失一寸!”

    屈长白沉声厉喝:“我们不能再如之前那般忠厚了,需要向他们换取双倍资源!”

    一时间,整个仙老会都大乱了起来,人人交头结耳,一改往日肃穆宁静之态,有人眉头紧皱,陷入了苦思,有人仔细盘算起了比例,但更多的,还是一些身居高位之人,很快便有人怒而拍案,厉喝道:“住口,你才入仙老会几日,如何敢放此厥辞,我无忧天世代忠厚,禀守仁义,又岂能为了这蝇头小利而失了大义,尔等须知,天外天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迎着这位长老的一番怒叱,仙殿之中,所有人都情绪微缓。

    的确,无忧天,或是三方天外天,向来都谨遵一个道理,大义为先!

    三方天外天的安危,高过了一切。

    “你说错了!”

    但迎着那位长老的怒喝,屈长白迎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神情凝重,一字一顿道:“天外天的安危自然重要,但与三方天外天相比起来,无忧天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番话,仿佛击中了众长老的软肋。

    一霎之间,平时态度温和,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人,皆仪态大失。

    有人愤怒喝叱,有人苦言相劝,有人沉默不发。

    而在这时候,屈长白则挺身而立,痛心疾首道:“你们这些尸位素餐的顽石,可曾真有一日为我无忧天考虑过,你们皆知,这一次仙会,与往日不同,天元祖地,怕是要毁于一旦,我三方天外天,确实可以再平安渡过三千年,但三千年之后的事,你们可想过?”

    “天元将为了化解魔息而亡,那以后的魔息谁来化解?”

    “无忧、离恨、忘愁三天,谁将成为哪一个用来化解魔息的战场?”

    他愈发愈是愤怒,双手都不自由的挥舞了起来,厉声大喝道:“我等都是仙老会之人,是为天主分忧解难之辈,但你们可曾真有一日,想过天主的苦处,想过无忧天的难处,你们有没有想过,无忧、离恨、忘愁三方,皆依六道轮回大阵而建,那为何魔息侵蚀之下,无忧天与忘愁天首当其冲,如今已遭受大量魔息侵蚀,但离恨天却夹在中间,安然无忧?”

    “糊涂啊糊涂……”

    他愤怒的大吼着:“黑暗魔息只能由生命化解,那也就是说,天元之后,只有三方天外天里的一方成为了战场,才能保证另外两天安然存在下去,你们说那会是谁?”

    “倘若不早做打算,无忧天,必将会成为下一个天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