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三章 慷慨赴义无忧天
    白骨朱雀曾经说方原得到的是帝氏传承,虽然他已疯癫,说过的话无法尽信,但也可以看得出,方原走出来的修行之路,与天庭帝氏相仿,只可异帝氏已绝,只剩了一个不知真伪的帝虚,方原没有办法向他求道,所以只能凭着自己领悟,将眼前这一路走下去……

    究竟该如何走,这是一个难题。

    若真是穷尽洪荒,一心参研,那恐怕天地绝灭,方原也不见得能推衍出来。

    可是白猫却在这时候,给方原指出了一条路。

    拜天地为师,参洪荒大道!

    方原的路,已走进了自化世界的境界,如今他已可以随手撑起一片世界,打破了虚无,若要继续往下走,便只能将这一方世界,炼得更为真实,而这却是极为艰难的,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继续衍化这一方世界,需要什么样的准备,又需要什么样的道理来支撑!

    但幸亏,他如今有了师傅!

    这三十三天,本来就是帝氏一脉炼化出来的,本就是一方极尽精妙变化的造物。

    若可以尽窥三十三天之秘,对方原修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怎么才能窥见一方世界真正的奥秘?

    答案很简单,拆了他!

    便如同想要看清楚一方机关的运转之理,把它拆掉才能看得更清楚一般。

    方原如今自然没有能力拆掉一个世界,但好在这世界已经被拆掉了,三十三天历经灾劫,本来就已经残破不堪,只是方原之前的修为还差了一些,才无法直接窥见这世界的本源而已,如今白猫舍弃了不朽,将仙篆给了方原,也就使得,方原有了窥见这世界本源的能力。

    凭着这能力,方原便可以重新推衍天地运转之妙。

    这当然是一个极为艰难的过程,只是方原哪里还会考虑艰难不艰难。

    眼前本已无路可走,如今能看到一个方向,便已是天大的幸运!

    “推衍天地穷造化,大道将存乎一心!”

    盘坐在破败的三十三天中央,方原手捏天地印法,身边一百零八道三生竹筹飞舞在身边,划出道道玄妙的痕迹,而他整个人的心神也沉寂了下去,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看向周围时,可以看到他双眼之中,皆是符文闪动,周围的无穷世界,在他眼里,都成了法则。

    他从最表面开始推衍,一步一步延伸了下去。

    ……

    ……

    而当方原在破败的三十三天之中,推衍天地造化,窥见造物之妙时,天外天之内,也正有某种因果开始改变,这种变化来的悄无声息,但掀起的暗流,却渐渐积起汹涌之势。

    清幽宗宗主屈长白,乃是一位远近闻名的谦谦君子,与世无争,只参大道。

    他道侣早逝,最爱的,便是膝下幼女,对其寄予厚望,也正因此,他才会在天外来客之时,专携了幼女去见世面,但是他一直教导幼女要谦和待人,心存善念,可如今,却渐渐生出了一块心病,自家的女儿,本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孩子,听话,善良,知礼数,解人意,可随着她渐渐成长,却开始露出了一些让屈长白担心的引子,自己这个女儿,太善良了。

    她小小年纪,便听从了自己的话,一心为无忧天考虑,甚至小小年纪,便有了甘为无忧天献身之意,自己无法直接告诉她这是错的,但却也不愿看到这一天,小女孩似乎发觉了自己的担忧,不再嘴上提起,可从那之后,无论是修行还是读书,都一下子勤奋了数倍。

    师长夸赞,亲朋爱护,所有人都疼爱这个女孩。

    但看着自己女儿咬紧了牙关用力修行读书的样子,屈长白却心间愈发愧疚,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因为自己的话,才如此努力修行,她是担心有一天灾难到来,自己成长不起来。

    终在有一天,小女孩为了破境,挑战远超她极限的某个试炼之时,偶生意外,身受重伤,幸得长老救护,才捡回了一条小命,屈长白心间大痛,看着躺在了床上,面如白纸的女儿,叱退了左右,一脸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她。

    “父亲,我太没用了……”

    小女孩声睁开了眼睛,一脸的自责。

    “嫣儿是好孩子,嫣儿是最努力的……”

    “父亲,我还要去修行……”

    小女孩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

    屈长白急忙按住了她:“修行不急于一时,你要好好养伤!”

    “可是我害怕,父亲!”

    小女孩抬头看着屈长白:“我担心有一天,灾难来时,我保护不了你……”

    屈长白听得,堂堂清幽宗宗主,却在这一刻泪夺眼眶,满心愧疚,抱住了小女孩:“傻孩子,不该你保护父亲,是父亲该保护你,有些道理,是父亲不该讲给你听的……”

    这一刻的他,满心自责,痛生悔意。

    自己的女儿,怎能为无忧天献身?

    不论发生了什么,不论谁去拼命,都不该是自己的女儿。

    内心里生出了这个念头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妥,这只是人之常情罢了。

    但也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自己的女儿小声说了句话。

    “嫣儿说了什么?”

    他将耳朵凑近了女儿的唇旁。

    小女孩声音纤细,似乎带了些笑意:“父亲,原来你,也是自私的……”

    屈长白微微一怔,想要说些什么,忽然间浑身剧震,感觉某种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识海。

    过了良久,良久,他的眼睛发直,像是一个木偶。

    但很快的,他的眼神便再次灵动了起来,恢复了常态,只是多了些东西。

    “我当然是自私的!”

    他再度抚着自己女儿的小脑袋,坦然道:“管他什么天地,谁更比我女儿珍贵?”

    躺在了床上的小女孩轻轻抹了一下毫无血色的嘴唇,甜甜的笑了起来。

    ……

    ……

    无忧天虽然名唤无忧,但却也有着许多事要做。

    尤其是如今,三千年一度的三天仙会即将到来,更是每一个人都极为谨慎之时。

    这三天仙会,便是指无忧天、离恨天、忘愁天每三千年一次的盛事,每到这时候,他们三天的佼佼修士,都要在天主的率领之下,修缮六道轮回大阵,将黑暗魔息引走。

    这一年的三天仙会,其实已经来的比此前要迟。

    如今据说无忧天北方的天空,已经阴沉了十年之久了。

    离恨天东方的天空,更是几乎有一半都如墨色一般深沉可怖。

    据老仙殿里的人透露,之所以这一次没有在十几年前,但将黑暗魔息引走,是因为某条至关重要的通道被人封印了,按理说,他们可以谴出一批修士,前往那条通道,将其清理干净,引走魔息,只是三方天外天天主早就定下了规矩,谁也不能随便离开天外天,所以他们只能等着,等黑暗魔息的力量达到了足以突破那封印时,再像之前那样将其引向天外。

    每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对天外天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因为去推动大阵的人,除了天主之外,谁也不能再回到天外天来。

    据说,这是因为推动大阵的人,都有可能被魔息浸染,生出异变的缘故。

    三位天主行事,异常小心,就算去推动大阵的人,不见得真的会染上魔息,但他们为了稳妥起见,也绝不允许这些人活着回到天外天,完成了任务之后,这些人便要留在天外等死。

    所以每三千年一次,天外天都会有一批人,主动牺牲。

    如今,照例是三方天地修士,争相为了一方天地,主劫赴死之际。

    在之前,这件事从来没有什么问题。

    无忧天,从来不缺慷慨赴义之人。

    但这一年,却有些奇怪,在一场仙宴之上,各方宗主,都一如既往,慷慨陈词,言行悲壮,只有清幽宗主沉默不言,待到酒酣之后,气氛稍冷之时,清幽宗主才忽然开口:“咱们天南之域,该当择出二十位元婴修士前往,此十人当修为深厚,机敏过人,忠诚耿耿,分到天南七道之中,每一道至少要出三人,只有一道可出二人,不知诸位都有人选了没有?”

    问道宗宗主沉声喝道:“吾宗真传七人,人人愿往,自择三人即可!”

    太化宗宗主亦道:“吾之三徒早定,择日前往神山!”

    其他诸位宗主,亦皆点头称是,在他身边,那些热血沸腾之人,早就已经等着了。

    人人面上,皆有一往无前之势。

    但也就在这时候,清幽宗主忽然道:“这一次三天仙会,与往时不同,吾曾听人言道,因得这一次魔息远比往日更强,所以去推动大阵之人,也需要比以前更强一些,或许,我们选择让真传或是长老出马,力有未逮,应该我们这些做宗主的,亲自出手更为稳妥!”

    一言激起千层浪,随着清幽宗主这番话,殿下忽然沉默了下来。

    刚才还在慨慷激昂,恨不能立时为无忧天献身的诸位宗主,皆是脸色大变。

    他们犹豫了很久,才有人笑道:“只是传言而已,不见得就一定要我们这些人出手吧?”

    那些被选定的人,脸色狐疑的看了过去。

    那位开口的太化宗宗主急忙咳了一声,道:“当然,若真需要老夫效力,自然不会推脱!”

    清幽宗主轻轻击案,道:“说的好,那不如我们联手上书天主,求此重任?”

    这一下子,那几位宗主的脸色,顿时又变得更为难堪了。

    良久良久,无人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