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天地悠悠,当为吾誓证
    在方原的周围,只有一片残破的世界,充斥弥漫的黑暗魔息,各式各样的黑暗魔物。

    白猫让自己拜师,自己拜谁?

    在这里,谁能教自己?

    但是看着方原脸上的迷茫之色,白猫却是眼神坚定,仍是向前指去。

    它没有多说或是多做什么,只是坚定的指向着前方,仿佛是一个禅机,它只是指了出去,却没有试图解释,倘若方原可以明白过来,那方原便可以学到这些,倘若方原无法参透,那即使它真的解释清楚了,方原也不知道该如何拜师,以及如何学到自己该学的东西!

    既然白猫没有试图解释,方原便也没有追问。

    他也只是顺着白猫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心里慢慢的思索着。

    法舟之上,洛飞灵、蛟龙还有屠龙遗族,在这时候都有些好奇的看了过来,虽然满心疑惑,但却不敢打扰此时的宁静,只是在旁边看着,循着白猫所指,好奇的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洛飞灵眼神微亮,仿佛想到了什么。

    她欲言又止,却还是忍住了。

    她也明白了过来,这件事只能方原自己来明白,她是不能说出来的。

    “我明白了!”

    好在,方原的声音,也轻轻响了起来。

    他脸上的疑惑表情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明悟,顺着白猫的尾巴所指,他能看到的是,无尽的天地碎片,崩坏的虚空,无尽的黑暗魔息,飘浮在半空之中的断壁残垣,以及在这一片世界里,无意识的四处游动,或是仿佛岩雕一片附着在某个地方,一动不动的魔物。

    但在这空无一物的世界里,他明白了白猫让自己拜什么师!

    “的确,我应该拜师!”

    “也惟有他,能够教得了我!”

    方原凝神自语,慢慢的站了起来,仰起头来,看着这片世界。

    然后他缓缓抬步,从法舟之中走了出来,一步一步,踏着崩毁的星辰碎片,走到了这一片残破的世界之中,一座飘浮在了半空中的山头之上,轻轻站定,整顿了自己的衣袍,然后以一种完美到无可挑剔的礼仪,向着这一片残破的世界,四面八方,各行了一礼。

    白猫的眼神里,露出了些欣慰之色。

    屠龙部族人也明白了过来,表情诧异,而后变得缓和了起来。

    原来是这个意思!

    ……

    ……

    方原确实是在拜师,但不是拜某个人。

    在这大仙界,也没有人能够做他的师傅了,哪怕是帝虚或是三方天外天之主那样的存在,都无法做他的师傅,能够做他师傅的人,除非是曾经的天庭仙帝,否则教不了他!

    所以,在如今白猫的指引下,他拜的是天地。

    他拜这三十三天为师!

    只是看起来非常标准且普通的动作,但方原在拜向了这一方残破而崩毁的世界时,却像是牵引了某种气机,无形的风起自遥远未知处,自四面八方卷了过来,这一片残破的天地里,所有崩溃的法则与黑暗魔息,都被引动,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细微涟漪,层层荡荡。

    而在这一片涟漪之中,白猫忽然也走到了法舟舟首,然后它看着半空之中,立身于那一方山头之上,身形孤寂而清冷,像是站在了三十三天的最中央,又像是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整片天地的方原,眼神微黯,但却坚定,像是做下了某个决定,慢慢的张开了嘴巴……

    一道细微的紫意,从它口中脱出,轻轻飘乎,飞到了方原身边。

    那一道紫意,在方原头顶之上旋转,越来越大,从那紫意的中心,渐渐出现了一道紫色的符篆,看起来有些扭曲,但依然缠绕着无尽的仙意,散发出了某种不朽的气息……

    洛飞灵看到了那一道符篆,眼睛顿时睁大了。

    她有些不忍的看向了白猫,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全场之间,惟有她知道这一道符篆代表着什么。

    “嗯?”

    方原在拜师天地之后,也自微一凝神,然后他便感觉到了一种沛莫能御的力量,白猫吐口仙篆,来到了他的头顶,很快便与他的神识交融,使得他的神魂生出了某种异变,识海之中,也就生出了道道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奇异感觉,那仿佛是无尽的岁月,漫长的记忆。

    他在这记忆碎片里面,看到了一个祥和的画面,那是在一方弥漫着无尽道息的华美池旁,他与另外三种生灵守着这一方池子,他们皆是世间最强大的生灵,本身便有着无尽的修为神通,又得帝氏一脉看重,赐他们仙篆,让他们守着这天地之间,最为珍贵的宝物……

    这四个生灵,有的沉稳,有的勇猛,有的机变,而他自己,则是最为骄傲的。

    有他们在,天底下便没有别的生灵可以染指这一方帝池!

    这是寰宇之间,最为珍贵的东西啊,却由他们四个来守护,这是莫大的信任……

    这样的岁月不知过了多少年,终于异变陡生,最后一位仙帝来到了帝池之前,这个仙帝失望又愤怒,他怒叱天下人以怨报德,举族伐天,所以他要惩罚天下人,想要在帝池之上,设下祭坛,逆转魔息,这个要求,当然与他们四人一直遵巡的道理不同,所以他们阻止。

    但出于一种很奇异的心理,或许是感恩帝氏,或许也是愤怒于那些逆乱攻天之人,所以自己在阻止的时候,没有尽全力,于是,仙帝成功的击退了他们,掌握了那一方帝池……

    于是,大灾变来了!

    自己与其他人一样,惊恐,不知所措。

    更重要的是,悔恨!

    倘若,自己从一开始,便尽全力阻止仙帝,那这一切,是不是不会到来?

    所以灾变之后,自己一直都想着弥补。

    自己留在大仙界,奉仙帝之命等着救世之人的到来,但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等到,看到的却是帝曲十部心生异变,互相攻伐的乱局,自己想要去阻止,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他们霸占了仙帝留下来的布置,躲进了天外天里逍遥,却使得大仙界变得更为绝望。

    就连他们自己,都开始乱了。

    朱雀疯了,他也想要躲进天外天,管他世外洪水滔天。

    老龟自从被仙帝送去了天元,就再也没有音信,甚至不知道是死是活。

    于是它说动了蛟龙,大战朱雀,夺来了他的仙篆,然后以重伤之躯遁入了下界,因为他已经在大仙界看不到希望,也无法再继续等下去,所以它要主动去天元,寻找希望!

    若有希望,一定会在天元,因为那是仙帝临终之前,一定要护着的地方。

    不论多绝望,自己都一定要弥补自己当初的过错。

    毕竟,当初是自己故意留了破绽,才导致这一切出现的啊……

    所以,在经历了天元这一圈,在回到了大仙界,看着再一次出现了无数陌生的存在,看着像是更为绝望的局面时,它心里那愧疚之意,终于还是压抑不住了,它也决定要赌上一把,反正,这一道仙篆已经受损,留在自己这里也没什么用了,倒不如将它献出来……

    ……

    ……

    那无尽的记忆,如风一样在方原脑海里刮过,留下了许多模糊的痕迹,方原忽然清醒了过来,他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也知道自己看到的,究竟是哪一位生灵的记忆……

    人在半空之中,他慢慢转头,看向了法舟。

    如今的白猫,正伏在了舟首,静静的抬头看着他。

    此前的白猫,虽然肥硕,但却显得极其的健康,也十分的有力,但如今,它却模样大变,身上的毛发,都已经变得黯淡,眼睛也不再明亮,尾巴有气无力的垂在一边,看起来,它像是忽然间老了几百岁,变得有若风烛残年,生命随时都有可能会逝去的一只老猫……

    但是它的神色,却显得很是平静。

    方原知道,它已献出了自己的不朽!

    想要说些什么,但迎着白猫的眼神,方原却没有说出来。

    他看到了白猫的记忆碎片,知道它为什么这么做!

    于是,良久之后,他才再次转身,看向了这一片残破的天地。

    有了仙篆之后,再看这天地,已与之前全不一样了。

    他看向了周围,看到的便不仅仅是破灭的世界,更可以看到这一方天地碎裂的本源,崩坏的法则,以及虽然崩坏,但却依然被某种力量牵引,强行拼凑在一起的形状……

    方原心里隐有明悟,知晓了这仙篆的妙处。

    虽然白猫的仙篆,已然损坏的厉害,失去了强大的威能,但其本身的玄妙仍在。

    沉默了很久之后,他的声音响了起来:“今日我天元修士方原,拜三十三天为师,窥其本源,衍其因果,掌其天地之法,悟其轮回大道,今日吾在此立下鸿愿,若可于此天地之间得道,必将穷毕生之力,化解天地鸿蒙,还三十三天本貌,天地悠悠,当为吾誓证!”

    随着方原的声音响起,这一片天地,沉寂了许久,而后忽起无尽轰鸣!

    某种因果,在这一霎种下,引发了冥冥之中,无尽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