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二十一章 祸引
    方原喃喃的说着那些话,并不像是讲给白猫或是蛟龙听,也不像是在讲给洛飞灵听,他这些话,倒像是在讲给他自己听。他想起了当初刚入青阳宗的时候,曾经在一场怪梦里,遇到了一番问答,当时某个存在,问他为何修行,他当时回答:“因为我想变强,我想漫步九天之上,我想掌握改天换地的神通,我想世人皆看到我,我想世人皆传诵我,千千万万年!”

    “变强,是不需要理由的!”

    那是他当时最本心的话,只是想要变强而已。

    可是之后,除了那一番直指本心的问答,他再也没有这么说过。

    因为他开始有了无数的理由变得更强,为了青阳宗,为了洛飞灵,或是为了人间正道,直到如今,他开始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原来,最真实的回答,便是最初的回答。

    “变强,是不需要理由的!”

    自己倘若足够强,便不会在这时候,面对天外天的态度,束手无策。

    自己倘若足够强,就不必以一个小女孩为棋,赌偌大输赢。

    自己倘若足够强,当时出那一剑,便已毁了六道轮回大阵,也就救了天元!

    归根结底,自己还是不够强!

    弱者才会绝望,强者只会决定别人的绝望。

    他挥挥大袖,驱动了法舟,没有回到太皇天去,而是驶进了三十三天这无尽破败,又无尽绝望的世界,任由法舟自己随风而动,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也不知行驶了多久,他来到了三十三天中的某一天,已经分辨不清,这一方天地,曾经是哪一个种族修行之所,如今看到的,只是一片残破的天地,犹如星辰,永恒的存在于虚空之中,上下起伏,永无意义。

    这里,只有无尽的绝望与恐慌。

    在一方隐秘的废墟之中,法舟停了下来,方原盘坐在舟首,拿起了吕心瑶留下的铜镜,这铜镜乃是吕心瑶的本命法宝,也是她留在了三十三天的最后一样东西,有此法宝,可以得到她从天外天递回来的一些消息,甚至可以借助于铜镜,看到她在天外天里的一些作为。

    方原抚摸铜镜,便看到在那镜面之上,光华隐隐闪过,出现的,乃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模样,他俯着身,慈善而敦厚,向着铜镜温言说话,讲解着一些做人的道理。

    方原知道,这是吕心瑶看到的事物。

    她如今已存在于那个小女孩身上,代替她说话,让她按自己的意志行事。

    “嫣儿,你这一次随着为父去神山,见天外来客,可悟出了什么道理?”

    “爹爹,我看到了那个来自下界的大哥哥,我感觉他好可怜,我听长风师伯讲,他们的世界就要毁灭了,他这一次是来我们无忧天求援的,可是天主不会答应他,他最后离开的时候吐了血,路都走不稳了,我真的好心痛,他们的世界要毁掉了,他一定很绝望!”

    “嫣儿乖,人贵有恻隐之心,这是好事,你觉得他可怜,是因为你善良,可是呢,你不仅要可怜他,更要引以为戒才是,他们的世界,为什么会毁掉呢,这件事你想过没有?”

    “嫣儿不懂!”

    “为父要告诉你,你可要记住啊!”

    温雅的中年男子,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轻言讲述:“其实啊,他们的世界,本来是很强大的,一代一代,人才辈出,就连我们,也是从那个世界走出来的,以前跟你讲过的繁华大仙界,其实也是从那个世界里发展起来的,可是后来,人们啊,都太贪心,所以把一切的事情,都搞得一团糟糕,所以天主才带着我们,开辟了这样一方天地,远离那些烦扰!”

    “他们的世界,和我们不同,每三千年一次,都会有一番劫难降临,但其实呢,倘若他们的世界够团结,那便是足以轻松应对过去这三千年一次的大劫的,只可惜啊,就算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大劫三千年降临一次,但他们还是非常的自私,每个人都只想着自己的事,为了自己的事,甚至可以把整个世界的安危弃于一旁,于是,他们便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如今,他们的劫难,已经抗不过去了,所以,他们绝望了,来求我们帮助……”

    中年男子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你来说,这应该怪大劫呢,还是怪他们不团结?”

    小女孩听了,若有所思,道:“劫难的降临,谁也控制不了,但团结不团结,却是可以选择的,他们没有选择在劫难降临的时候团结,所以只能怪他们自己做的不够好……”

    中年男子听得,非常欣慰,摸着小女孩的脑袋,道:“好孩子,你要记得这些话!”

    “以后我们的世界,谁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但你要记得,就算是以后我们也会面临像他们一样的灾难,只要你永远记得今天这个道理,那我们就一定可以抗得过去的!”

    “嗯嗯!”

    小女孩用力点着头,脸上带着懂事的笑容,只是,就连中年男子,也没有发觉,有一抹诡异的光芒在小女孩眼底闪过,然后她笑着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道:“爹爹,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一定不像他们世界里的人,只顾着自己,我愿意为了咱们的世界,献上生命,就像是爹爹常说的三天仙会,我只恨自己太小,无法主动去推动大阵……但我以后一定会的!”

    “这……”

    听着那童言无忌的声音,中年男子手掌轻轻一颤。

    本是他在讲述的道理,但看着自己这个体贴懂事的女儿,认认真真说出了为自己的世界而死的话,却使得他心里忽然起了些担忧,他过了一会,才笑了笑,道:“嫣儿是个好孩子,但嫣儿你要记住,你还太小,你应该好好的活着,其他的事……会有大人们来处理!”

    小女孩抬起了头,认真的道:“可我们也会长大的!”

    中年男子沉默了好久,将小女孩抱进了怀里,小声道:“记着,嫣儿只要好好活着!”

    ……

    ……

    方原放下了手里的铜镜。

    如果说,在吕心瑶决定进入无忧天的时候,他对吕心瑶的信心只有三成的话,那看到了这样的一番对话,对吕心瑶的信心,便已经提到了五成。

    他也明白了吕心瑶之前的信心来自于哪里,她并不是觉得自己有本事凭空引乱天外天,她只是知道,无论天外天说的有多好,那也是由人组成的,只要是人组成的,就一定会有问题,她相信那些问题会帮到她。

    “既然如此,我便也该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了!”

    方原收起了铜镜,盘坐在了法舟舟首,抬眼望着这片残破的天地。

    吕心瑶要引乱三方天外天,自己则要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到时候抓住机会。

    可自己的实力,应该如何提升?

    方原沉默了良久,抬起了头来,一时纷起无数念头,却又觉得没有半点办法。

    提升自己的实力,是一位修行中人的基本功,最简单的。

    但也是最难的。

    尤其是到了自己如今的境界,该如何去做?

    方原沉思着。

    在六道轮回大阵之前,他倾尽全力,斩出了一剑,然后遭到了三位天主的联手压制,那一战他败了,败的毫无悬念,但也因着这一战,他总算对自己的修为,有了清晰认知!

    “大仙界巅峰之时,修行之道,步步衍化,已达到了天元无法想象的境界!”

    “相比起天元的修行等阶,大仙界起码高出了两大境界!”

    “其中一个境界,便是大乘境界之上,再上一步,达到了超脱之境!”

    “超脱境界走到了极致,便是不朽不灭!”

    “而在不朽不灭的境界之上,哪怕是在石碑里,我也只看到了一个人达到……”

    方原暗自盘算,最终落到了一个人的身上:“仙帝!”

    “只有仙帝的力量,是超过了不朽境界的!”

    “……”

    “……”

    无忧、离恨、忘愁三位天主的力量,乃是真正的不朽境界。

    而自己,则只是刚刚半只脚跨入了大乘之后的境界而已,最多算是超脱。

    与三位天主相比,这就像是一个未长成的少年,与一个力量雄壮的成年人相比的差距。

    想要达到他们那个境界,便只有在超脱境界走的更远,直到尽头!

    到了那时候,或许自己也能走到不朽之境,有着真正与三位天主一战之力!

    更甚至说……

    方原忽然想起了白骨朱雀说过的话。

    他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帝氏一脉的传承,只不过,自己的传承是残缺的!

    那如果,自己可以继续走下去,是否可以补全这传承,达到曾经仙帝的境界?

    到了那时候,或许三位天主,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惟有如此,当吕心瑶祸乱了三方天外天时,自己才能抓住机会,毁了六道轮回大阵!

    可问题是……

    ……自己该怎么做?

    自己的路,是一步一步推衍出来的,根本没见过真正的帝氏传承!

    自己应该怎么继续往下走?

    也就在方原一脸的迷茫,凝思苦思之时,身边白影晃动,白猫来到了他身前。

    它静静的看着方原,长长的尾巴,轻轻抬了起来。

    尾尖轻轻划动着,仿佛是写下了两个字。

    如果方原看得没错,那两个字写的应该是:“拜师!”

    方原愕然:“拜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