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一十九章 若人心有缺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方原站在了仙台之上,若不是洛飞灵在旁边扶着,几乎要摔倒。

    刚才他出手的时间不长,但是几乎将他的法力耗空,他确信自己已经发挥出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强的实力,但还是敌不过那三位天主,他们的真正实力,甚至都没有发挥出来,或许自己刚才出手与不出手,结果都是一样的,都在别人掌控之下,出了手,也只是让自己在最后的时候,尽了些许自己的力,对天元的命运没有丝毫改变,对天外天没有丝毫影响。

    而如今,他已经没有再出手的力量,或说是必要。

    三位天主已经对自己下了逐客令,如果自己走了,那么将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甚至没有机会再进入天外天,一切的事情便都成了定局,天外天,本来就没有留下任何破绽。

    白猫与蛟龙魔昂,也都在旁边看着。

    屠龙部族长甘奇,也在旁边看着,跃跃欲试。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急着出手,似乎在这时候,他也因着愤怒,而不那么想去死了。

    周围的无忧天生灵,能够感觉到方原身上的沉沉哀意,他们脸上没有露出什么痛恨之色,只有一些担忧,以及那眼底无法抹去的怜悯,到了这时候,他们自然也知道方原是敌人,是一个值得天主亲自出手对付的敌人,但他们确实是好人,还是对方原克制了恨意。

    那个依偎在了父亲怀里的小女孩,看着方原嘴角鲜血滑落的样子,心间犹豫了许久,终于从父亲怀里挣脱了出来,小心的捧起了一颗灵果,用两只小手捧到了方原的面前。

    她的眼神带着同情,像是在告诉方原,吃了这果子,伤就好了。

    方原看着那颗果子,忽然感觉无比的绝望。

    轰隆!

    在他的头顶之上,苍穹露出了一道深不可测的缝隙。

    那是三位天主,在催促着方原离开。

    但方原站在了那里,一时居然不知该不该走,倒是在方原身边,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吕心瑶,忽然间冷笑了一声,慢慢向前走来,讥诮道:“原来你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说罢了,她便径直走向了天上那一道缝隙。

    在这最后的绝途之中,倒是她表现的最为潇洒。

    或许,是因为她本来就不怎么担心天元命运的缘故?

    ……

    ……

    方原、白猫、蛟龙、屠龙遗部众生灵等,最终还是都从天外天离开了,一艘法舟,慢慢的从那一团黑暗之中驶出,重新来到了充斥着无尽黑暗魔息与魔物的天地之间,然后像是随波逐流,漫无目的在这片天地之间行驶,法舟上面的气氛,似乎比这一片天地更绝望。

    “真就这么没办法了么?”

    蛟龙伏在了舟弦,呆呆的看着那一片黑暗,喃喃自语。

    方原缓缓调息,良久不发一语。

    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已经知道了大劫的真正原因,也知道了如何才能解决大劫!

    可是,天外天的做法,是最为笨拙,也最为聪明的,他们没有留下一丝破绽,便如帝虚此前所言,天外天防御之森严,是几乎不可能突破的,外面根本进不去,他们也不会允许外人进去,就算是方原进去了这一趟,也是因为他来自天元,而且也只能进去这一回。

    如今他已经回来了。

    再想进入天外天,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就算他有本事,将整个天元的强大修士全部接引到了这里,也依然奈何不得天外天。

    那就是三方铁打一块的天地!

    帝虚固守太皇天这么多年,他的力量已经远比方原要强,但为何他一直无法从天外天手里夺到三大仙宝,就是因为他也拿天外天没有办法,那就是一方没有破绽的天地!

    天外天既是铁打一块,也就代表着,天元最终还是绝望的。

    天外天的决定,坚定不移,那么天元的命运,便也毫无希望可言。

    这无关仇恨,只与立场相关。

    天元只是天外天的牺牲品而已!

    方原静静的坐在了法舟之上,勉力疗伤,可脑海里却如风起云涌,浪潮击岸。

    他想起了在天元的一切经历,一切所知所闻,想起了天元历代高人,想起了天元一个又一个精彩的传说,还想起了天元那无尽的典藉与道理,那是自己的世界,那也是一个拥有着极度智慧的世界,诚然,自己在那个世界里,看到了很多不好的东西,自己也曾恨过那个世界,但终究,自己也是那个世界的人,自己也属于那个世界,但那个世界,就要完了。

    大劫之下,那个世界即将荡然无存,可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一切的雄心壮志,一切的希翼,在这时候都即将化作一片虚无……

    或许,东皇山道子、洗剑池的数千柄剑,忘情岛的十位长老,八荒城的四大弟子,还有许多许多,比如青阳宗的弟子们,比如中州小七君,比如那些一代又一代的天骄们,他们如今还在拼了性命,与黑暗魔偶拼命,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替人间挽回一线的生机……

    ……但自己却提前知道了一个让人绝望的结果!

    人间已经输了!

    他们所有流过的血,拼过的命,终将变得没有丝毫意义!

    想到了这里,方原便用力的握紧了洛飞灵的手掌,却只感觉那手掌一片冰冷。

    洛飞灵抬头看着方原,轻轻的笑了笑。

    方原能够从她的眼神,看到很多东西。

    白猫在这时候也在出神,谁也不知道它在想着什么。

    联想到它的身份,方原忽然意识到,或许它背负的比自己更多。

    朱雀已死,老龟避世,蛟龙遗忘了所有,那么这一切的事,便只有它背负着。

    可是它也随着自己一起,意识到了绝望的所在。

    所以在这时候,它也沉默了下来。

    ……

    ……

    法舟之上,只有无尽的沉默。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默:“真像是一群丧家犬啊……”

    说话的人是吕心瑶。

    她将遮在了头上的黑色斗篷揭了下来,露出了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和那张惨白却又精致的脸,脸上的笑意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冷漠而讥诮,她目光缓缓扫过了法舟,似笑非笑,道:“早知是这么一个绝望的结果,我还不如留在天元,起码待到天元被大劫毁灭,我还可以继续生存下去,说不定,我会成为新纪元之祖,成为开天辟地一样的神祇……”

    听到了她的话,法舟上的人,都没有什么反应。

    这个女人说的话当然不好听,但却也让人无法反驳得出口。

    “我一直以为你真是无所不能的!”

    吕心瑶目光淡淡扫向了方原,道:“从仙子堂开始,你就表现的这么骄傲,明明出身最低,偏偏学的比我们好,明明你没什么优势,偏偏总是可以做到很多事,我很不服你,所以看不惯你,你若在我面前倒楣一次也就罢了,但你还挺厉害,就是一直不肯倒下,搞得我很多时候,都在想你是不是真的无敌,直到刚才,我才发现,你原来并不是无敌的……”

    她越说,越是带了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你也是会被人打败的,你也会表现的如此脆弱,如此绝望,如此的可怜,这就是我一直都想看到的啊,没想到在这天外实现了愿望!”

    方原对她的话,似乎充耳不闻,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

    但终究,没有回答她。

    倒是洛飞灵、蛟龙,都在这时候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杀机暗浮。

    吕心瑶笑的更得意,她忽然向方原道:“你真的没有办法了?”

    方原过了很久才摇了摇头。

    “让你承认自己没有办法了,还真不容易呢……”

    吕心瑶笑的更开心了,迎着周围人皆不满看向了自己的目光,她轻轻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倒是慢慢敛去,慢慢的开口道:“不过,在你眼里,天外天真是无懈可击的?”

    “嗯?”

    听得她的话,所有人都微微一怔,目光诧异的看向了她。

    方原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嘶哑的道:“三位天主力量很强,不可能通过强攻拿下,若想强攻,我们甚至都无法打破那天地壁垒,更重要的是,他们态度坚决,不与外界接触,也就不给人留机会,甚至他们推行教化,连内部有可能出现的问题都抹灭了……”

    说到了这里,他住口不言,没有再说下去。

    天外天可怕就可怕在这里,他们咬死了不与外界接触,便不会有破绽。

    不论他们多么强大,只要与外界有接触,那就会有机会,比如他们如果相信了帝虚,来与帝虚商议,那无论结果如何,都有可能找到他们的破绽,解决这难题,比如他们担心天元渡不过大劫,派谴修士前往天元渡劫,这也一样可以让天元找到某些机会……

    ……可他们没有!

    只要动,便会有机会,但他们就是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不动!

    他们只是守在了天外天里面,谁能拿他有办法?

    吕心瑶听了方原的话,脸上露出了讥诮:“天外天做的再好,有一件事是改变不了的!”

    方原抬头看着她。

    “他们也是人!”

    吕心瑶笑的有些阴冷,甚至得意:“若真是人心有缺,那他们便不可能无懈可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