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一十八章 绝望的一剑
    大喝声中,方原一直在压抑着的怒火与杀气,忽然之间爆发。

    从进入了无忧天开始,他心里便涌动着无尽的愤怒,那种愤怒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着的他的心神,他平生从未有一刻,如此时一般无力而绝望。

    三位天主表现的都非常平静,理智到了极点,绝没有他之前所遇敌人那般嚣张拔扈,但遇到了这样的人,方原才明白,世间最让人恨的是什么,便是这种,几乎不含丝毫私人感情的,源于自族群内部的深沉恨意……

    他们说的实在太有道理了!

    因为我们要活下去,所以只有将灾难引向你们那里!

    因为我们担心你们的到来会给我们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你们便要全部覆灭!

    因为我们不想冒险,所以无论外面有没有希望,我们都不感兴趣!

    他们的态度如此坚决,以致于几乎没有留给方原任何请求或是商谈什么的机会!

    那自己能怎么做?

    立身那庞大无边的轮回大阵之前,方原心底有火在烧。

    他知道,天元前后无数代生灵,一直在苦苦追求,一直在想尽了一切办法参研的大劫之秘,就在自己的面前,眼前这六道轮回大阵,便是困扰了天元修士无数年的大劫源头。

    但如今自己看到了大劫源头,却陷入了更深的无奈。

    三位天主的解释,自己懂吗?

    全部都懂!

    可是他一句都无法接受!

    一切的怒火,归根结底,便只有三个字:“凭什么?”

    ……或许,只是因为天元太过弱小?

    ……

    ……

    “哗啦啦……”

    在心里瞬间闪过了这无数的念头时,方原忽然之间法力暴涨,在他身边,那一抹星纱,飞快的暴涨,犹大伞也似的撑开,无尽雷法汇聚,形成了他身边的护法之相,不死不灭柳贯通天地,吞天蛤蟆端坐虚空,青红阴阳鲤首尾相追,飞快的游动,离火朱雀飞在高天之上,无尽的火焰纷起,照亮了这一片黑暗而绝望的世界,他则身在种种异象里,手捏法印!

    “给我开!”

    他的声音如闷雷轰鸣,响彻四野。

    这声音,甚至震荡了开去,传进了三方天外天之中。

    如今无忧、离恨、忘愁三方天地里的无尽生灵,都忽然间惊愕的抬头,看向了苍穹,他们听到了苍穹之上,方原那里压抑着无尽愤怒的声音,也看到了那无边的雷光与异象,犹如天外正在开天辟地,道道恐怖异常的波动,自九天之上降临,撼动着这三方天地!

    在这三方天地里,无忧、离恨、忘愁的生灵,以及如今正在无忧天之内等待着的洛飞灵、吕心瑶、白猫、蛟龙等生灵,皆都愕然的抬起了头来,眼中闪过了无法形容的担忧!

    而在天外,六道大阵之前,方原已凝聚无尽法力,狂暴出手!

    他不能不出手!

    因为他知道,自己或许是天元有史以来,距离这大劫源头最近的生灵……

    所以不管在什么局面下,自己都要出手!

    只要打破了那六道轮回大阵,天元便不会再受大劫困扰。

    所以,不论能否成功,不论是否有希望,不论出手之后后果是什么。

    自己都要出手!

    因为自己生在天元,长在天元!

    ……

    ……

    而在这一片禁忌之外,某一片残缺的天地之间,一颗已经熄灭的星辰之上,也正有一人大袖飘飘,双手背在身后,正冷冷的看向了这个方向,他是在三十三天之内,看向了天外天,所以他眼前只有一片漆黑,但是他能够感觉到那一片漆黑深处,正有某些事情在发生。

    在他身边,乃是一个又一个,气机浑厚惊人的昆仑山大修,这些人也皆法力鼓荡,分别站在了周围破碎的星辰,散落的宫殿碎片之上,像是一尊又一尊沉默的雕像,每一尊都是法力缠身,浩然莫测,每一个都与帝虚一样,盯着那处黑暗,脸色紧绷,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而在这些人身后,一片残破天地里,还有无尽的黑暗魔物集结,最外围乃是一片一片,看过去如渊似海的黑暗生灵,狰狞嘶吼,恐怖难言,破败的战旗在空中舞动,而在最前面,更是有着难以计数的天魔,在这一片虚空里飞来飞去,带来了一种让人绝望的气息。

    他们便如同一只大军,正在这一片残缺的世界里,耐心的等待着。

    等待着适合他们出手的时机!

    “可以做到么?”

    立身于最前面星辰之上的帝虚,望着那一片暗流涌动的黑暗,低声开口,似有些期待。

    魔军枕旦,一触即发!

    ……

    ……

    六道轮回大阵之前。

    无尽的雷光,法则,都凝聚成了一柄剑。

    方原身在这一柄剑的源头,摧动无穷法力,狠狠向着面前的六道轮回大阵斩落。

    这一剑,已是他此生修为所能达到的巅峰!

    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生,可能只会有这么一次机会……

    他无法不出手!

    “你果然还是要这么做……”

    但迎着方原的暴起出手,那无忧、离恨、忘愁三位天主,却似乎并不出意外,他们看到了方原这一霎间出手的力量,脸色多多少少,都有些意外,尤其是看到了方原只手化世界之威,更是仿佛想起了某个久远的存在,这使得他们的心神,也出现了片刻的压抑!

    “别说是你,就算是陛下真的归来,我们也不会让他毁了天外天的希望……”

    他们三人脸色都变得冷漠了起来,有人低低的叹。

    然后再下一刻,他们三人同时出手。

    三道强大到几乎可以轻易撕毁一方天地,如同寰宇一般永恒存在的力量,忽然间交织而起,同时拦向了方原斩出的那一剑,他们明显早就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似乎他们也知道,看到了这一切真相的方原,绝望之余,一定会出手,一定会有这么疯狂的举动出现!

    “喀喀喀……”

    强横无边的力量碰撞,湮灭,纠缠,散发出了天崩地裂般的气息。

    方原的力量,甚至比他自己想象中更强。

    在吞噬天魔,炼化了世界源之后,他的力量,的确已经突破了大乘,达到了一种玄妙至极的境界,这种境界,可以说是接近了不朽,起码是可以给不朽境界造成伤害的。

    而这所有的力量加持到了心意剑上,便使得他的剑锋,霎那间强到了极点。

    “嗖……”

    一剑纵横,星纱无尽,撕毁一切。

    三位天主脸色都已大变,没想到方原这一剑力量会这么强,他们三人同时击出的力量,居然被方原的那一剑摧毁了大半,崩毁在虚空之中,化作了道道残破的法则,雪花一样在漆黑的虚无里飞舞,而方原的剑锋,却在不顾一切的向前斩出,急急逼近了六道轮回大阵!……

    ……

    这一战,引发了出人意料的波动。

    三方天外天的人,都看到了天外的无尽雷鸣与毁灭般的气息,仿佛是洪荒古兽在天外肆虐,想要吞噬这个世界,这等层次的力量,使得这天外天所有的生灵,都生出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惊惶,那个曾经邀请方原吃果子的小女孩,已经害怕的钻进了她父亲的怀里,偷眼看着天外,而他的父亲,也是一样的心惊,只能紧紧的抱着他的女儿,小声的宽慰着她。

    三十三天里,帝虚感受着那越发狂乱的波动,眉眼已如剑锋一般。

    无尽雷鸣还在响起,法则波动,如烟云起灭。

    终于,天外那狂暴的波动,像是乌云一般,忽然间消褪了去。

    神山之上,过得半晌,有一道身形缓缓坠了下来。

    方原青袍已经变得残破不堪,肉身之上,更是有着无尽的裂痕,鲜血染红了大半的身体,他跌落到了神山之下,勉力站直了身体,踩在了仙台之上,然后又踉跄着退了好几步。

    然后他抬起了头来,看着神山之上,眼神绝望。

    这一战,果然还是没有什么悬念。

    他那一剑,已经无比的接近了六道轮回大阵,但还是很快便被压制了。

    单独对上了其中一位天主,他或许会有一战之力,但也多半会输。

    而面对着三位天主,方原便等于是毫无胜算。

    更何况,三位天主,还每个人都掌握了一件足镇天地的法宝?

    所以这一战,结果本来就是注定的。

    三位天主,也正是因为确定了这一点,才会允许他接近六道轮回大阵!

    “你走吧!”

    无忧天主的声音从九天之上落了下来,带着庞大而无形的压力:“因为你来自天元,我们才会与你说这么多,才会允许你了解到真相,但如今,我们已经将所有的问题都告诉了你,也没有在你出手之后杀你,如今因果已消,你也该离开了,回天元去告诉他们真相吧……”

    “从此之后,天外天与天元再无半分因果,再无半分瓜葛!”

    “下一次你再进入天外天,我们会杀了你!”

    “……”

    “……”

    方原听着那些话,过了良久,才忽然间吐出了一口鲜血。

    周围的无忧天生灵,在这时候看着他的眼神,都显得异常的陌生与疏远。

    而在三十三天之中,帝虚一直在静静的看着那一片黑暗之中,他感受到了里面的波动从无至有,一直到最强,甚至快要达到了他可以出手的时机,但最终又恢复了平静,那一片黑暗,还是依旧毫无破绽,神色终于还是有些无奈,叹了口气,他率先转身向后走去。

    “走吧,终究还是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