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一十七章 帮不了你什么
    方原已经明白无忧天主的意思了。

    他答应了让自己以天元修士的身份进来,又刻意让人带着自己领略这一方无忧天地的景色与人文,甚至还刻意让自己与这方世界的佼佼人物共聚一堂,谈经论道,畅谈三天,就是为了让自己明白一件,让自己看到这是一方真实的世界,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文明与功法,他们优雅,尊贵,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很好的人,甚至比起天元,都多了几分温文尔雅。

    无忧之天,无忧之民!

    在自己看到了这一切之后,他才坦坦荡荡的,带着自己来看这三方天外天的本源,看到这世界的真相,某种程度上,这也就是承认了他们所做的事,印证了帝虚跟自己所言的真相,天元的黑暗魔息,确实是他们引过去的,也就是说,天元的大劫源头,其实就在这里!

    只是,就算是在这里,就算是我承认了,也没有别的办法。

    所以方原愤怒,但又沉默,他周围的法力,仿佛潮水一般起伏,蕴酿着无尽怒焰。

    “我能理解你心间的怒意,但我帮不了你什么!”

    无忧天主看着方原,双目深沉,像是里面藏了两个宇宙,声音更是平静到没有半点波澜:“我们对天元没有敌意,但也没有悔恨,这一切的发生,都只是因为没有别的选择,我们选择了让自己的族人很好的活下去,便只有这么一条路可以走,便只能让你们……”

    他的话说到了这里,没有接下去。

    但方原明白他想说的意思:因为我们要活下去,所以只有天元来承受大劫!

    他强压着心间怒火,深吸一口气,问道:“就不能引向别的地方吗?”

    无忧天主凝神看向了方原,良久才道:“看样子你虽然来到了这里,但对黑暗魔息的理解还不够,黑暗魔息,乃是鸿蒙道气逆转而来,便是我们,这么多年过去,依然不了解鸿蒙道气究竟是怎么炼制出来的,但我们可以确定一件事,那便是,黑暗魔息,只能由生命来化解,所以如今的寰宇之间,洪荒之内,也只有天元,可以承受,并化解掉这些魔息……”

    “若是引向了其他的地方,魔息不会被化解,只会逆流而来,到了那时候,非但无法化解三方天外天的压力,反而会使得天外天遭受更大的反噬,或许,便一切难保了……”

    “……”

    “……”

    无忧天主解释的很详细,方原也听得很明白。

    但是他不管明不明白,怒气总是难以揭制,声音都有些嘶哑了,大喝道:“天元已经帮你们承受了无数次大劫,也已经遭受了足够多的苦难,这一切都已经够了,如今我们已经撑不下去了,如今的天元,已是岌岌可危,再有一次大劫降临,天元很有可能覆灭,倘若只有天元可以帮你们化解魔息,那天元覆灭之后,你们天外天还是依然难逃覆灭之虞……”

    无忧天主也像是在很认真的听着方原的话,他等到方原声音落了下来,才慢慢的说道:“就算如此,我们也起码可以换得三千年的时间存续,在这三千年里想其他的办法!”

    “会有别的办法吗?”

    方原冷冷的看着他,毫不掩饰心间的杀意:“你们已经在天外天躲了这么多年,可曾有一刻想过这所谓的办法?没有!你们只是任由天元替你们承受这一次,分毫不差的,三千年一次,将这大劫倾落人间,这本是仙帝让你们守护着,留待以后逆转鸿蒙的布置啊,你们将他们据为己有,天元是仙帝最后一定要保住的,可你们却让天元成为了你们的替死鬼……”

    他愈说愈怒,就算他还保持着声音的稳定,但话里的怒意,谁都能感受得到。

    无忧天主只是静静听着,直到了最后,才道:“我们想过,只是没有想到!”

    然后他看着方原,面无表情,却似乎有着无尽的讥嘲:“你说的不错,我们都是背叛了仙帝的人,但我们从未有一刻后悔,因为这一场灾变,不是我们惹来的,而且我们已经付出了无尽的代价,我们在绝望的世界里呆了很久,守了很久,但我们决定了,不再为那虚无缥缈的希望等下去,我们想让自己的族人活着,想让我们的族群延续,所以我们开辟了天外天,所以我们将大劫引向天元,你觉得我们是错的,那你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对的?”

    “难道,只有我们永远活在绝望里,才是对的?”

    “难道,只有我们牺牲自己,守着你们天元,才是对的?”

    他的面容,忽然变得冷漠了下来,大袖轻轻挥动,声音也变得飘乎:“不要再跟我们讲道理,天底下没有比活着更大的道理,天元的确是祖地,但是我们已经转生过好几回,甚至已经算不得人族,所以我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活下去,除了活着,别无考虑……”

    无忧天主的一袭话,让方原回答不了。

    因为这番看似没有道理的话,偏偏很有道理。

    他只能沉默了很久,才艰难的道:“太皇天有自称救世之人的帝虚归来……”

    “不必提起他!”

    无忧天主冷漠道:“我不知道那人是真是假,也不感兴趣,我们已经经不得什么变化,就算他是真的,我们也不会将六道轮回大阵和镇世法宝给他,他想做什么,自去做,我们天外天不会参与,就算是你,也是因为你来自天元,我才会让你进来,说这么多话!”

    听到了这些,方原彻底的沉默了下来。

    他心间,只觉压抑的厉害,甚至有种绝望的情绪。

    他已明白天外天的想法了,他们已经不管外面洪水滔天,只想这么存续下去。

    莫说三千年,就算能够多维系一天这样的宁静,他们也不惜牺牲了天元,或是大仙界。

    面对这样的人,自己能怎么做呢?

    不知过了多久,方原艰难的开口,问出了一个最为屈辱的问题。

    “如果……”

    他声音有些艰涩:“如果天元不保,那可否引得部分人飞升天外天,也算存续了文明……”

    无忧天主怔住了。

    他似乎没想到方原会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这是因为确定了天元会不保,所以只想留住一线生机么?

    这个问题,当真让他有些难以抉择了。

    而方原在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也沉默了下来。

    他自己都从未想过,自己会问出这个问题,因为他平时修行,皆是迎难而上,无论何种魔劫坎坷,尽是一剑斩之,从来没有过妥协之念,只有如今,他在真正的绝途之中,只能强行压着自己心间的怒火,向天元最大的敌人,讨要这最后一缕生机,就像是在祈讨……

    而对这个问题,无忧天主犹豫良久,才缓缓开口……

    “绝对不可!”

    “此路不通!”

    还不等无忧天主回答出口,忽然另外两个声音响彻了宇宙之间。

    方原抬头看去,便看到在这一片虚无的空间里,另外两个方向,忽然也有无尽法则汇聚,最终凝聚成了一个人形的存在,那两个人,一个是位身穿破败甲胄的将军模样,另一个则是一位白发皓容的女子,他们似乎在无忧天主引着方原靠近了这六道轮回大阵之时,便已经察觉,一直在听着他们的话,直到方原问出了这个问题,他们才忽然现身,拒绝了方原。

    不难猜测他们的身份,离恨天主,忘愁天主!

    难猜测的是,他们居然拒绝的如此干脆。

    方原抬头看向了他们,有些艰涩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天外之族,不想要外患,也不想要内忧……”

    身穿破败甲胄的忘愁天主平静的看着方原回答:“天元世间承受大劫,已经积累了太多的仇恨,让你们的人来到了天外天,便一定会因着仇恨掀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你们无法与天外之族共存,所以我们不会允许你们来到天外天,不允许有出现那种局面的机会!”

    方原听得这话,忽然怔住了。

    “你已经见过我们天外之族了……”

    无忧天主在这时候也定下了主意,平静的转头看着方原,道:“我们吃够了人心的苦,所以我们重教化,忌纷争,我们教导族人,对人对事对物,待之以礼,教导他们谦和中正,与人无争,惟有如此,才可以让天外之族一心共举,应对没有必要的麻烦,如今我们已经成功了,我们的天外之族,比天元,比曾经的大仙界,都要谦和,都要祥宁安静……”

    “所以,我们确实不能让你们来毁了这份宁静!”

    离恨天主轻轻开口:“惟有如此,我们才能绝了人心之患,应对一切……”

    他们说的很平静,也似乎很有道理。

    但方原听着,身形不动,血丝却爬上了眼睛。

    “你们果然把一切都想的很好,很周全,也都做到了极致……”

    他忽然抬起了头来,看着这三位天主,声音里压抑着无法形容的愤怒:“可我们天元呢?我们天元亿万万生灵,难道就要祸从天上来,就要因得你们一己之私,惨遭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