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大家都是无辜的
    在这一方仙台之上,方原与人谈经论道,饮酒弈棋,足足呆了三天。

    在这三天时间里,他见到了无忧天不知多少惊才绝艳的天骄,也不知多少德行深厚的大修,所有人皆坦诚以待,相谈甚欢,而他也在这个过程中,对无忧天的人情地理,修行境界,大道理义等等,有了诸多了解,三天时间之后,双方皆甚为满足,恋恋不舍的作别!

    在那几位阴柔男子的引领下,方原开始登上神山。

    这一座深山,高远无尽,远在九宵之上,方原漫漫登山,只觉气温愈来愈冷,他在山下仙台之上,与人谈笑时露出的笑容,都被这严寒冻住,脸色渐渐变得冷峻了起来……

    一层一层,跨越了这一座大山山脚的细草如茵,异兽往来,山腰里的松柏苍翠,幽深古殿,最后来到了山尖之上白雪皑皑,然后在一片几乎白的耀眼的冰天雪地里,他最后来到了山顶之上,一座看起来破败而简陋的洞府,像是一只眼睛,静静的看着诸天苍穹。

    这里乃是神山之顶,已在无忧天苍穹之上。

    所以转身看去,便可见周围皆是漫天星斗,如同触手可及的宝石。

    对于这瑰丽无尽,美轮美奂的画面,方原仿佛视而不见,他只是看向了那洞府。

    他知道这个洞府里住着什么人。

    但是他没有主动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等待着。

    在他身后,那些阴柔的男子,以及洛飞灵、吕心瑶、白猫、蛟龙等等,皆没有跟着上山,是那些阴柔的男子,刻意请着他们避诲,让在了一边,使得方原可以单独与天主说话。

    “天元生灵,你来无忧天见我,所为何事?”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洞府里面,传来了一个深沉而浑厚的声音。

    那个声音显得无比古老,仿佛沉睡了数万年之后醒来,带着种浓浓的倦意。

    “我来这里,是因为天元已经撑不住了!”

    方原望着那个洞府,过了很久,才低声道:“天元三千年一次,屡遭大劫,每一次大劫降临,都有无数先辈为天元献身,护佑人间,换得天元三千年一次于灾劫之中重生,但一次次的大劫,遗留的问题越来越多,压力也越来越大,如今天元内忧外患,已经支撑不住了,在我离开时,天元便已经风雨飘摇,倘若这一次大劫再度降临,天元恐将毁于一旦!”

    他没有夸张,也没有掩饰。

    没有悲痛,也没有愤怒,只是尽可能清晰的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便抬头看着那洞府,等着无忧天主的回答。

    无忧天主的声音,过了好一会才响了起来:“那我能帮到你们什么?”

    听着这句话,方原强压下了心底的阴郁,他平静的道:“若是天元没有大劫,当然最好!”

    无忧天主这一次沉默的声音更久,他道:“那是你们的事情,恕我等无能为力!”

    听着这平静的话语,方原心头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

    他的养气功夫已经很好,但在这时候,还是忍不住愤怒,那种怒火,前所未有,几乎要从他的心脏开始烧起来,直接烧遍了他的全身,将他的理智都摧毁,前所未有的杀意鼓荡在心间,使得他几乎要奋起一身力气,直接捣毁这一方天地,直接将这一方洞府打破。

    但他知道,这是没有用的。

    所以他只是站在了那里,任由心间山呼海啸,只是沉默不语。

    神山顶上,寒风吹来,将他的青袍吹得鼓鼓荡荡。

    这一霎间,他仿佛独自一人立在了孤清的宇宙之中,周围皆是星辰。

    方原沉默了很久,才终于等到了心间那无尽怒火消沉了下去,然后他才保持着平静,轻轻抬头向那洞府看了过去,笑道:“其实我来拜见,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

    沉默了一下,他道:“我想知道,我天元的大劫,是如何形成的?”

    无忧天主这次也沉默了很长时间,道:“若无人指点,你也来不到这里,何必多问?”

    方原静静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才道:“总要确定一下!”

    无忧天主道:“没什么用!”

    方原道:“死也要死个明白才是!”

    ……

    ……

    神山之上,清冷的风来回吹着,寒彻人骨。

    无忧天主久久没有开口,过了很久之后,他的声音才传了出来:“我引你去看!”

    方原抬起了头来,就看到在那一方洞府上空,有道道法则交织,汇聚,形成了一个隐约的人形模样,那人头冠高冠,身披古袍,像极了他在石碑梦境里看到过的那些太仙界时代里的高士模样,只是与那梦境里不同的是,眼前这个人,给人一种极为破败又古老的感觉,他像是经历了无数的生死,整个生命都显得破旧了,像是不存在于天地,却又强行活着。

    更关键的是,他身上的气机。

    方原距离他不远,可是却看不破他的修为境界。

    这使得方原一颗心,狠狠的沉了下来。

    自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大乘,触碰到了大乘之后的禁忌。

    可是自己还是看不透这无忧天主的修为境界,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无忧天主的境界,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高。

    他是不朽!

    不是白骨朱雀那等跌落下来的不朽,而是一个真正的不朽!

    无忧天主出现在了洞府之上,便身形飘荡,慢慢向前游去,他没有停下来呼唤,但方原自然要尽全力跟上他,身边星纱飞舞,仿佛一道披风,随风拂过,便抚过了片片道纹,这些道纹使得方原身形像是穿梭在法则之间,历无尽数空间变化,跟在了无忧天主身后。

    无忧天主似乎也没有想到方原的修为如此之高,倒似有些惊奇。

    但他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平静的向着走着。

    方原跟在他身后,忽然生出了一种感觉,他们看似在往前走,但又不像是距离上的往前,而像是把这一方天地,当作了一个整体,而今,他们在向着这一方天地的背面走去。

    正因着这种感觉,所以他们愈走,便愈是接近了这世界深处。

    接近了这世界的本源。

    终于,方原眼前微微一黯,仿佛来到了一片星空之中。

    这里,天地之间,皆是悬浮的星辰。

    星辰之间,则是鼓鼓荡荡,仿佛宇宙本身一身无处不在,又永恒存在的黑暗魔息。

    这里的黑暗魔息,甚至比大仙界里的还强,还要精纯。

    方原抬头看去,便能感觉到前方的星空里,似乎存在着某种东西,但是那东西太庞大了,庞大到方原根本看不清他的全貌,不过,方原如今的修为,也今非昔比,所以他很快便有了方法,神识破壳而出,仿佛变成了一只天眼,不停的高升,高升,然后俯视了下来。

    不知升了多高,也不知将眼前的星空压缩了多少倍,他终于看清了全貌。

    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方如同巨大的风车也似的大阵,这一座大阵,便这么布在了星空之中,牵引无数星辰,在滚滚荡荡的黑暗魔息里,时时刻刻,不停的旋转着,而在这一方大阵之上,则存在着三道模糊的光团,它们躲在了这大阵的生门位置,借着大阵求存。

    依着常理,那一方大阵,可以将黑暗魔息荡开,使得这三方光团,永远存在。

    可是黑暗魔息太过浓郁,也太强了。

    它们日夜浸染,像是腐蚀着那大阵,一点一点,蔓延到了光团之上。

    那三方光团,已经都有一些被黑暗魔息腐蚀的痕迹了。

    而在三方光团之间,则又存在着数道牵引之力,那些牵引之力,与那巨大的星空大阵融合在了一起,使得大阵之上,出现了些许偏差之力,正在缓缓的积蓄着力量,方原能够看得出来,当那力量积蓄到了极点时,光团周围的黑暗魔息,就会被引导,导向另一个地方。

    他很快便明白了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当年天庭留下来的最强大阵,六道轮回大阵。

    以及借助于这大阵之力,所开辟出来的三方天外之天。

    那些被大阵积蓄了起来,即将引到另一个方向去的黑暗魔息,便是大劫!

    每三千年一次,毁灭天元无尽生灵的大劫!

    这些事,他都已经从帝虚口中听说过,但却不知真假。

    而如今,他在无忧天主的引领下,亲眼看到了这个真相。

    “你看到了!”

    无忧天主任由方原看到这一切,一直沉默不语,直到这时候,他才缓缓的开口:“无忧天,忘愁天,离恨天,本来便只能这样存在着,我们无意于与任何人为敌,也没有什么野心抱负,有些事情,成为了现在这个局面,只是因为,这是惟一保证三方天地的做法……”

    方原强压着愤怒,打断了他的话:“天元是无辜的!”

    “天元或许是无辜的……”

    无忧天主慢慢转头看向了方原,声音还是显得十分平静:“但是,又有谁不是无辜的呢?”

    “大家都只是想要活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