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一十五章 无忧生灵
    天外之天,亦是天内之天。

    此前方原询问帝虚天外天究竟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帝虚告诉了他这么一句话,乍一听,似乎有些含混不清,但如今方原看到了那一扇黑色大门,便明白了帝虚所说的这个道理。

    法舟缓缓向着浮去,飞进了那一扇大门之中,便像是浮游,进入了一尊巨兽的嘴巴,怎么看,都给人一种自投罗网的不好预兆,但如今站在了法舟舟首的方原,却神情坚定,不动不摇,任由那大门深处带着某种凶险征兆也似的黑色光华,将自己连同法舟一起吞噬。

    便像是进入了一个传送大阵,他们眼前先是出现了一片黑暗,再次,便是五彩的华彩,待到这一切幻象褪去,他们便发现,自己已身处一个光明而温暖的世界,抬头看去,乍一看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人间,头顶之上,一轮烈日高悬,散布光明,普照天下,遥遥西望,一轮淡到几乎看不见影子的弯月沉在西山,将坠未坠,可以想见夜晚来时,它的皎皎月华。

    而如今的方原等人,便正在青天高空之中,背后天空犹如水纹一般氤氲,缓缓抹去了皱痕,而在他们下方,俯首看去,可以看到一片连绵无尽的青山碧水,沃野良田,山川溪流纵横密布,城镇乡野如星罗棋布,不间或有高山奇峰突起于大地,仙意缠绕,道蕴盎然。

    这里简直太像人间了。

    但与人间不同的是,这里有着浓郁的道蕴与仙气,极为灵性。

    若非要比较,方原只能说,这里甚至比太皇天更像是仙界,太皇天虽然已经逆转了部分鸿蒙,道蕴盎然,但却多了几分孤凄清冷,不像这一方天地,有青山碧山,有修士村童,有珍禽异兽,有奇花异草,整个一方天地,都呈现出了一种生机勃勃,灵性十足的韵味。

    实在难以想象,这样一方生机勃勃的世界,便诞生在绝灭一切的黑暗魔息之中。

    “无忧仙帝,还请拔冗一见……”

    来到了这样一方天地,方原没有轻举妄动,神识漫漫扫过了这一方天地之后,他便直起了身来,低低的一叹,立身于舟首,向着这片苍穹揖了一礼,然后静静等着回答。

    并没有过多长时间,这一片天地轻轻的震荡,传来了一个声音:“等着!”

    那个声音说等着,方原便在这里等着。

    他似乎很有耐心,一点也不焦急,只是盘坐在法舟之首,眼观鼻,鼻观心。

    不知等候了多久,只见得前方天际,忽有一道紫色仙诏,飘飘荡荡而来,裹在了一团浓郁仙气之中,而在仙诏后面,还跟随了数位面白无须,气息古怪的男子,来到了跟前,那一卷仙诏,自动打开,里面仙意荡荡,显露出了一个声音,带着一种难言的煌煌威意:

    “无忧之主宣天元来使,东西二方圣君觐见……”

    听到了那声音,方原抬起了头来,平静的向前看了过去。

    那随着仙诏而来的男子之中,其中一人率众而出,上下打量着方原,目光里带着些好奇之色,仿佛在看一种未知的生命,不过看来养气功夫不错,只是看得了方原几眼,便笑着收回了目光,尖声细语的道:“天帝的话诸位都听到了,那就跟着咱们过去吧……”

    “天外天的生灵……”

    在那些男子打量自己时,方原也看了他们几眼。

    却只觉这些无忧天的男子看起来与天元众生灵无甚不同,但却多了些阴柔之意,这不是说他们成为了阴侍,他们还是完整之人,只是性情如此如此罢了,而且观他们的气息,也能够大抵判断出他们的修为,与天元属同一种修行之路,眼前这几人,皆是元婴修为。

    “劳烦引路!”

    方原镇定有礼,向他开口。

    法舟跟在这几人的腾云之后,缓缓向前走去。

    一路过处,便像是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面,方原可以感受到无数目光自四面八方投来,暗中窥探,有的在仙山之中,有的在云层之后,还有一些修为低的,直接便跳到了半空里,肆无忌惮的投来了目光,那目光里既有好奇,也有讶异,还有一些带着隐约的敌意。

    方原没有理会这些目光,他知道,对这些人来说,自己便是天外来客。

    “我无忧天,共有四陆七海,千百国度,修行道统难以计数,衍化无尽神通功法,繁荣昌盛,生机鼎鼎,吾仙主有言,天元故人既然来了,便可以好好领略一番,尽情欣赏!”

    那阴柔男子在先引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轻轻说道。

    方原不置可否,不必这人说,他也在尽可能的观察着这方世界。

    心里,却渐渐生出了许多感慨。

    只见这一方天地,不仅有修行之人,还有许多普通人,或是在田间耕作,或是城中作工,有顽童跑来跑去,嘻戏打闹,也有修行中人坐于山泉之旁,品茗弈棋,无数的画面,无数人面上满足而充实的神情,都印在了方原的心底,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

    有了仙诏接引,法舟行进的极快,很快便行过了数万里疆域,来到了这一片天地至北之地,却见此地,赫然存在着一座高山,说不尽此山之高,只能看到这一座高山上接苍穹,似乎比苍穹还高,仅凭肉眼,根本看不到此山尽头在何处,犹如天柱,撑着苍穹,而在山上,也随处可见一片片殿宇楼阁,一座座仙台浮空,一株株古松苍劲,一道道仙气蕴酿。

    如今的山前,半空之中,已搭起了一座仙台,往仙台上看去,便可见这里聚集了不少人,男女皆有,袍服华美,如今正在仙台之上等待,看到方原法舟过来,便都站了起来。

    “这便是天外来客么?”

    “气度果然不凡……”

    “呵呵,远道来客,还请入座,饮一杯水酒!”

    这些人很是热情,迎着方原走了下来,他们皆言笑偃偃,满面和气。

    方原起自幽微,能够看得出别人心意,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些人皆是真心相待,看得出来,他们的和气与礼节,并非掩饰什么,而是发自内心,仿佛是担心他们的好奇,会让方原感觉不舒服,因此都尽力的收起了仔细观察的念头,便像是方原真是一位老友一般。

    “诸位客气了!”

    对方以礼相待,方原便也以礼相待,长揖到底。

    仙台之上的众仙,慌忙跟着还礼,皆笑道:“客人不必多礼,自便即可!”

    说着,便有人奉上了仙丹灵果,馥郁佳酿,满满的摆了一堆,方原随手取了一枚灵果在手,细细观察,便知不是凡品,再看那些丹药种种,皆是以高明手法炼制而来,价值不菲,能够看到,这仙台之上,永多年青人望着这些灵果与丹药,都在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方原拈得仙果在手,没有立时吃下,随手递给了旁边的一个小女孩,那女孩生得冰雪晶莹,煞是可爱,也不知是被哪位长辈带了过来的,正望着那一颗灵果,眼神有些馋。

    “给你吃罢!”

    “不……不可以的!”

    小女孩看着方原递了过来的灵果,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但却没有接过,而是用力摆着两只小手,笑道:“爹爹说啦,客人远道而来,最是辛苦,该请客人先用才是!”

    听着她脆生生的话,人群里,一位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方原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将灵果放在了盘内。

    “天主正在闭关,请贵客在山下享些仙果再上山去!”

    那阴柔男子看着方原,笑着解释道:“这些人都是我无忧天的贵人,或是满腹才学,或是天资聪疑,正好陪着客人闲谈几句,也好打发一些时间,只望客人不要嫌他们鄙陋!”

    “多谢!”

    方原既入了无忧天,便客随主便,没有摆什么架子。

    而周围仙台之上的客人,则也皆是面露微笑,陪着方原说话。

    初时的生疏尽去,谈兴渐浓,这些人,果然都是无忧天的博学之士,他们与方原谈法论道,穷尽寰宇,讲棋辩经,别出心裁,初时方原还在想,让这些人与自己谈论,是不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但很快便发现自己这个想法是多余的,这些人并没有丝毫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子,反而谦虚谨慎,遇到了自己不懂的,他们细心讲解,知无不言,态度诚恳。

    而遇到了他们不懂的,便虚心请教,也没有丝毫不耻之意。

    一番谈论,方原都觉得志得意足。

    他便是在天元,也很少遇到这样一群谦和平正之人,很少谈的如此尽兴。

    可是说到了后来,他心里,却渐渐生出了些些悲凉……

    这确实是一群很好的人!

    可是如今的天元,正是魔偶转生,大战纷起,争夺人间之时。

    如今的天元,正是亿万生灵惊慌失措,朝不保夕之时。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便是因为这天外天的存在。

    可天外天的却显得如此祥和宁静……

    无忧天主让自己尽情欣赏,是想在暗示自己什么,或是告诉自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