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一十章 救世之主
    听着那些熟悉的天元语调,方原惊愕的转头向殿门口看去。

    然后他便看到,一群仙风道骨的人,从大殿门口走了进来,满面笑容。

    当先一个,紫袍紫冠,身材巍峨,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气蕴,仿佛大道如龙,永缠于身,容貌俊美雍容,却又平意近人,带着一种天生让人亲近之意,看着这个人,方原便仿佛看到了一位故人,只是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比自己那位故人显得更为稳重,一身气机如海啸山崩,但却又皆隐藏在了他平静而舒和的肉身之中,偶尔微露,便如真龙在虚空里探爪。

    第二个,身穿卦袍,身材佝偻,面相颇有古意,身材显得十分高大,又十分枯瘦,看起来平淡无奇,只有一双眼睛,生得与旁人不同,瞳孔漆黑,犹如暗泉,仿佛让人看上一眼,便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更是无论看向何处,都能够将一切洞穿,迎着他的目光,方原忽然想到,如果说这世上有人可以看穿过去未来,那么这个人一定会生了一双这样的眼睛!

    而第三个,则是身穿黄袍,面容沉稳,气机淡然的男子,他天生一副贵相,哪怕是和周围的人在一起,也显得涵养过人,有一种生来的高贵之意,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无论对谁,都会显得亲切而和蔼,但又无论对谁,都有着若有若无的疏离,那是天生的皇族态度。

    第四个,是个儒生,手里拿着一卷经文,腰间悬着戒尺,笑容清明而爽朗,他的五官,让方原一看便觉得无比之熟悉,生出些亲近,似乎看到了琅琊阁主与白悠然的影子……

    ……

    ……

    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进得殿来,满面笑容的向自己见礼,方原整个心神都绷紧了。

    来的人虽然不是全部,但也有很多,足有十多位,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人有妖,还有一些明显身上带着邪异魔气的魔道中人,这些人方原一个也没见过,但从他们身上的气机与模样,却分辨出了他们的身份,于是整个人也就更为震惊,他缓缓低下了头,过了一会,才又重新抬头向他们看来,目光凝炼,仿佛想要一眼看穿这些人究竟是真是假!

    “哈哈,这位小友想必心存疑虑,你且不必担心,仔细看看我等!”

    那些人迎着方原的目光,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呵呵笑着,开口打趣。

    方原看了许久,终于慢慢起身,揖礼:“天元后进,见过诸位前辈……”

    见到了这些人,他确实是要揖礼的。

    在这些人面前,他也确实是天元后进……

    ……无论如何,方原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仙帝宫看到这些人。

    虽然第一次见,方原也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第一个进来的,乃是千年之前的东皇山之主,东皇山道子的师尊!

    第二个进来的,乃是千年前的易楼之主,也是目前最后一任易楼之主。

    第三个进来的,乃是九重天太皇叔,李红枭的叔祖。

    第四个进来的,乃是琅琊阁主之父,上一任琅琊阁主……

    除了他们之后,还有许多人,方原看到了一个身穿灰袍,身材瘦削,整个人都笼罩袍子里面的老妪,便知道她是忘情岛的太上长老,也是千年前忘情岛辈份最高的人,她曾经服侍过上一劫元的碧游仙子,真个论起了辈份,就算是忘情岛老祖宗,也得唤她一声师姐!

    有白袍玉冠,背着长剑的中年男子,他是洗剑池曾经辉煌了两千年的一代天骄,辈份比洗剑池剑首晚了一辈,但其修为与剑道,却不输于剑首,活着的时候,甚至犹有过之。

    有身材雄壮,气血悍勇的,方原知道,那应该是万妖之祖,早先最有可能一统妖域十脉的绝世大妖,有身形如同一股清烟,仿佛有可能随时化去的,那应该就是这一劫元以来,天元最大的魔头,也是最后一位能够撑起魔道声威的万化老怪,不世出的魔道天才……

    这些人身份不同,来历不同,若非要寻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天元顶尖的人,曾经他们统领一个时代,而后来,他们又都因为聚在了一起想做某些事,而忽然消失……

    昆仑山上,高人无数,一朝殒落,天下大惊!

    曾经为了商讨永远解决大劫的法门,因而聚集在了昆仑山上,最后却因着一场浩劫,忽然间全部消失的天元高人,如今居然忽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方原的面前,这么一群在方原,在世人眼中都已经死掉的人,如今都笑眯眯的,栩栩如生,向着方原揖礼,说话。

    方原猛得转头看向帝虚看去,整个人都已不知该说什么。

    自己来到了这太皇天仙帝宫之后,看到的一切事,都像是在场大梦里。

    ……

    ……

    “呵呵,下界小友,心间定有诸多疑难!”

    帝虚手持杯盏,轻轻把玩,向方原笑着道:“与其闷在心间,不若直言,有惑解惑,有难释难,待到你心间释然,我们在一起把酒畅饮,以贺下界小友飞升之乐,如何?”

    他说的十分坦然,方原便也只能沉默。

    而在他周围,洛飞灵,吕心瑶,蛟龙也同样是一脸愕然,白猫在这时候都像是已经糊涂了,只是蹲在方原的旁边,转头看看这里,再看看那里,良久良久,也不见眨一下眼睛。

    方原过了良久之后,才转身向那些人行礼,道:“诸位前辈,晚辈虽是第一次见到,但在下界时,对诸位的威名却向往已久,且莫怪晚辈一见面便不知礼数,实是心间颇有疑难,天元传说,诸位前辈曾经为了化解大劫魔咒,齐聚昆仑山,后遭遇未知诅咒……”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一顿,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抬头看着这些人。

    “呵呵,所以天元都以为我们已经死在了那场浩劫之中,对么?”

    回答方原的是东皇山道主,他笑了一笑,挥挥大袖,向着方原反问了过来。

    方原不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浩劫降临之时,我们也以为触动了禁忌,以遭天谴!”

    东皇山道主笑了笑,道:“不过很快,我们便意识到,那不是天谴,而是接引,我们打开了某一条通道,便也惊动了上苍,但仙帝看重,重启飞升通道,接引我等飞升化仙,此后千年,我们便一直都在这仙帝宫内,群策群力,为化解大劫献计,直至今日你来!”

    “不是抹灭,而是飞升?”

    听得这话,方原心神都仿佛颤了一颤。

    这个消息,若是传回了天元,那将是何等大事?

    恐怕整个天元都要因此而沸腾……

    但他只是听在了耳中,还是沉默不语,只是看着他们。

    他心间的诸多疑虑,本就不是这么一句话便可以打消得了的!

    “小友,下界只是传言我等已死,可曾有人见到我等的尸身遗骸?”

    在东皇山道主旁边,身穿卦衣的易楼之主忽然笑着开口。

    方原听了,缓缓摇了摇头。

    当初昆仑山浩劫之后,确实没有人见过这些先辈高人的尸首,不过,那一场浩劫如此厉害,抹灭一切,不留下尸首也是当有之意,所以世人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什么,只不过,如今当着这些人的面说起了这件事,似乎却成为了证明他们还活着的一桩铁证……

    “况且,若真有人想要抹灭我等,我们又怎么会连抵抗也不做?”

    九重天太皇叔也跟着一笑,开口言道。

    方原对此,也只能点头,似乎这也确实是一桩铁证。

    这些人太强大了,他们曾经代表了昌盛天元的七成力量,有什么可以抹灭他们?

    就算可以抹灭,又有什么存在,可以悄无声息的抹灭他们?

    除非,是他们自己愿意来的?

    方原面色沉静,心间却无尽念头旋转,终于,他直接抬起了头来,道:“诸位前辈若是被接引到此,又为何没有在人间留下片言只语的交待,况且,诸位前辈来到了这里,亦当知如今的天元有大劫之威临头,风雨飘摇,何忍坐视人间覆灭,而独享逍遥之乐?”

    这样一番话,可谓是直接问到了关键。

    方原也是感觉,如今局势如乱麻,倒不如一切都敞开了讲了。

    而听了他的话,场间众修,皆沉默了一会。

    “我等从未有一刻,不顾念人间!”

    东皇山道主过了一会,才沉声回答,而后向着坐在了仙宴上首的帝虚看了过去,道:“我等留在这里,便是为了永远的解决大劫,帮着上善至尊仙帝,化解这一场灾变……”

    “仙帝……”

    方原沉默了片刻,然后才缓缓转身看向了帝虚,道:“入殿之后,还一直没有请教……”

    “吾乃帝氏最后一位传人!”

    帝虚迎着方原的目光,轻轻颔首,微微笑道:“吾在化外,枯守若许年,终不忘帝氏重任,回到大仙界,见不得天地绝灭,枯化万古,方决定依循帝氏祖训,逆转鸿蒙,你可以称我为帝氏最后一位仙帝,也可以当我是……先祖传下来的预言之中,那位救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