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零九章 上善太皇天
    所有的秘密都在至高无上太皇天,所以,当然要去太皇天!

    随着洛飞灵摧动仙篆,巨大的深渊之中,一阵轰隆作响,便有无尽星辉漫漫腾起。

    仿佛一道白雾,浮起在了苍穹之间,白雾细微处,则是一点又一点的星辰构建,而在这白雾中间,则竖立着一道巨大的青铜之门,那一扇青铜门,与方原初入大仙界时看到的一般无二,带着一种森然而古老的气机,门内是黝黑的漩涡,不停的漩转着,像是一只巨兽张大了嘴巴,等着择人而噬,就连目光,落入了门中都收不回来,预示着某种有去无回之境。

    在青铜大门的左侧,有一小碑,上面古文变幻,最后形成了五个字。

    上善太皇天!

    与方原之前猜测的不同,这里确实有着一扇可以直接让人穿越诸天,进入太皇天的传送门,某种程度上,这也就代表着,只要迈过了这扇门,就可以直接来到天帝仙宫之前。

    同样的,这也就代表着他会面对那未知的禁忌存在!

    是会直接死掉,还是明白所有的事?

    到了如今,方原已经来不及去想了。

    若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他或许会精心谋划,争取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让自己拥有更多的胜算,或是尽一切可能消除凶险。但来到了这大仙界之后,一切都是未知的,一切都隐藏在了这片残破的世界背后,所以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去谋划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只能往前走而已,硬着头皮,不畏凶险,便如同赌徒一般,孤注一掷的继续向前走去……

    面对未知都是恐惧的,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再恐惧也要往前走。

    所以立身于那一扇青铜大门之前,方原并没有犹豫什么,待到青铜大门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他便率先第一个跨了过去,洛飞灵紧紧的跟在了他身后,再之后便是白猫、蛟龙、吕心瑶,天庭遗族等等,所有人都进入了大门之后,整片天地,便轰隆一声巨响,掀起滚滚烟尘,青铜大门再度坠入了地底深渊,而这一片小世界,也随之消失,只留一片绝地……

    无穷无尽的黑暗魔息,自四面八方涌来,填满了这一片山谷,狰狞而森然的黑暗魔物,试探着向这一片地域进发,待到发现这里确实没有了让它们恐慌的禁忌存在之后,才一个个渐渐兴奋了起来,争相在这一片地域里跑着,跳着,互相吞食,争夺着这庞大的领地。

    而对于方原等人来说,则于踏入了青铜大门的一霎,便紧紧的提起了心神。

    在这时候,他们就像是伸手入洞的人,谁也不知道将手探进了那黑漆漆的洞里,究竟会摸出一捧金银珠宝,还是会被一条蜷伏的毒蛇咬到手掌,一切都只能凭着运气而来了!

    眼前的光线于一瞬间变得黑暗,不见万物,又一瞬间光明了起来。

    方原知道如今自己来到了太皇天,也就是曾经的天庭帝宫之前,更是来到了黑暗魔息的源头,若论起来,寰宇之内,再无任何一个地方的黑暗魔息,比这里更为浓郁,所以就算滋生出了什么恐怖的存在,那也在意料之内,只是自己究竟能不能抵挡得住呢……

    心里着实没有把握!

    方原知道,自己如今的修为,已经不是在天元时可比,起码他有着匹敌,甚至在那么一霎间超越大乘的力量,这样的力量,若是在天元,那可以无惧任何存在,但如今自己毕竟是在大仙界啊,这里曾经是最为辉煌的世界,这里的修行境界,也已远远高出了天元!

    超脱境!

    帝境!

    超脱境,便是他在石碑里看到的长生不朽之辈所达到的境界,也是帝玄帝黄二帝争世大战之中,推衍出来的新的境界,这种境界,超越了大乘,达到了与天地同寿的境界……

    无论是曾经看守帝池的四大神卫,还是石碑里逆天的诸族神帝,都是这个境界。

    而在这个境界之上,还有更高的存在!

    那便是方原所看到的仙帝境界!

    无论是石碑之中,还是修行体系里,都没有提过这个境界。

    那就是帝境!

    乃是君临诸天,至高无上的仙帝之境!

    方原如今心里的想法很简单,只求不要一过去后,便遇到超脱境界之上的存在吧……

    抱着这种念头,他在踏入了青铜之门后的一瞬间,便立时神经绷紧,犹如无尽星尘聚拢而成的银色星纱,在他身周笼罩了起来,护住了他的全身,而一身的神识,则非快的凝聚起来,急急向着周围扫视了过去,哪怕是一瞬间有无数天魔扑来,也得跟他们拼上一场!

    但奇怪的是……

    ……什么都没有!

    ……

    ……

    方原愕然的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理解的抬头看去。

    然后他就发现,如今自己正立于一座巍然仙山之下,眼前乃是一座似乎高到了巅峰,犹如寰宇之心的仙山,天地万物,皆在吾脚,宇宙洪荒,皆绕吾转,那座仙山,只是存在于那种,便给任何一个看到了此山的人一种感觉,那就是至高无上的山,天生在万物之上。

    一条长不见尽头,一路蜿蜒而上的白玉石阶,从远远的高山之上,一路伸到了他的脚下,而在那高高的仙山之上,似乎还可以看到无尽的仙殿楼阁,隐约听到丝竹与诵经讲道之音。

    至于自己所担心的天魔,全然一只没有。

    向周围天地看去,别说天魔,甚至连黑暗魔物都没有一只。

    在这里,连一缕黑暗魔息都看不见。

    若非要形容,那这里就是仙界,与方原想象中一般无二的仙界,修行之人理想之地。

    “怎么会这样?”

    方原愕然转身,便看到周围一片星辰运转,仿佛近在眼前,犹如宝石挂在空中,低下头去,就可以看到远处有仙山,有大河,有飞禽异兽飞在半空之中,滚滚荡荡仙气,混在风里飞来,那种纯粹至极,精纯至极的道气,已无可挑剔,乃是修行中人梦寐以求之物……

    那种诱惑力,比财迷看见了取之不尽的金山,色鬼看到了娇媚仙子都要强。

    方原甚至在这仙风之中,感受到了大道的气息。

    便好像自己不需辛苦修行,只是在这种地方修行,便可以领悟无尽大道!

    低头看去,则可以在脚下石阶边,看到灵辉浮动,宝气缠绕的奇株异草,方原随手捡了一株,拿在手里细观,便发现这居然乃是一株自蕴法则的仙草,而且无论他用什么方法去看,这仙草都是真的,他已接近干涸的法力,都因着嗅到了这仙草的气机,而缓缓滋生……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

    方原看着周围的一切,神色逐渐变得茫然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到了真正的仙界吗?”

    周围同样也响起了几声惊疑,却见白猫、蛟龙、吕心瑶,天庭遗族众生灵等,皆已来到了自己身边,他们脸上也同样露出了无法理解的神色,尤其是白猫,本来是一脸的苦大仇深,忧心忡忡,但来到了这片世界之后,整个猫都懵了,居然傻乎乎的去闻旁边的花草。

    “且先小心行事……”

    方原只能提醒,转身去抓洛飞灵的手。

    一抓之下,抓了个空,但洛飞灵嘻嘻一笑,探手过来抓住了他。

    柔荑在握,方原安心了不少,抬头向上看去。

    事有反常必为妖,这本该是最为凶险的地方,却如此安逸,一定有问题。

    但也就在他打算好好观察一下这方世界之时,忽然间只闻得小径上首,传来了声声丝竹仙乐,然后就见得一片仙云飘然而至,在那云中,乃是左右两个仙童,手里一个提着花篮,一个捧着如意,笑嘻嘻的来到了众修面前,上下打量了方原一眼,两个童儿一起脆生生的开口,道:“仙家既然到得此处,便是超脱之人,仙帝特命我等,前来迎候仙家入殿!”

    等着这话,方原更是神情微愕。

    他以神识探查,能够感觉到,这两个童儿居然是真实的人,而如今他们蹦蹦跳跳而来,也当真像是真有某位仙帝察觉到了方原来此,特地命他们两个前来迎候方原入殿内去。

    “难道说,仙帝真的还在宫内安坐?”

    方原心都微微沉了下来,一瞬间心里转过了许多念头。

    这一方世界,是真是假?

    宫内的仙帝,是真是假?

    该不该进去观上一观?

    然后他表面神情不动,做下了决定来,轻声道:“那便有请带路!”

    “好呀,仙宫有仙宫的规矩,你们可跟好了,别乱看乱闯呀!”

    两个童儿嘱咐了一句,便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带路,方原跟在了他们身后,其他人便也都跟在方原身后,一路拾阶而上,虽然两个童儿不让乱看乱闯,但到得了这等古怪之地,谁又能真个不乱看乱闯,目光急急扫过了四周,只想看看周围所见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但是让他们感觉古怪的是,这一路上山,见到了无尽青山绿水,珍禽异草,看到了无数山泉溅玉,郁郁葱葱,在这样残破的大仙界里,这一切都是显得如此不真实,但无论他们怎么去看,去研究,却都发现这是真实的,他们的确来到了这样一方犹如仙境也似的世界。

    仿佛在白玉石阶上走了很久,又像是没有多长时间,他们已来到了仙台之上,抬头看去,便见巨大的天宫高耸入云,宫檐廊柱,雕纹精美,殿下两排神卫镇守,仙威沉寂,殿前一片清流,绕宫而转,河内金鲤浮动,在夕阳之下,映出了点点碎金光芒,美轮美奂。

    “哈哈,贵客登门,未能及时接引,还请恕罪……”

    宫内传出一声长笑,便有两侧的仙侍推开了紫门,只见里面乃是一处华美的殿堂,最尽头有一王座,上面诸般侍子奴仆,簇拥着一个身穿紫袍的男子,其头上戴着珠帘玉冠,不怒自威,身上缠绕鸿蒙道气,蕴含大道法则,轻轻一开口,便引动了天地随之轰鸣不已。

    “仙帝?”

    方原看到了那男子,身形都不由得一震,驻足不前。

    他在石碑里,见到过数位仙帝身姿,与眼前之人无论是气派还是袍服,都一般无二。

    尤其是,对方那种大道缠绕,手挽天地的感觉,更是帝氏独有。

    大仙界都已破灭,三十三天一片死寂,但在这太皇天,居然真有一位仙帝安坐?

    若是如此,那困扰着自己的无数问题,又是怎么回事?

    “吾乃帝虚,今日得见下界天骄并几位故人,喜不自胜,设宴!”

    那殿上帝王大笑开口,十分爽朗,自王座之上走了下来,随着他轻声吩咐,早有两侧的侍儿搬上了诸般珍馐与仙酿,摆在堂内,而后帝王坐在了上首,邀请方原等人入座。

    “既来之,则安之……”

    方原坐了下来,只是心间盘算,如何开口。

    “下界气运不绝,道友能来此地,可见修行不缀,天资过人!”

    那位帝王手奉一盏,向着方原笑道:“既为池中之龙,便该腾云起雾,凌驾九天,早见道友如此天资,本王便该早早接引,只是一时疏忽,险些误了仙机,幸得道友自己飞升入天,今日来我仙殿,倒是合该着你我有此共参大道,遨游寰宇的缘份了,来,且满饮此杯!”

    周围的洛飞灵、白猫和蛟龙,天庭遗族等人,皆转头向方原看了过来。

    方原望着杯盏之中犹如碧水一般的酒液,慢慢起了头来,直接问道:“下界小修,误闯仙庭,凡心懵懂,一概不懂,如今正是满腹疑惑,不知究里,还望道友为我解惑……”

    “呵呵……”

    那仙帝闻言,轻轻笑了笑,道:“不必烦扰,本王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无怪乎便是三十三天残破,人间被大劫侵扰,诸多怪事盘绕心间而已,与其本王与你分辨,倒不如更省事一些,我请几位比你更早来到仙庭的好友来与你与作陪可好,他们说的比本王好!”

    说着,轻轻一拍手,道:“且唤诸贤前来!”

    有人领命而去,不多时殿外便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还有许多笑声。

    “哈哈,我等自昆仑飞升,已有千载,没想到如今又有故人前来……”

    “早有剑痴,今有小圣,想是如今天元气运不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