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零八章 未知太皇天
    沉浸于这一片大梦之中,方原心神都已绷紧。

    他看着这一幕一幕,感觉心间万分悲凉,甚至感觉到了绝望!

    他看着无尽魔息自帝池而出,笼罩天下,也看到了天庭仙军趁魔息而出,杀向了四方。

    谁也没想到天庭手里原来掌握着这等禁忌之法,早在鸿蒙道气为天下修士所接受之时,三十三天众仙的命运,便已经被天庭掌握在了手里,天庭的力量远比三十三天诸族想象的更为强大,最后的十大仙将,率众而出,击溃了诸族联军,而且顺势而去,杀向了诸天!

    方原看到了无数强者被一批一批的推上了斩仙台,人头滚滚落地。

    看到了强横至极的四大妖天被仙军覆灭,妖部神帝在乱军之中被生生困杀!

    他看到了龙帝之天被打破,只剩了一批老弱病残逃向了人间,在帝威之下瑟瑟发抖。

    看到了无尽的强大道统一夕间变成废墟。

    看到了无论神魔皆在天庭大军面前绝望大呼,面临死境……

    他看到了天地碎裂,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不朽长生者犹如草芥一般殒落!

    ……

    ……

    所谓的诸族联军,所谓的不朽神帝,在帝氏的魔息大祭面前,当真如同虚设,不堪一击,甚至是整片三十三天,在这魔息大祭面前,都显得脆弱如同纸张,那无尽的繁华,无尽的生机,都随着这魔息的笼罩而破碎,绝灭,整片三十三天,在极短的时间里葬灭一空……

    可以滋养一切的鸿蒙道气,一旦逆转,便足以绝灭一切!

    帝氏一脉果然是无敌的存在……

    ……

    ……

    “诸族忤逆,罪该万死,然天下生灵何辜啊?”

    在这一场梦境的最后时,方原看到了帝轩立身于高大的仙宫之上,背后是滚滚的魔息,在他身前,世间残存的道统与生灵皆来拜会,于滚滚魔息之中悲呼哀绝,叩首言错,愿意永生永世,奉帝氏为王,只求仙帝怜惜世间残存的生灵,收了黑暗魔息,给众生一条生路。

    仙帝望着一片残破的山河,冷声沉喝:“帝氏一脉,于天地万族功勋无量,自该永居天宫,万族逆乱,吾自逆转乾坤,以斩万族,此立君臣恩逆之道也!然吾帝氏,自主仙界,自怜尔臣民,天地破,吾自补之,众生绝,亦可复生,又何愁不可再得昌盛繁荣之世也?”

    “只望大世再至时,众生知足,莫生心魔……”

    “……”

    “……”

    方原看到帝轩身着皇袍,孤身走上祭台,施展莫大法力,逆转造化,便如同他曾经将鸿蒙道气逆转成黑暗魔息也似,但没想到的是,他将一切手段都施展了出来,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天地之间的滚滚魔息,仍然是魔息,并没有如他意料的逆转回来……

    帝轩脸色大变,继续摧动祭台,但却徒劳无工。

    刚毅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惊恐。

    帝宫之前跪着的残存生灵,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得呆滞。

    帝轩终于发现一切已经不可逆转,他愤怒而绝望,向着天空大喊:“你骗我……”

    ……

    ……

    “原来……原来如此……”

    在帝轩的绝望大吼之中,方原苏醒过来,胸口像是压着一座巨石。

    他沉重的喘息了许久,才让自己心神运转,将看到的一切慢慢消化。

    破灭三十三天的大灾变,原来是这样发生的。

    而让天元无数年来如同悬顶之剑也似的大劫魔息,原来是这样诞生了出来的……

    从天元时开始,便有无数人都在参研黑暗魔息究竟是什么,想要解开黑暗魔息的秘密,如此便可以推衍出抵御大劫的法门,只不过,任是无数高明的先辈们穷心沥血,都始终无法解开这个秘密,因为黑暗魔息一直都是这么玄秘难解,里面蕴含了太多的秘密……

    如今方原总算知道了原因!

    原来黑暗魔息的前身,本来就是玄奥近道的存在!

    鸿蒙道气!

    鸿蒙道气本身便是大仙界繁衍到了极点之后才诞生出来的异宝,那几乎代表了大仙界的巅峰,之所以命名为“道”,便是因为这种仙气已夺天地造化,乃是至高的境界代表!

    这样的道气,根本就不是凡人可以想象的。

    但也因为鸿蒙道气太过超然,所以一旦逆转,天地便陷入了一片绝望之中。

    大劫魔息,便是鸿蒙道气转化所成。

    虽然他心里还有着很多的疑问,比如说帝轩之所以逆转鸿蒙道气,本就是因为他想要借此摧毁诸族联军,斩杀万族强者,但他并没有毁灭三十三天的意思,他分明还有着逆转黑暗魔息之法,那么,为何他最后再度逆转魔息之时,居然会失败,致使一切失控?

    他最后所言,有人骗了他,那又是什么人?

    天元三千年一度大劫,又是因何而出现的?

    虽然石碑里没有言明,但方原却知道,帝轩最后还是留下了人,等待救世之主归来,这说明他或许还是找到了某种逆转魔息的法门,而这法门,又是指的是什么?

    想着诸般问题,方原过了许久,才慢慢转过了头,看向了远处。

    白猫正蹲在一株矮树上,长长的尾巴甩来甩去,眼睛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

    蛟龙坐在了一方崖边,一脸苦恼,似乎仍然在试图想起往事……

    再想到那已经被自己斩杀,在残破的大仙界空守了无数年的白骨朱雀,还有天元南海海底之下沉睡的老龟,方原低低叹了口气,总算是明白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与过往……

    四大神卫!

    他在石碑之内看得清楚,世代奉帝氏之命看守帝池的,便是他们四人。

    青龙,朱雀,白虎,玄龟!

    这四位,便是他在这一座石碑里看到的镇守帝池的四大神卫,他们掌御着超脱境界的力量,联起手来,甚至可以挡下仙帝,而他们的使命,便是不让任何存在靠近帝池,只是,从石碑里的结果来看,他们并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终究还是被仙帝掌御了帝池……

    这一场大灾变的到来,与他们四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难怪白骨朱雀会觉得委曲,变成了这等疯狂模样。

    也难怪玄龟避世于天元,悠悠一睡若许年!

    方原从那段往事里,勉强可以感受到他们四人心里的念头变化。

    有人觉得委曲,因为那不是他们犯下来的错,自己这些人当初已经拼命阻止仙帝了,只是仙帝太强,一意孤行,才引发了这么一场大灾变,有人觉得自己当初就该不惜一切拦下仙帝,所以如今的事情自己身上多少都有责任,有人因为看惯了大仙界的变化,尤其是看到了如今的绝境,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不愿意再抱什么希望,宁愿一觉睡去,万古悠悠。

    方原自己心里在想着,也感受着其他人心里的想法。

    良久良久,终还只是悠悠一叹……

    除了一叹,说不出任何其他的话来!

    ……

    ……

    在石碑里看到的历史,的确让人感觉到绝望,心慌。

    但如今自己过来,毕竟不是为了伤春悲秋来的,该做的事还是要做!

    “猫兄,你们的来历我已知晓,但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

    慢慢起身,方原在白猫卧着的树下坐了下来,轻轻的开口说道。

    白猫便在树下,往下看了他一眼,没有叫唤。

    方原道:“当年你们看守的帝池,便是鸿蒙道气诞生之处吧,如何也可以说是黑暗魔息源源不绝之地,既然你们看守帝池这么多年,想必对鸿蒙道气的诞生也非常了解,我想请教,你们知不知道鸿蒙道气是如何炼制出来的,又知不知道,他是如何被逆转成了魔息的?”

    白猫也不知道听没听懂方原的话,只是卧在了树上,静静的出神。

    方原等了一会,又耐心的道:“当初帝轩试图逆转魔息,为何会失败?”

    白猫仍是面无表情,只是让人感觉多了几分冷厉。

    方原抬起了头来,看着白猫,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有办法逆转魔息吗?”

    白猫低下了头来,与方原对视。

    它的眼睛大而清澈,却似乎蕴含着许多的深意。

    而这诸多深意的尽头,则是一抹浓的化不开的绝望之意。

    它似乎并不想让方原看到这种绝望!

    “会有办法的!”

    方原与它对视了一会,站起了身来,慢慢的说道。

    白猫也站了起来,没有多作什么表示,长长的尾巴轻轻向前指去。

    它指的是这一片小世界最中心的位置,那是黑色石碑立着的悬崖之下,一片万丈深渊,方原来到了深渊的尽头,神识微荡,一缕青气落了下去,所过之处,便将这深渊之中的一切都了然于胸,很快便意识到,这深渊之下,埋藏着一座巨大的传送大阵,此阵之强,之玄妙,远超他之前在天元所见,仿佛是一个古老文明的缩影,蕴含着一种让人心惊的神通意蕴。

    如此强大的传送大阵,定然不是传送千里万里之遥些许距离的。

    方原很快便猜到了此阵的用处!

    这是一种可以将人传送出几片天地的大阵!

    三十三天极为辽阔,一天便是一方天地,想要横跨这诸多天地,无皆的艰难,所以想要尽快的赶往目的地,便只有找到这些精妙至极的传送大阵,借大阵之力,直往太皇天!

    之前他们来到这禁忌之地,也是这个本意。

    看到了这一方巨大的传送大阵,方原便也明白了白猫的意思。

    所有的事情,终还要自己过去看一看。

    依着他的推算,自己想要知道的所有问题的答案,终还是要在太皇天得到解答。

    帝轩镇压万族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致于魔息失控?

    天元三千年一度受黑暗魔息侵袭,源自于何?

    最重要的是,之前那些窥视着天元,不让禁忌出现的存在又是什么?

    ……

    ……

    这一切的种种,应该只有在太皇天仙帝宫才能找到答案了。

    自己甚至可以在仙帝宫里看到那一方道池……

    ……那一方曾经由四大神卫守护着的道池,才是一切的起点!

    或许,也会是终点!

    ……

    ……

    “总算成功了……”

    方原与白猫说罢了话之后,便转身走了出来,只见在这时候,洛飞灵正盘坐在一座高峰之上,头顶仙篆飘浮,荡出了道道氤氲仙气,犹如巨大的漩涡,这漩涡每转一圈,那一道仙篆与这方小世界的联系便更紧密一分,看得出来,她是在用这种方法收去这小世界。

    白骨朱雀留下的这一方小世界,本身就极其的重要,当然不能置之于此。

    不过就算是方原要收取这小世界,都万分的艰难,但洛飞灵有那一道仙篆,却并不用废太多力气,或许,这一道仙篆,本身就与这小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两者在很久之前,本来就是一体,如今仙篆被洛飞灵掌握,她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小世界的主人。

    “当年的大仙界实在太强,一道仙篆,便有这等仙威……”

    方原也凝神暗想,只是想到朱雀的仙篆这般厉害,而当年的白虎、青龙、玄龟四大神卫都是一样,那么他们三者是否也同样有这么一道仙篆,如今他们遭逢巨变,有的完全化成了另外一种生灵,有的直接遗忘了过去,这是不是也是因为他们的仙篆都已经出了问题?

    可惜的是,没办法直接问出来。

    不过,如今终还是要先去太皇天仙宫里去看一看。

    “这一方小世界里有着过去大仙界的传承,实在太过重要,乃是无数先辈的心血,你既收了这方小世界,便要将这些传承看护妥当,而我现在,则要往太皇天去一趟,你需要调转这一方小世界的本源助我,只是此去凶险难定,所以,你最好还是……先留下等我!”

    方原非常认真的向着洛飞灵说道。

    洛飞灵一听急了眼:“有热闹凑你却不带我玩?”

    方原耐心的劝道:“这可不是玩的,况且你不是需要镇压那一方龙族通道么?如今你偶尔过来帮我,倒是可以,但倘若一直不回去,就不怕那通道出了问题,大劫提前降临人间?”

    “那里……已经有安排了!”

    洛飞灵小声的回答了一句,不等方原细问,她忽然道:“我还生着你的气呢!”

    方原:“……”

    洛飞灵道:“所以就算你的话很有道理,我也只听一半!”

    方原道:“哪一半?”

    洛飞灵道:“这些东西,我会看好,但太皇天,我和你一起过去!”

    方原沉默了许久,才道:“那里可能真的会有大凶险……”

    洛飞灵道:“呵呵,说不定还有漂亮小娘子呢……”

    方原:“……算了,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