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零四章 法则显化,不朽疯魔
    “想要知道你是谁,只有一个办法……”

    蛟龙魔昂仍然搞不明白自己是谁,直觉头都要炸开,一脸的苦恼与懊愤,但方原却已经从白骨朱雀的话里听出了很多东西,更关键的是,他真切感受到了来自白骨朱雀身上的腾腾杀意,自己撑起的这一片世界之外,诸般压力,也已经达到了最强,无法再拖下去了。

    蛟龙在浑噩之中,听到了方原的话,愕然抬头:“什么?”

    方原如今撑着整个世界,接下了白骨朱雀袭来的无尽压力,一身浩荡法力,在这时候滚滚逝去,他的眉眼也变得有些森然,杀气满满的开口:“抓来这个疯子,逼他告诉你!”

    说着这话时,他忽然间左手捏起了一个法印,在身前一划。

    一霎间雷光大作,无比耀眼,一只缠绕着九龙离火的朱雀从他身前出现,初时只有拳头大小,但随着他的心念,直向天外冲去,抓向了那一只白骨朱雀,离得方原愈远,这朱雀也变得越大,最后时,已化作了如同大山也似的一只火朱雀,狠狠的抓向白骨朱雀眼中鬼火。

    “你化出我的影子,反来攻袭我?”

    离火朱雀经得方原炼化许久,力量早非寻常,便是化神巅峰高手,也不愿硬吃离火朱雀一击,但是白骨朱雀,也不知是因为变得疯癫,还是太过凶狂,居然硬着头皮,硬生生由着这一只离火朱雀撞到了自己身前来,而后声音变得森然而诡异:“帝氏传人,你是在嘲讽我吗?你们帝氏一脉犯下的大错,却由我们来承担,而你,还要用这种方法嘲讽我?”

    桀桀大笑声中,它猛得收缩了周围的黑色火焰,直向离火朱雀身上卷去。

    那滚滚黑焰,将离火朱雀周身的通明紫焰皆都包裹在了里面,而后一寸一寸,生生炼化,最后居然使得那一只离火朱雀火焰一寸寸成了飞灰,连那朱雀本身,都在融化……

    以火炼火,这白骨朱雀所掌握的魔焰,分明比方原的离火朱雀强了无数倍。

    但也趁着这个机会,方原忽然间收回了周围撑起的世界,身形如同一道青影,霎那间出现在了白骨朱雀身前,一方世界幻化,最后变成了他手里的一柄剑,犹如流星一般斩落。

    在这一霎,他也是眉目阴冷如剑。

    不光是蛟龙想知道自己是谁,只有这一个办法。

    场间众修想要活下来,也只有一个办法。

    若是由得这一只白骨朱雀发狠,那么场间众修里面,除了方原,谁也没法活着离开,所以想要在白骨朱雀面前护着其他人的性命,那就只有一个,不惜一切,将这只怪物斩杀!

    “唰!”

    方原手里的剑本是由一个世界凝炼而成,其威莫测,再加上方原运转了心意剑,无上心意附着在这一剑上,更是使得这一剑拥有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加持,狠狠横过了虚空,直直的斩在了白骨朱雀脑袋之上,却只听得骨骼喀喀作响,那白骨朱雀的脑袋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隙,而后它整个巨肉,也重重向后跌去,漫天漫地,仿佛都响起了它愤怒而痛苦的叫声。

    “可惜……”

    方原一剑斩出,心间暗道。

    其实这一剑能够斩中白骨朱雀,是让他感觉有些意外的,因为以这朱雀的境界与修为,应该是有法门避过他这一剑的,只是它神魂散乱,疯疯癫癫,却没有试着避开……

    但让人惋惜的是,自己这一剑的火候,终究不如剑痴。

    否则的话,一剑便可以直接将这白骨朱雀斩成两半了,而不是只将它重创。

    “杀杀杀,杀了他……”

    蛟龙在这时候,也是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愈是想不明白自己是谁,愈是凶狂,也是狠狠一咬牙,身形暴涨,化出了百十丈的真身,驱雷御雨,夭矫横空,直直的向着半空之中的白骨朱雀抓了过去,也不知是否隐隐触动了某种气机,他身边的法则,都渐渐开始变化,像是化作了一团模糊的云雾,汹涌不已。

    而与此同时,法舟之上,无数天庭遗族都兴奋的大喊,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悲壮之色,身形浩荡,直向九天之上涌来,各人手持兵器,像是在下雨,狠狠扑向了白骨朱雀。

    这种场面,怎么看都有点像是飞蛾扑火,偏偏表情都兴奋至极……

    “哈哈哈哈,蝼蚁何时敢围攻神祇?”

    白骨朱雀迎着这等凶狂攻势,也是森然大吼,忽然间骨翅一展,巨大的肉身节节崩碎,居然化作了一条又一条自九天之上垂落的白骨链,前前后后,也不知有多少条,便如同狂风一般,呼喇喇作响,从天地的这一头,直接向着天地的另一头打了过来,凶威莫测其深。

    那白骨链,看起来普通,但却无坚不摧,无论是山石大地,还是虚空雷电,触着了这骨链,皆是直接化作了齑粉,那些向着白骨朱雀冲了过来的天庭遗族,在迎着这些骨链之时,更是连他们的肉身带兵器,统统化作了虚无,便好像飘落的雪花,遇着了烧红的铁链。

    “凝聚法则,幻化神兵?”

    方原这一眼看过去,也是惊的心里一沉。

    这白骨朱雀虽然疯癫,但它的境界,当真不可小觑,如今它施展了出来的,居然是将法则化作白骨链的神通,法本是虚无之物,它存在于天地之间,却不可触摸,但这朱雀,却直接将它显化了出来,更为轻而易举的操控在手里,当成了一种袭敌的大杀器来用……

    因为法则化作的骨链,就在那里,所以对付对手时,简直轻而易举。

    你只要碰上来了,那就一定会消亡。

    白骨朱雀,甚至都不必为此而消耗多少法力……

    某种程度上,这已经是接近了某种不朽的意境。

    “哗啦……”

    面对着这等攻袭,方原只能咬牙上前,双手捏起法印。

    在他身后,一株巨大的神柳出现,万千柳条拂动,直向着抽打了过去。

    柳条与白骨铁链在空中撞击,纠缠,寸寸断裂。

    方原的不死神柳,同样被他祭炼,如今接近了不死不灭之境,但相比起法则实化的白骨链,仍然差了一筹,如今两者相交,便分明感觉到方原的不死神柳,力量之上差了几分。

    只不过,幸而在这时候,蛟龙也赶了上来,它的身躯比起那白骨朱雀来,当真差得极远,但他身周浮动着的诡异云气,却甚为奇异,那白骨链到了他身边的云气之中,便被云气阻在了外面,更有一些白骨链,居然直接被他身边的云气融化,吞噬进了云气之中去。

    “那是……”

    方原留意到了这一点,心间也是微动:“同一境界的力量……”

    直到如今,他仍然不知蛟龙究竟是什么身份,但从白骨朱雀的话里也能分辨得出来,蛟龙好像与这白骨朱雀,还有白猫,都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只是白猫与蛟龙,都经历了一些变故,或是忘掉了过去,或是丢掉了神通,但很明显,他们曾经都是同一个境界,所以蛟龙很有可能也是激动之时,无意中触动了某些以前的神通力量,显化成了周围的云气。

    论起整体力量,蛟龙自然不如白骨朱雀,但这种神通的力量,已不输于白骨链。

    “救世之人,你先离开,我们来挡住这凶物!”

    天庭遗族族长甘奇眼见得白骨朱雀势凶,脸上现出了一抹宽慰之色,目光急扫,率领着自己余下的族人,拼命向前赶了过来,一边沉声大喝,提醒着方原,一边不惜一切,将自身力量提升了起来,引动周围的黑暗魔息,看起来便像是一团巨大的黑色云气……

    他驾御这一团云气,直直的撞向了白骨朱雀,分明是要拼命的模样。

    “怎么就这么想寻死……”

    方原眉目倒竖,左掌叉开,巨大的青红双鲤太极图显化,挡在了那一团黑云之前。

    甘奇族长在云中大喝:“我们不怕死!”

    方原喝道:“怕你们死了也没用!”

    甘奇族长顿时沉默了下来,多少有些被打击的感觉。

    但方原却只能咬着牙,他说的倒不是假话,天庭遗族不怕死,他早就知道了,可如今这个形势,除了自己可以正面抗衡一下这只疯狂的白骨朱雀外,其他人都没用,或许天庭遗族拼上了老命,可以稍稍拖延这白骨朱雀,但也于事无补,他与蛟龙,根本就没机会逃掉。

    若是他想自己逃,早就逃了,就是因为无法坐视蛟龙被杀,才拖到此时。

    而除了蛟龙,吕心瑶的性命,总不好说不理就……

    方原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吕心瑶去哪里了?”

    也就在他心里一惊之时,忽然心神一动,抬头看了过去。

    然后就见白骨朱雀头顶之上,不知何时,有一团黑色的魔息滚滚荡荡,像是一个巨大的披风,有一个脸色苍白,但双唇却殷红如血的女子从半空之中坠落了下来,落到了白骨朱雀的头顶之上,在这一霎,她眼中露出了一种紧张而又激动的神色,双手慢慢抬起,像是白骨爪一般枯瘦而细长的十根手指,缠着道道看不见的丝线,缓缓的向着白骨朱雀颅内钻去。

    “她这是……”

    方原看着吕心瑶的模样,心里微惊,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想起了吕心瑶的某道诡异神通,跨境界操控活人,如同傀儡……

    难道她在这时候,居然想要行险,将这一只白骨朱雀,化作她的傀儡?

    倘若是如此,那说不定他们还真会有些胜算……

    只是吕心瑶这个人,真个将白骨朱雀掌握在了手里,会不会再闹什么麻烦?

    到了这时候,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方原也只能咬紧了牙关,全力抵住了白骨朱雀的力量,给吕心瑶创造些许的机会。

    眼见得吕心瑶悄无声息,落到了白骨朱雀的脑袋之上,十指仿佛在织着无数的丝线,一缕一缕向着白骨朱雀的脑袋里面飞去,脸上也露出了谨慎又有些兴奋的眼神,前期似乎很顺利,她操控的丝线,顺利的钻进了白骨朱雀的脑袋之中,然后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嗯?”

    但也就在这一霎,白骨朱雀,忽然身形微凝。

    吕心瑶脸色大变!

    “哈哈,吾之神魂已乱,自己都理不清楚,你却还想帮我找出心窍?”

    白骨朱雀忽然放声大笑,似乎觉得十分荒唐,与此同时,它周围之上,无尽黑焰,便忽然间向上袭卷了过去,吕心瑶正要逃走,但又如何能比这黑焰还快,惊愕之中,已被那黑焰卷住,直觉得周围的法力,受自己操控的法则,皆在这白骨链侵蚀之下消失,就连神魂都像是在这一刻变成了浆糊一般,迷迷糊糊的自半空之中跌了下去,身形已半点也不由自己。

    而在她身下,白骨朱雀操控无尽黑焰,向着她迎了上去。

    不难想象,任由她这般跌了下来,便只能被黑焰裹住,瞬间烧的干干净净。

    方原见得这一幕,也只能暗中咬牙,双手连化几道法印,无尽不死柳柳条儿飞腾了出去,将吕心瑶身后的白骨链斩出了数截,而他身形则又连续变幻了几回,将堪堪一头栽进了黑焰之中的吕心瑶接了过来,身形再度变化不停,于空中挪移,险之又险,回到了原地。

    “你……”

    吕心瑶迷迷糊糊,从朱雀头顶之上跌落之时,便已预感到了生死危机,但却没想到,千钧一发之际,居然被方原给接住了,心里一阵变化,下意识喃喃开口,想说些什么……

    “咦?”

    但也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疑惑。

    方原与吕心瑶,同时转头看了过去。

    然后就见滚滚黑烟之中,白猫与另外一道纤美修长的身影从空中慢慢浮现了出来,站在了白猫身边的,乃是一个女子,本来满面都是激动而期待的表情,但刚刚从空中出现,便看到了抱着吕心瑶的方原,小脸之上,表情顿时变了,忽然间用力一跺腰,叉腰大骂:

    “姓方的,我穿越了几十个世界过来找你,就看到你在劈腿?”

    方原整个人都懵了,怔怔的扔下了吕心瑶,急道:“不是这样的……你……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