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零二章 禁忌之地
    “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望着天庭遗族生灵一个一个慷慨赴死,方原一颗心也沉了下来。

    从甘奇族长的话里,方原听出了很多意思!

    他们对自己生命意义的疑惑,对祖上传来的帝令的遵从,以及对这一片大仙界的绝望。

    他们真的相信自己是帝轩预言中的救世之人么?

    方原并不这么认为,或许他们只是在这片绝望的世界里生存了太久,已经撑不住了,也不想再撑下去,所以他们一见到自己,便认定了自己是救世之人,因为只有自己是救世之人,他们才可以借着护送自己前往太皇天去的机会,慷慨赴死,寻求一种彻底的解脱……

    这些人,都是一种生来便被魔心缠绕的人!

    修行中人修天地大道,修一颗道心,也经常因为种种原因,而导致自己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的表现非常的多。

    有的表现在肉身或是法力之上,结果便是肉身瘫痪,或是境界大跌,甚至成为了一个废人,但也有一些,是体现在道心上,比如正道弟子,忽然魔性大发,疯狂杀戮,比魔头还像是一个魔头,又比如说是被某种无尽的悲哀之念所缠绕,不再眷恋世间,一心想要寻死。

    这一片天庭遗族的人便是属于后者。

    帝轩着实有着大法力,他强将改变了这一族人的肉身与血脉,使得他们可以在黑暗魔息充斥的大仙界里生存,甚至繁衍,但这些族人,却并非真正的黑暗魔物,他们肉身与黑暗魔物相似,但神魂却还是人,于是内外相斥,便使得他们天生受困于那强烈的自毁之念。

    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痛苦。

    只不过,帝轩的法力太强,言出法随。

    他既然说了让这一族人等待预言之中的救世之主,那这一族人便会一直等着。

    想死都不成!

    可如今,方原却不愿再看到他们如此赴死。

    “若是继续这般走下去,最多再有一天功夫,你们族人便会死光,到了那时候,我们也依然寸步难行!”方原向着甘奇族长,坦然相告:“既然你们要陪着我走上这一条路,那便要尽到你们的责任,我不是让你们寻求解脱的理由,就算你们真要死,也该将我送到太皇天之后再去寻死,除了之前定下来的路,可还有别的路,能够更快的通向太皇天的方向?”

    甘奇族长本来看着法舟前方汹涌而来的黑暗魔物,跃跃欲试,像是十分想冲上前去让对方撕了自己,只是碍于自己族长的身份,不好意思和族里的小辈们抢就是了,这时候听了方原的话,也不由得有些愕然,勉强自己打消了赴死之念,道:“吾族内有祖训,大灾变之前的三十三天,每一天之间,都有着传送大阵勾连,可以借传送大阵过去,只不过……”

    方原脸色微凝,道:“传送大阵该去何处找?”

    甘奇族长沉默了一番,道:“有传送大阵遗迹的地方,大都是此前一些强大种族的道统根基所在,只是越是这样的地方,滋生出来的黑暗魔物越厉害,我们如今选的这条路,虽然慢些,但却是最稳妥的,还有希望能够过得去,可闯进了那样的禁忌之地,那便……”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方原却听得明白了。

    去了那样的地方,或许可能更快的到达太皇天,但也有可能死的更快。

    但方原认真分析了一番,还是做下了决定:“去找这样的地方!”

    他已然看了出来,如今他们这般横冲直撞的赶向太皇天,每经一方天地,遇到的黑暗魔物便更强大一分,法舟已经残破不堪,不知还能撑得多久,这天庭遗族一个接一个的争先赴死,人数越来越少,早晚会在魔物最强大的时候陷入一种法舟残破无人可用的局面。

    到了那时候,自己再强大,也会困入绝境。

    与其那样,反倒不如早作打算。

    “这样的地方……”

    甘奇族长听了方原的话,面露难色,似乎为自己不能冲出去赴死而倍感遗憾。

    但是方原说了话,他便也只能遵守,否则便等于违背了帝轩之命。

    只是周围一片迷途,他们平时的足迹根本到不了这种地方,又如何能知道哪里会存在着一些拥有传送大阵的道统遗迹,又如何保证自己找到的地方传送大阵仍然还可运转?

    “喵……”

    出人意料的是,白猫在这时候居然主动跳了出来。

    自从到了大仙界之后,它便一直猫在角落里,什么也不理会,而这一路上过来,吕心瑶与蛟龙都出力不少,惟有它仍是天天躲在法舟里面最安全的地方,倒没成想,在如今方原与甘奇族长都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它忽然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长长的尾巴指向了一处。

    “那里有捷径?”

    方原转头看向了白猫,轻轻问了一句。

    白猫看着他不动,尾巴坚定的指着那个方向。

    方原不作多余打算,道:“跟着它指的方向走!”

    甘奇族长沉默了一会,只能摇头打消了赴死之念,前去下令调头。

    法舟轰隆,在无数黑暗魔物的包裹嘶咬之下,缓缓调头。

    像是在一片惊滔骇浪之间强行调头,法舟一动,便不知碾碎了多少魔物,浮在了一片黑暗魔物碎片之上,强行冲出了一道痕迹,直向着这一片天地的西南脚冲了过去,背的黑暗魔物成群结队冲来,便像是永不疲惫,永不畏死,扑火飞蛾一般争先恐后撞死在法舟之上。

    立身于法舟舟首,方原看着法舟冲开了一条血路,渐渐接向了西南方向的天空。

    未行得半日,便见到前方天空里,忽然出现了一片诡异的天象,在一群狼牙一般锋利而尖锐的山峰之上,有一团一团黑色的云气缭绕,像是火焰,又像是诡异的黑暗魔物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形状,黑压压一片沉沉积聚在苍穹之下,法舟与之相比,都显得无比的渺小。

    “那里是……”

    甘奇族长见到了那一抹异象,脸色大变,惊骇着说了一句话。

    方原对古仙语了解的还不多,他说的又快,因此只分辨出了“禁忌之地”四个字。

    早在出发之前,甘奇族长便对他说过,残破的大仙界,有着许多禁忌之地,那些地方拥有着无法想象的凶险,连天魔都不敢靠近这些地方,谁也不知道里面有着什么,只知道那是绝对不能踏足的禁区,所以才称之为禁忌之地.

    他们这一路过来,提前做了许多的安排,便是为了绕开这些禁忌之地,但却没想到,如今居然主动迎着一方禁忌之地赶了过去。

    “真要过去么?”

    方原转头看了白猫一眼,却见白猫正蹲在法舟舟首,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

    于是他便点了点头,道:“过去!”

    甘奇族长看了看白猫,又看了方原,心里多少有种“我们已经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了,好像你更不把我们大家的命当回事”的感觉,不过巴不得如此,立时下令继续向前。

    轰!

    法舟摧动了所有的力道,稍稍提起,向着那一片乱牙山之上冲去,眼见得法舟即将与那一片黑色火焰一般的乌云撞到一起之时,周围的黑暗魔物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呼喇喇一片,皆从拼命附着的法舟之上调头逃了开去,倒是使得法舟的舟身,瞬间为之轻便了许多。

    正与魔物厮杀的蛟龙、吕心瑶,天庭遗族生灵等人,也喘着粗气缓了缓神。

    一转头间,看向了那一片遮天蔽日的黑色火云,脸色却更为凝重了。

    谁也不知道那黑色火云里面有什么,但都能够感觉到那黑色火云里面的压抑与恐慌。

    “这火云……”

    蛟龙离着那黑色火焰越来越近,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迷茫。

    它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用力捶了捶脑袋。

    与别的地方相反,便是看起来空无一物的大地之上,也能瞬息间聚集来无数的黑暗魔物,在这一片乱牙山上,看起来如此诡异,但偏偏一只黑暗魔物都没有,法舟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冲了进来,缓缓向前压去,像是进入了迷雾之中一般,不辨方向,只能缓缓向前。

    周围静悄悄的,像是连风声都没有。

    众修只能听到自己“嘭嘭”作响的心跳声,像是擂鼓。

    白猫蹲在了法舟舟首,长长的尾巴不时甩动,指向某个方向,也不知它在这一片黑雾之中,是如何辨清方向的,但甘奇族长已经认命了,反正它怎么指,法舟便怎么走。

    差不多盏茶功夫之后,法舟忽然间微微一顿,像是经过了某一处界限。

    到了这时候,眼前的景物,忽然清晰了许多。

    方原抬头看去,便见自己这些人,正位于一座山谷之上,那山谷无比的阔大,周围皆是万刃孤崖,像是一片栏栅,而这一片山谷,则说不出的深邃,像是一只恶魔的眼睛,最谷底的位置,有微微的亮光闪烁着,不知是什么东西,但在这片世界里,却显得十分显眼。

    “嗯?”

    蛟龙看到了这一片山谷之后,神色变了变,然后又用力敲了敲脑袋。

    而白猫则是猛得昂起了头,向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你们终于回来了……”

    在这一片压抑而死寂的世界里,忽然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哗啦啦……”

    法舟之上,顿时起了一阵躁动。

    那一个声音响的太过突兀,也太过沉沉,它说的同样也是古仙语,只是这声音里,却蕴含着强大的神识波动,因此无论听到之人是否识得此语,都可以领会到它话里的意思。

    而更关键的是,在它这声音响了起来,仿佛这一片天地都在随之复苏,像是巨兽从沉睡之中苏醒,恢复了它原有的狰狞,随着它那声音的响起,一丝一丝的震动,直到整片天地,都完全与它的声音融合在了一起,强烈的震荡自四面八方聚啸而来,挤压着这座法舟。

    只是一句话,但可以从黑暗魔物群里碾压过去的法舟,却在颤抖不已。

    “禁忌之地,果然有古怪!”

    方原在这一霎,脸色也凝重了起来,又莫名的稍觉欣慰。

    他在这残破的大仙界里,呆的愈久,便愈是感觉压抑,见到了太多没有灵性,没有识觉的黑暗魔物,所以听到了这样一个可以说话的生灵,无论是敌友,都感觉欣慰了些。

    “喵……”

    白猫听着这声音,低低的叫了一声。

    与它平时一副懒得答理别人的慵懒叫声不同,这声音里似乎蕴含了更多的含意。

    蛟龙也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喃喃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哈哈,你们居然还真的敢回来……”

    那一个存在的声音,忽然再次响了起来,比刚才也响亮的多。

    里面的情绪,也多了无数,像是愤怒,嘲讽,鄙夷等等,更多的,却是漠视。

    哗啦啦!

    随着那声音响起,周围的黑暗魔息,也像是潮水一般流动了起来,哗啦啦作响,自空中翻滚,一动之下,也就有了稀薄,使得众修视野之内能够分辨出许多东西,他们看到,在他们头顶之上,苍穹似乎揭开了某个盖子,透进了些许微亮,直到众修定睛去看时,才莫名心惊,他们发现那不是苍穹,而是某个肉身庞大的存在,在这时候微微欠起了身来。

    那个存在的肉身,起码也要比这法舟大上了十倍不止。

    它便在这么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法舟,沉默,又有着些疯魔。

    方原抬头,凝神看向了那存在,法力缓缓提了起来。

    这个存在,给他的感觉,比天魔还要可怕。

    “哈哈,既然来见老朋友,你们怎么不说话?”

    那身躯无尽的存在,忽然间冷冷的笑了起来:“你们两个不是甘作走狗,忠心耿耿吗?哈哈,谁能想到你们如今居然变成了这种模样,一个一脸的糊涂,全无之前的精明,一个变成了如此卑微的生灵,实在可笑,实在荒唐,你们甚至还不如那一只避世的老龟!”

    “做了这么多蠢事,如今又回来找我,是希望我帮你们解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