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零一章 遗族之命
    一艘高大而残破的法舟,缓缓自龟裂的大地之下升了起来。

    带着一种沉默而古老,悲凉又破败的气质,向着高高的在上的苍穹飞驰而去。

    方原与蛟龙魔昂,白猫,吕心瑶以及天庭遗族,都在这一艘法舟之上,仰头看着那深邃而浩瀚的苍穹,脸上的表情显得凝重,却又非常平静,既然方原已完成了自己的修炼,那么他们自然也就不再拖延,一起前往太皇天天宫所在,去探究那个至关重要的秘密。

    这一般巨大的法舟,前后足有千丈之大,远比天元那些最多数十丈的法舟可比,据天庭余族族长甘奇所言,这本是一艘曾经的天庭战舟,运转大军的所在,上面有着无数的禁制,防御力以及攻击力,堪称无比,在他们祖上的传说里,大仙界最为强大的时候,这样的一艘法舟,便可以征服掉一方小型的域外天魔文明,其声势之威,远超常人的想象!

    这一去太皇天,将会遇到什么样的凶险,谁也说不好,甚至不知道能不能赶到太皇天去,当然要多作准备,虽然这法舟已沉寂无数年,早已残破,但幸亏这天庭遗族生灵一直没有忘了祖训,时时修缮,如今当然已经没有了曾经的神威,可还能飞得起来,还有些许作用。

    “或许我并不是传说中的救世之人,你们的族长,不必陪我去冒险!”

    方原出发之前,已经向遗族族长甘奇详细聊了一番。

    在自己修成了化神上境之后,他真实的感受到了那一道目光,也就明白了那未知的凶险有多可怕,他自己不知道有几分活着回来的可能,所以便也不想连累了这一族人的命。

    “你就是救世之人,我们族人传承的帝命,便是将你送往太皇天!”

    对此,族长甘奇居然表现的异常坚定,也不知他是怎么就认准了的。

    方原见他态度坚决,便也没有多说些什么。

    他如今也确实需要帮助,起码这一艘仙舟,对他而言是极为有用的。

    前往太皇天,需要经过遥远的旅徒,横穿拥有着无尽黑暗魔物的领域,还有可能会穿过一些禁忌之地,遭遇一些离奇的怪物,他如今已有化作真实世界之能,连天魔都可以斩杀,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了在这一方大仙界立足的根本,但事实上,却也并不是这么乐观。

    如今他预估着,自己或许已经可以比肩天元的大乘,但在大劫之下,便是天元的大乘,那也是有可能会死的,尤其是,他如今是在大仙界之中,大仙界与天元不同的地方有很多,虽然他自成世界,不必借助大仙界的法则施展神通,所以实力层级,不会受到影响。

    但另外一个地方,他却还是会受到影响的。

    那便是修行中人最根本的一点:法力!

    天元有着无穷无尽的灵气可以吐纳,修行,但大仙界没有!

    这里只有黑暗魔息!

    在天元的魔息湖里,甚至还会生出一些灵药,可是大仙界没有。

    这里寸草不生,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魔息,和无穷无尽的黑暗魔物,一片死寂,一片荒凉,比起天元来更像是一方死地,几乎看不到半点生机也似。

    所以如今方原法力的恢复,极其的艰难,虽然他来时也带了不少的资源与丹药,但这些东西对于如今这修为的他用处并不大,这也就使得,他只能靠自己的肉身,缓缓滋生法力,所以他如今的法力都是异常珍贵的,不能随意出手,不然法力耗尽,他也一定会死!

    方原也曾经想过,是否要炼化黑暗魔息入体,借此弥补法力。

    但经过了一番认真的考量,还是否决了这个念头。

    他的玄黄一气之中,确实蕴含着部分黑暗魔息,这使得他似乎可以尝试借黑暗魔息来补充法力的方法,可关键是,黑暗魔息太过诡异,他不确定自己炼化的黑暗魔息太多之后,会不会直接生出什么变化,所以,饮鸠止渴的法门自然是不能用的,只能想办法省些法力!

    “我会留在船舱之中,若有天魔来袭,可以交给我!”

    上得法舟之后,方原便已经向吕心瑶和蛟龙,天庭遗族族人说过。

    能够对付天魔的只有他,但这话的另一个意思便是,其他的魔物,便需要别人相助了。

    ……

    ……

    出发之前,便已定好了大部分的行程,太皇天的方向是固定的,只是中间却要横穿数个天地,还要避过许多禁忌之地,对于周围的万里范围,天庭遗族族人知之甚详,可以避开诸多凶险,但更远一些,却一无所知了,只能靠着他们对这大仙界的了解而随机应变。

    法舟周身,本身便有很强的防御禁制,可以抵挡许多攻袭,而在出发之前,方原也竭尽所能,在法舟周围布下了掩印气机的禁制,应当可以骗过一部分魔物,只是这也不绝对,有些魔物天生灵敏,即便有禁制的存在,也会被吸引过来,更有一些魔物性子古怪,只要看到在活动的陌生物体,便会冲过来攻击,非要将这物体撕碎了不可,实在没别的好办法。

    行出了三千里左右之后,法舟便开始被许多魔物盯上,争相来攻,但借着这法舟强大的力量,却是硬生生向前走了过去,一路之上,也不知留下了多少黑暗魔物的残躯。

    方原身在法舟之中,但却将周围的变化都尽收眼底,也看到了那天庭遗族三百余生灵,一直在拼命的与魔物厮杀,护送自己一路前行,他们的神通术法,都已经与常人有了极大的区别,像是为了适应这一片残破的天地而衍化出来的,倒也确实可以帮得上许多的忙。

    只不过,他在暗中观察之后,却是发现,这些天庭遗族生灵的实力,还是比自己想象的低了一些,便是那位实力最强的族长,也不过相当于化神境界的实力,其他人更多的是类似于元婴,甚至还有些一些金丹境界,能够对付的黑暗魔物,当然也十分的有限。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他们在这一行程之中,表现出了惊人的意志力与战意,沿途之中,一直在拼命搏杀,没有半分退缩,哪怕是一些耆耋老者和孩子,也皆豁了出去恶战。

    面对着无穷无尽的黑暗魔物,他们减员很多。

    倒是吕心瑶,在这时候却是尽到了些许力量,遇到一些强大的王魔来袭,她与蛟龙,还有族长甘奇便轮番出手,一路之上,也前后斩杀了数只王魔,解了法舟多次危难。

    而这,也使得方原生出了些思考,吕心瑶可以在这一片世界里补充自己的法力,他是理解的,毕竟她已经是转生之后的生灵,不再是纯粹的人,某种程度上,她其实与天庭遗族相似,乃是保留着自己的灵性的黑暗魔物,可蛟龙却为何在大仙界里,也可以补充法力?

    对这些事,方原无法凭空想出一个答案来。

    他是为了寻找答案而来,但在这个过程中,又已生出了太多的疑问了。

    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继续向前走!

    ……

    ……

    行程比想象中惨烈,而且是愈来愈凶险。

    这一路,都是杀过去的。

    前往太皇天需要经过五方天地,哪怕是有当年天庭遗留下的法舟,也需要走上三天时间。

    但是在走到了第二天时,整艘法舟便已变得更为残破,几乎无法修缮,勉强行走便是了,撑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而他们这一行人,也损伤无数,甘奇族人已经死伤过半,吕心瑶与蛟龙也是一身的伤,死在了方原手里的天魔,也已不下七只,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他哪怕明知自己的力量需要留下来对付天魔,但面对着数次险境之时,也已别无选择的出手。

    哪怕身在船舱之中,方原也能感觉到,这一趟行程的进境,越来越慢。

    长长吐出了一口郁气,他缓步从船舱之中走了出来。

    站在甲板之上抬头看去,只见这一艘残破而顽强的巨大法舟,正在穿越一层天地的壁垒。

    天地之间一片昏暗,空中皆是乌压压的黑云,聚啸袭卷,在空中一层一层翻卷而来,若是仔细去看,便会发现那云中皆是一只又一只可怖的魔物,更为可怖的是在这无穷的魔物之中,还能感受到一些异常可怖的王魔存在,涌动着可怖的煞气,犹如蜂群,遮天蔽日。

    下一刻,法舟向上冲去,仿佛突破了一片云气,跳进了另一方天地,便像是深海里的鱼忽然间跃出了海面,周围追逐着法舟的黑暗魔物,有大部分在这个过程中被刷落,但也有一部分更为强大的,仍死死的扣着船舷,被带入了这一个新的天地之中,还在拼命冲进来。

    而在这一片新的天地里,也有无穷无尽的魔物,甚至更为强大。

    每距离上善太皇天更近一分,遇到的魔物,便更强大一分,他们看到了穿越空间壁垒而来的法舟,便像是嗅到了血的乌蝇,哗啦一片一片,下落巨大的暴雨一般扑将下来。

    “杀!”

    天庭遗族族人在这时候皆冲到了甲板之上,迎向了附骨之蛆一般冲破了法舟外围的禁制神光挤身到法舟之上的黑暗魔物。

    他们与黑暗魔物看起来外表似乎完全一样,但内里的神魂却截然不同,黑暗魔物根本不畏生死,只凭着一腔本能疯狂杀戮,这也是普通人遇到了黑暗魔物之后束手束脚的原因,人不如野兽,便是因为人类惜命,惜命之时,一身本领便发挥不出来太多。

    可天庭遗族不同,他们全然没有半点惧色,甚至表现的比那些黑暗魔物更不惧死。

    方原看到了有年迈的生灵燃烧着自己的本燃,以一己之力强战不输于自己的三四只魔物,最终被生生的消耗而死,也看到了一些分明还年幼的天庭遗族生灵,直接冲过去抱着两只强大的黑暗生灵直接从法舟之外坠落了下去,身形消失,传来的却是兴奋的大笑。

    “甘奇族长,你们不必再陪我继续下去了!”

    方原看到这一幕,已按耐不住,他飞身上前,将几个分明还不满岁,却已准备与黑暗魔物拼杀而死的天庭遗族生灵救下,来到了甘奇族长身边,沉声道:“你们已经损伤了这么多人,若是再继续下去,那便只有全族覆灭一条路,如今趁着法舟还能动,让它载你们回去吧,哪怕我真的是救世之人,你们能护送我到这里,也没有辜负祖上的帝恩,足够了!”

    “我们其实不是为了帝恩!”

    甘奇族长的神色显得有些奇异,放慢了语速,让方原听懂他的话。

    “在见你之前,我本以为,生命就该是我这样子的!”

    “我们的生命与你们不同,生来就一直困扰在一种深沉的悲哀之中,被一种自毁的冲动所缠绕,感觉自己的生命存在着就是一种错误,我们族里流传着一些话,说生灵本该是天生向往活下去,无论是在任何情况之下,都要想着活下去,因为活下去,本来就是一种美好!”

    听着他的话,方原心里忽被触动,有些不理解。

    这么一些常见的话,不知道甘奇族长为何会特意说出来。

    “我们不一样的!”

    甘奇族长笑的有些诡异:“我们生来便被一种想要亲近死亡的情绪所左右,死才是解脱,而活着,只是因为曾经的仙帝种在了我们族人心里的帝命强迫,裹挟而行,这种活着,便像是一个诅咒,我们所以一直在等着,等着救世之人出现,然后我们便可以完成自己的责任,寻求死一样的解脱,若是由着自己的灵性被吞噬,化作和那些魔物一样没有知觉的存在!”

    “所以……”

    他转过了头来看着方原:“无论你是不是救世之人,我们都会护送你过去!”

    说罢了这话,他自去了甲板之上,脚步极其的稳当。

    “生命形式的不同么?”

    方原听着甘奇的族长的话,微微沉默。

    他第一次开始正视这些黑暗魔物的存在,以及以他们为躯壳的神魂……

    天性里的自毁?

    被扭曲了的生命?

    他心里悲凉,而又无奈,怎么会有一个生命族群,繁衍的目的,居然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