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九百章 禁忌之境
    从方原踏上了天道化神之路开始,他的修行就变得非常艰难。

    因为他走上了一条全新的路,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需要自己一步一步的推衍,尝试,而这是最凶险的,因为随时有可能面临着步入歧途或是绝境,凭空想象一条路,并且尝试成功,听起来便像是天方夜谭,世间多少路,都是好几代人不停摸索出来的,谁敢保证一定能成功,尤其是在他并没有多长时间,整个人又被压力所笼罩的情况下,更是艰难。

    不过,好在他也有两个别人不具备的优势。

    一是天衍之术,有此术存在,他便可以避免许多的歧路,心神清明到了极点,看破无数虚侫,从一团乱麻也似的可能性里,寻找出那么几种道理来,并以此为基进行尝试。

    二是他一直在行走。

    对于他而言,读再多的书也没有用,因为他无法借鉴经验,便不能从前人智慧里得到灵感,更不可能凭空坐在洞府里想象。如果他一直呆在天元,那么恐怕他就算是枯坐千万年,一直坐到垂垂白首,都不可能寻找到这么一条路,因为再多道理,也不可能凭空生在识海。

    正因如此,方原倒有些庆幸他来到了大仙界。

    虽然还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答案,但他却从大仙界遇到了天魔,又从与天魔的恶战里,领悟到了天魔滋生法则之能,进而联想到了自己下一步的修行之路,是否也该如此!

    很早之前,他其实便已经预感到了自己要走的路。

    自成领域,自成世界,并借此踏入超脱。

    只是,自成领域简单,他踏入天道化神之时,便开启了自成领域的可能,又在后面青阳宗与避世老修的大战,幽州与转生魔偶的大战里,进一步的加深,早就将领域推衍到了极致,于是他也就到了更进一步,踏入自成世界的时候,但这一步,却并不是那么容易走的。

    自成世界,便需要在自成领域的基础之上,化出界心,界源,滋生法则,掌御法则,使之生生不息,循环无尽。而他如今已经可以掌御法则,但还缺少了滋生法则之能。所以,他决定要吞噬天魔,将其本源炼作自己的界源,用以滋生法则,撑起自己的一方世界。

    这个做法,看似可行,其实也有些异想天开,尤为凶险。

    只是方原前后推衍数遍,却也知道势在必行。

    前面已安排好,便也如此去做了。

    以自身雷域控制住了那一只天魔之后,方原便感觉到了无穷的压力,那一只天魔便在他的雷域之中,不停滋生法则,不停变幻,冲斥着他的领域,若是继续这么下去,就会像之前他对付第一只天魔的时候,生生被对方消耗掉无穷的力量,便是可以险胜,也要负重伤。

    到了这时候,面对着外面的两只天魔,那就死路一条了。

    “你滋生法则,那我也滋生法则,与你抗衡……”

    方原暗自咬牙,手中法印,不停的变幻,形成道道流光。

    之前被金相蛤蟆吞噬的那一缕天魔本源,如今便位于他的雷域中心,被他强行以玄黄之气镇住,逼得他生出道道法则,与那一只雷域中间的天魔相抗,两者相较之下,那一只天魔的力量,便大为削弱,而方原则趁机运转了无尽神雷,层层将那天魔外围的法则剥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只在瞬息之间。

    外围的两只天魔,正撕碎了层层大阵,方原精心布下的大阵,在他们面前便如纸糊的一般,毕竟他们完全可以改变法则,又如何会被只是借天地法则而布下的大阵所困,所以这大阵看起来强大,实际上只是勉强阻住了他们,前后不过数息时间,大阵便已崩毁。

    但也就在这时候,方原已将自己雷域中间的天魔层层法则剥去,而后一只大手镇压,将那一缕青气困在了半空之中,旁边早就等得不耐烦的金相蛤蟆,便急急张大了嘴巴。

    “嗖”一声,便如吞糖豆,那一缕天魔本源,直接被他吞了进去。

    一霎那间,方原周围的雷域开始出现了层层变化。

    本是一方虚幻雷域,但在这时候,却开始一层一层的叠加。

    无穷无尽的法则,从这一片雷域最中心位置滋生了出来,充斥并支撑着这方世界。

    越多法则的出现,这一片世界便愈凝实。

    便好似壁垒,在不断的加厚。

    也就在这时候,那两只天魔,已经彻底将方原布下来的大阵撕碎,狠狠冲到了他身前,一只犹若化作了巨大的魔兽,张开了嘴巴,吞天食地一般,要将方原吞将下去。

    另一只,则变成了一柄横过天际的长刀,要将方原的领域横地里切成两半。

    “喀!”

    瞬息间,那一柄长刀,斩在了方原身周的领域之上。

    若在以前,方原全无准备之下,这一刀定然可以将方原的领域斩成两半,但如今,方原领域之内,法则之力何其之多,都成为了他领域的一部分,居然生生接下了这一刀,只被他斩得法则崩迸,四下里飞溅,但却在斩至一半时停了下来,反将天魔弹了出去。

    而另一厢里,面对着那化作巨兽的大嘴吞来,方原也是眉目一冷。

    忽然间法诀变化,他周围的雷域也随之变化,随着这一片雷域最中心的金相蛤蟆模样,整座领域,都化作了一只巨大的蛤蟆,蹲在了地上,便头顶着苍穹,巨大的嘴巴猛然张开,反倒将那一只想要将他吞噬下去的天魔给生生吞噬了下去,打了一个震天响的嗝。

    “我滴个乖乖,生吞天魔?”

    蛟龙看着这一幕,直吓的毛骨悚然,哆嗦不已。

    白猫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又在嫌弃他还是这么一副没见识的模样。

    “轰”“轰”“轰”

    那一片雷域之间,响起了无穷无尽的雷瀑声响。

    众修远远的看了过去,便见到方原身在雷域中心,身材悬浮,周围无尽神雷滔天爆涨,化作万物,撑起了一片苍穹,而在最下方,则有三缕天魔本源,正在交尾追逐,越转越快,直到最后时,三缕天魔本源,便像是化作了一团模糊的幻影,犹如巨大的漩涡。

    漩涡本是吞没一切,但这个漩涡却是反着的,从里面不停的滋生出道道法则,填充进了方原所在的雷域之中,使得这一片雷域,从虚转无,渐渐开始突破真实与虚无的界限!

    轰!轰!轰!

    在这一个过程中,那最后一只天魔,正不停的向着方原斩来。

    方原在这时候,根本顾不得他,将他一切的攻击硬生生的承受了下来。

    只不过,这天魔每一次斩击,都会给他造成极大的损伤,但方原的雷域之内,又无时无刻不滋生出了新的法则,倒是使得伤不如生,硬生生扛过了这最后一只天魔的猛攻。

    “吼……”

    那最后一只天魔何时受过这等气,哪怕他没有灵性,但也有模糊的记忆,自己所行之后,撕碎一片,绞杀一切,又怎么会遇到这样的硬茬子,这也使得它大怒之下,下意识的将自己所有的法则凝作了一处,化作了它曾经遇到过的最强生灵模样,那是一尊黑色的神邸,脚踏腾云,手持长戟,头戴紫冠,眉目如电,手里的长戟划过了星河,直向着方原斩落下来。

    “终于成了么?”

    而在这时,方原则没有理会他,只是静静的感受着。

    那三只天魔化作的世界源,已经将极限的法则之力滋生了出来,化进了他的雷域之中,也使得他的雷域,终于真正突破了真实,化作了他身周的一方小世界,循环无尽,而这一方小世界,又在最终,变得模糊,像是一道若隐若现的星纱,缠绕在了他的青袍周围。

    他感受着这变化,喜不自胜。

    “小心啊……”

    他似乎没有看到脑后斩将了过来那一戟,但远处观战之人,却都惊骇不已,大叫起来。

    方原不以为意,只是慢慢的转过了身来。

    看起来很慢,却是因为他影响到了周围的时空,而使得身影出现了模糊,落在人眼里,就像是他转得极快,然后又慢慢的伸手向着虚空里一探,那一片星纱之中,便有一部分飞到了他的手里,化作了一道长剑,他手持长剑,迎着那一戟,不躲不闪,直接斩了出去。

    天地之间,寂静了一线。

    悄然无比,没有半点动静生出。

    再下一次,那由天魔所化,手持黑戟斩来的生灵,身形陡然崩碎。

    一寸一寸的分解,化作丝丝缕缕的黑暗魔息,消逝在了这天地之中。

    最后剩下的,乃是那天魔的一缕本源,急急在虚空里周旋,而后想要遁出天外。

    方原眉眼微冷,意欲赶上前去,但却忽然怔住。

    他猛然间抬头,看向了天外!

    一身气机,都骤然间鼓荡了起来,周围的星纱在一念之间,化作了一片真实天地,撑在了他周围,所有的法则,所有的力量,都鼓鼓荡荡,喷涌在天地之间,向外撑开。

    “出了什么事?”

    蛟龙等人皆在抬头看着,望见了这一幕,也都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他们不知方原不去追杀遁走的天魔,却忽然停留在了原地,如临大敌是因为什么。

    但能看得出来,方原在这一霎,显得十分的紧张。

    不过,静待了半晌,却是无事发生,方原身边飞涨的衣袍,缓缓落了下来。

    身形荡荡,方原缓缓落地,周围有无数的黑暗魔物涌来,像是潮水,但在这潮水以他中心聚集而来,即将将他淹没之时,他的身形却诡异至极的消失,让一众魔物失了方向。

    “你如今是什么境界?”

    看着方原落到了自己面前,蛟龙眼神透着股子狐疑,似乎想上手来摸一把。

    “化神上境!”

    方原想了一想,才回答蛟龙。

    蛟龙登时有些愕然:“还不是大乘?”

    方原居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说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若非要说大乘的话,他现在感觉自己已经不低于大乘了,起码当自己如今踏入的境界稳定之后,他相信即便是在天元,或许也没有大乘可以轻易的击败自己,但在正常的修行之路上,大乘便已经是巅峰,是无敌的存在,可是自己的路,却感觉还远远没到尽头。

    所以他最后只是笑了笑,道:“还不是我的大乘!”

    听着他的话,蛟龙若有所思,但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没想明白。

    “无论如何,总是有了些上路的资本了……”

    方原抬起了头来,向着九宵之上看了一眼。

    说不出他的眼神是疑惑,还是挑衅,又或是蕴含着深深的担忧。

    刚才,就在他炼化天魔本源,将雷域从虚无炼至真实之时,他能够感觉到一抹惊人的变化,那像是一道目光,自九天之上看了过来,无法形容那目光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感觉,像是冷漠,又像是忌惮,这使得他心间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以及无法形容的战意……

    他知道那目光来自于何处。

    早在天元探究石碑之秘时,他便隐隐有那种感觉。

    后来在幽州,青阳剑痴悟出禁忌的一剑,斩破天地,然后诅咒降临!

    青阳剑痴被抹去了。

    但在那时候,方原也感受到了那寂灭之光背后的某种意志。

    就是那种目光!

    这一次,就在他踏入了化神上境这一步时,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可怖的目光,前所未有的清晰,以致于某一个瞬间,便也以为那种寂灭的力量即将降临,落在自己身上!

    难道是因为自己刚才也触摸到了禁忌?

    方原能够勉强想得明白那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原因,但却不懂。

    因为最后那一道寂灭之光,并没有真的落下来。

    既然那不可知的存在,已经毁掉了推衍出某个秘密的昆仑山,也毁掉了悟出禁忌一剑之后的青阳剑痴,那为何在对自己生出了忌惮之意后,却没有同样降下力量毁掉自己?

    这所有的事,使得方原心里生出了些迷茫之意。

    而迷茫之后,却使得他道心更为坚定。

    他这一次来到大仙界,就是为了去找到那未知的存在,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来错了。

    但这一次,那一道目光看向了自己,却向他证明了一件事。

    自己来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