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九十九章 走死路,认死理
    “这可是天魔,你当是糖豆吗?”

    方原的话使得无论是蛟龙还是吕心瑶,又或是那些天庭旧部生灵,甚至是白猫都忍不住斜了斜眼,若论起这匪夷所思的话,方原这一句可当得是上他们此生所听过的邪门之最……

    不过方原倒是很认真,认真谋算了起来。

    他又在这一片石窟之中将养了数月功夫,修复自己的伤势。

    来到了大仙界,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受伤之后,复原的时间越来越长,心里也明白,这是大仙界没有灵气的缘故,自己在这里,多少都会有些无根之水一般的困境。

    不过趁着养伤的时间,倒是有机会向着天庭旧部询问许多事情,尽可能掌握了更多消息,也练习了一下如何去倾听那些变了味的古仙语等等,如是过了一个月左右,他等到伤势养利索了之后,便又开始认真谋划,精心推衍了几日,寻出了一条最为稳妥的道路。

    一个月后,在所有人期待而又惊愕的眼神之中,他缓步走出了这一方石窟之外。

    这一座石窟,位于曾经的三十三天之一禁上天的偏僻地带,乃是这些天庭旧部世代厮杀争斗,总结各种经验,寻找到的最为安全的地域之一,周围并无太多强大的黑暗魔物来与他们争夺这生存地域,当初若不是方原等人太过耀眼,也不会将极远之地的天魔吸引过来。

    这一次有的放矢,方原自然不会再冒然出击,他立于獠牙般的峰顶之上,远远望去,将周围山势地理之形尽数纳于心底,而后仔细推衍过后,便定下了一道道大阵的走势。

    “你去帮我布阵!”

    方原将吕心瑶抓了壮丁,如是吩咐。

    吕心瑶已经类似于转生之后的生灵,在气机上,与黑暗魔物一般无二,所以她在这样的世界之中,只要不遇到比她强大的多的魔物,便不会有太多凶险,反而会有一些弱小的魔物,天生对她生出亲近与敬畏之心,由她在这一片世界里布阵,倒是比方原和蛟龙要简单。

    “……我倒要看看,你是想做出什么举动来!”

    吕心瑶看了方原好一会,才点头答应了下来,带着方原给她的阵旗走出了洞府。

    道道阵旗布在了四方,无数禁制左右纵横牵连在一处。

    于大仙界布阵,又与天元不同,但好歹方原修习过太古阵道,那种阵道,却与大仙界阵道之理隐隐暗合,在吕心瑶挟着他给的阵旗,前前后后忙活了三天时间后,大阵已成。

    做罢了这些之后,方原便唤得吕心瑶回来,自己思虑妥当了,而后一步迈了出去。

    这一次,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机,反而疯魔的摧动了起来。

    一袭青袍,浩浩荡荡,犹如被大风吹动,战旗一般,在黑色虚空里猎猎作响。

    而他的身边,紫色神雷飞扬而起,将虚空都已扭曲。

    “吼……”

    他身上澎湃的生气,在这一片死寂的世界里,便像是太阳一般耀眼,周围那无穷无尽的黑暗魔物,都仿佛疯了一般被他惊喜,然后成群结队,一片一片的向着他涌了过来,在它们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境界之间的敬畏之心,方原愈强,愈能激起它们的杀戮之意。

    原因很简单,这本来就是生命立场不同,甚至截然相返的缘故。

    “喀喀喀……”

    方原平步踏上虚空,甚至都没有多余的动作,只身周雷瀑袭卷,漫漫一片。

    那些弱小的黑暗魔物,在接近了雷瀑最边缘的雷电之后,便立时被崩成了碎片,一团一团犹如黑色的烟花,煞是好看,但它们还是悍不知死,一片一片的向着方原冲击了过来。

    “果然不愧是救世之人……”

    那天庭旧部远远望着这一幕,神色都有了些期待。

    “他如今究竟是什么修为?”

    蛟龙最是关心这个问题,直觉得有些看不懂了。

    在他刚与方原相见之时,还觉得方原的修为境界,比自己低了许多,犹如天堑,便似蝼蚁,可后来他一直跟在方原身边,就这么一步步的看着方原的修为越来越强,强到了足以与自己并肩,又隐隐超越自己,再到自己居然有些看不明白的程度,心里滋味当真十分复杂。

    但要说心情复杂,吕心瑶却又比他厉害得多了。

    她好歹也是第一个在天元完成了转生之人,目光与潜力倒还是有,在这时候,也忍不住喃喃自语:“他的法力之源乃是那一缕青气,看不明白究竟是如何修炼得来,却给人一种包罗万象之意,我只知他在青阳宗时,修炼了玄黄一气,但是他如今的境界,却又绝非玄黄一气可以形容,已经比青阳宗的玄黄之法高出了三四个大境界不止,进入了另一种境界……”

    “而在化神之时,他又以残炼全,从无炼有,借天雷之力洗浴自身,掌握法则,但偏偏,他又和普通化神不一样,别的化神,只会一步步掌握更多的法则,直到最后,可以掌握天地,但他却开始向那一道化神之力中,融入无穷无尽的变化,最后形成了领悟,借此,对外界的法则掌御,或许不比别的化神强出多少,但在雷域之内,他的掌握,却到了极致……”

    “所以他当时才可以干掉那一只天魔吧?”

    蛟龙接过了话口,嘟嚷着:“他说自己到了这时候,只算是化神中境,但实际上,雷域之内,他已经堪比大乘,可关键是,到了这一步,他还怎么走?怎么看都是死路了……”

    “这个人就是喜欢走死路,认死理!”

    吕心瑶沉默了很久,才忽然间说了一句。

    蛟龙撇了撇嘴,没有开口说话。

    而到了这时,场间形势已渐渐变化,如今扑过来的这些低阶黑暗魔物,根本就伤不得方原分毫,方原甚至都不必去刻意做些什么,便将所有的魔物尽皆击成了碎片,可随着时间推移,却渐渐有越来越多厉害的魔物,被方原吸引了过来,不要命一般向他攻袭厮杀。

    这样的局势,又持了半个时辰左右,直到远处虚空忽然陡了一陡。

    “轰!”

    仿佛是天地裂开了一隙,忽然间有一团深黑色的混沌,凭空出现在了这片天地。

    在这一片混沌出现的霎那,所有疯狂的黑暗魔物,都感受到了它给自己带来的威压,一霎间瑟瑟发抖,犹如被惊动的鱼群也似,争先恐后向着四面八方逃了出去,干干净净。

    “终于来了!”

    在这时候,无论是方原,还是蛟龙等人,皆齐齐向着那天魔所在的方向看去。

    眼神都是又凝重,又惊恐。

    方原要捕捉天魔,如今天魔果然来了,他要怎么做?

    正恨不得立时便看到方原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时,忽然间又皆是心生感应,转头向西方看去,便见西方天空里,虚空颤抖,而后分裂,又有一只黑色的混沌自虚空裂隙里穿了过来,在滚滚黑暗魔息里,身形颤抖,释放出了惊人的神威,让人的心神感觉到某种震颤。

    “两只天魔?”

    蛟龙的眼神都忽然间变直了。

    但也就在这时,方原转头看向了北方,然后便看到了一团黑色混沌正在出现。

    他眼神也是微微一凝,徐徐开口:“第三只!”

    ……

    ……

    望着三只天魔出现在了虚空之中,成品字形将方原包围,所有人都后背发寒。

    早知道方原要引得天魔过来,但谁曾想一下子引来了三只?

    天魔本就如此可怖,谁能一下子对付三只天魔?

    “轰隆隆……”

    也就在他们每个人的心神都绷紧到了极点时,忽然间天地一阵颤抖。

    三只天魔都已锁定了方原,被那一团惊人的雷光所吸引,凶威荡荡,于虚空里跳动,展开了无穷无尽一般的变化,带着一种绞杀天地万物的气机,狠狠的向着方原冲了过来。

    而也在这一霎,方原眉目皆冷,现出了一抹绝决之意。

    他忽然间左手捏起法印,立在身前。

    周围雷光登时爆涨,远远的展露了出来,而后在下一刻,雷光蔓延之后,忽然有密密麻麻无数道阵旗腾空而起,强横无比的天地之力被引发了出来,与雷光所配合,形成了内外两层领域之力,外面的阵力向外冲击,阻住了距离稍远些的两只天魔,而内在的雷域却剧烈收缩,已经将距离他最近的一只天魔给生生的包裹在了里面,便如他之前所做的一般!

    那一只天魔被雷域包裹,立时滋生出了无尽法则,要生生将他的雷域撑开。

    外面的两只天魔,则也在拼命撞击,要将那层层大阵之力撕碎。

    在这时候,生死只于一线。

    无论是里面那一只天魔撑开了雷域,又或是外面的两只天魔撕碎了大阵,方原都是死路一条,三只天魔合围之下,他别说战而胜之,甚至连它们的联手一击,都接不下来……

    但在这生死倏关一刻,方原却奇异的冷静了下来。

    他眼中似无半点人类情绪,有的只是无尽漠然,与理智的推衍。

    右手向雷域之中一按,便有一只肥硕的蛤蟆出现,张口吐出了一团青气。

    那一团青气,正是之前雷相蛤蟆所吞噬的天魔本源,如今这天魔本源出现的一霎,便层层叠叠,涌现出了无尽的法则之力,犹如烟花一般绽放,给了雷域无穷的法则可操控。

    “我可掌御雷域之内所有法则,天魔则可凭空滋生法则……”

    在这一刻,方原的脸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冷硬:“我不可凭空造出法则,天魔却可以,所以我修行的下一步,便是吞噬天魔,化作我的世界本源,自成一方真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