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九十八章 上善太皇天
    大梦嘎然而止!

    方原从大梦之中醒来,神色凝重,内心压抑!

    说来奇怪,他在这一座石碑之中,看到了这样一个绝望而压抑的往事,心里居然并不觉得奇怪,反而有种这一切都发生的理所当然一般,站在他这个外人的角度去看,似乎那些人都是非常愚蠢的,好好的长生不享,却非要在宁静里挑起事端来,但细细回思之前在梦里经历那一切的感受,又觉得好像本该如此,这一切都不意外,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因为,人心总是不足?

    他也不知道,那一场大战掀起之后,究竟结果如何,谁输谁赢,而又如何导致了最终这一片残破大仙界的出现,可是心里,却生出了一种悲凉,似乎有种绝入绝望一般的情绪。

    坐在了石碑之前,他久不发一言,只是沉默着。

    在他身后,那天庭旧部生灵,吕心瑶,白猫,蛟龙等等,也都在看着他。

    他们也不知道方原从石碑里看到了什么,也看不到他内心的变化。

    只是,他们都察觉到了某种情绪,在这时候便不敢妄动。

    过了很久,那位天庭旧部的族长,才来到了方原身前,写字问他:“看到了什么?”

    “可知道了救世之法?”

    “……”

    “……”

    方原看得他问的话,只是忍不住苦笑。

    自己连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又哪里会知道什么救世之法?

    不过望着那族长殷切的眼神,方原心里却又微微一动:“这些天庭旧部,都是奉最后一位仙帝之命,留在了这里等候救世之人的,这说明当初的最后一位仙帝,确实作出了某种预言,他也知道会有救世之人前来,虽然自己并不像是那传说中的救世之人,但也可以猜想的出,既然会有救世之人,那便一定会有着某种救世的方法,这一切还没有如此绝望……”

    不过,自己难道就坐在这里,慢慢的等?

    若是能等到那真正的救世之人还好,但万一等不到呢?

    人间如今已是大战掀起,还有多少时间还能等?

    更重要的是,万一那最后一位仙帝,其实就是绝望之余,随口胡说的呢?

    他不是一个惯于去等的人,便还是决定要做一些事。

    “惟今之计,最重要还是两件事!”

    心里渐渐冷静,方原暗忖:“第一件事,便是找到后面的石碑,若是依着我曾经在天来城金家秘境之后的那个世界里看到的,上面有人间十罪的模样,那么这石碑,应该一共有十座,如今我只是才看到过八块而已,还有两座石碑,一直都没有出现过,须找到他们!”

    “第二件事,总要搞明白,那天外的寂灭之光,来自于何处!”

    本来对那一道寂灭之光,方原并不觉得如何诡异,但如今却感觉到了,因为自己来到了大仙界之后,所思所见,皆是一片残灵,就算是这勉强保持着自己智慧的天庭旧部,也只是在这里苦熬而已,无论是他们的力量境界,还是他们的本意,都不可能驱动那寂灭之光!

    抱着这些念头,方原凝神稍许,以笔作书,询问旧部族长两个问题。

    可知其他石碑下落?

    可知这方世界,还有没有其他拥有灵性的生灵存在?

    族长听了方原的话,有些迷茫,过得片刻才写字回答,他们族中这一块石碑乃是祖上流传,关于石碑的具体,早就湮灭,甚至都不知这石碑代表着什么,更不知道哪里还有类似的石碑。至于其他拥有灵性的生灵之说,他们更不知晓,他们这一族,虽然可以勉强在残破大仙界里繁衍,但也极为艰难,生存空间一直被压迫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不敢妄动。

    所以其他地方,有没有生灵不知道,只是知道一些禁忌之地。

    那些禁忌之地,都是祖上流传,一些绝对不可以靠近的地方,却不知里面有什么。

    听得这些回答,方原便又凝神思索。

    只觉一切都好像落入了一个死结之中,着实让人摸不清头脑。

    见得方原这模样,那位族长一脸凝重,写下了“上善太皇天”五个大字。

    “上善太皇天?”

    方原抬头看向了族长,有些诧异。

    族长写道,上善太皇天,便是当年的天庭所在之处,仙帝高居,统御万族之所,虽然他们这一族的人随着历史湮灭,族中各种传承断绝殊多,但对于救世之人的传说,却一直都流传了下来,他们祖上便得帝训,若是等到救世之人出现,那么全族之人的使命,便是护送救世之人前往上善太皇天,指引救世之人逆转乾坤,救得三十三天,他们,也将得到解脱。

    对于他们这一族的人来说,苦守在这绝望的残破世界,本来就像是一种诅咒,所以他们一直都不曾忘了希望,一直在等待着救世之人到来,帮助他们结束这永恒的诅咒……

    “天庭仙帝宫?”

    而方原听得了这些信息,脸色也是微凝。

    他也意识到,或许,最后的秘密,真的便在那天庭仙帝宫之中。

    更甚者,凭着仙帝的无边神通,说不定如今仙帝还在那宫里活着也不一定……

    于是,他并没有花太多时间,便问出了一个问题:“如何去?”

    族长沉默了很久,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着方原。

    方原明白了他的意思。

    从这一天前往上善太皇天,没有别的捷径好走。

    只能这么走过去!

    而这,也就代表着,他们这一路上,需要面对无尽的黑暗魔物,甚至是天魔,之前自己来到了这一片世界,才没过多久,便要几乎被这无尽黑暗魔物淹没,更是险些被天魔吞噬,而若是真个这么一路过去,更不知会面临多少想象不到的凶险,这可哪里有个保障?

    “但是……”

    方原静静坐了一会,做下了决定:“还是要去!”

    相比起前往上善太皇天的恐怖,自己来这大仙界之前的恐怖更大。

    毕竟自己来大仙界之前,根本不知道会面临着什么,那种未知的恐怖大到了极点,倒是如今前往上善太皇天所会遇到的凶险,都是大体可以估量的,反而让人压力小了很多!

    将自己的意思告诉了蛟龙等人,余者皆是一脸茫然。

    蛟龙呆呆道:“你这一身的伤可还没养好呢……”

    方原道:“我若疗伤的话,并不需要太久!”

    蛟龙道:“就算你能疗好伤,可能对付这一路之上或许会遇到的天魔?”

    他的意思很明显,一只天魔,都险些要了方原的小命去,更何况这一去不知会遇到多少天魔,他们这一次过去,固然是势在必行,但也要多些把握,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把握,那便是要想到对抗天魔的方法,只可惜的是,天魔这等最为恐怖的存在,哪里这么好对付?

    天元多少大乘修士,都是葬身在天魔手里?

    更何况如今的方原,就算修为通玄,但也不见就强过了那些大乘!

    “或许,我是有办法的!”

    方原沉吟了许久,才慢慢的说出了一句话。

    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无论是蛟龙,还是天庭旧部,皆是精神一振。

    这话够狂的,天魔或许能杀死,但谁有把握说对付?

    在别人惊愕的眼神里,方原慢慢的道:“这一次来到大仙界,遭遇天魔,虽然凶险极多,却也让我领悟了些许道理,我自天道神化之后,借石碑里留下的精妙变化,将修为向前推了一步,可算作化神中境,但后面的路因无前人走过,所以十分困惑,不过好在一直没有忘了推衍,直到如今,遇到了天魔,倒是从天魔的变化之中,想到了如何走出第二步……”

    “你如今只是化神中境?”

    蛟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吕心瑶也是脸色大变。

    方原的经历谁都知道,幽州与天元顶尖大修合力斩杀至尊十帝,那是人人共见的事实,那些顶尖大修,无一不是化神巅峰,方原能够和他们并肩为战,便说明修为实力与他们差不多,如果那时候的方原只是化神中境的话,那方原若达到了化神高阶,又会如何?

    到了大乘境界,又会如何?

    只有方原自己明白,或许按着自己如今的路走下去,便没有大乘境界了。

    自己会达到的,或许是……道境?

    方原慢慢的想着这些念头,想着天魔的变化,脑海里慢慢浮现了天衍之术,很快便将自己从天道化神开始,再到青阳宗一战融入无尽变化,再到幽州一战里看到的转生黑暗魔偶的变化所生出的领悟,再到遇着了天魔之后,生死倏关之下,福至心灵应对的措失。

    然后他抬头道:“我若能达到化神上境,那起码不会再因为遇到天魔而束手束脚!”

    蛟龙呐呐道:“那你去啊……”

    这一句话说的方原也有些下不来台,他慢慢推敲了一会。

    将所需要的一切,还有事情的可行性与风险,都在心里细细的过了一遍,做下了决定。

    然后他语不惊人死不休:“我需要再捕捉一只天魔!”

    蛟龙瞪大了眼睛:“干嘛?”

    方原道:“吃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