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九十七章 救世之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

    方原一直处于清醒与昏迷之间,到了他这等修为,其实已经不会再昏迷,但与天魔一场恶战,他身受重伤,体内更是镇压了无数本来不属于他的法则之力,这所有的法则之力一旦作起乱来,便会将他肉身与神魂炸裂的一塌糊涂,所以他也只能收敛了所有的神念,只用来梳理与引导各式各样的法则,对于外界的关注自然时断时续,便如同昏迷了过去一般。

    待到所有有可能伤及自己的法则都梳理完毕时,他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向左右看去,却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处洞窟之中,头顶之上,皆是如同獠牙一般的黑色钟乳,自己盘坐着的地方,像是一张玉榻,再向前看去,便看到了几白骨森然的黑暗魔物,正盯着自己。

    “嗯?”

    方原心里微惊,法力一荡,但很快便又压制住了。

    他已发现,这几只黑暗魔物似与外界的不同,别的黑暗魔物,看到了人,第一时间便会扑杀过来,但这几只黑暗魔物,却都显得很冷静,甚至他们的眼神里,还有些担忧之色。

    担忧之色只会出现在有智慧的生灵种族之中,这也是方原没有出手的原因。

    那几只黑暗魔物看到了方原,也是十分激动,其中一个高喊了几句,很快在洞窟外面,又有许多黑暗魔物涌了进来,看起来皆是肉身奇怪,与魔物无异,只是没有腐烂之处,更重要的,他们都穿着衣袍,有些还披着甲胄,说的话则让方原有些熟悉,但听不真切。

    “他们说的话是……”

    方原眉头微凝,过了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也是他大伤之下,神念不敏,所以反应的较慢。

    这些黑暗魔物,说的居然是仙语,大体意思便是“预言之人”醒过来了。

    这等古仙语,方原也是从南海老龟那里学过的,所以能勉强分辨得出大体意思,但他当时学的时候,毕竟只是以识字为本,发音却是不熟,而且这些“人”也没有与他神念沟通,所以他才听得吃力,不过,对方既然会说话,那便说明他们确实不是真正的黑暗魔物。

    只是方原有些奇怪,已经残破的大仙界里,怎么会这种生灵的存在?

    他们难道是黑暗魔物生出来的灵性?

    “预言之人”,又是什么意思?

    那群魔物之中,有一个身材高大,头生盘角,看起来便如同王冠一般,似是这群魔物的头领,见到方原醒来,显得十分激动,大踏步的走上前来,行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礼节,然后叽哩咕噜说了一大通,方原却没有听懂,但看得出来,这个人对自己似乎有些敬畏。

    微一琢磨,方原取过了洞府里的一截枯枝,在地上写道:“你们是什么人?”

    对方见方原似乎听不懂他们的话,也有些头疼,忽见方原在地上写字,写的还是他们的古篆字,登时大喜过望,从方原手里接过了枯枝,在地上快速的写道:“上玄天北宫旧部率领族人,奉帝命守望残天,等待吾主帝轩预言之中所说的救世之人回来,拯救三十三天!”

    “帝轩?救世之人?”

    方原看得,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他已明白了,这些黑暗魔物,绝非是黑暗魔物之中滋生出来的灵性,否则的话,不会有以前的记忆,也不会以人自居,看他们所写,居然是上古大仙界仙帝一脉的人旧部,虽然帝轩这个名字他没有听说过,但在大仙界,也惟有高高在上的仙主,才有资格以“帝”为名!

    接回了枯枝,他继续写道:“你们怎么会变成了这等模样?大仙界发生了什么?”

    那北宫旧部看了方原写的话,神色似有些愕然,不明白方原居然不了解这一切。

    过了片刻,还是那首领过了枯枝,继续写了下来。

    如此以字交流,过得半晌,方原才明白了这些人的来历,神色不仅有些迷茫。

    原来,这些人都是曾经的大仙界仙帝一脉残留的人马后裔,他们祖上,曾经追随仙帝,在他们口中的“大灾变”来临之时,帝轩以无上法力,帮他们重塑肉身,使得他们活了下来,生生世世驻守于此,关于祖上的旧事,他们也都已不清楚,只是世代都有祖训,要留在这里,等待着一位救世之人回来,这救世之人,可以改天换地,将崩毁的大仙界重塑旧貌。

    这一次,便是他们发觉了有人与天魔对战,在远处窥探,见到方原以一己之力灭杀于此残界之中无敌的天魔,又见他血肉如生,与帝轩口中的“救世之人”一般无二,便将他当作了那预言中的人,急急出手,在无尽黑暗魔物里面救下了他,带回了他们的洞窟之中疗伤。

    “大灾变?”

    “预言之人?”

    方原听得这些话,忍不住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不知道帝轩口中的救世之人是谁,但想来不是自己,照这些人所说的,那位救世之人,应该是通晓过去未来,而且有能力改天换地,将残破的大仙界修复的,自己哪有这本事?

    他如今只是更为好奇,那大灾变究竟是什么?

    莫非便是这大灾变,使得这堂堂大仙界,变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那些人见起方原问大灾之事,也有些迷茫,显然他们所知也有限,不过那首领很快便想起了一事,忽然在先引路,示意方原跟着他来,在洞窟之中,弯弯绕绕走了很远,最终来到了一处极为广阔的静室之中,却见这静室中央,正有一座石碑,坐落在了石台之上。

    “天降石碑?”

    方原见到了那碑,心里微讶。

    那位首领指着石碑,在地上写道:“预言之人,当能读懂祖碑!”

    方原在这时候,也不多解释什么,便慢慢走上了前来,只见这石碑与他在天元见过的材质完全一样,字迹都是一脉相承,明显是同一人所留,保存也甚是完整,碑上字迹盎然,同样也是写了一个故事,他慢慢的坐在了碑前,凝神阅读,将那一则故事的内容读了出来。

    “北地有仙株生灵,化女子。食月气,饮露水,天资无瑕,玲珑娇美。献城老妪采药遇之,收之为徒,点化修为,进境益速。仙株鸿蒙初开,渐知世事,尤喜玉石。一仙名耀,求之,仙株言以玉石为盟。耀遍走仙山,寻一美玉,雕琢之,赠予仙株,仙株甚喜,终日把玩,见玉上微瑕,不满。耀再出世寻找,终百年,再得一玉赠之。仙株观之,玉有微缺,不满。耀再出世,寻一青玉赠之,见纹络不美,株亦不喜。耀立誓而去,走遍天下,穷极四荒,屡寻美玉赠之,皆不满。五百年,耀遇妖而逝,仙株泣,世之大,竟无无瑕美玉乎?”

    “因逐美玉,而丧佳偶,心之不甘,岂不悲乎?”

    方原看完了碑上的内容,便将其记在了心里,思索了片刻,再次看向了石碑。

    若想了解一些秘密,还得看到石碑里面记载的内容。

    凝神片刻,只见蛟龙与吕心瑶还有白猫,也被人引了过来,他便也放下心来,嘱咐了他们几句之后,便将伤势压住,而后心意凝聚,陡然化作一道剑光,斩入了石碑之中。

    心神一荡,沉入了梦中。

    很快在这梦里,他看到了一方大世徐徐展开。

    在这一方大世里看到的,正是当初大仙界炼制成功了鸿蒙道气之后迎来的一方大世,修行界若许年里,从来便没有过不为资源所困的时候,如今居然逆转造化,炼出了这等神物,仙界诸族,无不惊喜若狂,神通法宝,精妙道法层出不穷,天骄人物,傲立云端,数万年间,不知有多少长生不老之仙脱颖而出,坐镇云宵,自在逍遥,活脱脱一副完美大世的模样。

    但这样的岁月,经过了很久很久,却渐渐开始有些新的矛盾生了出来。

    仙帝坐镇大仙界,统御诸族,由来已久,但诸族却渐渐不满仙帝一脉高坐王位,要与仙帝夺权,初时只是些许磨擦,皆被仙帝一脉镇压,感觉到了诸族不满,仙帝更是收拢鸿蒙道气,以制其衡,但没想到,诸族繁衍,早已强大,却不甘心被制约,终于生出了祸患来。

    对于这段历史,石碑里的记载,异常清晰。

    方原看到了许多野心勃勃的人在暗中谋划,也看到了无数的阴谋诡计,便如云烟纷起沓来,他看到偌大一个理想的大仙界,像是忽然起了一团野火,自下而上,燃烧了起来!

    他身在梦中,便也像是在经历着这一切。

    这使得他憋闷无比,他很想干涉这梦中的世界,但是却做不到。

    他发现这一切的出现,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他看到那强横无边的诸族强者,桀骜不驯,哪怕是内心再清静,也不愿意每每见着仙帝,都要低下他们的头颅,更不愿意在自家族群的利益,受到了帝氏一脉的压制时,仍然想着以大局为重,每每吞咽下这样的气来……

    他也看到了帝氏一脉的愤怒,作为曾经引导众仙征服三十三天的一族,作为命人炼化出了鸿蒙道气这等神物,完全将大仙界推衍到了一个空前繁荣局面的一族,他们认为自己命受于天,功大于地,便该万世根基稳固,所以受不了诸族强者对他们的日渐无礼与不敬!

    于是,终于来是迎来了那一刻!

    一面战旗,出现在了九天之上,猎猎飞扬!

    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