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九十四章 飞升之路
    大劫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一道来自天外的寂灭之光是什么?

    是谁在背后掌御着这一切?

    方原进入大仙界之前,便是抱着这些念头,他也做好了准备,无论去往了大仙界,看到了何等样的存在,都要找对方问个清楚。

    或许,对方是境界与层次高到了自己无法想象的存在,又或许,对方是强横到自己根本无法对抗的势力,或许,自己都等不到开口,便会被对方抹杀,自己都要跑这么一遭!

    既为了天元,也是为了自己与那无数人的努力……

    ……哪怕是绝望,总要有个交待的吧?

    他跟随了白猫而走,在它的指引之下,向着越来越荒僻的地方走去,有着白猫在他肩上,所以他走的很轻松,甚至显得并不快,但在他身后,披着黑色斗篷的吕心瑶与蛟龙,却跟的很是吃力,便好像脚下的大地在不段的延伸,扩散,费尽力气,方原也显得越来越远。

    正当他们惊惶无度之时,方原忽然停了下来。

    转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皱了皱眉头:“你们真要跟来?”

    吕心瑶一言不发,飞身而起,踏着腾云,赶到了方原身边,轻轻喘息了几口,才道:“现在满天下的人都在追杀魔息湖里的转生生灵,我留在这里,又哪有什么生机,况且……”

    微一沉默,才道:“他既然选择了你,我也想去看看,你究竟走出个什么结果!”

    方原仍是像最初认识吕心瑶时一般,看不破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也不屑于去看,只是发觉她确实有心要跟着自己一起去,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这一去,究竟是艰难还是险阻,究竟是生还是死,谁也说不准,吕心瑶既然愿意跟着,想必她已经做好了面对这一切的准备。

    “你呢?”

    他看向了蛟龙,道:“你我名为奴仆,但实际上谁也没当过真,我把你从南海金钩之上解救了下来,但你也前后帮了我不少,若你想得自由,那便去吧,如今的天元,也没有多少人能奈何得了你,但是跟着我去了……以后的事情,连我都不知道究竟会怎么样!”

    “去……我也去……”

    蛟龙累的气喘吁吁,过了一会才昂起了头来,道:“老方,我打一开始就没把你当成过主人……呸,谁有那本事做老子的主人?”

    “不过你做的事我魔昂很佩服,所以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也把心里话讲给你听!”

    “我从一出生开始,就在南海,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刚刚才出生,还是忘了什么事,不过我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便是被上一劫元时的大劫气息惊动才睁开了眼睛的,身世啥的,其实我也没啥兴趣,过的舒服自在才是最重要的,不过听到你想去那个地方,我倒有些心动,总觉得,我也应该跟着你去那个地方走一遭!”

    “冥冥之中的感应么?”

    方原听了,也只是微微皱眉。

    关于蛟龙的身世,确实一直都是一个谜,忘情岛也只是将它吊在了南海,却一直没有查出什么来,若说他之前毫无来历,只是海蛇成蛟的话,它又不可能有这等修为,居然可以在金钩之上钓了三千年而不死,但若说它有什么来历的话,偏偏又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甚至是它名唤魔昂这件事,一直到它自己说出来,都无人知晓!

    但它既然肯把自己这个最大的秘密说出来,便带着它走一遭儿也无防。

    这一去前途未卜,多些变数,不见得是坏事。

    “喵……”

    白猫在这时候,倒是有些不耐烦的叫唤了一声,似是嫌他们啰嗦。

    “那就一起走吧!”

    方原展开了大袖,飘飘荡荡,沿着眼前小路径往前走去。

    这一次蛟龙与吕心瑶跟在了他身后,像是因为得到了白猫的认可,倒没有被远远的抛在后面,二人一蛟身形晃动,很快便消失在了小路尽头,看起来,像是因为走到了视野未及之处,所以再也看不见,但又像是在他们向前走去的时候,世界出现了无尽的重影,他们从这一道重影,走进了另一道重影,而后一点一点,身影淡化,便再无也人知道去了哪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世上又出现了飞升之人……”

    南海之中的老龟,悠然长叹,然后缓缓仰倒:“趁这机会,睡个回笼觉吧!”

    ……

    ……

    天与地变得虚幻缥缈了起来,不再真实。

    方原依着白猫所指的路径,走着走着,便感觉周围像是有些不对。

    像是周围天地之间,所有的法则,都在一道一道的分开,露出了一扇巨大的门户。

    他以前曾经多次被白猫带着,十分神异的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看起来两地之间,距离极远,但他却像是只走了几步便到了,以前察觉不到这里面的变化,但如今修为不同了,却开始有了一丝领悟,能够感觉到周围法则形成的那种奇异而又玄妙的规律和变化。

    这种感觉,就像是手持避水珠进入了海里。

    海水像是有了生命,自主的向着两侧分开,让开一条通道。

    强行维系着自己心间的冷静,方原对周围的变化视而不见,继续向前走着。

    脚下一空,他正在踏着的羊肠小道忽然消失了。

    在他的脚下,居然出现了无边的星河,周围是一片冷寂的虚无,只有不含生命的星辰,遥遥挂在身边,仿佛触手可及,实则远在天边,周围极度的严寒包裹而来,心如葬灭。

    方原以法力护住了自身,继续向前走。

    他感受着周围的变化,心里倒是微微一动,生出些感应。

    他周围失去了法则的庇护,就像是在水里的鱼,一下子便跳到了岸上。

    这让他明白,自己在这一瞬间,已经离开了天元了。

    因为自己平时掌握的法则,都是天元的一部分,所以自己离开了天元,便失去了对那些法则的掌握力,周围只是一片星空,这星空之中,也有一些法则是与天元类似的,他可以掌握,但也失去了那原有的熟悉感,就像是羽翼下的小雀儿,一下子失去了温暖的怀抱。

    “或许,我走的路是对的……”

    感应着周围的变化,方原心里一动,暗自思索。

    他与别的修行之人还不同,其他的化神修士,都只是参悟并掌握天元的法则,而他则是天道化神,走上了自成法则之路,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如今他掌握的法则虽然比起天元来,也有缺失,但还留存了不少,他有一种预感,自己若是与普通的化神修士交手,对方在天元或许会强过自己,但到了星空之中,那将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双方差距甚至会很大。

    “便如转生魔偶一般,自生天地,才可不羁万物……”

    心里想着这所有的一切,方原继续向前走去。

    他身周的景物,在不停的变化,这一步尚漫步在星空之中,下一步,却忽然到了一颗死寂荒凉的大星之上,在这大星的灰尘之上,留下了一行孤寂而清晰的脚印,沿向前方。

    这一颗大星之上,甚至连风也没有。

    所以方原在自己的脚印旁边,还能够看到一排细密的猫爪,不知是多久之前的。

    “猫兄果然来自天外么?”

    方原沉吟着,继续向前走去。

    景物变幻,他看起来脚步不停,却身形不停变化。

    时而漫步在银河之上,时而穿行于殒石雨之间,时而踏过了星辰外面的光环。

    这种感觉,光怪陆离,又缤纷瑰美。

    生平前所未有的体现,让方原的心神,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

    但同样的,也是有一种灵魂深处的恐慌。

    他能感觉到,这一片星辰存在的意义,似乎与生命是相对的。

    它们几万年,几千万年,甚至几千亿年的存在于星空之中,永恒不变,永恒孤寂,若许偶尔也有会一颗流星袭来,击起遍地尘埃,但却没有任何一丝有生命迹象的存在看到这样的一幕,那么,这些星辰的存在,他们衍化出来的一切变化,又会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或许,意义本身这个词,也是人类想象出来的。

    对于他们而言,意义本身,就没有意义?

    宇宙的本源,就是永远的死寂,永远的一片荒凉?

    ……

    ……

    “喵……”

    沉浸在那种可怕的念头里,方原几乎无法自拔,只知道机械而木讷的走着,直到耳边响起一声仿佛是直接传递到识海里的猫叫声,他才恍然惊觉,愕然的抬起了头来。

    在他面前,星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青铜门。

    那青铜门破败,古老,散发着一种无形的威严。

    但看到了这青铜门时,方原却心神一震,从上面感觉到了一抹亲近。

    毕竟,这是人造的痕迹!

    看到了这一扇青铜门,便觉得自己似乎不再那么孤独。

    “大仙界终于到了么?”

    凭着仅有的理智,方原震奋起了精神。

    无论在大仙界里面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自己总算是过来了!

    如此想着,他毫不犹豫,举步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