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九十三章 看人间,看天上
    一句非常普通的话,但听在了众修耳中,却隐隐有些心酸。

    但谁也没有在这时候做儿女之态,只是稍稍动容,却还是保持着面上的凝重。

    这山上的人,显然早就做足了准备。

    这一场波及偌大天元的大战,是一场乱到了极点的乱象,谁也逃脱不掉,脱不开身。

    而他们,本就是要将这一场大战担在了肩上的人。

    “魔边大军,将会由我们统领,不会弱人半步!”

    魔边四徒平静开口,将八荒城该做的担在了肩上,而后他们恭身一礼,四人再度化作了流光,直向西方掠去,如今他们已交待了清楚自己要做的事,便不再多耽搁功夫。

    “洗剑池弟子,皆会倾巢而出,以转生魔偶,洗我除魔之剑!”

    洗剑池弟子的声音也显得十分平静。

    说罢之后,他们七人也皆纵身而去,远远的北方,可以看到一片云气之下,正有无数束剑而待的洗剑池弟子,在迎上了他们七人之后,立时化作一片剑雨,径直向着西方而去,从他们的方向看来,可以看到他们迎去的地方,正是那黑暗魔息最为浓郁可怖之处。

    中州世家天骄亦道:“中州不乱,天下不乱!”

    说罢了,他们也皆纵身而去,一片仙影,消失在了云间。

    “我自会去逐天地之间最强大的魔偶所在,只望不会死的这么快……”

    九重天前太子殿下李太一微笑开口,一步踏落,离开了山巅。

    “我自去投军……”

    “吾将去魔边,保证九天十地仙魔大阵顺利布下!”

    “吾去游说各方道统,总要保证后顾之忧……”

    “诸位道友,战场之上再会!”

    “……”

    “……”

    来的快,去的也快,各方天骄人物,皆担下了自己该担的一份,转身遁走。

    一时间,这方山巅之上,犹如流星遁向四方,消失在了天远各处。

    在这时候,每个人说的话都很简单,没有半句废言,这自然也是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这一去,担上了多少重量,更不知结果究竟如何,但没有办法不担下来,因为老一辈的人已经没有了,无论他们修为几何,准备做的够不够,这时候都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直到最后时,周围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了方原与东皇山道子。

    “最重要的事情有两件,一是该走出一条新的大乘之路,否则终究还是白忙活一场,二是要有一位圣人出现在世间,保证天元诸修之心不会散乱,以免自乱了阵脚……”

    东皇山道子说着,看向了方原,他想的与说的,与别人并不同,一边沉吟着,一边慢慢走到了方原身边,过了一会,才凝重道:“有资格担当起这两件事的,普天之下,只有你我,如今这大战已起,我们二人也就不必再避诲什么,说说你的打算吧,你选哪一件?”

    方原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两件事你都担起来吧!”

    东皇山道子微怔,皱眉道:“莫非到了这时,你再对我说你道心不稳!”

    言下之意很是明显,担心方原在这一战里受到了影响,不愿再挑起担子。

    “我的道心从未有一刻比此时更坚定!”

    方原平静的回答了他一句话,然后慢慢抬头,道:“只是人间的事,我暂时顾不上了!”

    “你……”

    东皇山道子微微一怔,眼底有些凝重之色。

    过了一会,他才道:“有必要么?”

    方原道:“总要有人去做!”

    东皇山道子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他才忽然道:“仙盟曾说,这人间若是必亡,也还有一条后路,乃是黑暗之主留下来的,如今便在你手里,你可已经安排妥当了?”

    方原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沉默了半晌之后,忽然抬手托出了一个黑色的匣子。

    “都在这里面!”

    他道:“若是人间当真没有胜算,便将这个匣子打开吧!”

    东皇山道子将匣子接了过来,凝视半晌,点了点头。

    “我走了!”

    方原不再多说什么,带了自己肩上的白猫,轻飘飘自山下走了下来,一步踏入云中,身形便已消失不见,远处隐约可以看到一条蛟龙,和一道黑影,尾随了他往远处而去。

    “这就是那真正无望之后,人间仅剩的一条路么?”

    东皇山道子看着那个匣子,面上的表情,很难用言语形容。

    他知道这匣子里放着的是什么,也知道若是到了天元最顾难的时候,只要打开了这个匣子,那他以及很多人,都还有着继续活下来的希望,只是这人间,却要就此毁去了!

    这是一个希望,但也是一个诅咒!

    因为谁也不知道,当天元众人得知了这匣子里放着在大劫之后活下去的秘法时,还有多少人会再敢于拼上一切,以绝决心态,去迎战渡劫魔偶,赢下这胜算并不大的一战……

    “人间最绝望的时候再打开么?”

    想着方原的话,他脸上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若想走那条路,何防现在就取出来大家一起参研,凭各自本事成功,若不想走那条路,又何必留下这祸害来让人心生退路?”

    “我也只有来做一个坏人了……”

    自言自语着,他便打开了那个匣子……

    ……然后他就苦笑了起来,有些佩服的看着方原离开的方向。

    这匣子里,是空的!

    ……

    ……

    “如今的天元,已经没有别的石碑了吧?”

    自那山上下来,方原便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同时声音静静的开口。

    他身边已经没有人,蛟龙与吕心瑶,也只敢远远的缀在他的身后,自然听不见他的声音,而如今,能够听到他这询问的,便只有他肩头之上的白猫,这一只身材肥硕的猫大爷只是蜷在了他肩头之上,眼睛似乎在瞟着上天,也不知是在担忧什么,还是琢磨着什么事情。

    方原已经习惯了白猫对自己的问题不回应,但这一次,他却没有停口,而是径直说了下去,道:“这一战后,我已知晓原来真正的威胁并不是来自人间,而是来自天外……”

    “那些存在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会降下灾劫毁了昆仑山?”

    “他们又为何心生忌惮,因为剑痴那一剑,而不惜降下灾劫毁了他?”

    “他们在忌惮着人间什么,又或者说……”

    “……在害怕着什么?”

    “……”

    “……”

    白猫沉默着,只是体内有呼噜响。

    方原也不急于得到它的回答,只是一直在慢慢的说着:“天降石碑,究竟有多少块?在那已经与人间久未产生联系的大仙界,炼出了鸿蒙道气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这一场场大劫,来的如此诡异,便如附骨之蛆!”

    “大劫的背后,究竟有着什么?”

    “……”

    “……”

    方原的声音,在这时候显得无比的冷静,像是没有一丝的情感。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显得无比理智,思路也无比的清晰。

    但是他所有的问题,白猫却没有作出任何回答。

    “我想要知道这所有的答案!”

    方原说到了最后,便不再多问什么,而是平静的说了出来:“那些剩余的石碑,究竟是被毁了还是根本就没有来到人间?天元与大仙界的飞升通道,都已经被掩去了,鸿蒙道气的炼制方法,也被掩去了,若是不想让人间知晓,又怎么会有石碑留下来,而若是想让人间知晓,那又是谁高高在上,操控着那未知的力量将石碑毁掉的,是否已不是同样一批人?”

    他问着这些问题的时候,也在观察着白猫的反应。

    隐隐约约的,他似乎也从白猫的反应里,感觉到了一抹疑惑。

    而在说完了这些话时,方原来到了一处岔口路,他如今漫无目的行走,似是来到了一处乡野小径,眼前有着两条路,一条是笔直大道,通向了远方,一条是掩在了野草里的小径,若隐若现,方原便在岔路口,平静说道:“既然已经无法再从石碑之上得到那些秘密,那我便只有另外寻一个方法,人间若是找不到这些答案,那我便只能去大仙界找个答案!”

    白猫颈上白毛微竖,似乎有些紧张。

    方原语气平淡,道:“飞升通道的存在,都已经被掩去了,而且从黑暗之主留下的传承里,可以看得出来,飞升通道的存在,便与大劫降临有关,所以哪怕知道了飞升通道的存在,我也不能随便打开,否则的话,还不等我到了大仙界,恐怕人间便已湮灭在大劫之中了!”

    白猫眼睛竖了起来。

    方原道:“但我知道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进入大仙界!”

    他轻轻抚着白猫的脖子,平静道:“猫兄,我不知你来自何方,但你定然不是人间生灵,我知道你有玄奇之法,惟一可以领我进入大仙界又不引动大劫的,或许便是你了吧……”

    他道:“带我去!”

    白猫的身体蜷在了方原的肩膀之上,像是在颤抖,又像是在愤怒,它警惕的看着天上,又厌恶的看着人间,它久久没有开口叫唤,似乎心里也在想着一些纠结又犹豫的事情,但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它终于还是眼神冷了下来,长长的尾巴向着前方指了过去……

    “谢谢!”

    方原低声开口,望着那一条荒草丛生的小径,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