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九十二章 轮到这一代了
    天元在这一刻,忽然变得阴风潇潇。

    远远的看去,只见那一片战场上空,有无穷的黑暗魔息涌动了起来,像是深沉到了极点的夜色,又像是一只盘踞在了苍穹,俯视着人间的巨兽,里面蕴含着无数黑暗魔息的嘶吼之声,还夹杂着三位至尊神帝惊惶而愤怒的吼声,他们感觉到了那种可怖,拼命挣扎着,嘶吼,翻翻滚滚的黑暗魔息呼啸四方,涌至九天,然后沉重无比,向着下方大地镇压了过来。

    那种声势,无法用言语形容。

    望着那等可怖的威势,每个人心里只能生出一种感觉!

    绝望!

    因为那种力量,几乎超越了人的想象,似非人力可以抵挡。

    但也就在那一片乌云向着大地狠狠镇压了下来之时,忽然间从大地之上,有数道耀眼到了极致的光华,流星也似逆天而上,主动向着那一片魔威无尽的乌云迎击了上去,与那乌云的威势相比,他们的光华,似乎显得有些单薄,但却蕴含着让人心惊动魄的力量!

    轰隆隆!

    那些光华撞进了黑色的乌云之中,有惊天动地的声音响了起来。

    像是天地在裂开,从那一片动荡之中,可以看到有数道身影若隐若现,他们身形游走,神通耀眼,撕裂了那厚厚的乌云,擒住了乌云里面的某些存在,施展无上神通将其镇压。

    强横无边的气流,从天的这一头,卷到了另一头。

    耀眼的神通光芒,将十万里大地,照得一片雪亮,犹如烈日降临。

    在这一霎,每一个人都回过了头去,无法直视那光芒。

    ……

    ……

    远远近近,不知有多少修士抬起了头,看着这一幕发愣。

    这一片战场的北首,天机先生抬起了脸来,他双目已盲,只剩渗然血迹。

    南海之上,巨龟颤抖,天地江河,掀起了一浪一浪。

    某一个山峰之上,白猫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停嘶吼,声音尖锐,犹如鬼哭。

    东皇山道子双手背负,静静的看着天边,袖子里的手掌在抖。

    前九重天皇朝太子殿下李太一,慢慢的低下了头,久久不发一语。

    ……

    ……

    良久,良久,天地才变得安静了下来。

    再抬头看去时,便看到,那一片遮蔽着天元大地的乌云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艳阳天。

    只是在大地之上,多出了一片黑色的浓雾,像是被某种力量,卷了过去,钉在一处。

    天地之间,焕然一新,像是什么都没有存在过。

    只有一片残破的山河,痕迹如新,记载着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半空之中,方原慢慢的站起了身来,清风吹来,将他一身青袍,吹得猎猎作响,看起来他在这时候也显得有些颓丧,身上不知有多少伤痕,血湿衣袍,头发散乱,但他毕竟还在这片战场之上站着,他看着乌云散去,阳光洒回人间,看着烟消云散,忽然眼睛有些酸。

    过了很久,他才慢慢自天上走了下来,从这一片残缺的战场之中走过。

    他捡起了一柄残破的银刀,上面还烙印着大雷台的法印,捡起了一个被烧的只剩了一个手柄的拂尘,捡起了一枝满是裂痕的朱笔,捡起了一块丹炉之上的残片,捡起了只剩一块小铁片的铁尺,然后继续向前走去,慢慢的捡起了一柄残剑,一方九龙宝印,一杆银枪,一根龙头拐杖,一柄铁锤……他一一的收了起来,仔细的放好,生怕拉下了其中一样。

    直到最后时,他走到了这边战场北方的边缘,看到了一个双眼流血的老人,身形已然僵直,手里的毛笔还提在半空,下面卷轴之上,笔墨如新,溅着殷红,事情还没有写完。

    方原接过了那毛笔,替老人在卷轴之上写下了结果:

    “十帝灭,十二老……殒!”

    “……”

    “……”

    写完了这些,方原慢慢的抬起了头来,向着天上看去。

    青天无尽,目不可及。

    但从那无尽的天外,方原好像可以感受到一些未知的存在,在看着人间。

    而再向四面八方扫去,不知有着多少魔息湖在沸腾。

    有无数转生归来的黑暗魔偶,在试图作乱。

    外忧内患,人间夹在中间,便仿佛琉璃一般的脆弱。

    但莫名其妙的,方原一边看着这无尽的事,一边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让他感觉便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人间,永不会亡!”

    “……”

    “……”

    内心里涌动着一些暗流与潮水,滚滚荡荡,起伏不休。

    他径直横穿了这一片战场,向着东方走去,没有腾空驾云,而是这般靠着双足走过,天地法则,皆在自己身边汇聚,万里之地,也不过一步而过,周围的景色,便如浮光掠影,如真似幻,带着些不真实,而他便在这天地间的缝隙里,惟有一袭青袍,颜色如旧!

    最终,他走到了一座高山之上,这里是中州边境的一座奇山,山腰里雾霭层层,林间鸟雀争飞,西方夕阳已沉,即将落入地平线之下,将这一片天地,都染上了微微的红色。

    一只白猫,斜刺里钻了出来,跳上了他的肩膀。

    方原身形不动,任山风撩起长袍,只是静静的看着天下,耐心的等着。

    未过多久,东方有一人走来,身穿白袍,头戴紫冠,走过来时,天地仿佛以他为中心,不停的改变着重心,就连路边的杂草,在他走近了时,也被风压低了头颅,像在行礼。

    东皇山道子感应到了他的气机,如约前来相见了。

    不过,来的还并非东皇山道子一人,南方有一身穿黑袍男子,丰神俊逸,面貌儒雅,但在这时候,身上却缠着一身的煞气,仿佛是一个幽冥里的鬼,他诡异至极的出现在了山脚之下,然后身形消失,再次出现时,又诡异至极的出现在了这一片山巅之上,看着方原。

    方原气机一动,引来的不只是东皇山道子,还有前九重天太子殿下。

    再之后,北方有剑气呼啸,七道耀眼的剑光仿佛是穿越了虚空而来,陡乎间立在了山巅之上,隐隐的龙吟声响起,露出了七个气机如剑,锋芒毕露的身影,正是洗剑池七子。

    再之后,西方浩浩荡荡,有四人骑天马而来,乃是八荒城主膝下四徒。

    而后,中州一众天骄们也到了。

    忘情岛三位长老赶了过来。

    ……

    ……

    方原在这山上,静候了一夜时间,这一座山上,便已聚集了许多人,有的立在山巅之上,有的聚集在了山腰里,皆不发一言,只是静静的待候着,没有人打破这时候的沉寂。

    眼见得东方鱼肚泛白,方原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周围的人。

    “这一场大战已然掀起,天元怕是再无宁日了!”

    他轻轻开口,同时看向了人间。

    一夜功夫里,天元已是大变,若是从九天之下看下来,便可见这偌大天元,似乎变成了一方棋盘,无数的魔息都释放出了惊人的魔息,诡异至极,里面那些沉睡的黑暗魔偶,无论是否开始转生,也无论转生成功了多少,在这时候都已按捺不住,疯狂的扑向了人间。

    而仙盟之前做下的安排,也开始运作了起来。

    早在方原等人赶赴幽州,力战至尊十帝之前,仙盟就推敲出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也都布下了后手,如今一夜时间过去,那些后手都已完全催动了起来,各大道统、世家,都别无选择,迎向了那些忽然爆发的魔息湖,而这,本来就是仙盟刻意安排,以免出现变故。

    便如黑白子,既置于一地,便要相互绞杀!

    “早晚都会来,所以来晚一些,本就不如来的早一些!”

    东皇山道子也在看着天下,淡淡道:“仙盟已经将他们所有的布置与安排,都留在了我手里,人间与魔息湖这一战,布局已久,也惟有必胜一途,只看我们能拼到什么程度!”

    “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方原低声开口,道:“魔边,九州,南海,妖域,雪原,每个地方都需要有人前去迎击,各方道统、世家、宗门,人心散乱,需要有人引领,仙军出动,需要有人统率,各方资源,也需要有人调动……更重要的是,这世间再有那些避世之人,便须得一个个的都斩了!”

    说着声音微冷,隐有杀意,顿了一下,才将这杀意隐了下去,将一道卷轴取了出来,又道:“这里面是这一战之中,我们推衍出来的魔偶弱处,可稍作针对,此外,天元必须再出现新的大乘修士,也必须有人提前谋划,在与魔息湖大战的过程中,还要让更多的修士成长起来,在这样的乱世之间,保存实力,做足了准备,以免十年后大劫降临时,束手待毙!”

    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提前想好了的,所以说的很清楚。

    只不过,就算他再尽力的去想,也总觉得有很多疏漏处,因为有太多事要做。

    “都想想自己能做什么吧!”

    方原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慢慢抬起了头,道:“毕竟,我们上面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