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惟一的方法
    轰!轰!轰!

    大战再度开启,比刚才还要猛烈。

    如今皆是以二夹一,方原与忘情岛老祖宗战住了至尊阴阳神帝,九重天仙皇与天魁圣人合战至尊血神帝,洗剑池剑首则与八荒城主白袍战仙合战住了至尊乱神帝,各展神通。

    “不撞南山不回头,人间便是如此幼稚!”

    “吾等就算无法再化天地,但皆法力大增,你们拿什么来拼?”

    虽然已经形式大变,战局成了二打一的局面,但三位至尊神帝羞恼过后,却仍是凶威大盛,他们说的不错,如今十大神帝已死,等于是十座魔息湖之力,加持到了他们三人身上,所以他们就算没有再化天地,但却也一样法力大增,在这时候一人面对人间两大高手,非但没有像之前一样败象丛生,反而更强的凶狠,驾御无边黑暗魔息,直向他们迎了上来!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方原一行人,似乎胜算都比刚才更低了。

    “哈哈,你们当真死了太久,连做人做最简单的道理都给忘掉了……”

    九重天仙皇意气风发,迎着至尊血神帝的怒吼大笑了起来,大袖挥舞,飘飘荡荡,直向着至尊血神帝迎了上去,声音里夹杂着些调侃之意:“打不过的时候怎么拼?”

    “当然是拿命拼了!”

    在他这声音响起之时,他身后已有道道气机流转,化作了一片虚幻影子。

    那些影子,一尊一尊,皆是身披龙袍,头戴珠冠的帝王之相。

    九重天仙皇面上的表情,带了些自嘲,也带了些不甘,更多的是一些释然:“吾百岁登基,用尽手段,逼得我皇叔退隐,镇得八部老臣,自视天资不输世人,一心只待大劫过去,再复祖上荣光,一揽众山,成为天元之主,只可惜啊,吾天资够了,手段够了,九重天的积累也够了,奈何天道已改,时不我待,我这与生俱来的野心,终究只是野心而已……”

    “无法坐拥这天下,那便为这天下而死吧!”

    “……”

    “……”

    在他说着这话时,他身后的虚空里,无尽帝王虚影,一个接一个的燃烧了起来,每燃烧一个,他身上的气机便强盛一分,而到了最后时,燃烧的是他自己的神魂,这使得他的力量几乎毫无止境的升腾了起来,似乎已经跨越了某一个界限,抵达了某种未知的境界……

    燃烧着火焰的大手,横空而去,忽然一把重重握住了黑暗魔息里的某一个存在。

    至尊血神帝身形流转,难以捕捉,但却被仙皇一把给抓住了。

    九重天仙皇仙袍荡荡,仿佛是一颗巨大的太阳,金光耀眼。

    他转头看向了四方,笑着说道:“诸位道友,不必再挣扎啦,到了我们这个境界,虽然终究没有一步踏上大乘,但眼光还是在的,我们皆知道,事已至此,若想料理了这些魔怪,就只剩了一个方法,虽然代价大了些,但好在,比让他们小瞧了我们这些人强啊……”

    他的声音里,带着些笑意,带着些无奈,但更多的,却是霸道。

    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信心。

    “时机已到,我尽了心啦!”

    忘情岛老祖宗,在这时候已然变得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听了九重天仙皇的话之后,沉默了半晌,然后轻轻笑了一声,慢慢的抬步向前赶了过去,眉心似乎有一道裂隙出现,然后身边便似有无边碧波出现,就像是她将一片怒海引了过来,这一片怒海,将至尊阴阳神帝周围的黑暗魔息,硬生生的冲击到了一边,也使得她,第一次靠近了阴阳神帝身边。

    “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像金丹小辈似的拼命,还真是有点丢脸啊……”

    而洗剑池剑首,亦是剑袍烈烈,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其实这也不算丢脸……”

    “我这一世,注定成不得剑道第一人了!”

    “但总是要让世人知晓,我丛仙律,一生不弱于人……”

    随着这声音出现时,他肉身都在崩溃,像是化作了一道一道的血色剑光。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道道绝望的气息出现,轰然炸裂,但又带着种无坚不摧之意。

    ……

    ……

    望着虚空里,诸位大修身上暴发了出来的惊滔骇浪也似的气机,方原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他看到了无数的目光向着自己看了过来,也听到了他们说的话。

    那些人都在看着他,向他说:“时机已到!”

    场间众修,皆是修为精深的大修,所以当他们看到了之前十大神帝殒落到只剩三人,结果剩下的三人却皆获得了强横无边的力量时,也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真正的铲除这剩下的三大神帝,便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一般,一个个的斩杀,只能瞬间将他们三人消灭!

    而这,自然便要求他们皆在同一时间,将这三尊神帝斩杀!

    面对着三位掌握了无穷黑暗魔息的神帝,想要斩杀都已极难,何况同时斩杀?

    他们皆知这里面没有别的方法可用,所以他们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那惟一的一个方法!

    身为圣地之主,他们皆悟尽天功,以求超脱,虽然如今天地大道已改,他们超脱不得,但在这一世修行之中,也悟尽了天地至理,再加上圣地悠悠数万载底蕴,他们自然也就懂得许多禁忌法门,这些法门,终究可以让他们在一瞬间,掌握远超平时的强大力量……

    ……当然,代价也是常人所难想象!

    他们不是耽误时间的人,几乎都在同一时间便做下了决定。

    做好了之后,便皆转过了头来,告诉方原:时机到了!

    时机到了的意思,也就是说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

    ……

    “老祖宗……各位前辈……”

    方原身在半空之中,心神一震惊颤。

    他没想到,这一场大战,最终会落得这样一个结果。

    “方小子,休要说那些没有用的话,也不要学那痴儿作惺惺之态,老身活了这么久,早就回了本,如今既然需要走出这一步,那当然该由老身来走,你抢不得。洛丫头那般年轻,便为了人间去了那等地方,她是老身教出来的,她能够明白的道理,老身难道反不明白了?”

    “老身活的知足,惟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洛丫头了……”

    “我知道你一直都想着接她回来,但我其实并不看好这个结果……”

    “只是,你现在一定要答应我……”

    忘情岛老祖宗这时候形若女童,但说话仍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无论如何,都要将她接回来,一起给老身上一柱香!”

    “……”

    “……”

    “我们来赴这一战,本以为只要除人间除了这些祸患,便可以心无挂碍,没想到在临死之前,却又看到了那天外的威胁,小子,我们顾不上以后的事了,便由你来吧!”

    九重天仙双手负于身后,轻轻向着方原笑了笑,道:“至于我家红儿……”

    “……哈哈,看她自己的本事吧!”

    “……”

    “……”

    “传承已经留下,又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八荒城主白袍战仙轻轻摇头,道:“若有机会,告诉我那四位徒儿,老夫一世无悔!”

    “……”

    “……”

    继而开口的是洗剑池剑首,他最后看向了方原,不知想说什么,过了许久,才只是摇了摇头,道:“剑道之争是大害,方小友,老夫这一去,便再不回了,无缺剑道有你,洗剑池怕是再无争锋剑道魁首之机,但老夫只愿借这最后的老脸,请你为洗剑池留一线生机!”

    “……”

    “……”

    “斩杀了这三尊妖魔,并不能算是结束,有这十座最古老的魔息湖存在,早晚还会滋生出更为强大的神帝,所以,老夫也已做好了准备了,以后的事情,我就不去操心了!”

    最后开口的,是天魁圣人,他的脸色显得最为平静,向着方原道:“我会化身魔偶,定住这黑暗魔息,但是如今天地已改,我在这黑暗魔息之中,早晚也会转生成为另外一种生灵,所以方小圣人,请你记住,百年之内,一定要将我除去,另寻其他解危之法,老夫不希望待到某一日,会站在人间的对立面,等着被我庇护过的后辈们来斩杀我,那实在……太可悲!”

    “……”

    “……”

    方原一个一个,认真的听着他们的话。

    能答应的,都答应了,不能答应的,也要先答应下来。

    他在这时候,满心里皆充斥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情绪,好像夕阳西落,暮气沉沉。

    好像看到了一方大世落幕,一代天骄即将远去!

    千言万语,他只能向着这些前辈们深揖一礼:“晚辈替人间,谢过诸位前辈了!”

    “……”

    “……”

    “哈哈,走吧!”

    望着方原深揖到底的身影,那些老修们大笑了起来。

    九重天仙皇抖了抖大袖,大步向前迈了过去,笑道:“黄泉路上,倒也不会寂寞!”

    八荒城主也大笑,向着周围揖了一礼:“诸位道友,后会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