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九十章 还是要战
    千年之前,世间高人齐聚昆仑山,试图推衍出一种可以永远渡过大劫的方法,但却在十年之后,引落了一场浩劫,那浩劫将世间七成高人抹去,让这一世的天元,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弱的一世,不知有多少人,心生绝望,一度苦闷,认为天元再无渡过大劫的希望!

    谁也不知道那浩劫的真正原因,只是有些人传说,说是一道天外流光降临所引发。

    方原所认识的人里,黑暗之主对这件事算是了解比较深的,他说天外有一种诅咒,正是因为昆仑山上那些人,触到了这个诅咒,所以才引了这么一场灾劫,绝了人间的希望。

    正因为担心着这诅咒,从方原拿到了黑暗之主的传承之后,便一直被这件事情的阴影所笼罩,一直感觉仿佛天外有某种眼睛看着自己,这让他无论做什么事,都压力极大。

    但内心里,还是有些侥幸的。

    兴许,那只是自己的错觉呢?

    可如今,这一幕又在自己眼前重演了。

    只不过,千年之前,仿佛是因为有人接触到了某个秘密,而天劫灾劫。

    千年之后,这一场浩劫,又因何而来?

    难道真是因为剑痴悟到了不属于人间的一剑,触动了禁忌?

    若是但凡触及到了禁忌,便要被抹去,那人间,拿什么来对抗这场大劫?

    ……

    ……

    “哈哈,天地气运,不在你们人间,在我们这里……”

    “所以无论怎样,你们还是要输!”

    一片寂然里,三位神帝像是疯了一般,浩浩荡荡,凝聚起了无边的黑暗魔息。

    刚才那一剑,斩掉了他们连手换来的境界,也斩掉了他们短时间内再度化天的可能,但对他们本体的伤害,却极是有限,如今,他们仍然是集十大神帝之力在身的三尊巨神!

    看到了那一道天外而来的灾劫,他们第一时间,也是感觉恐慌,但他们却明显比方原等人反应的更快,很快便从那震惊里清醒了过来,急急凝聚起了无边的力量,大声嘶吼着,反倒要趁着方原等人仍陷在了那无尽惊惧里面,而将他们一个个先行绞杀在这片战场!

    整个人间,都已经绝望,又还有谁可以抵挡他们的野心勃勃?

    轰!

    滚滚魔息涌来,方原等人尽皆被淹没,被洪潮推着向后撞去,如风中残烛。

    到了这时候,他们皆已战意无几,只本能的保护着自己。

    心里惟一的念头便是,就算击败了这些神帝,又如何对抗那天外的灾劫?

    那一道天外而来的寂灭光芒,不仅抹去了剑痴,还抹去了他们信心。

    “这人间?”

    “还有希望吗?”

    方原几乎要整个被淹没在一片绝望之中,在无尽黑暗魔息里,随波逐流。

    他与其他的圣地之主一般,也被那寂灭光芒击溃的道心。

    本来就担心着那种诅咒的存在,然后在这时候真的看到了那种诅咒……

    那还怎么拼?

    那还有什么可以做到的……

    ……

    ……

    在这种绝望之意,达到了顶点之时,方原以为自己也会放弃,但却很没道理的,从内心里浮现出无尽的不甘与愤怒,就好像是,有太多早就存在于自己心底,一直维系着自己道心的东西,在这时候,火山一般爆发了开来,冲斥着自己崩碎的道心,让自己想纵声长啸。

    那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开始苦苦阅读,将之奉为至理,铭刻于心间的语句。

    那是《道元真解》上面的道理!

    打从很小开始,方原便在苦读《道元真解》,他识字,也是从《道元真解》开始,而这一部昆仑山上流传下来的典藉,虽然世人皆说其中有很多道理,可事实上,里面记载的,只不过是一些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理念与道理而已,便像是给小孩启蒙的书文差不多,这也是世间无尽的修士,一直试图从里面挖崛出某些秘密,但最终却一直都失败了的原因……

    谁能从儿歌三百首里面挖崛出什么大秘密来?

    只不过,某些时候,越是浅显的道理,给人的印象愈深刻,方原便是这样一个,他从小时候受尽贫寒艰难,迷茫无知,开始领悟与认识这个世界,便是从这些道理中来,而这些道理,某种程度上,也就等于是开了他的窍,帮着他塑造了一颗道心,以及坚定的信念。

    平时或许不察,但在这道心受到冲击时,那些道理,便渐渐浮现。

    如今,的确像是绝途,让人道心崩溃!

    强敌还未除去,便忽然看到,头顶之上,还有着某些更强的存在!

    这让人怎么提起力气去拼?

    哪怕他们都是世间顶尖,在这时候,也难免生出了一些绝望心思,难以自持。

    但是,另外一种深深的不甘在方原心底升腾了起来。

    绝途又如何?

    自己还没有死,自己还有一战之力。

    再过绝望,也总不能就此放弃了!

    毕竟,他在很早之前,就曾经遇到过这样的困境,当他剑道入了绝途,修行之路受阻之时,他也曾心生绝望,可最终,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使得他继续坚持了下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肉身可毁,道心不灭!

    道心不灭,人间不亡!

    ……

    ……

    “唰”的一声,方原睁开了眼睛。

    他向来清澈的眼睛,在这时候,也变得血丝密布!

    “诸位前辈,难道我们就此收手了不成?”

    沉声大喝,从他心底响了起来,被黑暗魔息裹住了的他,身周忽然出现了无尽的雷光,这些雷光以他肉身为中心,忽然向着周围扩散了出去,形成了一个若有若无,隐约和刚才那三位至尊神帝所化的天地有些类似的空间,在这空间撑开之下,黑暗魔息都挤到了一边。

    再一刻,方原大袖一振,一株缠绕着雷电的神柳飞了出去。

    那一株神柳,落在了这一片战场中间,节节暴涨,上面无尽的雷电垂落,与柳条儿一起扫向了四面八方,犹如一道道绳索,贯穿于天地之间,也搭到了诸位大修的身上。

    神柳之内,乃是尽乎无穷的生命之力。

    这等生命之力,一霎间那灌入了九重天仙皇、洗剑池剑首、白袍战仙、天魁圣人、忘情岛老祖宗等人体内,使得被黑暗魔息裹挟的他们,也于一瞬之间,精神为之一振……

    “黑暗魔劫要夺世间,我们便斩了黑暗魔偶!”

    “天外未知要毁掉人间希望,那我们便找上门去看看他究竟是什么!”

    “他们或许随时可以毁掉我们,但如今终究还没有毁掉!”

    “我们还活着,所以该做的事,总要继续去做!”

    “……”

    “……”

    方原的意念,也通过不死柳,传递入了场间诸位大修心间,没有什么教诲之意,方原只是将自己内心里所想的,告之诸位大修,他相信,这些大修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无一不是道心坚定,信念超绝之辈,若连这一道坎都过不去,还有什么资格代表天元一战?

    “哗啦啦……”

    说出了这些话时,方原衣袍展动,单手持剑,直向着至尊阴阳帝冲了过去。

    一腔杀意,在这时候沸腾到了极点。

    轰!

    他身边雷河袭卷,剑意滔天,左手法印,右手剑,与至尊阴阳神帝战到了一处。

    “说的不错!”

    仿佛是被方原提醒,又似乎只是内心里瞬间便想得明白了,八荒城主白袍战仙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他低声叹了一句,自语道:“毕竟我们还活着,只要活着,便要把该做的道理给做了,我守八荒城若许年,哪一时哪一刻不被绝望包裹,但看我魔边男儿,可有后悔之人?”

    他说着话时,手中银枪一摆,肉身之上,便有层层血气激发。

    那些血气,每一缕都化作了一道龙形,分明便是一种秘法,激发了他的血气。

    而在他这些血气加持之下,忽然间银枪向着身前一振,滔天气机暴发,将那无尽冲击到了自己身前来的黑暗魔息,直接击成了两半,急流也似,分左右自他身边挤了过去。

    “吾乃白袍战仙任龙胆,天地可教我灭,独不能教我认输!”

    闷雷也似的低喝响彻四方,他直迎着至尊乱神帝冲了过去,一袭白袍,于风中猎猎作响。

    既为白袍战仙,便当以战平乱!

    “吾等堂堂圣地之主,难道已经沦落到被一个小辈提醒了?”

    “哈哈,笑话!”

    也在这时候,九重天仙皇,洗剑池剑池,天魁圣人、忘情岛老祖宗等人,皆是眉眼凶狠,纵声大笑,这笑声仿佛是自嘲,嘲笑自己刚才居然会险些道心失守,实在是失了气度!

    “我们居然也会因为一道未知的力量,而道心失守,实在大失颜面!”

    天魁圣人森然大笑:“诸位道友,咱们都是要脸面的,将来注定要被后辈们生生世世铭记,立碑作传,仙风道骨,可我们道心失守的丑态,已经被他们三个看到了,怎么办?”

    洗剑池剑首杀气满满:“杀了他们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