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八十九章 一剑开天,万剑生灵
    一剑开天,万剑生灵!

    面对着这样的一剑,方原除了说厉害,还能说什么?

    果然只有纯粹的人才能创造奇迹!

    而在他们说着话的时候,这一片偌大的世界,正在缓缓的迸塌,就好像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之间,忽然间生出了一道巨大的裂隙,而这一道裂隙,又使得这一片世界变成了三分,像是冰雪正在消融,那曾经的天地日月,那曾经的苍穹,在如今重又退化,变成了滚滚的黑暗魔息,流水一般涌向了四面八方,便好像刚才那种真实的感觉,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

    三位至尊神帝,从那浓重的黑暗魔息之中跌了出来,摔向了四面八方。

    他们集结三人之力,才触及到了那个境界,形成了这样一片世界,但却因为这个世界被一剑斩开,所以三人分开,重新化出了原形,成了三个截然不同的人,这使得他们又惊又愕,满面的难以置信,倘若他们也有道心一样的存在,那这道心,想必已变得粉碎了。

    “这一切,怎么可能?”

    他们无法理解,带着无尽的惊愕,抬头看了过去。

    在他们看去的方向,也是那一剑斩来的方向,正有着一道看起来微不足道的身影。

    与这一方天地相比,那身影实在渺小至极,就算是和普通人相比,他也显得瘦削,驼背瘸腿,残缺不堪,但就因为他手里握着一柄剑,所以他只是站在了那里,便让人感觉比整个天地都要高大,整片天地,在他那一剑的面前,也显得如此脆弱,像一层薄薄的纸。

    “人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剑?”

    “你们究竟设下了什么阴谋诡异?”

    “尔等本就低阶生命,本就蝼蚁,如何能伤得吾等大道?”

    无尽怒吼之声响起,却是那三大至尊神帝的咆哮声!

    在他们的声音里,也多少有着不解与愤怒,以及那因为不解而引发出来的无边恐慌,在他们三人连手化天地之时,已经觉得看透了人间,觉得人间的力量不过如此,但偏偏就是这不过如此的人间,忽然暴发出了让他们无法理解的力量,他们又怎么会不觉得恐慌?

    而方原以及白袍战仙、洗剑池剑首、九重天仙皇、忘情岛老祖宗等人,则一时不知道该说出什么来,他们皆是世间顶尖的人物,都有着无敌之名,但他们却知道自己并非无敌的。

    看到了那一剑之后,很难形容,他们如今心里是什么滋味。

    羡慕?

    又或是嫉妒?

    又或是终于放下了心来,人间有此一剑,又何愁大劫降临?

    三位神帝在恐惧。

    而他们却忍不住心神激荡,想唤此人过来一起降魔……

    只是,在他们各个心境不同之时,那斩出了这一剑的青阳剑痴,却是一动不动。

    他只是手里握着那一柄剑,静静的立在了当场,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今他一剑开天,本是最为荣耀之时,但在他脸上,却看不到任何荣耀之色,有的只是一片沉寂,甚至说,还带着一抹疑惑之意,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忽然间抬起了头来!

    这一刻,他身上忽然间杀气暴涨。

    而随着他身上杀气暴涨,诸圣地之主还有方原,又或是如今本就有些心惊肉跳的至尊神帝,皆是大吃了一惊,有些期待,又有些惊惧,刚才那一剑,他们感受到了,但却没有亲眼看到,如今只见得青阳剑痴当着他们的面,又要出第二剑,谁不想看到他这一剑的神威?

    但又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种凶险,这是因为他的剑,已锋利到让人心寒。

    只不过,这种纠结的心情,只是一霎之间。

    方原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也忽然抬头看去,脸上露出了震惊之意。

    再紧接着,诸位圣地之主,都感觉到了某种压力,下意识抬起了头来,望向九天。

    苍穹之上,云气缥缈,空无一物。

    但莫名其妙的,忽然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压力,异常惊怖。

    “哗啦啦……”

    南海之中,某个沉睡多年的老龟,在这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睛,向天上看去。

    “喵!”

    这一片战场不远处,白猫颈毛直竖,对着苍穹嘶声大叫。

    某个勾壑里,蛟龙浑身颤抖,一头扎进了泥坑里,把自己当成了泥鳅!

    遥远的八荒城,神山之上,忽然狂风刮起,像是无尽石碑之上的英灵在叹息。

    ……

    ……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感受着那莫名其妙,心间传来的无尽压力,所有人都压抑至极。

    像是被大山压住了一般,不得自在。

    ……

    ……

    “原来如此……”

    而在众修皆无比惊讶,感受着那种压力之时,青阳剑痴却忽然低声自语。

    他仅有的一目,射出某道寒光,直直的看向了苍穹。

    手里握着剑,他身上释放出了无尽的战意,甚至说是喜悦。

    那像是看到了某种久违之物的欣喜!

    “不对!”

    方原等人也反应了过来,脸色皆是大变。

    每个人都抬起了头来,惊愕甚至惊恐的向天上看去,然后他们便看到,迎着那青阳剑痴逆天而斩的一剑,忽然间有一道巨大的裂隙,自苍穹之上出现,无比的诡异又可怖。

    而在那一道裂隙之中,则忽然间有一道灰蒙蒙的光芒自天外而来!

    那一道光芒,说不尽的浩瀚无边,蕴含着无法形容的寂灭之意,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层次的力量,因为哪怕场间都是任意驾御法则的化神大修,在这时候也感应不到那一道光芒的境界,那已经是一种超出了他们理解,让他心间生出无尽疑惑的滔天伟力……

    若要从心灵的层次上去理解,那仿佛是一种造物般的力量,自天外降临人间!

    迎着那种力量,人人心寒,似乎想要拜伏下去。

    因为那种力量,本来就不是人间所能抵挡的,更不知他来自何处。

    “那是什么东西?”

    所有人都压抑至极,惊心动魄的看着那种力量。

    “哈哈哈哈……”

    然后在众修不解的眼光里,忽然听到了一种笑声。

    那笑声很是干涩,因为发出这笑声的人,平时本来就不怎么笑。

    平时无论何时,看起来都像是木头一般的青阳剑痴,忽然在这时候发出了一声笑声,然后就看到他忽然间拔地而起,身形飞纵犹如一道锋利的剑光,直直的逆斩九天!

    “苦也……”

    三位神帝大吃了一惊,皆欲遁走,谁也不想接这个人的一剑。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人的剑,并未斩向他们,而是直直斩入了九天之上。

    他直迎着那一道天外袭来的寂灭光芒斩去!

    ……

    ……

    “嘭!”

    在场间众生灵的眼中,仿佛一切都变得慢了,他们看到青阳剑痴化作一道耀眼至极的剑光,缓缓的冲上了九天,与那一道天外而来的光芒一寸寸的接近,而后撞到了一处。

    巨大的巨圆弧,以他们相接之处迸发了开来,仿佛将天地分成了两半。

    再下一刻,忽有无尽的滚滚的火海与雷光爆散了出来,天与地都化成了一处火海与雷光,巨大的轰鸣声袭卷四方,像是整片天空塌了,天外的流火与阴雷在漫天之中肆虐,一片片的火雨飞向了四面八方,将大地化作了一片火海,将苍穹化作了密布雷霆的巨大阴云……

    望着那一幕,无论是方原还是几大圣地之主,都浑身发冷。

    他们不知那光芒来自何处,却看着那火光与雷光,忽然想到了相似的一幕……

    千年之前,昆仑山!

    空中的火焰与雷光不知存在了多久,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整片天空便湮灭了,变得昏昏沉沉的,只有无尽的烟雾,正在缓缓散去,而在每个人将心提到了嗓子眼的人眼里,那九天之上,许久许久,都没有任何变化出现,直到一柄烧焦的剑,慢慢自天空跌落了下来。

    天地再度归于原形,一切仍是一切。

    那一柄,落在了大地之上,某一片如同鱼鳞也似的剑阵之中,插在了最前面的位置,他本就是一柄最普通的剑,但在这时候,却犹如剑中王者,轻轻晃动着残缺的红缨……

    “他……去了哪里?”

    方原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仍是看着天上。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天上再也没有任何变化出现。

    那种灰色的光芒,没有再出现。

    而那位持天冲天而去的剑痴,也没有再出现。

    他好像……

    ……就这般凭空的消失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所有人的一颗心都沉了下来。

    “哈哈,哈哈,那些存在,果然是有的,你们人间,早就被盯上了,突破了禁忌,就会受到诅咒,突破了禁忌,就一定会被抹去,那个瘸子……那个瘸子领悟了他不该领悟的一剑,所以他便触动了那些存在,所以那些意志就再次降临了人间,那些意志会将他抹去!”

    至尊阴阳神帝的大笑声响了起来,笑声里夹杂着激动,还有恐惧。

    他的声音,无疑在某种程度上,切中了方原等人的想法。

    尤其是方原,他在这时候,甚至感觉双手冰冷。

    “那昆仑山的诅咒,果然是真的存在的吗?”

    “千年前的覆辙,而今又重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