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好厉害的一剑
    自外面遥遥看去,那一片战场,已化作了一片黑色的混沌,原先滚滚荡荡的,一片散乱的黑暗魔息,这时候都像是被某种力量影响,纠缠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罩子也似,结结实实的笼罩在了天地之间,原地撑起一片天地,隔绝了内外天地,不见半点生机!

    此前随着那一场大战不停向外扩散的黑暗魔息,这时候居然在收缩!

    愈是收缩,愈是浓厚,犹如化成了实质!

    而之前可以在那些黑暗魔息之中看到的雷光与神通光芒,皆在这时候隐去,外面的人,只能远远的看着那一方黑色的区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

    他们能够感觉到的,便是那黑色区域,如此的诡异。

    那好像是一个可以将他们的目光都淹没进去的森怖绝地,也像是从这一片天地之间缓缓生长了出来的,另外一方天地,就类似于泡沫之中的泡沫,玉髓之中的玉髓……

    “这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也不知是否天生的感应,在这一霎,无论修为高低,看到了那一片黑色混沌的人,内心里都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恐慌感,这让他们不安,仿佛是窥见了人间穷途的某一角!

    “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事?”

    距离此地不知有多远之处,刚刚阻击了七大魔息湖向这片战场靠拢的东皇山道子,忽然间飞身上了九天,然后遥遥向着那片战场的方向看了过来,如今旁人见了那片混沌,只知道恐惧,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这般远远的看了过来,却一瞬间感应到了什么。

    俊美如玉石一般的脸上,也露出了些惊愕。

    “若是那些生灵真走到了这一步,那人间……”

    向来平静稳重的他,在这时候手掌也捏的发白:“你们不想让人间高手被一网打尽,所以留下了我们,但倘若他们直的抢到了这一步的先机,把我们留下,又有何用?”

    ……

    ……

    “你果然没有骗我!”

    而在世间人皆是望着那一片混沌心生绝望之际,就在那片战场不远处,一处偏僻的山坳里,正有一个眇了一只眼的跛足人,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不是刚刚才赶到的,而是很早便赶来了,只是他记着在青阳宗时与方原的对话,所以一直按捺了自己,没有出剑!

    方原对他说过,倘若事情没有走到一个让人绝望的程度,那自己出了剑,也没有意义,而倘若事情真像他猜测的一般发生了,自己斩出这一剑,无论是自己还是天下,都会满意!

    他本来有些不理解方原指的是什么。

    刚才的那些渡劫魔偶,也的确让他有出剑的冲动。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相信那个青阳后辈的话,所以决定忍上一忍!

    对于他这样的剑痴来说,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让他稍稍忍耐。

    就像是看到了美酒的酒鬼,只有知道后面还会有更美的酒时,才会忍住不去喝!

    如今,他的确看到了。

    也在这时候,明白了那位青阳后辈,为何不让自己提前出剑。

    因为自己修炼的是心意剑!

    心意剑,总是在斩出第一剑的时候,才会最强大!

    这还真是……

    ……高看了自己啊!

    那样的存在,就算是自己的第一剑,能够斩破吗?

    ……当然可以!

    ……

    ……

    青阳剑痴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向着那混沌走去。

    在路上,他拔了一株野草,但想了想,又丢掉了,继续向前走去,他捡起了一杆枯枝,但还是扔掉了,继续向前走,他捡起了一块铁片,似是某件法宝之上崩碎的,勉强可以当作是一柄剑的样子,可是他沉吟了片刻,还是将其扔掉了,感觉用起来还不太够爽利……

    望着那一片混沌,青阳剑痴第一次觉得,自己需要一柄真正的剑。

    但是,去哪里找这么一柄剑呢?

    仅剩的一只眼睛,带了些不满,他抬起头来,向天上看去。

    他如今想要一柄剑,那么对这一柄剑的渴求,便成了他心里的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是如此的纯粹,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一道法则,然后这一道法则,震荡起了天地虚空……

    瞬息之间蔓延了开去,几乎天底下之下,都有了他这个念头的踪迹。

    嗡!

    开始有无尽的龙吟声响了起来。

    如今距离此地三百里之外,某一个正惊呆的看着远处那一片蘑菇云也似的混沌凭空而起的散修,忽然间觉得浑身上下一震,腰间的龙泉宝剑,在这时候居然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震动了几下,便忽然间脱鞘而出,化作一道寒光,直向着远处那片蘑菇云飞了过去!

    这散修大吃了一惊,急用神识去召回,又哪里有半点作用?

    他惊愕的想要开口大叫,却忽然间呆住了。

    因为他发现,半空之中,不知是他的剑,有无数人的剑飞了过来,掠出成群成片的寒光,犹如千万颗流星飞坠,漫漫的横过了虚空,直向着那一片蘑菇云所在的方向飞掠了过去。

    仿佛满天下的剑,都生出了灵性,有了一种渴望。

    就在那一片幽隐的战场里,甚至有一柄刀都生出了这种渴望。

    只是他看了一下自己,毕竟是刀不是剑,便还是自惭形秽,悄然遁走了。

    “唰”“唰”“唰”

    在那一群自天下各处飞来的剑里,甚至还有遥远之地,洗剑池七位剑徒所佩的名剑,它们作为所有剑里的佼佼者,飞在了最前面,引领万剑而去,洗剑池剑徒们忽然看到了这一幕,都是久久说不出话来,旁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却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天下万剑生灵,逐人而去,这是,有人要斩出那猜想中的一剑了吗?”

    这一刻,他们身为天元剑道佼佼者,与天下的其他人一样,皆仰头看着那一片剑云!

    ……

    ……

    “哗啦啦……”

    青阳剑痴所过之处,忽然如落骤雨,一柄柄的剑从天而降,落在了他身边。

    剑柄微颤,龙吟连绵,仿佛形成了种种渴望的声音。

    青阳剑痴身周,形成了无边无际,便仿佛是刺猥一般的大地。

    地上皆是剑,都在渴望着,希望被他选中。

    但青阳剑痴看过了所有的剑,脚步却都没有停留,他只是继续往前走着,想要找到合自己心意的那一柄剑,于是,他看过了所有的神兵利器,甚至看到了在那一片剑海之中,犹如君王也似的洗剑池七大名剑,都没有停步,只是继续向前走着,也在继续寻找着……

    他距离那一片混沌,已经越来越近,气机也渐渐升涨到了某一个极限。

    但他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剑!

    终于,在他来到了那一片混沌三百丈之外时,忽然轻轻驻了足,慢慢的摇了摇头。

    嘴角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意。

    自己还是不够纯粹啊……

    在看到了一个自己有可能斩不到的东西时,便想要找一柄好剑来用。

    但实际上,倘若自己只是一心求剑道,那么这天底下,又有哪柄剑不适合自己呢?

    生出了这个念头之后,他便随手拔了一柄剑。

    那柄剑长三尺,黄铜剑锷,尾缠红缨,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柄剑。

    但这柄剑,却让青阳剑痴很满意。

    因为这像极了他初入剑道之时,所得到的第一柄剑!

    握住了这柄剑,便像是握住了初心,青阳剑痴缓缓一步踏出,挥手出剑!

    “咻!”

    一声低微到几乎让人听不见的声音响起!

    青阳剑痴身前,猛然之间,闪起了一道让人目眩神驰的剑光,那剑光几乎一出现,便充斥在了天地之间,犹如将这偌大天地都斩成了两半,不过若是有人认真去看,便可以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夸张的说辞,因为在这一道剑光之下,天地法则,皆成了整齐的两半!

    也就是说,他这一剑,确实将天地分成了两半!

    “铮!”

    这一剑出现的霎那之间,便斩在了那一片黑色的混沌之上。

    而如今那一片混沌之内,正是三尊神帝化作一方独立天地,要将方原与剑首、仙皇等人皆炼化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忽然间天地皆动摇了起来,三尊神帝惊愕不已,重新自天地之间化出了身影,愤怒大喝:“不可能,天元怎么可能会存在着这样的力量?”

    面对他们的惊喝,就连方原在这时候都无法准确回答他们的话。

    倒是洗剑池剑首,仿佛察觉了什么,脸上居然现出了一种绝望之色,而在绝望之余,却又有些苦涩的笑意,声音低低的响了起来:“没想到,会是他斩出了这一剑,在我洗剑池的典藉里,上一劫元时,便有前辈大修猜测剑道修行到了极致,有可能会出现这样一剑……”

    “但在他的推衍里,这样一剑,起码还得是一万后才出现啊!”

    “我们皆不如他!”

    他忽然转头看向了方原,不知是悲是喜,道:“他将一万年后的剑,提前带到了人间!”

    方原沉默了很久,道:“真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