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八十六章 成就超脱
    原本这么一场阴云密布,压力惊人的恶战,却随着无名老人以身化天,强行创造出来的机会之中,诸修连斩至尊御神帝、离神帝、龙神帝、虚神帝、巫神帝,十大神帝直接便斩了一半,却也一直使得众修心气皆高昂了起来,形式在这一霎出现了逆转。

    剩下的五位神帝里,至尊阴阳神帝与至尊冥神帝、至尊盘神帝,立时便被人团团围了起来,而那仅剩的至尊乱神帝与至尊血神帝,则只在一开始露了个面,后面却悄然遁走,也不知遁向了何方。

    不过在这时候,随着五位至尊神帝的殒落,大半黑暗魔息失控,漫漫袭卷四方,使得这一片大地,皆成为了黑雾笼罩之处,在这里面,众修便是神识,也无法及远,所以他们也无法及时的发现那些人的存在,只能够先集中力量,向着阴阳神帝与冥神、盘神帝攻去!

    “唰”“唰”“唰”

    道道身影横空,天魁圣人、方原两人一道,攻向了至尊盘神帝,分左右袭至。

    而在另一个方向,九重仙皇与洗剑池剑首,则联手攻向了至尊阴阳神帝。

    白袍战仙及忘情岛老祖宗,二人联手,攻向了至尊冥神帝!

    中间几乎连任何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留,每一个人都是斩杀了对手之后,便立时逆冲了过来,将对手夹击在中间恶战,这三位神帝,实力尚在巅峰,随着这一场恶战展开,他们身边黑暗魔息狂涌汇聚,犹如一方巨大的阵势,撑起了苍穹,于天地间席卷,森然可怖。

    这是他们渡劫魔偶转生之后,生来便掌握在了手里的天生神通,可谓自成天地,不过魔息湖里的黑暗魔息毕竟太少,所以还无法真个构建出圆满无缺的天地,周围留有破绽,当然这破绽对于普通的修行者来说,根本就发现不了,也攻不进来,堪称为圆满无缺了。

    但如今与他们斗法的几人,皆是世间顶尖大修,却是足以寻出这些破绽,致命攻伐。

    此前单对单时,这些人还可以独自撑住一人,更何况如何合围?

    一时倒使得强横攻势之下,那三个至尊神帝,也节节败退,已然露出了颓势。

    而在这一片偌大战场周围,正有无数易楼弟子除了正在魔边布置九天十地仙魔大阵而无法抽身的之外,其他的大部分都已经到了这里,他们围着这片战场,布下了一层大阵,以免黑暗魔息流逝,伤到了其他人,本来凭着这样一方无边的战场,他们人数太少,力量已有些不足,但这一场大战,前后引来了多少围观散修,已有很多人猜到了这一战的重要性。

    这些散修,有许多直接便冲了上来搭手,帮着易楼弟子阻这一方大战。

    前前后后,人越来越多,总算是勉强控制住了这样一方战场的蔓延,不过立身于他们所在的位置向这战场深处看去,只见一片雷光隐隐闪现,惊天动地,神通光芒时而从渊深如海的滚滚魔息之中破出,惊艳了九天,大地轰鸣,像是地震,心里也不自禁的悬了起来!

    “那是何等样的一方大战啊……”

    想到了如今那些正在里面大战的修士,人人皆心神震颤。

    而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一片地域的巨变,许多魔息湖也开始出现了异变,原本便是借渡劫魔偶与诸般禁忌大阵之力,将黑暗魔息固定在了一个地方,以免被他们蔓延了开来,侵蚀到其他地方的魔息湖,如今却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力,又或是说,本是死气沉沉的魔息湖,像是忽然活了过来,居然有在意识的移动,向着那片战场涌去。

    所过之处,生灵涂碳,堪比大劫降临。

    无论宗派道统意识到了这变化,惊惶之下,皆分出手来想办法解决。

    而仙盟,也在这时候活动了起来,在仅剩的几位圣人以及诸长老的率领之下,他们早就针对这一变化想出了对策,正调集无数人手,阻止着这些魔息湖的移动,以免影响战局!

    只是,魔息湖一动,声势太巨,又岂是轻易可以抵挡?

    大部分的普通修士赶了过来,与送死无异!

    但也就在这时候,东皇山之上,有人走下了山来,他宽袍缓袖,头戴紫冠,脚步显得并不急躁,走下山来之时,身边的法则之力,愈发的惊怖,似乎天地都已经被影响,直向着一座魔息湖前迎了过去,在他走到了这魔息湖前时,心生感应,转过头去,看到了另一个人。

    身穿黑袍的前九重天皇朝太子负手而来,两人选择了同一个地方。

    他们对视了一眼,李太一轻轻摇头,便去向了另外一处。

    而在这时候,还有许多同样的情形正在发生着……

    雪原的七脉剑徒!

    南海的十位长老!

    八荒城的四大弟子!

    九重天的三十六皇族!

    中州古世家的新一代天骄……

    ……

    ……

    若将那一座座魔息湖的移动,看作是棋盘上面的黑子。

    那么,这些如今站了出来,冲向了各个地方阻击魔息湖的,便是白子!

    而这棋盘的核心处,便是幽州那片战场!

    ……

    ……

    “这一战,终是要赢了!”

    在那一片战场里,神通纵横,天地撕裂,岩浆喷涌,罡风呼啸。

    于一片恶战之中,至尊盘神帝在方原与天魁圣人的合击之下,已渐渐逼至了死角,到得最后,方原突身入险,冒死冲到了至尊盘神帝的身边,滔滔雷河卷来,将至尊盘神帝束缚在了里面,忍受着无尽法则之力的镇压,将至尊盘神帝定在了当场,而天魁圣人则手持震天锤,自九天之上击落,生生的将至尊盘神帝砸成了碎片,无尽碎屑,呼啦啦洒向了四面八方。

    而方原则又驱使吞天蛤蟆,将至尊盘神帝的碎片,尽皆吞下,以免他再次复生。

    而与此同时,至尊冥神帝亦在白袍战仙与忘情岛老祖宗二人的联手之下,魔息之域都已经被打碎,肉身也已被搅烂,如今看起来,分明便只剩了最后一口气,即将撑不住了。

    这一结果,使得众修无不心间狂喜!

    这一战,总算是看到了曙光么?

    他们来参加这一战,本来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无论是谁殒落,都不觉可惜。

    但惟一会感觉可惜的,便是担心自己赴死,会死的不值!

    但如今,十大神帝一个个被剪除,便代表着他们的目的已渐渐达成……

    “老身已活不久了,便在临死之前,再换一位神帝的命吧……”

    忘情岛老祖宗眼见得至尊冥神帝分明便已是强弩之末,但偏偏死死撑着,一直没有被击伤,心间也痛恨了起来,如今她身边紫焰暴涨,整个人已如妙龄少女一般,心里也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迟恐生变,便干脆一咬银牙,忽然学着方原,突身冲到了冥神帝身边。

    手里的龙头拐杖祭起,化作了一条黑龙,准备缠在冥神帝身上,给白袍战仙机会。

    见得她这做派,无论是谁,都大吃了一惊,猛然转过头来看。

    尤其是方原,刚刚才斩杀了至尊盘神帝,正是身疲力乏之际,但还是看得一阵热血上涌,沉喝一声,便要强行提起法力,赶到忘情岛老祖宗身边来替她争取这仅存的一线生机……

    只是可惜,如今他距离太远,却是根本赶不过来……

    哗……

    忘情岛老祖宗冲到了至尊冥神帝身边,便已不顾一切的出手。

    她已打算拼上了性命。

    可没想到的是,还不等她真个靠近冥神帝身边,却忽见得周围黑暗魔息狂飙,层层黑雾之中,忽有一道血色长枪穿透而来,将已只余了一口气的至尊冥神帝洞穿,这一着出人意料,忘情岛老祖宗还有白袍战仙,两个人皆大吃了一惊,下意识一凝,目光炯炯看了过去。

    “之前便说好的,谁可超脱,只凭本领……”

    至尊冥神帝被血枪洞穿,也是惊骇至极,森然大喝。

    “你的本领本就是最低的,死死撑着,也不过是耽误我等超脱的时间而已……”

    随着一个阴森森的话声,黑暗里一道身影浮现。

    出人意料,那身影一身血红,隐隐乃是一位端坐王座的伟岸男子。

    那一杆血枪,正是从他手里探出来的。

    在这最后一霎,抢在忘情岛老祖宗身前,击杀了冥神帝的,居然是血神帝!

    如此异变,如何不让人惊愕莫名?

    “哈哈哈哈……”

    而在众大修惊愕之中,忽然间有一声狂笑响了起来,正是看起来已经被九重天仙皇与白袍战仙逼得节节败退的至尊阴阳帝,他两颗脑袋同时仰面大笑,于此一霎间,身边黑暗魔息滚滚,一瞬间便强了无数倍,滔滔不绝而来,直将仙皇与剑首,同时逼得大步后退!

    “终于还是等到这时候了么?”

    他的声音里,居然蕴含着无尽的喜悦。

    “你们一个一个,斩杀我同族,真以为削弱了我们的力量?”

    “幼稚,我等十人,前后苏醒,皆有超脱之潜力,却没有足够的黑暗魔息,本可掠夺其他魔息湖,却又担心惊动世人,一直不敢轻举妄动,你们以为我们是在蛰伏,等待大劫降临,但我们实际上早就蛰伏不住了,早就想彼此吞噬,好追求真正的超脱之境界了啊……”

    “这一战,本就在我们意料之间……”

    “我们,本就是要借你们的手,剪除弱者,夺其魔息,成就三人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