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八十五章 人间气运不绝
    方原能感觉到背后无名老人气机消逝的极快,但他也没有回头。

    他只是手挽雷河,如横空匹练,直向着至尊龙神帝跌去的方向打落了下去。

    他什么也不想说,只想将自己一开始的目标完成!

    目光穿过了那层层叠叠,如垂帘一般破败的道道法则,他能看到至尊龙神帝远远飞到了数十里外,跌进了一片岩浆之中,无名老人临死之前那一击给他们造成了太重的伤,将他们如同护身披风一般的魔息湖撕裂了,也重创了他们的肉身,使得他们无论是魔息还是气机都衰落到了极点,换句话说,这也就是方原等人击伤对手最好的时机,自然一定要抓住!

    虽然三大神帝都受到了重伤,但是他们在都黑暗魔息加持的情况下,无论是多重的伤,都有可能复原,所以与他们为敌,便不能试图将他们生生耗死,因为谁也耗不过他们,想要斩杀他们,便只能抓住每一个机会,一瞬间便将他们彻底湮灭,不给他们任何机会!

    “哗啦啦……”

    方原手里的雷河如同长枪,其中蕴含他在青阳宗时加入了进去的无尽神通变化,似乎有着一座浩然大世的重量,每一丝都沉重如山岳,迎头向着至尊龙神帝镇压了下去。

    至尊龙神帝心腹间都出现了一个大洞,显然受损颇重,但迎着方原的强攻,他却也没有时间召集黑暗魔息过来疗伤,只能闷吼一声,周围的黑暗魔息,尽皆向着天上逆冲而来,仿佛一道从地面逆冲向了天空的森林,里面有着无穷无尽的禁忌法则,以及残破阵力等等!

    但迎着这一击,方原丝毫不避不退!

    他只是忽然间咬起了牙,俯冲了下来,手里的拳头猛得握紧。

    顿时,身周无尽的黑河,都在这时候变成了一杆一杆凝聚着紫电的长枪,道道法则之力为枪身,拥有着无穷的穿透之力,若是说起来,这力量便像是方原硬生生将一方世界,使劲压缩,形成了一杆细细的长枪,从中便不难领略出这一杆长枪之中,蕴含了多少力量。

    “嗤啦!”

    让人心惊耳烦的撕裂声响起。

    没有半点花哨,方原直接冲了下来,他几乎完全不理会那些向着自己逆冲而来的黑色潮水里面的凶险,甚至都没有留多少力量护着自己的肉身,只是凝聚了全力狠狠击落。

    一片从天而降的紫色雷海,与一片从地面逆冲而上的黑色潮水冲到了一起!

    方原的肉身,被无尽的残阵之力与禁制法则缠绕,出现了一条一条可怖的伤口,里面迸现了血光,露出了骨头,但也在这时,然后那紫色雷海也一寸一寸摧毁并撕裂了黑色的潮水,然后生生击落了下来,下端开始纠缠在一起?转,便像是一个漩涡的底部,又像一个钻头。

    “吼……”

    至尊龙神帝被这漩涡刺中的一霎,发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惨叫。

    他身上的龙鳞,龙骨,皆被那穷紫雷刺穿,碎屑崩向了四面八方,惨叫声连绵不绝。

    满身是血的方原顾不得自己的伤口,大袖急急挥出。

    哗啦一声,朱雀雷灵出现,口喷离火,将一片虚空烧的火红,那至尊龙神帝身上迸溅了出来的龙鳞龙骨,皆被这离火烧成了灰烬,被吹一风,便要漫漫洋洋飞进虚空里。

    但方原又怎么可能真让这些飞灰飘走?

    他身边一只肥硕的金身蛤蟆早就蹲在了那里,张开了大大的嘴巴。

    “哗啦!”

    如长鲤吸水,那无穷灰烬,都被它一口吞进了肚子里,没有一丝儿落在外面。

    直到这时,方原才猛得一下半跪在了地上,剧烈的喘息着。

    他身上的伤痕之可怖,实为平生所仅见。

    巨大的伤口,遍布了他的全身,隐呈紫色的血液,洇红了他一身的青袍。

    “还想复活吗?”

    方原脸色都有些扭曲,狠狠的盯着那无辜的蛤蟆:“有本事你便在蛤蟆肚子复活好了!”

    ……

    ……

    而在方原不惜重伤,将至尊龙神帝彻底灭杀之际,九重天仙皇与洗剑池剑首,也皆向着至尊虚神帝与至尊巫神帝冲了出去,在他们身边,还跟着古方圣人与经天圣人两位,他们与方原一样的心思,知道机会难得,谁也不愿在这样一个可击杀对手的时候松了链子。

    “吼……”

    至尊虚神帝眼见得逃脱不及,反而一时凶悍了起来,猛然之间,狠狠抬起头来,巨大的眼睛里面,陡然之间凝聚了无穷的黑暗魔息,而后一道惊天的血光向着虚空冲来。

    那血光如箭,射向了九重天仙皇与古方圣人。

    这一箭,分明便是要逼得九重天仙皇与古方圣人暂且避让,好让他有机会疗伤。

    “仙皇,你去!”

    但古方圣人迎着那一道血光,却忽然间咬牙厉喝。

    九重天仙皇急急转身,看了他一眼。

    “老夫已经法力不济了!”

    古方圣人沉声低喝,脸上带着些平静的笑容:“我来接他这一击!”

    随着话音落下,他忽然间冲了出去,手里捧着一座巨大丹炉,里面熊熊火焰燃烧,不停变大,挡在了那一道血箭之前,他本可以躲避,但非但没有躲避,反而主动迎了上去,他本可以只挡住自己身前的那一部分,但他甚至连九重天仙皇那一部分也挡了下来……

    “不自量力……”

    至尊虚神帝狠狠叱骂,转身便走。

    古方圣人凭着强弩之末的修为,抵挡这一道血光确实是不自量力。

    九重天仙皇还能挡得下,但他却是挡不下的。

    可是他还是生生接下了。

    力量不足,便拿法宝去接,修为不够,就拿命去接!

    “嘭!”

    他身前的丹炉,迎上了那一道血光,忽然间便被洞穿,里面的火焰炸裂了开来,穿透了丹炉之后的血光,又紧跟着冲向前方,直将他的肉身也刺穿了一个巨大的洞,但古方圣人却咬紧了牙关,肉身直接融进了那丹炉之中,使得残破的丹炉,力量为之瞬间暴涨。

    它居然直接将那一道血光封进了丹炉之中。

    哪怕只有一瞬,那一道血光也确实被封住了。

    而九重天仙皇在这时候,则头也没有回过,他只是两道剑眉倒竖而起,身形腾空,直接冲到了毫无防备的至尊虚神帝身前,然后面无表情,狠狠的一拳向着他砸落了下去!

    轰!

    地上出现了一个大坑,至尊虚神帝便瘫在这大坑里,肉身表面有碎痕。

    九重天仙皇一言不发,又是一拳击落了下去。

    接着再是一拳!

    便像是捣蒜一般,他一拳接着一拳。

    每一拳,都蕴含了无尽法则之力,以及九重天仙威气运。

    至尊虚神帝在他打到了第三拳时,便已经没有了生机,但九重天仙皇却是接连打了他数十拳,直将那一方地域,打成了一个深达百丈的深坑,将至尊虚神帝肉身打成了血肉,血肉打成了齑粉,齑粉又彻底化掉,里面每一丝成形的法则,都崩迸成了虚无才肯罢手。

    与之相应的,在他一拳一拳,将至尊虚神帝打死之时,洗剑池剑首也在一剑剑劈出。

    至尊巫神帝已经被他凌迟了!

    与他一道而来的经天圣人,肉身破碎,奄奄一息。

    洗剑池剑池,也蓝袍毕缕,手里的剑已崩碎,这时候用的乃是元神化剑。

    堂堂洗剑池剑首,平时里如此注助风仪之人,如今却满面凶悍,像个杀猪的屠户。

    而在这一片魔息湖的北方,山峰之上。

    天机先生盘坐在了七星台上,由于他修为不足,强坐七星台,肉身已尽乎枯竭,但他还是在强行观战,将那一战的过程都记录了下来,由于强行观那一战,双目都已流血,滴落到了身前的卷轴之上,笔墨便混着血水,留下了一行一行绫乱且带着红色印记的字句:

    “易楼无名以身化天,借祭身天地换一线生机!”

    “雷州雷老鬼以身祭刀,合圣人方原,强斩至尊御神帝!”

    “白袍任龙胆合忘情岛风玲珑、东皇山萧伯玉,斩至尊离神帝,萧伯玉亡!”

    “圣人方原借无名之力,斩至尊龙神帝!”

    “九重天李钧天合古方圣人,斩至尊虚神帝,古方亡!”

    “洗剑池剑首丛仙律合圣人经天,斩至尊巫神帝!”

    “……”

    “……”

    他一字一句,力求写的清晰,还写下了具体如何斩法,只是为了让后辈与魔息湖开战的人看到了这卷轴之上的笔记时,可以多一些对付这些黑暗魔偶的方法,少吃些亏!

    眼中垂血,犹如泪痕。

    但他却笔锋愈健,脸上似乎露出了笑:“十大魔神帝,已去其半,谁言我人间气运将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