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八十二章 人心只有人心补
    出其不意,异变突现!

    谁也没想到,就在局势刚刚有所缓和之际,却忽然间异变陡生,赶来了这所谓的长生仙殿之中的四老!

    这四老境界与实力,倒还不如此前在青阳宗现身的那三位老修,但却也皆是化神老牌高手,再加上他们故意使诈,出其不意之下,鹿川圣人竟尔惨遭杀戮,而余下的经天圣人与古方圣人,也在他们与至尊幻神帝的攻伐之下,倾刻间陷入了层层险势之间!

    “这些老东西,是已经摆明与世间为敌了吗?”

    天魁圣人愤声大吼,想要转过身去,搭救古方与经天两位圣人,但他对面的至尊盘神帝,却伺机逼上了前来,摧动若大魔息湖,搅搅如漩涡,将天魁圣人裹在了其中,无数法则如铁链,死死的向着天魁圣人缠去,居然不让他有机会搭救,只能看着那两位圣人身亡。

    只要那两位圣人身亡,他们这边便缺损了一大战力,而至尊巫神帝,则腾出了手来,可以再与长生仙殿里的四老去围困其他人,对于方原这一方的人来说,胜算就当真渺茫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就连方原,也按捺不住,身形掠空,想要去救。

    但是他对面,至尊龙神帝却也急急欺了上来,森然冷笑:“你们这一次来,本就是送死!”

    方原回身抵住了他,而后身边青气滚滚,化出一道分身,前去相救。

    但至尊龙神帝见得这一幕,身边也同样是滚滚黑暗魔息涌动,却是化作了三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分身,前后夹击方原那一道分身,全然不给他任何一个相救的机会,只是森然大喝:“你化出一道分身,本帝尊便化出三道分身阻你,且看看我们究竟是谁先法力耗尽!”

    这一声沉喝,却是提醒了方原,意识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问题。

    如今在这一战里,形势之逆转,已经到了极为险峻的程度。

    自己乃是天道化神,法力雄浑,甚至可以借天雷之力,炼化万物,弥补法力,因此与这至尊龙神帝,还有得一拼,但其他人却不见得如此,他们都是黑暗魔息里转生出来的,黑暗魔息,便等于他们的生命本源,因此,在这无数座巨大的魔息湖之内藏身,就使得他们几乎不必担心法力的损耗,哪怕是受了伤些,也可以借着黑暗魔息之力,快速的复原。

    而自己这些人,身在黑暗魔息之中,本来有法力循环受限,受到了伤之后,也因为黑暗魔息的影响,复原的十分缓慢,如此拖延了下去,那根本就是一个此消彼涨的过程!

    若是如此下去,他们哪里还有半点胜算?

    如今在这恶战之中,他神识扫去,便分明可以看到,九重天仙皇与洗剑池剑首,八荒城主白袍战仙、天魁圣人四个,根基浑厚,如今还不显颓势,但其他的几人里,雷老太爷以一身精血祭妖刀,如今虽然在那一战里占据了上风,但自己却也分明像风中残烛,撑不住了,忘情岛老祖宗更是不停燃烧着本源,谁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经天、古方二位二人更是……

    “难道这一战……”

    不知多少人,心间都隐隐生出了一种惊怖之意。

    那种让人无可奈何,又愤怒又绝望的感觉,侵蚀着他们的道心……

    “嗤啦啦……”

    经天与古方二位圣人,在长生仙殿四老与至尊巫神帝的围攻之下,已左支右拙,支撑不住,眼见得便要命丧于他们之手,而只要他们失手,这勉强的局势,便要被打破了!

    更恐怖的是,所有人都知道,除了如今正在与方原相斗的至尊龙神帝,与洗剑池剑首相斗的至尊冥神帝,与天魁圣人相斗的至尊盘神帝,与九重天仙皇相斗的至尊巫神帝,与白袍战仙相斗的至尊虚神帝,一人抵住了忘情岛老祖宗与东皇山守山人两人的至尊离神帝,正被雷老爷子挥着刀追杀的至尊御神帝,和正追杀着古方与经天两位圣人的至尊巫神帝之外……

    ……还有两位神帝,没有露面!

    谁也不知道他们如今正潜伏在哪里,又在谋划着什么!

    “不能再拖了……”

    便在这时候的一片黑烟弥漫的战场之北,遥遥一座高峰之上,正设有一案,在那案前,盘坐着一位白须白发的灰袍老者,他看起来也不知活了多久,便如老神仙一般,如今他正盘坐在了案几之前,座下乃是一块隐有七星的岩石,目光一直平静的看着那一片战场,仿佛可以看透那片战场,将他们每一战的细节与关窍处都记录下来,写在了身前的卷轴之上!

    如今他已写下了很多东西,但看到了如今战场之内的巨变,却低低叹了一声。

    他轻轻放下了笔,慢慢站起了身。

    “前辈,您也要……”

    在他身边,天机先生神情大惊,失声叫道。

    那无名老人缓缓摇了摇头,道:“我该出手了!”

    天机先生道:“可是已经说好,由你来记录下转生魔偶的弱点,好准备以后的大战……”

    这一次天元高手战神帝,只是一场大战的开端而已。

    再之后,还有无数的魔息湖需要清巢,还有无数的黑暗魔偶需要斩杀。

    所以在这一战之前,易楼便负责着记录这一切,方原等人与魔偶这一战,不仅是要斩杀魔偶,还要尽可能的逼出所有魔偶的弱点与破绽,毕竟,这些魔偶都是转生的生命,在不了解他们特点的情况下,人间与他们交手会吃大亏,所以,这些东西都需要有人记录下来。

    易楼,便是负责这些事情的存在。

    “原本,我们只需要记录,以及避免让这一方战场失控!”

    无名老人望着那一方魔息海,平静道:“但没想到,这世间还会有长生仙殿这样的存在,那些避世的老朋友们,太怕死了,所以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中立,而是出手干予世间!”

    “人心有缺啊……”

    天机先生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悲愤。

    谁也没想到避世老修,会如此不加掩饰的加入这一战。

    而他们的加入,便使得这本就凶险至极的一战,更凭添了无数的压力!

    人间为什么会这样?

    就是因为人心有缺?

    “人心造成的缺漏,只能由人心来补!”

    易楼的无名老人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向前走去,低声道:“到了关键的时候,书生也得上战场,呵呵,只是不知道,老夫数千年没有出手,如今这把老骨头,还有没有用!”

    他说着话来时,头也不回的吩咐。

    “剩下的记录,由你来吧,能记下最好,记不下也无所谓!”

    “老家伙们,只能让他们将来尽可能的轻松些,但做不到时,也只能做不到了!”

    “……”

    “……”

    听着他的话,天机先生死死咬牙,忽然盘坐在了七星台上,提起了那枝笔,如今这一枝笔,每写下来的一个字,都可能决定着将来的战场之上,无数人的生死,所以易楼一开始才请得无名老人来执笔,因为只有他的修为,可以看得清那一切,并记载下这一切来。

    也只有他,才能在关键时候,出手挽回一些颓势。

    但如今,他被迫提前出手,那剩下的事,只能由自己来做了。

    可悲可叹,这位老人出手的机会,可能只有一次了,他本是想着珍惜这一次机会,帮助这战场定下乾坤,但谁能想到,他最终出手,却只是被几个化神境界的避世老修逼出去的?

    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了战场。

    无名老人的背影,也显得越来越高大。

    到了最后时,他似乎与天一般高,俯视着那一片魔息之海。

    而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气机,也在节节暴涨。

    这位谁也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者,在这一刻展露了惊人的神通!

    “那是怎么回事?”

    魔息海内,所有的存在都大吃了一惊,愕然回头看去。

    望着那无名老人高大的身形与浩浩然的气机,他们忽然间有些难以理解对方的修为与境界,更是有些脑子灵活的黑暗神帝沉声大喝了起来:“不可能,这世间没有大乘……”

    “老夫在大乘境界,呆的太久了……”

    无名老人看起来身形缓慢的走了过来,但却一步便到了战场之中,他的身形似乎比高还要高,又或是说,与苍穹结成了一片,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哪怕是只有一瞬间,但他确实与苍穹融合在了一起,而他的声音,也像是滚滚的闷雷,从九天之上传了下来的……

    “所以,哪怕是天地大道已改,我也有办法再踏上去一次!”

    整片天空,似乎都变成了无名老人的笑容。

    这笑容,显得有些得意。

    随着话声,苍穹之上,忽然有一只大手盖落了下来。

    那一只大手镇落,却不是镇住了其他的东西,而是镇压住了世间的法则。

    无论是黑暗神帝,还是方原等大修行者,他们都无法操控法则了。

    无名老人的声音自天地间响起:“虽然只是一步,但也希望可以帮人间走出些生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