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八十章 谁人可被小觑
    九重天仙皇好容易趁着时机合宜,问出了个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但却没等到满意的回答,神识横扫之彰,便看到如今的八荒城主白袍战仙,居然被三尊神帝围住了,一杆银枪强撑着恶战,眼见便要生生被那三位神帝镇杀,便也急急一展皇袍,袍身之上,九道龙影飞了起来,暂时冲散了八荒城主身边的神帝,而后祭起仙印,在周围虚空里荡开了道道紫芒。

    “老任,明明不敌,如何不主动开口求救?”

    九重天仙皇暂时替白袍战仙接下了压力,头也不回,冷声喝问。

    白袍战仙任龙胆喘了几口气,冷笑道:“再危险的局面我也遇见过,何需你来救?”

    九重天仙皇冷笑:“还是这般嘴硬,七大圣地里,我最讨厌便是你八荒城!”

    白袍战仙喝道:“彼此彼此!”

    二人一般说着话,白袍战仙忽然心神一凛,也不帮着九重天仙皇对抗周围的神帝,而是身形如龙,从虚空里面横穿而过,手里银枪击在空中,震荡法则,瀑布也似的垂落了下来,却直逼得左侧那至尊乱神帝回守,将他眼前一个被逼得手忙脚乱的灰袍老修救了下来。

    那老修正是东皇山守山人,他如今一身是血,险险便惨遭殒落。

    白袍战仙救下了他,沉声喝道:“你的实力还不足以独战一位魔帝,莫要太过逞强,知道你这一次是过来代替那位道子出战求死的,但好歹让自己死的更有价值一些……”

    “老夫用得着你来教训?”

    东皇山守山人闷闷不乐的大喝,但心间也有余悸,他本想着独自接下一位神帝,但没想到,这一较量起来,才发现对方的力量远比自己想象中更强,却是差点直接丢了性命!

    “明明就是一样的境界,凭什么你们行我就不行?”

    东皇山守山人满腹怨念,身形疾落,横穿三百里,来到了手持龙头拐与那至尊离神帝交手的忘情岛老祖宗身前来,手捏法印,便朝着至尊离神帝背后击落,口中大喝:“忘情岛老姐姐,你一人不见得是这魔尊对手,老夫来助你一臂之力,咱们先料理了他再说!”

    忘情岛老祖宗厉声大喝:“滚!”

    东皇山守山人气的额头青筋毕露:“我……”

    ……

    ……

    这一场大战,刚刚开启,便已生出了诸多凶险。

    至尊十帝,的确强横可怖,无论是实力还是境界,都已是一等一的高。

    场间众修,都已经是当世顶尖大修,但与他们交手,却也都是凶险倍出的场面。

    “莫要被他逃了……”

    经天圣人,古方圣人,鹿川圣人三个,各持法宝盯上了那人身白骨蛇尾的至尊巫神帝,有心要借三人之力,将这尊神帝斩杀,但却没想到,那魔偶身形诡异至极,在黑暗魔息之中若隐若现,交插来去,每当被人盯上,都只是就地一盘,就诡异的失去了他的身形。

    而当他再出现时,便总是阴险至极,突向三位圣人痛下杀手。

    若平心而论,三位仙盟圣人联手的实力并不弱于他,但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下,三位圣人竟似是被它戏耍,战得半晌,非但一直没有真个将他困住,反而让他好几次险些偷袭得手。

    “哗”“哗”“哗”

    在这时候,雷老爷子也已经冲进了黑暗魔息之中,向着那端坐石台的至尊御神帝杀去。

    但他却没想到,看起来他距离那至尊御神帝距离极近,但始终冲杀不到近前。

    那至尊御神帝似是什么都没有做,但在他身后的黑暗魔息之中,却接连不断的涌出来了各式魔物,一只强似一只,不知有多少王魔在内,哗啦啦如潮水,层出不穷的向他杀来。

    雷老爷子脾气暴躁,身边三千多口飞刀纵横交错,也不知将多少魔物斩成了碎片。

    可关键是,那些魔物,居然像是斩杀不尽,每斩碎一只,又总是在黑暗魔息里面就地复原,像是要活活累死他也似,那看起来就在不远处的魔偶,脸上已露出了冷笑之意。

    而在另一侧,忘情岛老祖宗,东皇山守山人,仙盟三圣之间,也渐有不支,凶险倍出。

    正与至尊龙神帝恶战在一起的方原,心神已不禁得有些沉重。

    他已完全明白了至尊龙神帝刚才说的话了。

    如今,这至尊十帝确实没有成长到最高的境界,但对于人间,对于他们这些赶来除魔的大修士来说,同样有着巨大的威胁,不是指实力上的,而是指……数量上面的!

    龙、乱、阴阳、虚、血、御、冥、盘、离、巫,十大神帝,皆有凶悍莫敌之威。

    场间众修里,也只有天魁圣人、九重天仙皇、白袍战仙、洗剑池剑首、方原等几人,可以凭着一人之力接下他们中的一个,余者或多或少,都有些力有未殆,只能围攻,或是靠着某些法宝与神通才能与他们周旋,而这,便使得局势,总是会出现一些疏漏不全之处!

    他们五人,也只能接下五位神帝,而除他们之外,忘情岛老祖宗,正拼了性命独斗一尊神帝,东皇山守山人在她身边相助,以免她力颓落败;而仙盟三圣,则又合战一尊神帝,雷老爷子在这时候已被成千上万只不死不坏的魔物缠着,无法抽身出来,也就导致,如今居然还剩下足足两尊神帝,没有正面与人交手,不知是否在暗中窥探,也伺机出手偷袭!

    再加上,这一片战场,充斥着黑暗魔息与魔物,他们又正好藏身,再强的神识,也有可能顾虑不周,便立时使得方原等人凶险万分,随时有可能陷入被两尊神榜围攻的局面之中!

    还好,他们也都异常机敏,出手互助,才勉强支撑了下来。

    但问题在于,这魔息湖内,可不仅仅是转生的魔偶十帝而已,还有许多的魔物,以及扭曲的法则,这些都是十帝的力量,因此一片混战之中,方原一行人,居然渐落了颓势。

    “这一战,胜负不在长板,而在短板!”

    方原能够发现这个局势,余者也都可以发觉得了。

    仙盟三位圣人以及东皇山守山人,老祖宗、雷老太爷等人,心间皆起了无尽愤恼。

    “平日里大家齐名,受尽尊崇,如今到了动真章的时候,甚至还有方小子这个小辈在,结果我们却来此扯后腿,这若传了出去,我们几人,又哪里还有脸面自称高人?”

    忘情岛老祖宗愤然大喝,忽然逆转功法,口喷一口鲜血,整个人身周燃起了紫色的火焰。

    熊熊火焰燃烧之中,她居然看起来变得年青了一些,法力也节节暴涨。

    厉叱声中,老祖宗气势滔天,手里龙头拐化作一道长枪,与赖着不走的东皇山守山人连手,生生向着那至尊离神帝攻了过去,出手之力,法力之隆,已强盛了不知多少倍……

    而在另一侧,就在那至尊巫神帝故计重施,悄然出现在了鹿川圣人背后,打算以白骨尾将鹿川圣人一举洞穿之时,忽然间周围亮起了道道隐秘至极的阵光,却是经天圣人掀起了一座无尽大阵,恰好将他困在了阵中间,白须飞扬,挟着一股子无法形容的郁气。

    “你这魔物,真当我们是你能戏耍得了的不成?”

    这魔偶瞳孔一缩,这才知道这三位仙盟圣人看似实力不济,但实际上却是故意示己以弱,正悄悄给自己控坑,他不是个愿意与人正面交锋的性子,脸上露出了森然笑容,便要撕成虚空,暂且溜走再说,可是头顶之上,已有一座燃着滚滚火焰的铜炉已镇压了下来。

    “桀桀……”

    这魔偶见状,却是怪笑了起来,声音讥讽:“吾乃至尊幻神帝,刚才不过陪你们玩玩罢了,就凭你们三个这点子微末修为,哪里来的胆子,也敢到我至尊幻神宫里来撒野?”

    说着话时,身形猛得一扬。

    周围黑暗魔息滚滚而来,居然在他身边形成了一片一片巍然诡异的神宫。

    那铜炉镇压在了神宫之前,却已被无尽黑暗光华阻住。

    “你若要找死,吾可陪你一战!”

    另一厢里,那位身材矮小,一直盘坐在了小小石台之上的至尊御神帝,冷眼看着魔物群里的雷老爷子,没有开口,声音却响了起来:“但起码……你得有走到我跟前的资格才行!”

    “他娘的,你小瞧我?”

    雷老爷子累的气喘咻咻,听了此言,直愤怒的眉毛都倒竖了起来,狠狠厉骂:“你们都小瞧我,老夫是打铁的又怎么样?老夫娶了自己的师尊为妻又怎么样?妈的,仙盟不请我过去做圣人,其他几大圣地也不肯承认我的雷台是圣地,老夫明明就从来不比谁差了,明明就比你们这些废物强过了十倍一百倍,你们凭什么脸上陪着笑,心里却要小瞧了我?”

    他这怒火来的当真毫无道理,就连那至尊御神帝,眉头也皱了起来。

    心想自己不过随口说了句话,哪至于惹你发这么大的牢骚?

    但这念头还未闪过,忽见得雷老爷子一边喋喋不休的骂,一边将背上背着的黑色木匣子解了下来,往地上一镇,满眼凛冽杀气:“今日,老子就给你们看看打铁的人有多大本事!”

    “哗啦!”

    那黑色木匣子被解了下来,忽然从里面出现了一柄妖刀。

    那一柄妖刀之上,生长着无数的纹络,犹如血管,看起来,它像是有自己的心脏,正在不停的跳动,而在木匣子里面被放出来,居然能够感觉到它像是生出了一种欢愉雀跃的心情,刀锋微震,像是想要跳走一般,可是雷老爷子却一把伸手过来,握住了这刀的刀柄!

    “你是老子炼出来的,想跑,也得帮我办件事再跑!”

    任由那刀上的血管纹络缠到自己身上,雷老爷子眉眼森然:“小矮子,我看你还狂不狂!”

    至尊御神帝身上气机沉沉,有些委曲:“凭良心讲,我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