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大战纷起
    一箭呼啸,横穿虚空!

    虚空里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烟痕,仿佛无尽的黑暗魔息,也被割出了一道裂痕。

    在这等乱局之中,这一箭似乎显得有些不起眼,但那位于魔息海最中间的龙鳞双角魔偶,却是瞬间便发现了这一箭,眉梢微冷,抬起了黑色的龙爪,向前虚空之中轻轻一压!

    哗啦!

    在他与那一枝箭之间,便忽然间有无尽黑气显化,这些黑气,赫然化作了无数山川河流模样,便像是一片世界出现在了他与那一枝箭之间,更关键的是,那些山川河流,以及隐藏在了里面的无数魔物,看起来竟像是实质,栩栩如生,在这无尽山川显化的一刻,那看起来好像已经到了他身前的一箭,便立时与他隔了千山万水,空间在无止尽的拉长……

    龙鳞双角魔偶显化了这些,便不再理会,只是冷眼看向了周围的局势。

    但他没想到的是,方原那一道青气化箭,蕴含了他无尽的修为,看似一箭,实则汇聚了无数的法则,乃是由法则形成之箭,几有着破灭一切之威,遇着了高山,便刺穿了高山,遇着了长河,便割裂了长河,沿途所经过的一切,都被这一箭洞穿,形成了一个直直的洞。

    通过这个洞,方原可以与龙鳞双角魔偶正面相望!

    “有些本事?”

    那龙鳞双角魔偶脸色陡得一变,猛然转过了身来,龙爪交错,向前一划。

    一道交叉的空间裂隙出现在了那一枝箭的前方,双方相撞,立时掀起了无尽烟云。

    巨大的气浪直掀了起来,上冲九天,下击幽府。

    无数黑暗魔息,都失去了控制,一层一层的向周围席卷了过去。

    一片混乱之中,明显可以看到那龙鳞双角魔偶都被那力量裹挟着向后跌了出去,后背不知撞上了多少黑暗魔息,便像是潮水一般托着他,帮着他化解那恐怖无尽的力道!

    而方原在射出了那一箭后,则是眉目森然,忽然大步向前奔去!

    反手执剑,身上的杀机,一层比一层更高!

    他看得出来,那龙鳞双角魔偶,便是这十大魔偶里面,力量最强者之一!

    既然自己有幸参加了这一战,那便要起到自己的作用。

    方原在这样的高端战局里,没想过要起到什么顶梁柱的作用,一剑定乾坤,他只求自己可以尽到自己该尽的力,所以,他选择了一个猎物,那便是这龙鳞双角的魔偶……

    这一战结果如何,自己还说了不算。

    但他已决定,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将这猎物斩杀!

    “咦?”

    “好个小子!”

    那一箭之威,以及方原忽然孤身深入,径直冲向了龙鳞双角魔偶的一幕,也使得周围各位圣人与圣地之主们吃了一惊,他们倒不曾想,方原一出手,便有如此的声威,而且径取龙鳞魔偶,实在是胆魄惊人,彼此对视之中,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诸位,后生可畏啊……”

    “我们这群老家伙,好容易有和晚辈并肩作战的机会,还能被他夺了风头不成?”

    “让后辈们知道,咱们有这名声,可不是大风刮来的!”

    “……”

    “……”

    大笑声中,所有的老辈高手,皆是精神一振。

    各道身形,皆呼喇作响,直向黑暗魔息里面冲了进去!

    呼喇喇法则狂暴,飓风狂飙,道道身形冲进了黑暗魔息之中,将那几乎要连成一片的魔息海分割了开来,然后各自盯住了一个对手,倾尽了一身修为,捉对儿搏杀起来……

    这一战,本来就不需要什么谋略,什么计划。

    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境界,阴谋诡计的作用,便越来越小!

    到得最后,大多只有硬碰硬一途!

    全靠一身的本领说话!

    再加上,他们本来就是过来杀人的,没有别的目的可言。

    所以在这时候,大部分人都是和方原一样,直接选择了自己的目标,二话不说就干!

    ……

    ……

    无穷的黑暗魔息,向着他们裹了过来,像是狰狞的巨兽,想要将他们吞噬,而他们身上的无尽神通光芒,也在这时冲天而起,像是骄阳横空,光芒耀眼,撕碎了周围道道黑雾!

    “吾乃至尊虚神帝,谁敢前来送死?”

    一只身材高大,颈上生得一首,那一首之上,又没有五官,只生得一颗巨大眼睛的魔偶,跳出了黑暗魔息,独眼之中,一道黑色光芒横穿无尽虚空,直射到了白袍战仙身前。

    那一道黑色光芒,似是法则,又不是法则,湮灭光芒,至端恐怖。

    但白袍战仙,却是冷哼一声,手中银枪一搅,破碎道道虚空,直将那黑芒搅向了一边,身形则是在虚空之中接连踏步而出,手里的银枪,宛若一条游龙,从九天之上击落,狠狠的向着那一只巨大的眼睛刺下,一身铁血杀伐之气,在这时候显露无遗,如战仙降临!

    “吾乃八荒城主任龙胆,尔亡之后,须得记得吾之名字!”

    ……

    ……

    “吾乃至尊巫神帝,既已出世,众生谁敢不伏首?”

    一只体若蜈蚣,上首为人,手持三道长枪的魔偶,身躯卷动,缠向了九重天仙皇。

    行动之处,三道长枪,居然像是皆由无尽黑暗魔息纠缠而成,所过之后,大道轰鸣,震荡不已,引动了一片浩然不见边际的黑暗魔息,居然像是形成了一只仰天狂吼的巨兽模样,直向着半空之中的九重天仙皇吞了过来,真有一种身形微动,便天崩地裂之神威!

    “你有过多少子民,也敢自称为帝?”

    但迎着这怪象,九重天仙皇却也是脸色不变,森然笑道:“还是我来教你如何为帝吧!”

    说话间,他忽然间双臂一振,无尽皇气暴发,一方巨大的紫印,上面仿佛缠绕着道道实质般的皇威,自九天之上翻翻滚滚的落下,结结实实的砸到了那魔偶上空的黑暗魔息里。

    “吾乃至尊离神……”

    一只身体像是黑雾,只可见到一个白色头骨的魔偶,张开大嘴,向忘情岛老祖宗吞下。

    “神你奶奶个腿!”

    忘情岛老祖宗直迎着那魔偶,愤声大喝,居然毫不理会触手一般冲到了自己身前来的黑暗法则之力,只是身形正面冲了过去,手中龙头拐高高扬起,直向着白色头骨砸下。

    谁能想到,这个威风凛凛的老太太,出手就是以命搏命的招式?

    “由死转生,生而为神,你们想的容易!”

    天魁圣人冲进了魔息湖西侧,身形一摇,骨骼喀喀作响,身形无尽生长,居然化作了一个足有百丈高的巨人,手里的大锤,也在这时候跟着暴涨,足有一座山大小,被他稳稳拿在了手中,周围的魔息湖,翻搅如海,但却只到了他的胸口位置,狠狠向前砸了过去。

    “吾乃至尊盘神帝,来者且通姓名!”

    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由无尽黑暗魔息组成,身体犹如木雕,脸上像是戴了铁面具一般的人偶,那人偶同样身形无尽挺拔,与天魁圣人本相相仿,背后却生出了千只手臂,每一只手臂里,都握着一件残缺的法宝,此时同时震动,发出刺耳的声音,直接迎了上来。

    “你们已是死人,还会再变成死人,又还通什么姓名?”

    天魁圣人一杆大锤抵住了千般法宝,两人每交锋一次,便有无尽的震荡生了出来,将天上的云气吹散,也将大地震裂,有些裂痕处,深及地髓,可以看到明亮耀眼的岩浆喷薄。

    “兀那老怪,休走……”

    而在另一厢,经天圣人也盯上了一只身躯如人,但从腰部开始,却是一条白骨蛇尾的魔偶,手持经天尺,大踏步奔将了过去,在他身后,古方圣人与鹿川圣人两个紧紧跟上。

    “吾为东皇守山若许年,苦不得出手,今日,亦要扬名于一战了!”

    东皇山守山人则从九天之上飞临,大袖飘飘,架子急大,目光冷扫之间,便看到了一个身形缥缈,颈生九首的蛇怪模样的魔偶,目光森然,直接从半空之中震压了下来,身后居然显化出了一座巍然山影,瞧着正是东皇山模样,轰隆隆镇落下来,似要将天填满!

    “谁来与我一战?”

    身上背着一个黑色匣子,身材只得三尺多些的雷老爷子,个头是最矮的,但气势却是最强的,身边三千八百四十一柄飞刀旋转,将靠近了自己身边的魔息湖内魔物皆斩杀的一干二净,但他又怎么甘心只对付这些杂鱼,沉声厉吼着,直冲进了黑暗魔息深处来。

    目光扫得几扫,便忽然看到了下方一片破败的宫阙之间,有着一座石台,那石台之上,却端坐着一个身形不足三尺,生得瘦骨嶙峋,却披着长长的黑袍,头上戴着黑冠的魔偶,也是至尊十帝中的人一人,眼睛顿时一亮,直从九天之上冲了下来,无尽怪刀呼啸斩来。

    “兀那小矮子……”

    身形三尺有余的雷老爷子指向了那身材不足三尺的魔偶,厉声大喝:“前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