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七十七章 人间痛快事
    本就立场不同,针锋相对,为夺人间,再无余路。

    所以,这时候双方也没什么必要说什么太多的话,因为说了也无用!

    所以,双方碰面之后,便立时有人出了手!

    这一场大战,来的比任何人想象的都急,也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惨烈!

    就在那幽州魔湖海上空,一道身形巍峨,浑身覆满鳞片,头上生着两只弯角的虚影,在与天魁圣人简单对话的时候,下方一片魔息海内,正有滚滚暗流涌动,无数魔物,在那暗流里面窜动,带起了无尽的魔息,使得整片魔息海,便像是里面藏着无数的血脉一般,这类似于血脉的搬运,正在将十座魔息湖,都联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整体,循环不息。

    若非要形容,那便像是一座大阵!

    仙盟的谋划是成功的!

    因为早就知道了这些渡劫魔偶的存在,又从青阳宗三位避世老修的出现这件事情里,猜到了渡劫魔偶可能已经谋划了很久,说不定人间便有许多他们的耳目,所以仙盟做这一次的事情,没有大张旗鼓,而是一切小心翼翼,只在暗中进行,为的就是避免打草惊蛇……

    事实证明他们也成功了。

    天下鼓一起,各方高手扑来,根本没有给这些渡劫魔偶准备的时间。

    如今,他们便是在借着这说话之机,悄然将魔息湖合并到一起,也好连攻连防……

    ……或是说,打造一片适合于他们的战场!

    以前他们藏得太深了,不敢随便露出马脚,所以倒没有提前做好准备。

    “我们都已经来了,才想到要做准备,岂不是晚了?”

    仙盟经天圣人本身便是阵道大修,第一个察觉到了下方的气机变化,虎目陡然一凛,腰间经天尺陡地飞了起来,便在空中,迎风暴涨,形成了一道足有百丈之长的巨大黑尺,上面有无穷法则汇聚,似乎可以借此尺丈量大道,自半空之中,遥遥向着下方一处山头击来。

    那一处山头,正是两道魔息湖所接连之点!

    “呵呵,这点微末修为,也敢来触吾等神威?”

    眼见得这一尺,便要将那山头直接抹去,下方幽深的黑暗魔息里,却忽然间响起了一声阴瘆瘆的身影,陡乎之间,无穷黑暗魔息涌动,却化出了一尊高达数十丈,生得六臂,颈生双首的男子,那男子一颗头颅呈白色,一颗头颅呈黑色,白色的头颅之上,冠着儒巾,像是一个书生,黑色的头颅之上,却顶着战盔,像是一个将军,给人的感觉无比的怪异。

    他倒不像是某一个人的遗骸转生成功,而是两个遗骸融在一起,化作了新的生命!

    “哗!”

    他从黑暗魔息里站起了身来,四只手臂托住了百丈长的经天尺,另外两只手臂,却十指戟张,向着空中一按,天地悠悠,无尽黑暗魔息倒卷了过来,反向着经天圣人缠了过去。

    那经天圣人一个不察,便荡起身边层层法则,抵御那无尽黑暗魔息。

    “苏遮幕,曼无起,竭合百纶音!”

    但没想到的是,在那黑暗魔息涌来之际,那六臂双首的魔偶,其中白色的头颅,却忽然间开口,念诵出了道道古怪魔咒,随着这魔咒响起,天地荡荡,凭空多了无数的力量。

    随着那魔咒之力弥漫开来,那些黑暗魔息,居然翻翻滚滚,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所过之处,虚空节节暴碎,像是一张大网,陡然间将方圆数十丈都笼罩在了里面,自己在这数十里方圆之内,居然驱动不得任何法则,便好像是他已经将周围化作一座囚牢,困住了自己。

    “杀!”

    也就在这一霎,那六臂双首魔偶的黑色头颅,猛然张开了嘴巴。

    一道血光,陡然喷了出来,犹如血箭,穿越虚空,直取困在空中的经天圣人。

    经天圣人动弹不得,心神大怖,竟是一瞬间便陷入了死地。

    “哼!”

    但也就在此时,经天圣人不远处,响起一声冷哼。

    却是一半身形沉在了云气之中,冷眼旁观的洗剑池剑首,眼见得经天圣人遇险,陡然之间,拔剑出鞘,一道剑光撕裂了虚空而来,便仿佛是将这天地当成了一片大布,生生的割裂了这一块布匹,沿途过处,将无尽法则崩碎,最后直斩到了经天圣人周围的囚牢之上。

    “喀喀……”

    经天圣人夺得自由,大袖一抖,布下层层阵光。

    那一道血箭到了他身前,穿过了层层阵光,力量便被改变,待到突破了最后一层阵光之时,居然方向大变,像是被某种力量改变了去势,反而回头直向着双首魔偶打了过去!

    轰!

    那双首魔偶身边炸起了无尽黑暗魔息,但他自己却似未伤到分毫。

    “这一世的天元大修,也不过如此,吾等要取天下,当真易如反掌……”

    他哈哈大笑着,黑暗魔息便一层一层,向着半空之中卷来。

    “看样子我们真是太过小心了,若是千年之前那些人尚在,我们真当胜算不高,但如今有担当有实力的人都已经死在了昆仑山,剩下你们这小猫两三只,又担得什么重任?”

    无穷的怪笑声响了起来,充斥四面八方。

    周围众修,脸上都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但神色却有些凛然。

    经天圣人也是当世大修,有圣人之名,居然险些一个照面间,便丢了性命吗?

    那么这一战的话……

    ……

    ……

    “哗”“哗”“哗”“哗”……

    随着这笑声,忽有十道巨大无比的黑暗魔息漩涡从大地之上飞起,犹如尖角,钻向了高空,而在那尖角之中,都可以看到里面藏着一尊模样怪异的魔偶,一个个身上裹着整整一座魔息湖的黑暗魔息,似乎独自撑起了一个世界,分立于虚空之中,狠狠看向了周围。

    “吾等于寂灭之中醒来,便见天地大道,皆在吾身,若得大道降临,吾等便可永世超脱,不生不灭,尔等居然想得这等主意,想要趁机挑起大战,却不知自己是何等幼稚吗?”

    “吞噬了尔等,吾等甚至不必等到大劫降临,亦可超脱!”

    “……”

    “……”

    刺耳惊魂的声音,响彻在四域,激荡四野八荒。

    迎着那犹如实质一般的声音,场间无论是谁,心神都多少有些动摇。

    “这就是至尊十帝么?”

    方原看着那漩涡里的众怪,心神也是一凛。

    他看得出来,这些魔偶,比当初自己斩杀的那个未曾转生成功的,要强大太多,每一个人,都有着一种自成天地的道蕴,偌大魔息湖,罩在了他们身上,便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而这,则使得他们如今的实力,乍一看了起来,应该远远超出了普通的化神境界!

    毕竟方原还没有见过大乘,不知道真正的大乘修士应该强大到什么程度。

    但他可以断定的是,这些魔偶,远比自己在青阳宗见到的三位避世老修还要可怖!

    他们就是在黑暗魔息之中沉浸最久,苏醒最早的黑暗魔偶!

    “诸位,若我们丧生于这一战中,神山之上,可会留下我等姓名吗?”

    九重天仙皇迎着那至尊十帝的无尽魔威,背负了双手,缓步向前走来,如今迎着平生仅见之大敌,他仍是显得从容而淡定,年青的脸上,似乎带着些不可一世的淡淡笑意。

    “无论留不留名,世人都会铭记我等!”

    八荒城主倒持银枪,白袍飘飘,紧跟着向前走了过来。

    “呵呵,老身已经活的够了,留不留名有什么打紧,给小辈们留点福气才是正经!”

    忘情岛老祖宗呵呵笑着,身上道道气机横生。

    在诸位大修,都大步向前走了出去时,方原也跟着走了上来,一言不发。

    “方小子,这一战或许会死,你怕吗?”

    天魁圣人就在方原身边不远处,忽然轻轻笑着,转头问了他一句。

    “面对着这些似乎深不可测的存在,又怎会不怕?”

    方原轻轻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大袖缓缓荡开,笑道:“不过,能够参与这一战,与诸位前辈并肩除魔,晚辈心里,感觉非常的自豪,也就不会再觉得有什么可怕了!”

    方原向周围看了一眼,目光从这些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又或是修为,都在当世顶尖的人面上扫过,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而后心间吸起了一口气,大步向前迈了出去。

    身边,开始有雷河涌动,激荡几天。

    “这世间,惟有两件事教人做起来心里畅快,意得神满,无忧无求!”

    他的青袍,被雷光搅动,猎猎作响,声音清越,贯穿九天!

    “一是读书!”

    大袖一摆,他身后雷河翻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神弓模样,而后搭弦上箭,身边有道道青气凝聚,却是化作了一根箭矢之状,而后遥遥指向了黑暗魔息中的龙鳞双角魔偶。

    “唰”的一声,箭飞雷弦,挟着无尽杀气冲向了前方。

    “第二,便是降妖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