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七十六章 愚蠢的决定
    天元各处,皆有一些强横无边的气机出现,直冲九天。

    这些气机主人,已经很少在世人面前显露他们的真容与真正的修为!

    平时的他们,已经很少会遇到需要他们全力应对的对手,所以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是在养,在参悟,藏起了自己一身的修为与霸道,以拙示人,给人的印象,便如山海一般,莫测高深,但是如今,既然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他们便也不再有半分的留藏,尽皆摧动了起来!

    而这,便使得他们在冲上九宵的一霎,锋芒毕露,犹如夜空里最璀璨的流星一般!

    “那些……”

    “那些可都是世间最顶尖的人吧,他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那些气机,自天上掠过,所过之处,云层为其分开了两半,让出了一方煌煌大道,异兽群妖,为之惊怖异常,远远的龟缩了起来,不知多少修行中人,心生感应,纷纷从洞府里跑了出来,望着那从空中急急划过的流星,猜到了那些是什么人,却不知他们要去做什么。

    但是,都可以从他们的身影里,感受到一种一往无前的决绝之意!

    云气聚散,杀意呼啸,漫卷九天!

    每一个人都明白了过来,这世间,又出现大事了……

    ……

    ……

    那道道气机与流星,起自四面八方,但若将他们的方向做一个交叉,便可以看到这些气机,皆是往幽州而去。而在此时的幽州之西,有一片极其荒凉的万里地域,这里地势玄奇,山峰林立,因着特殊的地势,所以这在万里地域之内,足足坐落了三座魔息湖,再向两边延伸,北至曼殊国,南至七魔岭,前前后后七大郡县,又各有着一座魔息湖的存在……

    幽州道法不昌,但却是最古老的地域之一,而在这片地域里,又是天元魔息湖最为古老,也最为密集之地。原本在这里,各大魔息湖之间,都多多少少有着至少千余里的间隔,各领一域,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里面的黑暗魔息,却漫了出来,正向着其他方向延伸。

    而这,则使得,十座魔息湖,几乎要连成了一体。

    整个西部幽州,从高空里看去,都像是要淹没在水墨一般的魔息之间。

    无论是方原与仙盟圣人、雷老爷子也好,还是各方圣地之主,他们奔向的,皆是此处。

    事情已经拖不得了!

    身形横空,远远的看到了幽州那无尽升腾的黑暗魔息,方原眼神微冷。

    ……

    ……

    从他在黑暗之主的传承里发现了魔息湖的异动之后,心间便一直有无尽的压力,因为这些渡劫魔偶的转生,太过可怖,他们曾经皆是人间的英雄,但他们已经借黑暗魔息转生,这也就使得他们的立场,天生与人间不同,便如水火,双方从一开始就没有共存的可能!

    他们的苏醒,太过可怕,对人间造成了极大的危胁!

    似乎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人间对上了他们,最终都是死路一条!

    所以一开始,方原担心这些消息的公布,会一下子引发人间的恐慌,将局势推向难以控制的地步,便将这件事压在了心里,独自背负这些压力。但是,青阳宗发生的事情,让方原明白了,自己这个想法是没用的,自己不找上他们,他们也会主动来找上自己……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拖延了!

    若是躲不掉,那便迎难而上!

    或许,正面与渡劫魔偶开战,迎接人间的是绝望!

    且不说与魔偶这一战是胜是败,但人间力量损耗太严重,又拿什么去应对大劫?

    但是,便如自己从那些石碑里所看到的,远古时的先辈们前后历经了多少次绝望?

    每一绝望过后,却总是迎来一个新的勃勃生机!

    所以,方原在离开青阳宗时,已经决定不再隐瞒这件事,而是推动人间与渡劫魔偶一战。

    初时他还极有压力,觉得这个决定太过沉重!

    但没想到,仙盟也想到了这一点!

    早在他准备要推动这件事的时候,仙盟已经开始这么做,而且做足了准备了。

    他与仙盟应对这件事的主意,都是一战!

    既然这一战无可避免,那就干脆出其不意,提前引发这一战!

    ……

    ……

    而要正面掀开这场大战,那便要一举夺得先机!

    而这,便是方原敲起天下鼓,引动天元顶尖大修,前来幽州一战的原因!

    他在青阳宗时,已听见那三位避世老修说起什么“至尊十帝”,他隐隐猜到了这至尊十帝的来历,便也向天魁圣人说了,而仙盟,明显比自己更了解这所谓的至尊十帝。

    “至尊十帝,便是最早转生成功的十个渡劫魔偶!”

    “他们之中,转生最早的,或许已经苏醒了几百年,转生晚的,也已苏醒了数年之久!”

    “只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与人间天生立场不合,一旦曝露了自己苏醒的事情,便会惹来人间的反扑,所以他们没有引发什么大乱,而是继续沉睡,暗中谋划,试图等待人间大乱之时,再一举出手,夺下人间!这数百年来,他们已经在暗中联系,蛰伏谋划,等待时机!”

    “以前,他们觉得力量不足,不敢有异动,如今胆子却越来越大了!”

    “他们认为,知晓了他们的存在之后,人间会绝望,会内乱,尤其是我们先挑起战争的话,更是会让人间损失惨重,面对大劫之时,毫无还手之力,所以认定了我们不敢出手!”

    “可是,他们小瞧了人间!”

    “越是绝望,我们越是要抢先出手!”

    “先斩了这至尊十帝,然后便引动天下大势,荡清所有的魔息湖!”

    “至尊十帝,转生最早,实力最强,也是最老谋深算的,只要将他们十个斩了,那么剩下的魔偶,或是尚未转生成功,实力不足,或是没有完全苏醒,脑袋不清楚,群龙无首之下,人间集结起了所有的力量,便还有彻底战胜他们,并留存力量渡过大劫的希望……”

    “……这,就是我们这些站在天元顶端的人,所做下来的决定!”

    “……”

    “……”

    神识交换之间,方原已完全明白了仙盟的想法。

    他一颗心似是沉了下去,又似乘风而起,上了九天,激越长啸!

    原来仙盟已经想明白了这一切,也做好了准备!

    那便没什么可担忧的,痛快战了这一场便是!

    ……

    ……

    轰!轰!轰!

    无数道强横无边的气机,自四面八方而来,每一位皆是当世的顶尖人物,所以当他们全力飞掠之际,天地之间,法则震荡,异象频生,尤其是当身上的杀机再无半分掩饰之时,便犹如每一个人身后,都带来了一片乌云,像是汹涌而来的海浪,聚集在了幽州边缘!

    方原脚踏朱雀雷灵,手里提着妖灵剑,背后雷蛇游走,像是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虚幻的国度,犹如雷光而来,但到了跟前时,却骤然间停下,雷电涌动,似是波滔也似!

    身在半空,他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得自己身侧,天魁圣人、雷老爷子,都已经到了,稍后一些,经天圣人、古方圣人、鹿川圣人,也都赶了上来,每一个人都摧动了一身的法力之力,看起来犹如仙人降临。

    而在对面三千里外,白袍战仙倒提银枪,身后的白色披风,被大风吹得鼓鼓荡荡。

    南方,忘情岛老祖宗立身于巨鲲背上,手持龙头拐,佝偻的身形,犹中古松一般坚定。

    九重天仙皇,出现在了西南方向,身穿九龙皇袍,头冠紫冠,神情疏懒,模样年青,脸上带着些淡淡的自嘲之意,也不知是笑下方的渡劫魔偶,还是笑自己会为天元丧身。

    北方,洗剑池剑首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剑袍,手里紧紧的握着剑鞘。

    更远一些的虚空里,东皇山守山人老脸阴沉,手持拂尘而来,须发在风中飘摇。

    ……

    ……

    当世高手,该来的几乎都来了。

    缺席的,想必也有他们自己足够的理由……

    哗啦啦……

    这么多的人忽然间出现在了幽州上空,下方的魔偶自然不可能察觉不到。

    在方原他们赶到了这里的时候,下方的黑暗魔息,便陡然间翻涌了起来,像是一方淹没了大地的巨浪,前后拍击,魔息湖之所以被称作魔息湖,便是因为他形状如湖,而如今,足足十座魔息湖在大地之上流动,前后融合在一起,便使得他们像是形成了一片大海。

    甚至连那海浪拍击之声,都像是真的。

    海内,有无数魔影交织奔跑,而后魔息丝丝缕缕上浮,形成了一道一道的人影,立于魔息海的上空,形状各异,冷冷的看向了自四面八方赶来的天元顶尖高手,目意嘲讽。

    “没想到你们居然真的敢主动挑起这一战!”

    嘶哑而古怪的声音,响彻在周围虚空里,带些轻蔑与意外:“这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人间大修做下的决定?难道你们不知道,若不挑起这一战,新世界到来时,还有你们人间的些许生机,但这一战被你们主动挑了起来,便连这仅存的共存之机,也毁灭掉了?”

    “谁能想到,你们这些最聪明的人,做出的决定会如此愚蠢?”

    “……”

    “……”

    虚空肃穆,漫天杀机。

    “你们已经死去了太久了……”

    在这一片压制的氛围里,仙盟天魁圣人,慢慢向前走了过来,神色平静的回答:“所以你们已经忘了做人的感觉,人,总是需要做一些看起来愚蠢的事情的,便如此时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