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天下战鼓起
    方原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石碑里的东西被人抹去了。

    他在青阳宗时,看到的便是残缺不全的梦境,那也可以理解,毕竟青阳宗留着的,只是一块石板,或说是某一块石碑的碎片,因为缺少的太多,所以方原只能够从那块石板里,大致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对于应该记载在了石碑之上,那无数的飞升通道的打造和与人间联系的位置,却皆已不存,就像是有人故意打碎了石碑,来掩盖这样一个秘密!

    而如今,他又看到了一块残破的石碑,居然也是少了最关键的一部分!

    若是真有那等玄奇的鸿蒙道气,那又是怎么炼出来的?

    这最关键的一部分消失了。

    是巧合,还是某些存在刻意为之?

    ……

    ……

    方原静静的在洞府里,思虑了许久,却总是没有答案。

    石碑之上的内容,就这么多,他可以看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很多事情,缺少了关键的一块,便无法推衍。

    他本以为看到了足够多的石碑,便能够解开所有的秘密,但却没想到,这些秘密如今仍然还是一个疑团,他可以从石碑留下来的内容里,推衍到很多可能,但却不知道哪种可能是真实的,更关键的是,他没有从石碑里找到一个真正可以解决这所有问题的方法……

    ……又或是那个方法并不存在?

    千年之前昆仑山那群人,究竟是在石碑里看到了什么,才有了后来的推衍?

    黑暗之主,又是猜想到了什么,才执意走上那条路?

    方原似乎已经猜到了,可又宁愿自己没有猜到!

    ……

    ……

    “方原先生,到时候了!”

    洞府之外,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

    方原走出了洞府,便见来唤自己的,乃是小雷台的一位童儿。

    他知道仙盟已经将所有的准备都做好了。

    那事已至此,或许也惟有先顾着眼前,将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处理干净了。

    当方原来到了小雷台最核心的那方石台之上时,只见得雷老爷子、天魁圣人、古方圣人、鹿川圣人,还有刚刚赶来的经天圣人等,都已经在这里等着了,在他们身边,立了一面大鼓,上面有一些粗犷而古老的纹路,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战火与岁月洗礼,沉闷而又肃穆。

    “你看完了石碑,了解到了什么?”

    天魁圣人见方原目光投了过来,似有些好奇,沉声问了一句。

    方原摇了摇头,道:“猜到了一些,但不敢确定,更是没有分毫的头绪!”

    天魁圣人似乎并不意外,道:“之前昆仑山上那么多人,手头上更有无数详细的资料,连他们都找不出一个方法来,更何况是你,这个结果,其实早就应该猜得到的……”

    方原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

    如今的自己,也不过是走到了千年之前昆仑山那群人正式闭关之前的程度,对于他们闭关之后,参衍了什么,又找出了什么真相,一无所知,如今自己该做的,其实就是将所有秘密共享,然后纠集更多的人,来与自己一起参悟,只是那样,岂不又是昆仑山老路?

    更何况,千年前的昆仑山,失败了,自己如今,成功的希望便更渺茫。

    或许,天魁圣人,也是意识到了什么,才有此感慨!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想那么多做什么?”

    雷老爷子声音沉闷如雷,冷声一笑,道:“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便是!”

    方原知道他们说指的眼前的问题是什么,早在青阳宗时,他想到的也是这件事,而仙盟在知晓了渡劫魔偶的存在之后,想到的也是这件事,又或者说,这是惟一的解决办法。

    与仙盟的决定不谋而和,这是方原感觉欣慰的事情。

    但在决定去做这件事之前,他还是询问了一句:“诸位前辈,我们这么做,对么?”

    天魁圣人转头看向了方原,道:“我们只有这么做!”

    方原沉默半晌,道:“有人会觉得,我们不应该替天下人做出决定!”

    天魁圣人看了方原许久,才忽然间笑了一声,道:“你能这么说,老夫倒觉得有些欣慰,其实我也一直在担心,担心你有了圣人之名,便真的视天下生灵为刍狗,你如今能够有这份担忧,或许是说明了你的心境还不是真正的圣人,但也说明了,你仍是一个人!”

    说着话,他慢慢站了起来,道:“不过,这个念头,终究还是要斩掉的!”

    “这个人间,的确是天下人的人间,但人间的命运,却无法真个让天下人来决定,因为人心有缺,越多的人来决定一件事,越是会出乱子。人向来都是如此,数量越多,越显得愚蠢,人数多到了极点,哪怕是一些很明显的事情,也最终会走到一个错误的选择上!”

    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所以,人间其实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能力!”

    方原听得仔细,天魁圣人说的是人间没有选择命运的能力,而不是权力!

    说到了这里,天魁圣人才认真的看向了方原,道:“所以,只有让我们来代替人间做出决定,若是赢了,那我们便是英明先辈,会永载青史,世人会传诵我们万万年……”

    “若是输了,我们便是罪大恶极的野心家,世人会痛恨我们万万年!”

    “但是,无论赢也好,输也好,我们总是该做出决定的……”

    “……背黑锅,也是我们的责任之一!”

    “……”

    “……”

    天魁圣人的一席话,解决了方原心头的一个疑难。

    也让他最终下定了决心。

    他抬起了头来,神色平静,道:“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这是第一次,他在这些当世大人物面前,未自称“晚辈”,而是称“我”!

    天魁圣人笑了起来,道:“大家都做好准备了!”

    雷老爷子在这时候,忽然怪目一翻,道:“那条路……”

    方原道:“我已有安排!”

    雷老爷子便点了点头,不再多说,只是将一个黑色的匣子,背在了自己背上。

    方原看了天魁圣人一眼,望着那鼓,道:“我来敲吧!”

    天魁圣人笑道:“你若敲了,责任可就大了!”

    方原道:“我年龄毕竟小些,你们已成名数千年,露脸的机会不该给小辈么?”

    天魁圣人哈哈一笑,道:“你去!”

    方原走到了大鼓之前,深吸了一口气,提起了两个鼓槌,然后用力的打了下去,他不擅乐音,惟一会打的鼓,便是魔边的军鼓,鼓声震荡,声传十余里,连小雷台的范围都没有传出去,但这本是一方异宝,鼓声却远远荡了开去,传到了一些应该听到鼓声的人耳中。

    壮怀激烈,声音肃穆,天地色变!

    天魁圣人、经天圣人、鹿川圣人、古方圣人、雷老爷子等等,都在静静的听着这鼓声,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往无前的平静,以及暗中汹涌的杀意!

    天魁圣人大袖一荡,一柄巨大的鬼头锤出现在了他手里,往肩上一扛。

    “走吧!”

    他沉声说道,脚下有紫云起,托着他飞腾到了空中。

    于此同时,方原也扔了鼓槌,与其他几位圣人和雷老爷子等,齐齐踏上了九天。

    轰隆隆!

    气机袭席,大道震荡,陡化流光,径往一个方向掠去。

    小雷台之内,无数雷州的徒子徒子,或是仙盟的巡查使及长老等人,在这时候,皆齐齐的俯身低头,向着那道道远去的流光,恭身行礼,声音低沉:“恭送几位圣人除魔!”

    ……

    ……

    遥遥北方,冰天雪地之中,于一座雪山山巅静坐的洗剑池剑首,对着眼前的七位年青人,讲完了最后一道心得,也就听到了那隐隐传来的鼓声。他轻轻叹惜,慢慢站了起来,身边有童儿将一柄剑双手托着送到了他身前,他拿过了剑,低声笑道:“该做正事了……”

    身形化作剑光,瞬间消失在了虚空,背后七位剑徒,皆恭身行礼。

    皇州九重天,九重天仙皇独自在后山纠结了很久,最后鼓声传来时,却只是轻声一叹,说了一句“时不我待”,然后也不管在外面拜见皇子皇孙,忽然间飞天而去,皇威荡荡。

    “我该去做正事了!”

    魔边八荒城,白袍战仙任龙胆束起了一身破旧的黑色甲胄,提起了长枪。

    迎着漫天乌云,他一声厉喝,冲天而起。

    身形过处,乌云被撕开,露出了云后的灿灿骄阳!

    “老祖宗,这件事,应该由我去!”

    南海忘情岛上,白石娘娘身负双手,拦在了拄着龙头拐的老祖宗身前。

    “你还不够资格,这一战,只能我去!”

    忘情岛老祖宗冷笑了一声,直接拔开了白石娘娘,大步迈向了空中,哪有一点苍老之态,虚空寂寂,只有一个老人的肃萧背景,以及一句话:“白石,自今日起,你为忘情岛之主!”

    ……

    ……

    东皇山上,东皇山道子宽袍缓袖,立在了山巅。

    “你不能去!”

    在他面前,东皇山守山人神情冰冷,仿佛是在下命令,而不是劝说。

    “我也知道,这一战东皇山不能缺席!”

    东皇山守山人从未有一刻,像此时一般斩钉截铁:“所以,由我代替东皇山过去,你还要留在这里,继续活下去,推衍出完整的大道,领引未来的世间!就像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背黑锅的事情我来,名声归你,送死的事情我来,天下归你!”

    “这,便是我守山人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