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七十章 设坛讲道
    有了方原的话,青阳宗宗主陈玄昂便放下了心来。

    三位避世老怪的尸首,就这么留在了青阳宗山上,谁也没有移动,便让他们留在了最初的位置,保持着最初的姿势。

    对于青阳宗来说,这自然是一件极有威慑力的事情,方原说用这三个人还弥补他们损坏的青阳宗四奇十二景,但这么三座玉雕,又何偿只是弥补了四奇十二景,简直就是天下独一份的景物!

    眼见得这一场浩劫过去,青阳宗上下没有受伤的弟子,便都忙活了起来,清点弟子伤亡,清理倾塌的楼阁与道殿,治伤的治伤,将被埋在了废墟里的道卷等物一一搜罗出来,重新整理。方原看着这一切,心里也颇为沉重,虽然这一役,或许对青阳宗有利,但毕竟还是害得许多无辜弟子伤亡,再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或许还会引发更多的事,便起了些补偿心思。

    他微一琢磨,向青阳宗宗主陈玄昂道:“青阳宗弟子,应该看过我写就的道书了吧?”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忙道:“看过,如今这是青阳弟子所必参之科!”

    当初方原在琅琊阁前,向天下人公布他谱写的道书,人人为之疯狂,青阳宗当然更是疯狂,方原出身青阳宗,这道书便是自家的啊,就算要公布天下,青阳宗也得蹭点油水,便最起劲,本来是想要原版,只是琅琊阁不给,早早的便抄录来了一份,列于青阳宗扁阁之上,与当初方原留下的天罡五雷引并列。不仅外人可以来看,青阳宗弟子,更是必要参阅。

    方原点了点头,道:“这一次因我之事,害得青阳宗遭此惨祸,我无以为报,便在青阳宗讲解道书三日,也算是补偿师门这一次的损失,也算是我,为师门再尽一次力吧!”

    “如此……”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有些激动,重重点头:“好!”

    方原能够在青阳宗讲解道书三日,陈玄昂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世间大修、高士、乃至于一些颇有成就的丹师、阵师等等,但凡有了些领悟,都会开坛讲道,不是为了一个虚名,而是将自己的领悟,传承下去,点化众生,这也是天下修行界里的一个惯例……

    当然,不是谁都可以讲道的,若是境界不够,讲道那便是在外人面前现眼。

    方原当然拥有讲道的资格,他毕竟是天下公认的小圣人。

    不知有多少人,都在盼着他开坛讲道,就像当时的东皇山小圣师一般,只是方原著就了道书之后,便很少在世人面前露面,一直没有这个机会罢了,如今他开了金口,同意讲道,本就是一件大事,更重要的,他既然是在青阳宗讲道,那更让陈玄昂喜之不胜了!

    惟恐失了这个机会,陈玄昂也不敢多提什么要求,甚至都没有时间多做什么准备,便直接在青阳宗的废墟之上,设下了法坛,请方原上坛讲道,一众青阳宗弟子,受伤的也好,余悸未消的也罢,纷纷都挤了过来,有人就剩一口气了,还得让人抬起来,边疗伤边听道。

    而方原,心里已有了决定,便也认认真真,端坐于法坛之上,将自己与琅琊阁主合著的道书,一点一点讲解了起来,这道书本来就是他写出来的,这世间自然无人比他的领悟更深,如今由他亲自来讲,哪怕只是听上其中一两句,恐怕都比自己参悟个十天半个月都有用。

    而除了讲解道书之外,方原又在讲解的过程中,将自己在石碑中领悟到的变化,继承的传承,那些末世天骄争锋里碰撞出来的灵感与妙法,杂夹在了其中,一并传授于众人。

    他的道书,乃是集结了他于忘情岛太上玄宫、大自在神魔宫里的葬仙碑、在琅琊阁看到的诸般神通典藉,以及易楼七星台之上观察到的天地法则之妙,自己在修行之中的各种领悟与经验等等,合在一起作出来的,其核心,便是在于如何提升心境,减少资源对修行的影响,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彻底的避免资源对修行的影响,因有此妙,才被人称作了道书。

    只不过,如此修行,或许会使得许多困于资源的修行中人,得到更多的契机,修为大进,但对他们实力的提升,却并不甚明显,而如今,方原将自己在石碑之上得到的领悟夹杂了进去,便又弥补了这一部分的不足,而且他又不讲废物,当真是每说一句,都是字字珠玑。

    不知有多少青阳宗弟子,在听完了这次讲道之后,修为大进,如获异宝。

    朱先生在下面听着,呵呵大笑,老怀宽慰。

    青阳宗继承人陆青官听了许久,隐有触动,开始考虑自己有无可能将自己修炼出来的神婴,再次提升,化作至尊元婴,然后借着方原道书里面的观念,靠自身成就化神境界!

    孟还真听了,满心欢喜,满心崇拜。

    小辣椒凌红波听了,心气渐高,暗暗发狠努力修行。

    小乔师妹听了,满眼星星,长吁短叹……

    青阳宗内某个老杂役看着高坐道台之上,仙风道骨的方原,由衷的感慨:“你们谁能想得到,如今名满天下的方原方小圣人,当年也是为了几块灵石就拿菜刀砍人的呢……”

    旁边的弟子们听了,大起兴趣,急忙问:“砍的谁?”

    老杂役叹息了一声,傲然道:“我!”

    ……

    ……

    很快的,便不只是青阳宗弟子在听了,渐有许多外人到来。

    先是越国另外四大仙门,他们察觉了青阳宗这场变故,急急赶来查看,一见得方原在讲道,便顾不得了,直接就挤了进来听讲,青阳宗宗主也不好拦他们,只是有点生气。

    再之后,云州一些仙门的人,也被吸引过来了。

    他们发现方原在讲解道书,只听得片刻,便又惊又喜,有人急急取出玉简,将方原所说的每一字都记录了下来,拿回门中,让弟子们好好修行,也有很多人急急忙忙,呼朋引伴,唤更多人来,惟恐他们会错过这可能是三千年前来最有用,也最有价值的一次讲道……

    青阳宗主陈玄昂初时有些心疼,觉得外人听了去,便好像占了青阳宗的便宜,倒是陆青官比他看得开,好生劝了几句,反正青阳宗已经有天罡五雷法和好几种神通都公布天下了,那么如今公开讲道,也没什么不好,到了方原如今的境界,本来就不该是一宗一派能占的造化,青阳宗宗主陈玄昂也不知明白没有,反正不好阻止,干脆破罐子破摔,由得他们去了。

    毕竟马上要成为煌煌大宗了,总该有些气度才是!

    于是,在这三天里,急急赶来听道的人越来越多,坐满了整个青阳宗,又向外延伸了出去,空中地上,到处都是法宝玉辇的宝光,方圆三百里内,五彩缤纷,仙气盎然。

    不知有多少老辈的修士,听得心间感慨无尽,拍着身边年青修士的肩膀感叹:“你们赶上了最好的时候啊,我们那一代的人,神通法诀,资源宝贝,哪一个不是碍于门户之见,深藏山中,但凡有人觊觎,便是打的头破血流,也要将对方灭门灭族,就怕有哪一个字泄露,会对不起祖宗,会伤了自家宗派的利益,可是如今呢,简直已经快要让人认不得了……”

    “二十多年前,方原小圣人便在青阳宗公开了天罡五雷法,不知让多少人获益,又在前不久,琅琊阁公布了道书,随之琅琊阁公开了十二殿藏,多少神通秘法,就可以这样唾手可得,简直如同作梦一般,而在前不久,东皇山也将一部记载了无数神通妙法的典藉公布,还将无数珍异资源赠于天下修士,连功法、带神通,甚至是资源,你们都赶上了……”

    “……若是修为再提不上来,可就没有什么借口怪天下不公了吧?”

    “……”

    “……”

    讲道三天,方原引来了无尽修士,无数奇人。

    起初只是云州众修前来,或是认真倾听,或是有人在旁听录,汇编成册。

    到了后来,连一些平时很少现身的大修士都赶来了。

    听得方原的讲道内容,人人心间惊叹钦佩,修为越高,越明白这一次讲道的重要性。

    再到了后来时,仙云腾腾,来到了青阳宗,周围众修见得,急忙让开,却是仙盟的人来了,而且这一次过来的,除了几位巡查使与长老之外,甚至还有仙盟的一位圣人。

    堂堂仙盟圣人降临,青阳宗宗主自然不敢怠慢,忙请其入殿休息。

    但鹿川圣人却示意不必,便也静静的坐在了台下,等着方原讲完这一次道。

    直到三天之后,日幕之时,方原结束了讲道,受了众修的谢礼,鹿川圣人才起了身,来到方原身前,道:“青阳宗发生的事情,仙盟已经知晓,特来请你,前往仙盟议事!”

    方原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也知道,这三位避世老修出世,又皆折在了青阳宗,事情闹的如此之大,仙盟没道理不知道,前来请自己是意料之中的,而他本来也打算着离开了青阳宗之后,便要去仙盟,一是为了看一看仙盟的那块石碑,第二,也是要借仙盟的力,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做了!

    临行之际,他看着青阳宗内外,那无数听了自己的讲道,欢痴如醉的众修,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想起了接下来的事,忍不住心间低叹:“这一辈的修行者,当真是最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