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三尸留一景
    青阳剑痴走了,方原送他走了三百里,然后折身而还。

    无人知道方原送青阳剑痴走的这段路上,两个人交谈了什么,说了什么。

    不过看在青阳宗宗主及各位长老眼里,倒是颇觉欣慰,青阳宗两大奇才,能够关系交好,也确实是青阳的一大幸事,虽然说按常理想了起来,青阳剑痴似乎是不会与任何人关系交好,但毕竟方原也是不输于青阳剑痴的奇才,所以这剑痴对他另眼相看,也可以理解!

    更重要的事情是……

    “呵呵,看如今谁还能拦我青阳进阶之路!”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转头看了看山下,低低的叹,脸上却带了笑容。

    这时候的青阳宗,山峰倾塌大半,宫宇楼殿,不知毁了多少,简直如同灭门也似,门人弟子,死伤者,殒落者,也不计其数,堂堂云州第一大道统,如今看起来像片废墟。

    但这一片废墟,却不让人感觉悲凉,反而皆从中感到了一种旺盛的气运!

    青阳宗宗主更是可以完整的感受到其中气运,所以他这时候,一边在吐血,一边笑。

    青阳宗的崛起,怕是谁都拦不住了。

    陈玄昂知道,这一件事,定然会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传遍天下,世人都会知道,三位顶尖的化神,擅闯青阳三千禁,来到青阳宗山顶作威作福,结果却被青阳宗弟子给斩杀了!

    这等战绩,别说区区一州道统,就算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圣地,又有几个可以做到?

    虽然说,留下了这三个老怪物的两个人里,一个是如今名满天下的小圣人,另一个也不像是有意来护着旧山门,而是跑来找人磨剑的,但陈玄昂才不管!

    反正方原出身青阳宗的事情,天下皆知!

    而青阳剑痴是为什么而回来的,不重要,他回来了,这才重要!

    青阳宗有此一役打底,注定要一飞冲天了!

    这使得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心花怒放,也使得青阳众长老与弟子扬眉吐气,满怀激奋。

    仿佛是因果循环,青阳宗终于得到了回报。

    早在上一次大劫降临时,青阳宗便无意中得到了那块残缺石板,从一个小宗门壮大,成为了云州第一大道统,可是后来昆仑山千年之变,天下大乱,妖域以搬山一脉为首的妖魔入侵云州,青阳宗没有推卸责任,率众迎上,结果损失惨重,两千年底蕴,尽毁于一旦。

    而在那一役之后,青阳宗本又出了一位奇才,只是这位奇才太奇了些,惹下了太多麻烦,最后甚至触怒了洗剑池,所以在这奇才叛逃之后,青阳宗也不敢再承认他是青阳弟子,刻意将他遗忘,只不过,对当时的青阳宗来说,他们明知这奇才已经惹怒了洗剑池,但却只是将他关起来,而没有杀掉这废人以明志,好去讨好洗剑池的认可,就已经是一种选择。

    再之后,青阳宗顾松长老夺得了一部《道元真解》,却没有关起门来自己研究,而是邀请越国四大仙门一起参研,在发现没有结果之后,更是公布出来,冒着会让造化旁落于他人之手的风险,让越国子弟研习,从中挑选弟子进入仙门加以培养,这也是一种选择。

    再之后,方原惹下大祸,本该交由阴山宗处置才可以避免这无谓的祸患,可是青阳宗冒着被阴山宗打压的风险,暗自将只是练气境界的方原放走,同样也是青阳的一种选择。

    仿佛是偶然,也仿佛是必然!

    这种种的选择,使得千年之后的青阳宗,大气运加身,即将一飞冲天!

    仔细回溯起来,便可以发现青阳宗其实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们只是在这千年时间里,数个关键的点上,做出了自己应该做的选择而已,如此便换来了大福报!

    “该多收一些弟子了……”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缓缓扫过了青阳宗上下,低声一叹。

    想要成为圣地,弟子不够多,那可不行!

    ……

    ……

    与青阳宗上下心间惊喜不同,方原送走了青阳剑痴,慢慢走回了山时,心情有些沉重。

    这三位避世老怪的出现,在他意料之外。

    虽然如今这三位避世老怪,皆已服诛,也没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却让他心忧。

    魔息湖里的转生魔偶们,终于还是出手了。

    自从知晓了这些魔偶的存在以来,方原便一直忧心于此,他知道公开了这些魔偶们的存在,便一定会天下大乱,在这等乱象之下,天元渡过大劫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如果不公开,如此继续了下去,天元头顶上的阴影也越来越大,直到最后,会陷入一种无望的绝境。

    惟一的解救方法,便是走黑暗之主的路。

    但是方原不愿这样做,所以他在尽可能的参研天降石碑,想找出条路来。

    但自己没有去找那些魔偶,那些魔偶却坐不住了。

    这三位避世老怪的出现,便是那些魔偶们用来试探自己的一步棋。

    尤其是在黑冠老修被自己镇压之时,曾经听到他大喊什么“至尊十帝”,这至尊十帝,又是什么人?

    难道就是将自己拥有黑暗转生法的消息,告诉了他们三个的人?

    难道说,他们便是已经转生成功的魔偶?

    方原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但他知道,这世间的平稳局面,或许就要压不住了。

    自己不愿这些魔偶出世,搅乱了世间,也不愿他们等到大劫降临之时,坐收渔翁之利,但这些魔偶,或许也在担心,他们担心大劫真的得到了控制,人间再度获得了生机!

    所以他们或许反而支持黑暗转生法的公布!

    因为公布了黑暗转生法之后,或许会出现一些人与他们争夺大劫之后的世界,但同样的,这些人也一定会搅乱人间,这些人更不会允许天下人渡过大劫,所以人间首先就会乱起来,这些渡劫魔偶,到了那个时候,便完全可以等人间有了一个结果,再出手争世!

    以方原如今对天下大势的理解,不难推测出这些魔偶的心思。

    他们害怕的,是人间先集中起力量来对付他们,然后再自己内斗。

    他们希望人间先内斗,最后无力对抗他们。

    ……

    ……

    因得这些原因,方原知道,自己怕是没有太多时间全力参研石碑之秘了。

    眼前这个问题,已迫在眉睫。

    偏偏,寻找答案的事情,自己还无法集世间众人之力!

    那自己该怎么做?

    一边慢慢的走回了山来,方原一边心神渐冷。

    局势如刀,人心如剑,或许,到了该出鞘的时候了……

    ……

    ……

    “方原长老,这三具尸首,该如何处理?”

    回到了山上来时,陈玄昂来到了方原身边,低声问道。

    如今的青阳宗,山上有一人,身穿黑袍,长身玉立,肉身已作玉质,僵直的立在峰顶。

    看起来他还是完整的一个人,但若仔细去看,便可见他肉身中间,出现了一道极细的线,他其实已经被剑斩成两半,肉身内的神魂与灵性,皆已消散,但那一剑太快了,将他完整的分成了两半,可两半肉身,还拼接在了一起,所以像个完整的肉身,呆呆立在峰顶。

    而在山下,则有一个隐隐像是一个手掌也似的深谷,谷底跪着两尊雕像,一个头冠黑冠,满面惊愕,一个身穿灰袍,脸上带着种古怪的笑意,他们还是完整的,但肉身之内,也是神魂皆无,呈一种跪姿面对着青阳宗,从他们凝固的表情上,可以看到许多惊怖的表情。

    正是那三位避世老修的尸首,他们修为太深,肉身不毁,哪怕是死了,也化作了玉质。

    而方原看着这三具尸首,则是眼神冷了一下,然后道:“他们这一战,毁掉了青阳宗四奇十二景里的好几处,就让他们的尸首留在这里,为青阳宗添上一处景物吧!”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听了微微一惊,犹豫道:“不好吧?”

    他心里是乐意的,如此三位顶尖的老怪物肉身留在了山上,天下人谁不怕?

    这三具玉雕,就是最大的威慑力!

    只不过,如今一来,自然对这三具尸首有些不敬,想来这三位避世老怪,哪一个不曾经是世间顶尖的大修士,手握重权,拥趸无数,尤其还有九州剑首这样的原圣地之主在,倘若将他们的尸首留在了青阳宗,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惹得他们徒子徒孙不满,来找麻烦?

    “不必担心,他们就算有徒子徒孙,怕是也没有脸来!”

    方原道:“避世之人于天下无益,便也无人考虑他们的尊颜,便如这位九州剑首,世间传说他殒落在了一次大劫之中,但八荒城后面的神山碑上,却没有留下他的名字,想必就是洗剑池早就知道他是遁世而走了,没有脸留他的名字而已,如今,他们也不会来找麻烦!”

    说着声音渐冷:“而我将他们留在这里,便是让世人看看这于世无益之辈的下场!”

    陈玄昂听得,心间已乐开了花,表面故作沉稳,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