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六十八章 青阳剑痴
    青阳宗上下都在看着他们两人的时候,方原也在认真的看着青阳剑痴。

    他对青阳剑痴太了解了,或许这种了解,还超过了曾经与青阳剑痴活在一个时代的云长老等人。他曾经看到过这人练剑时留下的影子,也曾经在雪原之上遇到他留下的一道剑意,甚至还与那道剑意交谈过。他曾经将这个人视作一座高山,因为自己只能呆在山脚看着他的高度而感觉绝望不已,他也曾经替这个人惋惜过他的残缺,更是无比的尊重过这个人!

    但在此之前,方原一直没想过真的可以见到他。

    青阳宗上下,皆称方原为青阳宗这一劫来第一天骄,但方原却知道,真论修行天赋,或许自己只能排第二,眼前这个人才能算是第一,他独自一个人追求剑道,留下了无缺剑经这等无上剑诀,凭借一个人,便使得洗剑池那独步天下,万人尊崇的剑道,有了对手……

    青阳宗之前一直在刻意的忘掉他,避免提及他,其实不全是因为他后来入过魔道,更重要的是,他的高度太高了,又不理世事,青阳宗也担心他会哪天惹出天大的麻烦,连累到了青阳宗,便索性借着他投身魔道的事情将他遗忘,但没想到的是,前后青阳宗迎来的麻烦倒是不少,但大部分都是方原招惹来的,这个不理世事的剑痴,倒是从来没有惹出麻烦!

    大概是没有什么麻烦能够接得住他这一剑吧……

    非但没有惹出麻烦,更让人想象不到的是,他居然还帮着青阳宗解决了一个麻烦,面对着覆顶之灾,谁也没想过这个只醉心于剑道的人会回来,替青阳宗斩却了一个强敌!

    按照常人对他的理解,应该是看到青阳宗覆灭于眼前,也不屑一顾的啊……

    “多谢前辈归山,替青阳宗斩却强敌!”

    看了这个人很久之后,方原便在山坡上,轻轻揖礼,向他一拜。

    这一拜是理所当然的。

    不论是谢青阳剑痴斩却了九州剑首,还是因为自己曾经继承他的剑道,方原都要拜他。

    而在方原这一拜之后,青阳宗上下,一片悸动,满山上下,以青阳宗宗主为首,再到长老,真传、执事等等,尽皆一起拜了下来,有人口称师兄,有人口称师叔,也有人根本就不认识他,只是随着乱叫一声师叔祖,皆是又敬又畏的拜向了这个人。

    “我……”

    那跛足人看到这么多拜在了自己身边,显得有些不自然。

    他嘴唇动了动,想要说话,但似乎因为太久没说过话了,声音有些嘶哑。

    于是他又沉默了一下,才慢慢的说出了话来:“我不是为了救什么,只是为了磨我的剑,我已经很久没有找到可以磨剑的东西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这个人,我听别人说他还活着,以为他的剑道一定很强,但我没想到,他比起现在的洗剑池剑首都不如,实在太弱了!”

    周围众修听了这话,人人动容。

    越是往细了琢磨这位剑痴的话,越是觉得十分惊恐。

    剑痴是一直在找这位上一世的洗剑池剑首,好用来磨他的剑?

    他把人家曾经称雄一世的剑首当成了什么?

    最关键的是,人你都砍了,还嫌人家不够结实?

    无人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在这个时候,也无人知道该如何接他的话茬!

    “无论如何都要谢谢前辈!”

    方原直起了身来,道:“我曾经学过你的剑,踏入了剑道门径,雪原之上,又是因为遇到了你曾经留下的一道剑意,才知道了该如何修炼心意剑,最终成就了元婴境界……”

    “我能看得出来!”

    青阳剑痴点了点头,用他仅剩的一目,扫了一眼方原,然后摇了摇头,道:“但你的剑道太弱了,你学的也太杂,已经失去了求剑的真谛,所以我没有办法拿你磨剑!”

    旁边人听得,便忍不住一哆嗦。

    合着方原如果剑道再强一点,这青阳剑痴就要拿他磨剑了?

    这么大公无私的吗?

    就连方原也有些愕然,他的剑道,一直都颇受天下人赞许,哪怕是洗剑池七大剑徒,或许也没有几人敢自信剑道在自己之上,放眼如今的话,单纯剑道,方原甚至相信,整个洗剑池,能够稳压自己一头的,也许就只有剑首一人,结果在剑痴眼里,自己却太弱了?

    心里忽然有些久违的兴奋,这说明剑痴比自己想象中还强。

    微一沉吟,方原便道:“晚辈修成了心意剑之后,也一直苦于不得寸进,正想请教!”

    青阳剑痴摇了摇头,道:“练剑就是简简单单的事,有什么可请教的!”

    方原皱了皱眉头,道:“晚辈的心意剑之威,比前辈差得极远!”

    “你连心意剑都不敢使,当然比我差得极远!”

    青阳剑痴摇了摇头,随口回答,然后便撑着竹杖,慢慢向前走去。

    他似乎真的只是追逐九州剑首而来,借其磨剑,然后便离开,去找新的磨剑石。

    青阳宗上下,无人敢拦,只能看着他离开。

    而方原听见了他的话,心间也是微微一怔,似乎想到了某些关窍。

    刚才青阳剑痴斩出那一剑时,方原正与黑冠老修斗法,没有看到,但哪怕身在九天,也一样可以感受到那一剑的摧枯拉朽,干脆利落,这当真让方原惊愕不已!

    他想不通青阳剑痴的剑,怎么会这么强!

    直到青阳剑痴随口说了出来,方原才恍然明白。

    青阳剑痴使得那一剑,其实就是心意剑。

    这心意剑,方原也修炼成了,只是他向来都当作压箱底的本领来用,因为这一剑斩出之后,心神消耗太大,如果不能伤敌,那自己就成了对手面前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

    但是青阳剑痴不同,他居然一直都是用心意剑。

    他才不管什么如果这一剑会失利,后面会迎来什么样的麻烦,他只是先出剑再说!

    正是因为他每一次出手,都是使用心意剑,所以他才不必追求什么神兵利器,天下万物,只要可以借此发挥出自己的心意剑,便都是他的剑,他也不管对方是什么神通,什么法则,什么仙宝,什么修为,只是一剑斩过去,除了这一剑,他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考虑……

    难道只有这样,才能将心意剑修炼的更强大?

    方原也曾经在南海龙迹,借成精的老铜磨剑。

    而剑痴则更进一步,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可以让自己磨剑的东西!

    因为他每一次出剑都是心意剑,所以他的剑道,才越来越强,无论对谁,都是一剑而胜,因为他出的第一剑,便已代表了他最高的实力境界,生死只在一线,胜负只在一念,他已剑走偏锋到了极致,所以,这世间若没有真正的大乘,那么他将会是永远无敌的存在……

    他的剑,已经磨到了快要无物可挡的程度了!

    这道理如此简单,却让方原愕然。

    或许,如果平时方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不管遇到什么强敌,不管遇到什么桎梏,都直接便以心意剑斩将过去的话,那么如今的方原,也已经剑道大进,不输圣之主……

    ……当然,也有可能已经凉了!

    ……

    ……

    “我送前辈下山!”

    在方原心间闪过这几个念头时,青阳剑痴已经越过了山峰,在向山下走去,他虽然跛了一足,但速度却非常的快,不过,不知道是否是时隔千年,终于再一次回到青阳宗的缘故,脚步总算是放慢了一些,似乎在有意的看着周围那些曾经熟悉的景物,略略回味着什么。

    所以方原在山腰里时,便追上了他,步法荡荡,与他同行。

    “前辈,若是你肩上负起了天下重任,独自前行,但世人不解,一次次前来阻挠,让你历尽艰险,甚至陷入迷途,让你起了疑心,怀疑自己做值是不值,前辈当如何处之?”

    方原心间想起了无数,问出了一个问题。

    青阳剑痴有些认真的想了想,道:“你背负天下重任做什么?”

    方原微滞,道:“总要有人做!”

    青阳剑痴似乎有些想不明白,道:“你觉得你做的事很重要?”

    方原点头。

    青阳剑痴道:“比剑道还重要?”

    方原道:“对我来说便是如此!”

    青阳剑痴道:“那就做好了,管别人做什么?”

    如此直接的话,方原却当真是在心里转了两转,才领悟到了真意,快步几步,他再一次赶上了青阳剑痴,沉吟着,斟酌着,又一次问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会引来大祸呢?”

    青阳剑痴转过头来,用仅剩的一目看了方原一眼。

    方原发现他的眼睛,极其的清澈,比自己都要清澈许多。

    “我只懂练剑,不懂其他的!”

    青阳剑痴道:“但既然要练剑,就要找些结实的磨剑石过来!”

    方原静静的听着他的话,虽然剑痴说的似乎都是些很简单的话,但他还是每一个字都记了下来,与青阳剑痴并肩走着,又问出了一个问题:“前辈已经放弃了无缺剑道了么?”

    青阳剑痴头也不回,也并不觉得受到了冒犯,只是道:“纯粹的便是无缺的,你不懂么?”

    方原心里已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他也确定了,眼前这个人,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动的,他眼里只有剑,根本不理会世间万事,甚至不在意大劫会不会降临,人间会不会覆灭,某种程度上说,他也是避世之人。

    这样强大的人,却绝对不会去背负什么重任……

    说起来,这实在是有些让人惋惜的事情……

    ……

    ……

    方原有些不甘心,所以他忽然慢慢开口:“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让你磨剑!”

    青阳剑痴忽然转过了头来,定定的看着方原。

    看得出来,他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