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六十七章 替天地讨还一些东西
    “他居然称我为蝼蚁?”

    在耳边无尽的轰隆雷鸣里,黑冠老修就偏偏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方原的话里所夹杂的那两个字,这使得心里一阵紧缩,生出了一种无比绝望的异样感觉。他已经活了太久了,在世间的巅峰位置也呆了太久,这使得他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看尽了人间的一切事,也看透了一切事,这世间一切,再无让人惊喜的东西,世间的人,也都不过蝼蚁一般忙忙碌碌。

    但这种持续了三千年的念头,今天一下子都被打乱了。

    他没有碰到惊喜,但却遇到了惊吓,他本来看着如蝼蚁一般忙忙碌碌的人里,忽然出现了一个比他还要强,居然站在了另外一个层面上,将他也看作了蝼蚁一般的存在……

    满腹皆是苦水,却不知道吐向哪里。

    看着那九天之上擒来的雷电手掌,他像是被一方天地包裹了。

    一时间,甚至生不出抵挡的念头!

    “出了什么事?”

    而在这时候,山下青阳宗的方向,忽然间响起了一声大喝。

    黑冠老修睁眼一看,便看到笑脸老修正化作一道流光,急向天上迎来,在他身边,涌动着邪异而可怖的血泉气息,而在他身后,那一条独角的蛟龙,正咬紧了牙关追着。

    却原来,笑脸老修被蛟龙纠缠半晌,但终于还是不放心,主动向九天之上迎来,他分得清轻重缓急,也想让九州剑首挡着那个跛足人,而自己则先与黑冠老修一起,用最快的时间拿下方原,如此一来,事情的局势,便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黑暗转生法,还可以拿到。

    他本拟自己看到的,应该是一场激烈的恶战,又或是看到黑冠老修已经将方原制住的一幕,但却没想到的,迎面而来的,居然是黑冠老修一脸绝望与惊恐,向下逃了过来的脸……

    这却立时使得他纳闷了。

    “快走!”

    而黑冠老修在这一霎,则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

    “嗯?”

    笑脸老修先是一怔,还没明白什么,然后就看到了黑冠老修身后,紧随而来的巨大雷电手掌,这先是使得他微微一凝,紧接着便是脸色大变,忽然大叫了一声:“什么鬼?”

    一边大叫,他一边回身便逃,灵活的像条泥鳅。

    不过毕竟需要一个转身的时间,倒使得黑冠老修,一下子逃到了他的前面。

    轰隆隆!

    方原的手掌从九天印落,抓了下来。

    这个速度,他无疑会先被这雷电手掌抓住,倒成了黑冠老修的替死鬼!

    “幽冥仙殿……”

    迎着那一掌,笑脸老修不必黑冠老修提醒了,一下子便看出了问题所在,直惊的他厉声惊叫,忽然间双手向外一分,道道诡异无比的血光散发了开来,瞬间铺满数百里的虚空,居然在这虚宛里,化出了一座座殿宇,一层层地狱,似乎有无尽冤魂在地狱里挣扎哭嚎!

    他居然以血泉为引,在这虚空里化出了一片真正的幽冥!

    在这种近乎无解的力量之下,他与黑冠老修,似乎无论如何都不会被伤到……

    ……但也只是似乎而已!

    笑脸老修无疑也是有着自己独到的神通变化的,他也同样接近了化出一片领域的境界,但他毕竟走的路与方原同,神通变化不够,仙源之力,也不如方原自己炼出的神雷,承载能力有限,所以他化出来的幽冥,只是徒有其意,而不像方原一般,有着近乎真实的蕴味!

    “嗯?”

    就连九天之上的方原,也有些好奇的看了那幽冥一眼。

    心里倒略略对这笑脸老修,生出了些佩服。

    不过下一息,他便又收回了目光,觉得这似乎也不过如此。

    “轰!”

    心间起了一个念头,他化出的那一只巨大雷电手掌之间,忽然间又有雷光暴闪,层层雷电交织错乱,引动无尽法则交缠,形成了一片巨大的雷云,犹如遮天蔽日,印落下来!

    “喀”“喀”“喀”

    漫天漫地,皆是雷光,极尽玄妙,自半空之中垂落。

    每一道雷光,都蕴含着一道极其精妙的变化。

    每一道雷光,都是一种惊人的神通!

    一掌盖落,便像是苍穹镇压,让人逃无可逃!

    下一息,这一只手掌与笑脸老修化出来的幽冥,撞到了一起。

    方原那化作了手掌的雷光,每一丝都纯粹至极,像是穷尽了变化,而这等纯粹到了极致的神通,展现出来的便是一种所向披靡的力量,在这纯粹面前,世间一切都有其破绽。

    便是真正的幽冥,都有破绽,更何况是化出来的?

    那一片幽冥,直接迎接到了漫天的雷光,而后接连崩溃,在空中化作了道道血雨,向地面洒来,而还不待血雨落地,便又已经被雷光蒸干,形成了一片血云,然后不知被风吹向了那里,只是倾刻间,若大幽冥,便四分五裂,千疮百孔,到了最后时,直接消失了。

    雷电领域遇到了这一方幻化的幽冥,便像是剑遇到了豆腐。

    再大的豆腐,也是豆腐。

    “哗啦”一声。

    无尽雷电穿过了幽冥之后,再度化作一只大手,直抓到了黑冠老修和笑脸老怪的身前。

    两个老修皆大惊失色,拼命欲逃,但周围无穷雷电却包裹了过来。

    那些雷电如此之快,彼此交缠,却似形成了一方巨大无比的牢笼,将他们关在了里面。

    在这牢笼之内,道道雷电蕴含着法则之力,交织在虚空之间。

    两个老怪心惊不已,想要挣扎,神识急动,欲召唤法则冲破牢笼,却发现自己身边的法则居然没有一道可以驾御,化神境界失去了法则之力,便等于鱼失去了水,他们便像是木偶一般,眼睁睁看着大手降临到了他们头顶之上,然后轰隆一声,直将他们向地上掼来。

    失去了法则之力的,不只是他们,还有蛟龙。

    蛟龙本来一路追踪而上,伺机出手,但在方原的雷光笼罩之时,它也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忽然失去了法则之力,直惊的身体一僵,像根棍也似的立在了虚空里,一动不敢动。

    但还好,那无穷雷电,只是擦着他的身体落下,准确的将他避开了。

    嘭!

    一阵地动山遥,天地变色。

    青阳宗山前的一片山峰,被彻底毁去,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隐隐成为一个巴掌印。

    层层硝烟里,雷电光华渐渐敛去,渐渐露出了坑底的两个人。

    那正是黑冠老修与笑脸老修,他们两个已然凄惨无比,浑身骨骼不知碎裂了多少,几乎看不出个人形,尽皆大口咳血,脸色灰败,身上的法力,在这时候像是风一样,正在不段的被吹走,像是他们体内的某些力量,都在慢慢的归于天地,而他们,只剩了一个空壳子。

    “你……你要夺我们的修为……”

    “猖獗小儿……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这两位老修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脸色变得无比之惊恐。

    他们一辈子也没有经历如此惊恐的事情。

    这比最可怕的噩梦,还要可怕一万倍!

    “做什么事?”

    方原的声音,自半空之中传了下来,显得十分冷漠:“除掉两个废人而已!”

    “大劫降临时,你们避世!”

    “生死倏关时,又跳出来说什么代表天下人……”

    “既然你们要替天下人替我讨还这秘法……”

    “……那我们便替天地,向你们讨还你们拿去的东西吧!

    “……”

    “……”

    在方原的声音响起之时,天地之间,法则再变。

    一道雷光,自九天之上降临。

    黑冠老修与笑脸老修,皆是心间惊怖,失声大叫。

    他们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法则的流逝,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血海也似的世界,在那一层血海之后,有一个巨大的金身蛤蟆,正张大了嘴巴,吞噬着他们修行了一生的法则之力!

    “你会后悔的……”

    “你以为杀了我们就结束了吗?”

    “至尊十帝会亲自出手,他们……会让这天地提前葬灭……”

    “……”

    “……”

    绝望而愤怒的吼声接连响起,但声音却越来越低。

    他们身上的法则之力,被渐渐抽离,神魂也就随之散去,没有了神魂与法则之力,他们那强横无比的肉身,便渐渐化作了玉质,犹如两个玉雕一般,跪在了青阳宗山前,还保持着生前狰狞而愤怒,惊恐而绝望的表情,抬头望着天,手无意识的挥舞,像是某种象征!

    ……

    ……

    偌大青阳宗都怔住了,几乎不知道该向哪里看。

    后山处,青阳剑痴一剑斩了九州剑首,这时候正一瘸一拐,缓缓上山。

    而在前山处,方原一掌镇压了两位老怪,青袍猎猎,正缓缓从九天之上飘落了下来。

    在那跛足的剑痴走到了山上来时,方原也慢慢落到了峰顶。

    他们两人一上一下,隔着一座山坡,彼此之间,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整个青阳宗也都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人敢发出声音。

    只是这一幕,却永远的留在了青阳宗众弟子心间,犹如最深的烙印,再未消失过。

    又过了很久,这一幕被青阳宗刻在了大殿里的壁画之上,流传了数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