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六十四章 朱先生的弟子
    青阳剑痴的出现,非常的突然,谁也不知道他是刻意而来,还是偶然经过,但又好像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因果,青阳宗在面临自己最大的劫数时,他千年来第一次返回了山门,并且用自己手里的剑,帮助青阳宗斩去了那个强大的威胁,还掉了一些千年之前欠的债……

    他那一剑,自然是异常的惊艳,足以夺去天地之间任何的风采。

    不过在他那一剑斩出之前,方原与黑冠老者,以及笑脸老修与蛟龙之间的恶战仍然是万分的惨烈,也就在青阳剑痴从出现,到惊动了九州剑首,连声喝问,再到青阳剑痴走到了山里来,掬一捧水喝,顺势斩出一剑,断了九州剑首的剑道,诛却了这位强敌的过程中,方原与蛟龙等人和对手之间的恶战,就没有片刻的止歇,而且还愈发的激烈可怖了起来!

    “你终究只是初阶化神,如何与我争锋?”

    黑冠老者在一开始,便发现了青阳剑痴的存在,虽然他没有认出这是什么人,但却在一瞬间,便感应到了青阳剑痴身上的某种危险气机,因此他也周围气焰猛得暴涨,片片红莲之火烧将了出来,一片一片,漫漫虚空,像是天火倾落,直将整个青阳宗都包裹在了里面。

    红莲火降临,实在不知道会有多少山峰化作岩浆,会有多少青阳宗弟子死于非命。

    黑冠老者担心变数出现,所以直接下了狠手,要给方原足够的压力。

    他觉得九州剑首肯定可以拦下那个跛足人,所以他要在生出变数之前,逼方原就范。

    在这一霎,方原着实脸色大变,在他身后,不仅有青阳宗弟子,还有朱先生,虽然这个老头子已心怀死志,要表明一种态度,但方原却不愿让他就这么死掉,自家的先生,怎么可以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已经不是仙子堂外的牧牛儿,自己已有了足够的修为,难道还护不住自己的启蒙恩师?

    “轰!”

    他心间冷厉,双手急划,巨大的青红二鲤太极图在他身前展了开来,前所未有的巨大,犹如一个巨大无比的圆盘横在了虚空之中,那无尽红莲之火降临,却皆被太极图接下,红莲之火几乎笼罩了整个青阳宗,而这太极图,却也几乎遮住了整个青阳宗,生生抗下!

    “这小儿既是执迷不悟,那就速战速决!”

    笑脸老修见得这一幕,亦是愤声疾喝,驾驭巨大血泉,从天而降。

    “你特么的把你家蛟爷放在哪了?”

    见得方原撑起太极图,以一人之力抵挡两大化神巅峰高手,蛟龙也急的脑门上冒了汗,忽然间游着虚空而来,向着笑脸老修的身上乱抓挠,笑脸老修本来就是有意引他过来,一见蛟龙靠近,立时便祭起血泉,打算将他镇压,但蛟龙一见不妙,立时就回头溜了。

    笑脸老修又气又怒,这蛟龙还真化成真龙,所以不算可怕,但关键是这厮实在太过滑溜,上来挠一阵子,自己当真了,他就逃跑,自己不愿管他,他就又追了上来,追他吧,这厮速度不慢,追不上,又不能被他引到青阳宗领地外面去,硬打吧,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拿下的。

    这倒使得他掌掌魔道巨擘,一下子被这厮给缠住了,腾不出手来。

    而在另一厢,青阳宗弟子们,也皆见机得快,眼见得红莲之火天降,铺天盖地,方原撑起太极图拦下,他们也知道形势紧急,皆大声呼唤,拼命的向着地下洞府钻去,却是明知自己不敌,便想着尽可能的保命,无论如何,也要先让方原没有后顾之忧的战上一场才是!

    黑冠老修法则之力强大,如今这般硬拼,终究还是胜了方原一筹,太极图精妙无双,几乎完全没有破绽,但整体的力量,却稍有不如,漫天红莲火下,还是出现了多个破损之处,点点红莲之火降临,每一点红莲之火落到了地上,都使得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坑内几乎不见任何岩石砂烁,皆被烧化了,形成了光滑透明的琉璃质,无比的诡异……

    “呼……”

    在这无数斑斑点点的红莲之火下,方原都已有些力不从心。

    他心神大惊,乃至于冰冷,不知朱先生是否已经在这一片乱象里丧生了……

    毕竟,朱先生修为太低了,或许一块迸碎的山石,都会伤了他的性命。

    “哗啦啦……”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也就在他心神惊惶之时,却忽然看到了一道黑影从下方掠过。

    那黑影头上的袍子被吹开,露出了雪白的银发,正是吕心瑶,在她怀里,抱着一个枯瘦的老头子,正是朱先生,居然是她,在这关键时候出手,将朱先生救了出来,急急逃离。

    “强敌在侧,你救我做甚,去……去帮忙啊!”

    朱先生被吕心瑶抱着,兀自碑气暴躁,有些张牙舞爪的味道。

    “那些人实力太强,我可帮不上忙,您老人家更帮不上……”

    吕心瑶直将朱先生强行带到了后山,这才放了下来,神情淡淡,冷声说道。

    “便是帮不上,老夫也不惧,总要是为我的学生撑腰!”

    朱先生须发飘飘,急声喝道。

    “你只记得方原是你的学生,难道就忘了我也是你的学生么?”

    吕心瑶忽然低声厉叱,压过了朱先生的声音。

    她目光有些冷淡,淡漠的看着朱先生。

    “吕竹庵之女吕心瑶,你若记得老夫还教过你,便该知道这时候怎么做!”

    但她没想到,朱先生厉声严辞,忽然打断了她的话。

    吕心瑶闻言一惊,向朱先生看了过去,脸色一时显得有些错愕。

    她如今早已不是当年仙子堂时的模样了,自从她得了魔偶传承,离开了越国百花谷,前后数次,经历大变,甚至险些被魔偶夺舍重生,全靠了黑暗之主点化,才压制了黑暗魔偶,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但在这个过程中,她的模样,也皆大变,就算是方原,能够认出她,估计也是凭了化神境界的气机感应,所以她根本没有想过,朱先生真的可以认出自己来!

    刚才问朱先生是否记得自己是他的弟子,本就带了些讽刺。

    但没想到,朱先生居然真的认出了自己。

    而且对自己一点也不客气,丝毫不掩饰看向了自己的目光里那种失望。

    “先生,我……”

    吕心瑶恍惚了一下,想要向朱先生行礼。

    “休作这惺惺之态,要分清轻重缓急!”

    朱先生直接抬手拦住了她,枯瘦的身形,在这时候似乎显得无比高大,沉声道:“吕丫头,你出身富贵之家,聪明伶俐,本是老夫此生教过的孩子里数一数二的人物,真以为老夫把你忘了?老夫只是不愿想起你来!你如此聪明,为何就不能将所有聪明都放在学识上?你性子如此骄傲,为何就不能将这骄傲放在做人做事上面?看你如今的修为,老夫便知道你如今的成就实在太高了,除了小方原便是你,但你为何不能像他一样担些责任?”

    吕心瑶猛得抬起了头来,眼神里透着些意外,嘴唇微微一动。

    如今的朱先生,在她面前,实在太弱小了,便如凡人比之蝼蚁。

    但某种程度上,却又异常的高大!

    高大到,就像当年在仙子堂时见到他时那般的气度莫测,高大伟岸!

    “难为先生还记得我……”

    心神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吕心瑶很快便恢复了常态,她忽然笑吟吟的,还是向朱先生盈盈拜了一礼,道:“我也算是认命了,知道在先生您的眼里,在所有人眼里,我都不如方原,他才是天之骄子,是你们眼中的宠儿……不过呢,我总也不会比他弱太多吧!”

    说着话时,她站了起来,向方原一指,笑道:“你看,他现在不就需要我帮忙了?”

    说罢了话时,袅袅婷婷转过了身去,一头银发,纷乱舞动。

    朱先生感应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气机,心里也打了个突,有种来自心底的惊恐。

    面上仍然不能表露分毫,保持着身为先生的严肃与伟岸。

    只是心里,却忍不住想:“一个成功的典型,一个失败的典型,老夫这个书教的……”

    ……

    ……

    “非要带着青阳宗和你一起灭于此时?”

    黑冠老修红莲之火倾落而下,无穷法力摧动之下,道道法则聚汇,一波强似一波,全无顾忌,杀意腾腾,而方原的太极图在这攻势之下,已残破不堪,几乎抵挡不住,可他若让开了,背后起码数百上千的青阳宗弟子便要命丧于一瞬之间,所以他还是只能死死撑住。

    只是那冠黑老修看出了方原投鼠忌器,真感觉自己这个上风占的全不废功夫,便要一鼓作气将方原拿下,心神一冷之间,滔天法力倾落,厉声大喝:“还不快将黑暗转生法交出来?难道你都宁愿连累得师门和你一起灭亡于当下,也不想看看那转生之后是个什么模样?”

    他究竟还是担心毁了黑暗转生法,因此也不敢直接向方原下杀手。

    只是想着毁掉青阳宗,逼得方原将那秘法交出来。

    但他没想到的是,也就在他步步紧逼之时,忽然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你想看看完全转生之后,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好啊,我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