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五十八章 不知轻重,罪大恶极
    在三位老修的威压之下,青阳宗上下,一片寂寂。

    如今可是方原归山,参悟青阳宗珍若性命的天降石板,全山如临大敌,布下三千里禁之际,谁能想到会在这个紧要关头,忽然来了这么三位不知究底的神秘老者找麻烦?

    如今的青阳宗,已经不是以前的青阳宗了!

    以前的青阳宗,就在宗主收徒大典之上,一位阴山宗的筑基真传都敢直接闯上山来,要将青阳宗立下了大功的真传弟子绑走,但如今,青阳宗底蕴深厚,乃是名副其实的云州第一大宗,更是因为有着方原这等身份的人在,其底蕴声势还要超脱了一州之地,恐怕就算是化神境界的大修士,来到了如今的青阳宗,也一样要守礼数,行规矩,客客气气的说话。

    而这三个老修,居然在青阳宗布下了三千里禁的情况下,径直闯上山来,尤其是往山门处看去,只见得山门都被撕成了两半,不知多少守山弟子与执事,如今已命丧山门处,这可是完全不留一点颜面,等若是强攻了青阳宗山门,可以直接视作前来寻仇的大敌了。

    更重要的,是方原!

    如今的方原,那是名满天下的小圣人,在南海,在魔边,在易楼,在琅琊阁前,都为天下立下了大功德,声名之盛,功德之高,全不输于各大圣地之主,便是见了仙盟的圣人,也只是平起平坐,在这世间,又有何人,敢一过来便大略略的称方原为后辈,让他出来拜见,还敢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要替天下人向他讨还什么东西……他有什么东西需要还天下人?

    他可是连不输于天功的道卷,都公布了呀……

    只不过,心里虽然有着这个念头,但青阳宗主,却依然只是提着心神,不敢喝叱。

    因为他能够看得出来,这三位不是普通的化神修士。

    之前前往琅琊阁,青阳宗宗主连圣地之主都见过了几个,眼力自然是有的,如今他便分明看了出来,这三位不知来历的老修,一身气机,浩然动荡,居然不输于圣地之主……

    这可就太吓人了!

    而这,也使得他很聪明的做下了一个决定,那便是不擅自动怒。

    只是这三个老修问出的问题,却让他满腹疑难,如今方原正在后山洞府之中参悟石板,想必正是紧要的时候,就算是普通修行者,在闭关冥悟的时候,都不能随意搅扰,以免伤了神魂,更何况是如今修为境界都远超旁人的方原,而且他参悟的还是那神秘的石板?

    青阳宗主不敢在这时候惊扰方原,心里却为难,这三个人如何应付?

    “额……三位前辈,方原长老确实归山了,但如今尚在处理一些小事,晚辈这便着人去请,还请三位前辈稍移尊驾,随晚辈到正阳仙殿奉茶,方原长老很快便会过来……”

    心里很快便做下了决定,青阳宗宗主身体躬的更深,说话更客气。

    而在周围,虽然有许多青阳宗弟子看到了山门处那一片狼藉以及同门尸首,许久未受这等羞侮的他们,皆是满怀愤懑,恨不得立时冲上前去,替同门讨个公道,但见自家宗主表现的这么客气,他们也只能稍作按捺,只是心里这一股子郁气,始终在心间缠绕不去。

    “呵呵,饮茶?”

    听到了青阳宗宗主的话,那其中一位老者冷淡一笑,道:“老夫是世外人,不饮你们红尘里的茶,况且小小青阳宗,哪里来的这么多规矩,我们三人已经过来了,那个小辈不赶紧出来拜见,还要再让我们等不成?看样子,他是真把自己当成了世人敬仰的小圣人了!”

    青阳宗主陈玄昂听得这话,更是冷汗涔涔而落,躬声道:“不敢请教三位前辈仙号?”

    那三人里面,身穿黑袍,手提长剑,面无表情的老者道:“休要啰唣,你们这一世的人,未必听说过我们三人的名号,速将那方原小辈唤将过来吧,我们这一次,只是要找他!”

    他说着话时,身边忽然有风刮起。

    天地之间,光线再次幽暗了一分,层层剑气袭卷而来。

    在这刮风一般的阴风之下,似乎有一柄无形的剑,遥遥指住了青阳宗。

    整个青阳宗,在这剑下,便像是纸糊的。

    仿佛他心念一动,整个青阳宗,便立时会被斩作齑粉,整个的被撕成碎片。

    青阳宗上下,都是心神一颤,感觉到了一种如蝼蚁般的渺小。

    从这老修的话里,他们皆听出了某些玄机,难道这三位,根本就不是这一世的人?

    天元浩大,三千年一劫,埋藏了太多秘密,传说中,也有许多神秘的人避居世外。

    这些人不理尘世,只是潜修隐居,连名声都快被人忘干净了。

    此前方原推衍九天十地仙魔大阵的时候寻来的化外七友,东皇山小圣师出关之后,收伏在手底下的幽州三老,都属于这等人物,而这些,也还是避世老修中的一部分而已。

    传说中,那些避世老修里,还有直接从上一世活到了如今来的。

    难道这三位就是?

    他们不说修为境界如何,仅仅是这等寿元,便已足够吓人了!

    这样的人,怎么会忽然跑到青阳宗来找方原?

    虽然青阳宗主一心想要拖延时间,但那道道强横无边的剑气悬在头顶,似乎随时会将青阳宗整个撕成碎片,而且看得出来,在这些人眼里,是真的不在意将青阳宗撕成碎片的!

    这却使得青阳宗宗主陈玄昂,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你们找我什么事?”

    但好歹也就在这时候,后山忽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听着这声音,青阳宗宗主便松了口气,只觉后背都已被冷汗浸湿了。

    后山小路上,方原青袍荡荡,缓缓走了出来,在他的肩膀之上,蹲了一只白猫,左边跟了一条浑身鳞片覆盖的蛟龙,右边则跟了一个浑身罩在黑色斗篷里的女子,随着他这般慢慢走了过来,天地之间的肃杀之意,便一寸一寸的瓦解,仿佛某种镣铐,终于解了开来。

    “原来名满天下的方原小圣人,真的这般年轻!”

    那三位老修,也被方原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上下打量着。

    良久之后,那位身穿褐袍的老修,才忽然笑眯眯的开口,点了点头,似乎很是赞许。

    他们打量方原的时候,方原也在打量着他们。

    从这三人的气机之上,他感应到了些许,心神也是微凝,这三位老修,不知来自何方,但分明给人的感觉,异常精深,几乎不弱于他平时所见的几位圣地之主,若是与圣地之主较量起来了,谁胜谁负,还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起码他们有与圣地之主一较之力!

    哪里来了这么三个大修?

    答案几乎是明摆着的。

    也惟有那些不理世事,一心避世修行之人,才能有这等本领!

    这三个人,怕是避世老怪里面,最顶尖的几人了……

    这让方原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本来就对这些避世老怪极为厌恶,没想到还没等到自己去找他们麻烦,他们倒是先来找自己了,而且如此不客气,一找过来,便杀了人,更是引动某种法则,将整个青阳宗都笼罩在了里面,可以说将事做绝了,那定然是来者不善啊……

    “你们想要什么?”

    微一沉默之后,方原不动声色,冷淡问道。

    这三人既然找上门来,那自然不能善罢甘休,只是方原也不能冒然出手,这三人修为太高不说,如今又是在青阳宗里,动起手来,麻烦太大,而且自己实在没有多少胜算!

    就算要杀他们,也得在约上几位帮手之后,另找地方。

    “不是我们想要什么,而是该属于这天下的东西,你不该藏起来!”

    那三位老修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方原的身上,神情微凝,还是那褐袍老者笑了笑,道:“旁人不知,你这晚辈就不要故作糊涂了,在你身上,有某道功法,出自琅琊阁,本是对天下有大用的救世之法,但却被你这小儿藏了起来,老夫只问你,你究竟是想意图何为呀!”

    “出自琅琊阁的救世之法?”

    青阳宗上下人等,听了这话,皆是一脸愕然。

    天下人都知道琅琊阁十二殿藏已经公布的事情,还以为他们说的是那些。

    但是方原听了这话,却忽然间脸色大变。

    他知道,这三个人说的不是琅琊阁十二殿藏……

    出自琅琊阁,有救世大用,又被自己藏了起来的,只有一种东西!

    琅琊阁主所留下的黑暗转生法门……

    ……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些功法的存在?

    心神微凛,方原忽然冷冷向吕心瑶看了一眼。

    吕心瑶猛得抬起了头来,露出了一张惨白的脸,缓缓摇头道:“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过!”

    方原缓缓转头向着三位老修看了过来。

    那三位老修脸上露出了些冷笑。

    “你不必管我们从哪里知道的此事,只管交出来便是!”

    那位一直沉默寡言,头戴黑冠的老者,森然开口道:“大劫临头,人间无望,惟有这等救世之法可予人一线生机,你这小儿不赶紧公布,反要藏将起来,简直罪大恶极,今日我们三人已经过来,你若再敢遮掩,我们便只有替天下人教训一下你这不知轻重的小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