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五十七章 讨还一些东西
    诸族飞升,声势无两。

    在方原看到的这一场梦境里,他看到了一条又一条飞升通道被各族打通,留给自己的后人,一代又一代的人杰,自人间飞升,来到了大仙界。

    或许对于人间来说,这个速度并不快,但大仙界也有血裔繁衍,而且大仙界资源无数,法则无量,人人长生,这却使得大仙界人才济济,愈发昌盛。

    各族众仙,占据了大仙界各处角落,建起了道统,传承悠悠万世……

    就连原来那些域外天魔生存的世界,也皆被众仙占据,更有大法力的帝黄与帝玄二位仙帝,以大法力炼化了那些域外天魔生存的世界,与大仙界并称作三十三天,仙威震荡寰宇!

    这是一方悠悠大世,让人惊叹,若是没有亲眼目睹,方原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样一方大世的存在,那简直便是所向无敌的存在,再也不会有人更强过这样一群人,他们已经身在寰宇的最高处,俯视着万千世界,一道仙诏到处,天地之间,再无生灵胆敢违背……

    ……只不过,随着方原一步一步经历这场大梦,他心里忽然觉得有些诧异!

    不对,有某种地方不对!

    他前后已经看过东皇山的石碑,九重天的石碑,南海的石碑,前后经历了三场大梦,对此自然极为熟悉,但也正因为熟悉,所以他能感觉到如今在这石板之中经历到的不同之处!

    似乎,缺了点什么……

    在这时候,身在大梦之中,画面百转,荡过万古,方原来不及细想。

    他只能继续在梦里看下去,于是他看到了在这三十三天之中,时间像是风一样的刮了过去,悠悠万载,恍然弹指而过,大仙界以一种令人想象不到的势头昌盛了起来,几乎让人想象不到,会有这么多的高手,一茬一茬的成长了起来,成为了大仙界中的一份子……

    但也就在这样的局势之下,开始隐隐有某些矛盾出现。

    诸族飞升,道法昌盛,其势无两,便必然会有些许矛盾磨擦出现。

    这些磨擦,或许一开始并不太引人注目,但时间久了,却渐渐成为了一道沟壑。

    于是,开始由一些小磨擦,逐渐变成了道统之间的磨擦,而又由这些道统之间的磨擦,引发了诸层天之间的对峙,最终,一步一步的蔓延,变成了帝玄与帝黄二位仙帝的对峙!

    一切都是偶然之间,带了必然。

    无论是这场大梦之中的人,还是经历这场大梦的方原,都不觉得诧异。

    似乎这二位仙帝的碰撞,乃是必然之事!

    于是,在这一场大梦结速之时,方原看到了,从一队域外天魔突袭一方效忠于帝黄仙帝御下的某个道统开始,这二位仙帝之间的大战,终于正式揭开了序幕,三十三天战火再起!

    ……

    ……

    缓缓从那一场大梦里醒来,方原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真的不意外帝玄与帝黄两位仙帝这一场大战的开启,只是好奇怎么结束。

    这两位都是举世无双的人,他们的功德足以震荡寰宇。

    但他们既然同生于一世,那么他们之间的较量,似乎就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在此之前,方原以为大劫的出现,可能会与域外天魔有关,但在看到了南海的石碑之后,他已经否决了那个想法,而如今,他则不由得开始想,难道这与二位仙帝之战有关?

    不过相比起这个问题,他忽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这一场大梦,不太对。

    他在梦里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只是没有发现问题在哪里,而如今,他已清醒了过来,便趁着这一霎的清醒,更为准确的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这一场梦,好像是残缺的!

    自己经历其他几场大梦的时候,都是无比的完整而详细,就好像亲自亲历了那个时代,虽然自己醒来之后,能够留得下的记忆不多,但却分明记得那些梦是如何的浩大与漫长,但如今这一场梦却不同,它更像是跳跃性的,断断续续,将一些关键的事情交待给了自己。

    “难道是因为这石板本就是残缺的缘故?”

    方原很快意料到了一个问题,而后陷入了更长的沉思。

    那么,自己在这个梦里,缺少的东西是什么?

    其实不难想象,方原很快便找到了答案。

    自己缺少了的,乃是这一场大梦的前期,有关飞升通道的事情。

    他在梦里,看到诸族纷纷建起了飞升通道,打通大仙界与人间,留给自己的后人,但是,偏偏在那里残缺的最厉害,以致于他只知道有这些飞升通道的存在,却全然想不起这些飞升通道,究竟都是如何建立的,更不知道,这些飞升通道,如今究竟都在什么地方……

    “这块石碑,究竟是偶然破碎的,还是因为有人想掩饰这些飞升通道的存在而打碎的?”

    一下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方原微微心惊。

    然后,正苦心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方原,忽然感应到了什么,皱眉向外看去。

    ……

    ……

    青阳宗布下了三千里禁,那么青阳宗山门周围,便无人胆敢随意的走动。

    但偏偏,就在这样死寂一片的氛围里,忽有三位老者来访。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突破了外围的禁制的,他们便是如此轻松淡然的来到了青阳宗山前,分别从三个地方上了山,若将他们的路线画一条线,那三条线将在方原身上交汇。

    西北方向来的老者,穿了一件灰袍,反手倒拎了一柄普通的长剑,平平静静的从天地之间走了过来,也不知为何,在他走过了之后,就连身边的风声,也忽然哑了,像是被他身上的某种意境给斩断了,他径直从青阳宗禁制最多的后山登上,那些禁制,却全然没了作用。

    而正东方向来的老者,乃是一位身穿黄袍,剪裁考究的老者,他身上戴着黑冠,身材修长,双目如漆,他看起来神态倨傲,似乎不将天下任何人与事放在眼里,每行出一步,身形便消失于天地之间,再迈出下一步时,便已到了百里之外,又诡异,又让人觉得惊惧。

    东南方向来的老者,则是一位看起来神态和蔼的老者,他穿着黄褐色的衣袍,径往青阳宗山门行来,见到他出现在山门处,便要往里面走,青阳宗在此地巡查的某位执事,心里微惊,急迎了上来,沉声道:“这位老丈,青阳有命,布下三千里禁,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区区云州小宗,蝼蚁都不如的存在,也有资格布下三千里禁啦?”

    那老者笑眯眯的抬起了头来,道:“打开山门,我老人家是来找方原的!”

    那守山之人,乃是青阳宗某位办事得力的大执事,姓乔,名唤云亭,处事向来得当,见他这老者气质非俗,也不敢得罪,只是揖手道:“老丈恕罪,方原长老久不归山,我也不知他在不在山里,老丈要拜见,那也得等我禀过宗主之后才能决定,还请您老稍候!”

    “这么大的架子?”

    那褐袍老者笑道:“呵呵,久未出世,倒不知现在的小辈都这么不知礼数!”

    他说着话,居然不管不顾,便这么直接向前走来。

    那乔执事大吃了一惊,急从山门之上跃将了下来,伸手要阻止。

    但还不等他说出话来,忽见这位褐袍老者,轻轻向着空中一指,犹如风清云淡,天地之间,便像是忽然被冰封住了,方圆十里之内,万事万物,都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而这老者,则轻轻笑着,两只手慢慢的向外一分,就像是随手打开了一扇柴门一般的轻松。

    “噗……”

    随着他这一分,那空中的乔执事,便忽然间肉身分成了两半。

    紧接着,乔执事身后的山门,也被天地之间一种诡异无比的力量,直接撕成了两半,连带着山门里面的石阶小径,幽深松柏,苍然古殿,都被这种力量,撕纸一般撕成了两半。

    一条黑洞洞的诡异裂隙,出现在了这老者面前。

    这老者笑眯眯的背起了手,就这么踏着那诡异的裂隙,轻轻走了进来。

    随着他踏上青阳宗主殿上空,另外两个方向,也有两个老者走了过来,三人凌驾于青阳宗之上,目光所向,正是下方某一个隐秘的洞府,也正是方原正参悟石板的所在,在他们各自的身后,都像是有某种幽暗的乌云,随之而来,在这时候,从三个方向拼在了一起!

    整个青阳宗,便在这时候光线黯然了数倍,像是罩在了一个罩子里。

    “出了什么事?”

    这三位老者的到来,早已惊动了青阳宗无数人,纷纷赶了出来查看。

    一见得这三位老者身上的可怖气机,所有人心口皆像是压了一块巨石,憋的喘不过气。

    “不知……三位前辈……”

    青阳宗宗主陈玄昂是个有眼力劲儿的,本是满怀怒气的冲了出来,但看到了这三位老者的身形之后,却忽然间便大吃了一惊,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得苍白无比,看了一眼山门方向,眼神大怖,急急收敛去了所有的怒火,向着空中拜了一拜:“降临鄙山,不知有何赐教?”

    “你这小小宗主,倒还有些礼数!”

    那空中的三位老者,轻声一笑,道:“不过我们不是来找你们的,青阳宗里应该有个后辈名唤方原的是吧,唤他出来,我们这次过来,便是替天下向他讨还一些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