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八百五十章 衍化万法
    李太一的话,使得方原心里多少都有些波澜。

    人的命运,果然千奇百怪。

    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会开窍,就会迎来自己命运的变化。

    便如李太一,魔边一败之后,方原本以为他会成为一个废人,因为方原想不到,这样一个道心脆弱到了极点,又被九重天抛弃的人还能做些什么,这也是他一开始听说了李太一要来挑战东皇山道子之后,心里并不如何当回事的原因,他真不觉得李太一有这个资格!

    当然,这一战的结果,让人诧异,李太一虽然输了,但分明是有这个资格的。

    原因是什么?

    方原并不知晓,直到听李太一说了这么一袭话!

    原来这个人,也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了。

    他这一千五百年时间里,都为了那九重天的皇位而活,好端端一个当年顶尖的天骄,成为了后来一步不敢行差踏错,自诩谋略无双,偏又总是被人玩弄于股掌的笑话……

    然后经历了那场大变,他失去了太子之位。

    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他倒是悟了。

    明白了自己就不是一个该高坐皇位,统御江山的人,自己就是一个修行中人。

    他以前对化神的执念太大了,如今则是更大。

    化神之后,他发现自己无法在境界上与东皇山道子一较高低,便参悟起了神通变化。

    毕竟,如今天地大道已变,只有东皇山道子这等天生圣体,可以感知法则,又完全没有看过天功,受到误导的人才可以精准的利用天地法则,其他人借由天功的领悟,施展出来的法则,在他眼里都有多多少少的破绽,所以他才说与任何人比境界,都算是胜之不武。

    而较量神通的话,他同样也有着极大的优势。

    东皇山典藉无穷,东皇山道子又天生圣体,诸般神通变化,信手拈来。

    可李太一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别出心裁,与东皇山道子一场较量,险输一招,而且借着与东皇山道子切磋的机会,找到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问题,修正自己的路,这便难得了。

    他等若是在给自己正名。

    当世七圣地道子之中,忘情岛道子方原名声最大,东皇山道子气势最盛,八荒城白袍战仙座下大弟子瑶飞琴最神秘,洗剑池七脉剑徒藏得最深,迄今为止,一直没有正式在世间行走,琅琊阁的道子白悠然还没成长起来,不能作数,而易楼则根本就没有道子。

    在这种情况下,李太一虽然做了一千五百年的太子,最终又被九重天抛弃,本是最为可悲,但如今借着这前后三次挑战东皇山道子,却向世人证明,他并非那般软弱。

    他是七大圣地道子里最疯的,而且还想夺神通第一的称号!

    ……

    ……

    “方原道友,我与太一殿下一战,皆在对方的压力之下,延伸出来了不少新的神通术法,如今皆已收录入此处,方原道友还请一观,若有指点,吾二人都会感激不尽!”

    东皇山道子很自然的为方原斟了杯茶,然后从身边人手里接过来了一副玉简。

    方原接了过来翻看,玉简里面,却是一副一副新录入的神通术法,从这一点上讲,东皇山倒不愧为天下魁首,东皇山道子知道李太一挑战自己,必然会败,因此一开始是在躲着他,但等到非要交手,便只与他论神通术法,借此战磨砺神通,录成一册,而后归于天下。

    而世间人都来观战,也是知道他们这一战,必然会有很多精妙神通呈现出来。

    或许对他们这个境界的人来说,这些精妙神通,对他们的修为实力提升不大,但传授给了小一辈的高手,却是可以大幅度提升那些人的实力的,这种提升不是境界上的,而是同一个境界之内的提升,对于如今力量不足的天元来说,本身便是一件极有功德的大事……

    “呵呵,方原小先生被天下人尊为小圣人,在琅琊阁内推衍出来的那无名道卷,我也看了,里面着实有些门道,尤其是以缺炼全,不借仙源,凭着自己修行踏入天道化神的法门,确实有些意思,不过门槛太高,对世人帮助恐怕不大,但吾山道子与九重天李太一殿下衍化出来的神通,却是可以让天下人随意修行,方原小先生若有兴趣,不妨真个指点一二!”

    东皇山守山人脸上带着笑,但声音里着实没什么笑意。

    对于方原,他表现出来的恨意比东皇山道子都深,毕竟,东皇山道子走的路,是他一手安排出来的,本以为万无一失,但却没想到,反而像是成为了帮着方原封圣人之名也似。

    这让他甚至生出了一种对东皇山历代山主的负罪感!

    所以每当遇着了方原,都总有些隐隐的敌意。

    “若真想帮助天下,东皇山资源无数,何不多分些出去给天下人?”

    方原手里翻着玉简,头也不抬的说道。

    东皇山守山人立时脸色铁青,被他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的神通术法,倒也不错,但还不够精妙!”

    方原随手将那玉简里面的神通看了一遍,然后缓缓开口。

    周围人脸色皆是一变,颇有些不善的看着方原,这些神通,可都代表了东皇山道子与九重天太子的一身智慧,又在录入的时候,得到了另外几位化神修士的认可,以及对某些瑕疵的删减,可谓尽善尽美,方原这一句不够精妙,那着实让场间所有人都下不来台……

    “呵呵,方原小先生若觉得不够精妙……”

    东皇山守山人更是冷笑了一声,便要开口。

    方原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拿纸笔来!”

    东皇山守山人微微一怔,东皇山道子则轻轻向身边的童儿示意。

    有童儿给方原奉上了纸笔,方原便随手接了过来,道:“我亦有些心得,想请诸位一观!”

    口中说着话,便将一行行的字迹写了出来。

    东皇山守山人见了方原的字,便撇了撇嘴,但很快便眼前一亮,凝神看了起来。

    东皇山道子与李太一,也都不由得被方原写下的东西吸引了目光,凝神看着,脸色浮出了些许惊奇,方原写的,便是对他们在这一战里参悟出来的神通术法变化的改进,本来他们的神通术法,都已极尽玄妙,但方原落笔,匪夷所思,居然皆切中了他们的神通不足之处。

    寥寥几笔,便已经将他们参悟出来的第一道神通改进,几乎提升了一个境界。

    而在写完了一道之后,方原居然未停,继续写起了第二道。

    凉亭里的人都被吸引了过来,一群脑袋凑到了跟前。

    “再取纸来!”

    方原推开了一个离得自己太近的老修脑袋,头也不抬的说道。

    李太一起身,将方原面前的宣纸取走,又放上了新的一叠,用镇纸压住。

    方原道:“研墨!”

    东皇山道子便撩起了大袖,给他研着墨。

    方原道:“倒茶!”

    守山人见周围人都向自己手边的茶壶伸出了手来,瞪他们一眼,自己取壶倒茶。

    于是方原便成了大爷,在一群当世顶尖人物的伺候之下,一页一页写了下来,脑海里似乎有着数不清的奇思妙想,每当看到玉简之上记录的一道神通,便随手删改,使得其中变化更为精妙,更为简单,便好像面对着一件件粗胚,正用画笔,勾勒出它们的神蕴所在。

    这世间的神通术法,除了一些根源古老的基础法术之外,大多数都是强者争锋之时,神通碰撞而琢磨出来的,所以,每当乱世到来,也必然会迎来一个神通术法大放异彩的时代,东皇山道子与李太一便是如此,借着彼此的压力,磨砺自己的神通道法,创造新的变化。

    但他们只是前后交手三回而已,而且杀意不强,没有被逼到尽头。

    可是方原,却是看尽了一个纷战不休的时代,那里有无数天骄性命相争,精彩纷呈。

    虽然那些传承,大都烙印在了方原的神通里,还不能被他完全掌握,可是方原经历了那样一场幻梦,眼界之高,却也已经足够让这些人为之惊叹,甚至让人感觉恐慌了……

    “随手便写改进了这么多神通变化,这还是人吗?”

    “他对神通的领悟,难道超出了同境界修士这么多?”

    不知有多少人越看越是愕然,有些莫测高深的看着方原。

    在他们眼里,方原本该是与东皇山道子,九重天太子李太一差不多的人,便是真要某一个方面突出,也不该高出这么多才对,可偏偏,他写了下来的东西,却着实让众修都觉得,他的境界与眼光,已凌驾于众修之上,便是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都觉得他是一个怪物。

    洋洋洒洒,方原写下了厚厚的一摞纸,几乎将玉册里的神通修改怠尽,才搁下了笔。

    在这时候,周围已经没有人说话,都在捧着一页一页的纸,聚精会神的看着。

    包括东皇山道子与李太一也是,一个脸色平静,但带了些敬意,另一个却是明显有着些不服气,但这个不服气,被强行压了下去,是一种不甘心,但又承认对手强的表情。

    倘若他们两人初时领悟出来的神通,只能算是一道让人参悟,或有所触动的笔记的话,那么如今,经过了方原的润色,这一部笔记,便已经可以独成一部玄妙法典……

    仅凭这一部法典,便已经可以让这世间,多出几个大道统了。

    “这一部法典……你打算据为己有?”

    东皇山守山人看了良久,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方原说道。

    方原道:“这本是他们二人灵感碰撞而著,我只是稍作增添,又岂会贪功?”

    东皇山守山人道:“那你想借此提什么条件?”

    方原道:“没有!”

    沉默了一会,东皇山守山人道:“要不你还是提一个吧!”